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的說法同於極微外道

第84集
由 正賢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弘法節目,今天我要講的主題是「常見外道法──廣論(二)」,第一講:「《廣論》的說法同於極微外道」。

宗喀巴在《廣論》第438頁說:【一一極微皆是根識之因,復是實有。】~(《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9)宗喀巴因為相信清辨論師於《分別熾然論》中的說法,因此他說,四大極微一一皆是根與識的生成之因,並且是真實有的。如果說根與識都是極微所造,那與極微外道又有什麼不同?這是違背 佛的正理。如果極微能出生有情的根與識,那就是物能生心了,如果單靠父精母血就可以生出有情,那麼同樣精血所生的兒女,一定是同一面孔、同一思想、同一作為;事實上,同一父母所生的兒女各個都不相同。

引 佛在《中阿含經》卷24中的聖教量可以證明:【佛說:「阿難!若識不入母胎者,有名色成此身耶?」答曰:「 無也。」「阿難!若識入胎即出者,名色會精耶?」答曰:「不會。」「阿難!若幼童男童女,識初斷壞不有者,名色轉增長耶?」答曰:「不也。」】

佛的意思是說,必須有識入住於母胎中,才有名色成就這個有情身,如果識入胎馬上離開的話,受精卵就會立刻敗壞;假使男女孩童身中的識,斷滅敗壞不在了,這個孩童就不會增長。從 佛所開示的真實道理可知,沒有識入胎,就沒有有情的出生,光靠父精母血是不能造就有情的,極微沒有辦法成就有根身,也沒有辦法讓有根身增長,所以極微不是根形成的原因。

世尊在《大寶積經》卷56中告訴難陀說:【應知受生名羯羅藍,父精母血非是餘物,由父母精血和合因緣,為識所緣依止而住。】由以上經文可以知道,必須有第八識加上父精母血,才是有情出生的根本因,不是單靠極微就能出生有情。

因為宗喀巴相信應成派中觀師的邪見,否定有第八識阿賴耶識,虛妄計度,產生了有境無心的謬論,所以才會說「一一極微皆是根識之因」,落入 佛所破斥的極微外道。其實在佛世時,天竺就有外道認為極微是真實有,當時的外道叫路迦耶論師,路迦耶是梵文,中文的意思就是順世外道,也就是隨順世間凡情所說,加以執著計度;這類外道計色、心等法都是極微所作,是常、是有,也就是計一切色、心等法皆用四大極微為因,生起了斷常邪見,所以在《大乘入楞伽經》卷6,大慧菩薩就向 世尊稟白說:【世尊!路迦耶等諸外道輩,起有無見,執著斷常。】意思是說,順世外道這一類人認為極微是真實有,否定了第八識,執著斷見與常見。由此可知清辨、宗喀巴…等的說法,跟他們沒有兩樣。

宗喀巴與順世外道為什麼會落入斷常二邪見中?只要執著極微為真實有的人,便會落入兩種邪見,一者計色、心二法皆極微所造,這就是典型的「唯物論者」,認為有情只不過是由四種元素所構成,稱為「四大」;而人死後,便一切還歸這四大的極微元素。他們主張靈魂和肉體是不可分割的,也就是命、身是一,在肉體死亡之後,靈魂也不復存在,這一種思想便是「斷滅見」。這在《長阿含經》卷17《沙門果經》中有記載,這類婆羅門外道對阿闍世王說:【彼報我言:受四大,人取命終者,地大還歸地,水還歸水,火還歸火,風還歸風,皆悉壞敗,諸根歸空。若人死時,牀輿舉身置於塚間,火燒其骨如鴿色,或變為灰土,若愚、若智取命終者,皆悉壞敗,為斷滅法。】《阿含經》的意思是說,婆羅門外道認為有情因為四大才有身根,因此人命終之後,地大極微還歸於地大、水大極微還歸於水大、火大極微還歸於火大、風大極微還歸於風大,有情色身全都敗壞,都歸於空無;人死之後,床和屍體放置於尸陀林塚間,身骨經過燃燒之後,只留下了鴿色的骨灰,或變為灰土,不管是愚癡者或是有智慧的人,死後一切皆悉敗壞,這是斷滅法。由此看來,外道認為人類只不過是四種極微元素的組合體,死後復歸於四大;因此極微外道說,死後獨存的心識不復存在,一切皆是虛無幻滅,這就是 佛所破斥的斷見外道。

