具足斷常二見的《廣論》(二)

第109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系列主題名為: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談論到喇嘛教格魯派的宗喀巴所著的兩本《廣論》——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今天藉著這個機會來談論宗喀巴《廣論》的背後所隱藏的真實內涵,它不僅荒誕、離譜,完全違背了 世尊的開示,而且也不離欲界最低層次的男女雙身邪淫法。

今天將繼續上一次的子題,那就是〈具足斷常二見的《廣論》〉。上一集已談到宗喀巴的中心思想是不離六識以外,別有異體阿賴耶識存在,認為一切有情的真心僅有六個識,所以宗喀巴是為六識論者。像這樣的說法,完全違背 世尊八識論的開示,所以宗喀巴所說的法不是佛法,而是斷見外道法。今天所要談的是,宗喀巴的斷見外道法所衍生的過失有哪些?這些過失又會衍生哪些過失出現呢?如是一個個的過失衍生了更多的過失出現,綜合起來有無量無邊的過失,更證明了宗喀巴所說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其所衍生的過失大約有四點:第一點、必然否定真心的自性存在;第二點、認為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性空唯名;第三點、認為最究竟的第三轉法輪唯識增上慧學不究竟,第二轉法輪的般若中觀才是最究竟;第四點、認為不必明心真見道就可以成佛。

首先談第一點:必然否定真心的自性存在。在經典中 佛曾開示,一切有情的真心有真如性,所謂的真如性,就是祂有真實存在的體性,以及如如不動的體性。所謂的真實存在的體性是指:真心在一切有情身中,可以為明心者所親證、所現觀、所體驗,證明祂真實存在;不是如達賴喇嘛所說的真心在虛空,這證明了達賴喇嘛是虛空外道。所謂的如如不動的體性,是指祂於六塵不動、不分別,所以祂離見聞覺知,不是如喇嘛教行者所說「真心有見聞覺知性」,這證明了喇嘛教行者墮入意識有為境界中。

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當然不會承認第八識存在,更不會承認第八識有真實性與如如性存在,才會主張「一切法都無自性」,所以在他的《廣論》等著作中明白主張一切法都無自性。其徒孫達賴喇嘛等人也跟隨著宗喀巴的腳步,不僅否定了真心第八識存在,而且也主張真心無自性。又 佛在《楞伽經》也開示,一切有情的真心有「五法、三自性、七種第一義、七種性自性、兩種無我」,這告訴大眾:真心真實有這些自性存在,不是不存在。

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必然也會否定真心的自性存在,就算他不否定,其所說的內容必然會與 世尊的開示不一樣。譬如說,《楞伽經》所開示的五法,那就是「相、名、分別、如如、正智」(《大乘入楞伽經》卷5);當中的「如如」是闡述真心不在六塵分別的體性——祂於六塵都不動,所以稱之為如如。然而宗喀巴及徒子徒孫們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以及否定了真心於六塵都如如不動的自性,必然會落入六塵有為的境界中。既然落入六塵有為境界中,當然離開不了六識對六塵的了別(尤其是意識對法塵的了別),所以才會認能知、能覺法塵的意識心為真心,才會主張一念不生的意識心(包括了有念靈知心、無念靈知心、斷際靈知心等心)就是不生不滅的真心。像這樣於六塵而了別、會心動的意識心,當然不是 世尊所開示如如的真心;又意識有了別法塵的體性,這就是意識的自性。既然宗喀巴及徒子徒孫們對世間所有的自性都徹徹底底加以否定了,卻又反認意識的自性就是真心的自性,豈不是顛倒說法嗎?豈不是拿石頭來砸自己腳嗎?

又五法當中的「正智」,是闡述證悟者現觀真心不在六塵了別而發起的智慧,也是明心證悟者親證法界實相的真如性所發起的般若智慧,這才是 佛在《楞伽經》所開示的「正智」——也就是正確的智慧。然而,宗喀巴及徒子徒孫們否定了真心的存在,也否定了真心的自性存在,必然會落入能分別善惡所發起有時清淨、有時染汙的意識心中。而意識心本來就是剎那生滅不已的法,不是常住法,又如何是 世尊所開示「恆時而且清淨」的真心呢?又如何發起「正智」而成就佛道呢?由此可以證明:宗喀巴及徒子徒孫們否定了真心的存在,否定了真心的自性存在,必然會衍生很多的過失出現。譬如,他們會歪曲、割裂真心的真實內涵,將能分別法塵的意識心來取代真心,因而落入種種境界中、落入種種有為法中。像這樣嚴重違背 世尊的開示,根本不可能於二乘菩提之任何一個菩提有所實證,更何況能實證佛菩提了。縱使他們經歷塵劫很精進地修行,到頭來還是一事無成,反而一直在三界當中不斷地輪迴生死而無法出離。