剛剛說到的是計色、心二法,皆極微所造的邪見,是斷見外道。接著要講的是第二種,計極微是常的常見外道。《成唯識論》卷1中有提到:【有外道執地水火風極微實常,能生麁色,所生麁色不越因量,雖是無常而體實有,彼亦非理。】另外這一種極微外道,執著地水火風極微是常恆存在的,能生粗色,所生粗色不越因量;所生的粗色是子微,因量是父母微,最初的極微是因量,可以聚生諸色,他們認為子微是無常的,不能超越父母微;雖然是無常,但是有自體性,那是實有的。可是論中指出這是「非理的」,不合 佛所說的正理,玄奘菩薩已經通達論理,明白外道的錯處,所以曾經當眾引證破斥順世外道的邪見。《續高僧傳》卷4中記載:當時有南印度王灌頂師般若毱多,造《破大乘論》七百頌,這時有主張「極微是實有」的順世外道來論義質難,寫了四十條論義,懸掛到那爛陀寺門口,如果論輸的人就得砍頭謝罪,這些外道計執四大極微是有情及萬物的根本生因。玄奘菩薩早已究竟通達所有的道理,經過來回往返論辯數次之後,對於極微外道所提的論義,統統破斥無餘,道理全部喪失殆盡的極微外道只好認輸墮負。

從以上的真實事蹟可以證明,玄奘菩薩早就破盡正量部的般若毱多所造的《破大乘論》,並且引申大乘的義理寫了一千六百頌,書名為《制惡見論》,降伏了主張「極微是實有」的順世外道。而宗喀巴仍執著「一一極微皆是根識之因,復是實有」的邪見,只因他否定了真實心如來藏。為何 玄奘菩薩有辦法破斥外道?因為他熟諳經典,明白極微有沒有自體性,也清楚極微的建立以及極微的勝利,乃至大乘所談唯識…等種種論理皆已通達。

至於極微是什麼?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卷54中說:【分析諸色至最細位,名曰極微。】佛在《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3中也說:【汝觀地性,麁為大地,細為微塵,至隣虛塵,析彼極微,色邊際相七分所成,更析隣虛即實空性。】由此可知,色法的最小元素名極微塵,又名隣虛塵,或名色邊際;隣虛塵再分析下去就沒有了,如同虛空,所以極微是最極微細色。佛說明了色空的道理以後,接著說:【皆是識心分別計度,但有言說,都無實義。】~(《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3)由此可知,極微是建立的,沒有真實的自體性,都是識心加以計執度量的。《顯揚聖教論》卷18也是這樣說:【極微無自體者,謂諸極微但假想立,自體實無。】既然極微是假想建立,沒有自體,宗喀巴怎麼可以說,極微是根識之因?

極微的建立在《顯揚聖教論》卷5中,有詳細的解說:【損減建立者,謂建立極微。復由五種極微建立應知:一、由分析故,二、由差別故,三、由獨一故,四、由助伴故,五、由無分性故。】首先,由分析故建立極微是說:由覺慧分析諸麁色法,漸漸減至最細,建立極微,沒有自體的緣故,所以說極微無起無滅;這個道理在《瑜伽師地論》卷54中,彌勒菩薩說得很清楚:【何故說極微無生無滅耶?答:由諸聚色最初生時全分而生,最後滅時不至極微位,中間盡滅猶如水滴。】就好像鍋中的水滴燒到最後,是一下子就沒了,哪有可能看到有一個極微,然後才滅盡,極微只是假想慧。第二、由差別建立故,有十五種極微:也就是眼等根有五種極微,色等境也有五種極微,地等界有四種極微,最後一種是法處所攝極微。第三、由獨一故,建立極微自相。第四、由助伴故,建立聚極微,也就是說於一地等極微處,所有其餘極微同聚一處、不相捨離,依此建立聚極微。最後,由無分性故,建立極微無有餘細分。

佛又為何要建立極微?因為有五種殊勝的利益。《瑜伽師地論》卷54彌勒菩薩說:【建立極微當知有五種勝利:謂由分析一合聚色安立方便,於所緣境便能清淨廣大修習,是初勝利;又能漸斷薩迦耶見,是第二勝利;如能漸斷薩迦耶見,如是亦能漸斷憍慢,是第三勝利;又能漸伏諸煩惱纏,是第四勝利;又能速疾除遣諸相,是第五勝利。如是等類應當如理思惟極微。】彌勒菩薩說,佛建立極微有五種殊勝的利益,如果能夠如理思議極微,首先就可以破所緣境的執著,而能清淨廣大修行;其次可斷我見,再斷憍慢,漸漸伏除所有一切煩惱,最後能快速除遣一切有為相。佛建立極微的最大目的,就是要令大眾悟入諸所有色都不是真實有,為了遣除一合想的緣故;如果以覺慧分析所有諸色,虛妄執著一切諸色為一合想就可以捨離,由此可隨順悟入人無我,也可以悟入諸有色非實有,乃至悟入唯識道理,通達佛法。這在《大乘阿毘達磨集論》卷3中無著菩薩也說:【麁聚色極微集所成者,當知此中極微無體,但由覺慧漸漸分析,細分損減,乃至可析邊際,即約此際建立極微。為遣一合想故,又為悟入諸所有色非真實故。】外道因為不明白建立極微的真正道理,也不明白極微的勝利,才會產生種種的邪見,如果有智慧能夠如理思議極微,宗喀巴就不會虛妄計度,說極微是根識之因。