一般的眾生不知也不證甚深微妙的真心,又沒有慧眼可以簡擇宗喀巴等人違背 世尊的開示,就被宗喀巴等人的斷見外道見所誤導而下墮;乃至到現在還有愚癡無智的人,秉持著宗喀巴的斷見外道見在誤導眾生,在戕害眾生的法身慧命——這些人包括了達賴喇嘛、在學術界被稱為導師者及其徒眾們,以及開設廣論班的法師等人在內。當有真善知識依照 佛的聖言量,以及自己親證生命實相的現量及比量,出來宣說可以實證一切有情的真心,以及真心有種種自性時,他們必然會毀謗真善知識為自性見外道。

然而,這些斷見外道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也不承認真心有自性存在,當然不可能是佛門證悟的聖者,必然是異生凡夫一個。以一個異生凡夫的身分而毀謗親證生命實相的真善知識為自性見外道,豈不是很愚癡、很顛倒的行為嗎?因為這樣的愚癡、顛倒的行為,已經造下毀謗三寶的重罪,未來會有不可愛的異熟果報要承受,不是嗎?既然已證明宗喀巴根本不是證悟者,其徒子徒孫們為了拉抬宗喀巴的地位,宣稱宗喀巴是「至尊」的佛陀,證明了這些人造作了未證言證的大妄語,因而成就連佛弟子們都不敢妄造的大妄語業,更證明了宗喀巴的徒子徒孫們心地非常不善,而且也很愚癡,不是嗎?

接下來談第二點:宗喀巴認為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性空唯名」。既然宗喀巴否定了真心的存在,必然沒有能力現觀真心真實存在,更沒有能力觀察真心有種種自性存在,就會落入種種生滅不已的現象界中,所以才會主張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都是「性空唯名」。然而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都是性空唯名,那都是生滅法,不是真實法;宗喀巴卻將生滅不已的法當作是真實法,顯然宗喀巴沒有智慧也很愚癡,不是嗎?因為這樣的緣故,在宗喀巴種種的著作中,包括了兩本的《廣論》以及《佛理精華緣起理讚》等著作在內,都是在讚歎緣起法的殊勝,認為否定自性的存在就是肯定緣起之義,認為世間沒有一樣事物不是依緣而存在。諸如等等不需要有根本因的斷見外道見,諸如等等愚癡無智的說法,直把眾生導引到萬劫不復的深淵中,讓眾生一直在三界當中不斷地輪迴生死,真的很不應該!

既然宗喀巴的心地非常不善,那些追隨宗喀巴腳步之後的徒子徒孫們心地是如何,可想而知,當然更是不善,不是嗎?又宗喀巴等人認為不需要有根本因的真心存在,就可以出生一切法,這些法當然是藉緣而起,所以是緣起性空、性空唯名,這就會衍生很多過失出現。譬如,認為一切事物都是藉緣而出生,當然是生滅法;同樣的道理,人也是一樣,認為死了就是一了百了。又譬如,對宣說第八識有種種自性的真善知識,加以汙衊是為自性見外道;而且也對宣說真心有種種自性的人,譬如 彌勒菩薩、無著菩薩等人,認為那是歷史上根本不存在的人,認為這些菩薩們是後來的人們所虛構出來的,就算他們口中相信歷史上真的有這些菩薩們出現,可是打從心裡根本不相信這些菩薩們在歷史上曾經出現過。

又譬如,宗喀巴等人認為凡事都是性空唯名,所以用物質等法來取代佛法名相的種種內涵,這可以在喇嘛教行者的著作當中看出來,譬如他們用六種物質來取代菩薩的六度,也就是用水、塗香、花、燒香、飲食、燈拿來取代菩薩六種廣度眾生的行為;其中的水(就是閼伽):【水表布施,塗香表持戒,花表忍辱,燒香表精進,飲食表清淨,燈表般若波羅蜜。】〔《圖解無上瑜伽》,紫禁城出版社(北京市),頁80。〕然而,讓人覺得非常奇怪的是,菩薩的六度萬行就是六種物質嗎?如果菩薩六度萬行就是六種物質的話,菩薩根本不需要用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十分之六來修行、來親證生命實相,只要用六種物質來代替,就可以完成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十分之六的修行及親證,豈不是更快嗎?所以說,喇嘛教行者用物質來取代佛法名相的種種內涵,用物質來取代菩薩六種廣度眾生的行為,那是非常荒唐而且離譜的說法。由此可知:宗喀巴等人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以後,必然由這一個過失直接地、間接地、輾轉地衍生了更多的過失出現,簡直可以用無量無邊的過失來形容。這也證明了喇嘛教的六識論者的說法,完全違背 世尊的開示,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接下來談第三點:認為最究竟的第三轉法輪的唯識增上慧學不究竟,第二轉法輪的般若中觀才是最究竟。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也否定了真心有種種自性存在,必然會認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一切法只是名相而已,當然不會承認第三轉法輪所開示的唯識增上慧學;因為,第三轉法輪唯識增上慧學已經牽涉到八個識的種種運為,已牽涉到他們所不能親證的第八識。由於他們僅承認六個識,當然不會承認 佛在第三轉法輪所開示的唯識增上慧學,以及真心有種種自性的內涵,所以才會主張第二轉法輪的般若中觀才是最究竟的,第三轉法輪的唯識增上慧學不究竟。然而菩薩明心證真有了總相的智慧,僅是般若智慧所函蓋的一小部分,尚未圓滿具足。菩薩為了使自己的智慧更深入、更圓滿,因而轉依真如以後,再依據 佛在第二轉法輪的開示,進修真心有種種中道的體性,也就是佛門所說的別相智而得圓滿具足。由此可知:第二轉法輪經典所開示的內涵,僅是讓菩薩的般若智慧圓滿具足而已,並沒有發起道種智的智慧,所以無法使菩薩成佛。

因為這樣的緣故,菩薩才要進修第三轉法輪的唯識增上慧學,使得菩薩的道種智能夠究竟圓滿,最後成就一切種智的究竟佛。這證明了第三轉法輪的唯識增上慧學才是最究竟的法,第二轉法輪的般若中觀並不是最究竟的法。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識存在,當然不可能證得第八識,更不可能會有明心真見道之後所發起的總相智、別相智、道種智,乃至一切種智可言。所以說,宗喀巴根本沒有明心所應發起的總相智,更不用說會有一切種智的可能了,卻被他的徒子徒孫們高推為至尊的佛陀,那都是言過其實的大妄語,使得宗喀巴及徒子徒孫們都墮入大妄語中,成為 佛在《楞嚴經》所開示的「斷一切善根的一闡提人」。又追隨宗喀巴腳步之後的人,包括了達賴喇嘛、在學術界被稱為導師者及其徒眾們、開設廣論班的法師等人在內,用錯誤的知見在誤導眾生,未來也會像宗喀巴一樣,有不可愛的異熟果報在等著他們。

接下來談第四點:認為不必明心真見道就可以成佛。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當然不可能證得真心而成為真實義菩薩,更不可能成就佛道,不僅證明了宗喀巴是一位沒有證悟的異生凡夫,卻被他的徒子徒孫們高推為至尊的佛陀,那都是大妄語;而且也證明了跟隨宗喀巴腳步之後的徒子徒孫們,比宗喀巴更無明、更沒有智慧。也因為這樣的緣故,那些徒子徒孫們膽子比較大的,往往高推自己的證量,動不動就以報身佛、活佛、十地法王等自居。譬如,達賴喇嘛自己都沒有證悟明心,還是異生凡夫一個,卻以 觀世音菩薩化身自居;又譬如,在學術界被稱為導師者,本身也沒有明心真見道,卻在他的一本傳記中,公開承認他就是佛了——也難怪他會主張人菩薩行,也就是菩薩不必明心真見道,只要在人間努力行菩薩道,終有一天就可以成就佛道;又譬如,東部有一位比丘尼,我見一絲一毫也未斷,卻以她的形相雕刻成佛的相貌,而以佛陀自居,讓人灌沐、禮拜,而且還以常見外道見在誤導她的徒眾們,都不畏懼已經造下大妄語以及誤導眾生的大惡業,未來要承受非常嚴峻的果報。

最後,針對這兩集的說明歸納如下:由於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成為 佛在經中所開示的斷見外道,也因為此過失衍生了許多過失存在。譬如,主張一切法都無自性,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性空唯名;又譬如,認為第三轉法輪的唯識增上慧學不究竟,第二轉法輪的般若中觀才是最究竟;又譬如,不必明心真見道就可以成佛。諸如等等,不僅騙了自己,也騙了其他有情,未來一起下墮三惡道受種種苦;其中無明比較重者,膽子比較大的喇嘛教行者們,動不動就以報身佛、活佛、十地法王等自居,都不畏懼未來果報的嚴重性,已成為 佛在經中所開示的可憐憫者。

有智慧的佛弟子們,不應該被他們美麗的謊言所欺騙,導致自己在三乘菩提之任何一個菩提都無所證,反而下墮三惡道受苦無量,那可就不好了。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

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阿彌陀佛!


點擊數: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