佛在《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10中,告訴外道微末底說:【或說五大極微是常,能生諸法,此亦不然,猶如水米和合成酒,飲即令醉。如是醉力不從外來,非水中出,亦非米出,水米和合轉變而生。一切諸法無有作者,亦無有我而為因緣。所以者何?大地、虛空、水、火、風界當知亦爾,豈無情物生有情耶?一切諸法假有實無,非自在天亦非神我,非和合因緣五大能生。是故當知,一切諸法本性不生,從緣幻有,無來無去、非斷非常,清淨湛然,是真平等。】語譯如下:「有外道說五大極微是常,能夠出生諸法,這也是不對的,就好像水和米和合成為酒,喝了會讓人酒醉,這種讓人醉的力量,不是從外邊來的,不是從水中生出,也不是從米中生出,水和米和合轉變後才出生的;一切諸法沒有造作者,也沒有神我當有情出生的因緣,為何這樣說呢?大地、虛空、水、火、風五界應當知道也是這樣,哪有無情物出生有情的道理?一切諸法假立為有而無真實,並非大自在天所造,也不是神我所造,也不是五大極微和合就能出生;因此應該要知道,一切諸法本來自性就是不生,從因緣幻化而有,沒有來也沒有去,不是斷也不是常,本來清淨晶瑩透澈,是真的一切法平等。」佛真正的意思是說,一切有為諸法,好像幻化的乾闥婆城,眾生妄心去取著,雖然出現在眼前,但是並非實有,所有一切有為諸法,非因生也不是無因生,虛妄計著才有的,所以說唯心,是因為有無明妄想才看見,那就是色相的原因,依著藏識隨緣現眾像。

接著佛在《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10,又以偈告訴外道微末底說:【眼識依賴耶,能見種種色,譬如鏡中像,分別不在外。所見皆自心,非常亦非斷,賴耶識所變,能現於世間。】外道微末底聽完 佛的開示之後,知道極微不能出生有情,因為自己落入邪見,立刻以偈讚歎 佛,向 佛稟白說:【大聖世尊!我於今者得大善利,蒙佛慧日正智光明,邪見疑心一切都盡。我今歸依大聖世尊!】~(《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10)可見微末底是有智慧的人。由以上 佛所開示的經文,我們可以知道,所見色相不是極微所生,一切有為法都是幻化不實,所見都是阿賴耶識所變,譬如鏡中像,是因無明妄想才看見。但是宗喀巴卻執著極微是真實有,是根識之因。

那如何才是真正的根識之因呢?經中說:【阿賴耶識行於諸蘊稠林之中,意為先導,意識決了色等眾境,五識依根了現境界,所取之境莫不皆是阿賴耶識。】經文的意思是說,五識依著諸根了別現前的境界,所取的境界全部都是阿賴耶識所變現的。在《成唯識論》卷1中,有更簡潔的說明:【識生時,內因緣力變似眼等色等相現。】意思是說,識生時,因為內因緣種子的功能,第八識變相似五根以及五塵,眼、耳、鼻、舌、身等五識,就依著第八識所變的根,緣著第八識所變的塵,五識得以出生;所以根識之因,是第八阿賴耶識而不是極微。《成唯識論》卷2也說:【阿賴耶識因緣力故,自體生時,內變為種及有根身,外變為器。】意思是說,阿賴耶識是有情生死輪轉的主因,往世無明所造的業緣,遇見有緣的父母,阿賴耶識自體生時,內變為種子及有根身,外變為器世間,所以說阿賴耶識才是有情根識出生的根本因,而不是極微。經中說:【阿賴耶識亦復如是,變似一切世間眾色,如翳目者以翳病故見似毛輪。一切眾生亦復如是,以習氣翳住藏識眼生諸似色,此所見色譬如陽焰遠離有無,皆阿賴耶之所變現。】眾生為何會活在虛幻的世界?好像眼睛有毛病的人看到毛輪一樣,所看到的外境如同陽焰一樣,都是阿賴耶識所變現的,不明白這個道理的人,便以為自己所見都是真實有,而有種種的執著與邪見,在六道中輪轉不息。

就像《大乘廣百論釋論》卷10中所說:【契經言:未達境唯心,起二種分別,達境唯心已,分別亦不生,知諸法唯心,便捨外塵相,由此息分別,悟平等真空。】落入邪見的人不知道 佛的正理,不知道一切法的根本因,就會貪著境味,沒有辦法捨離欲樂的心,才會在三有中輪轉不停,受種種的痛苦、沒有辦法解脫。大慈大悲的如來,有智慧方便善巧的說「諸法唯識」,讓眾生可以捨離外境的執著,如此便能止息虛妄分別,悟到自己與眾生平等平等。

今天「《廣論》的說法同於極微外道」,就講到這裡,謝謝諸位菩薩的收看!

敬祝諸位菩薩,福慧增長、色身康泰。謝謝!


點擊數: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