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派對宗喀巴的批評(二)

第57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這裡是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所準備的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也就是本會正雄居士的著作《廣論之平議》的導讀。

在上一次的課程中我們說到,第八世噶瑪巴米覺他說:宗喀巴的空性是依他而空;這種依止於他法才能夠顯示出空,這一種空性和二乘部派中實事派把一切事物視為實有,然後要滅盡事物入滅,然後是空,這兩者所說的空是完全一致的。如果這樣的話,大乘所證的空與小乘的空就會變成一樣了,那麼 佛在諸大乘經典中,說第一義諦不共二乘的話都變成沒有意義了。

所以宗喀巴的空性,充其量只能叫作小分的空性。在梵文中小分(pradesika),是指一個小小的部分,甚至只是一個點的概念。這種小分空的說法,就相當於 世尊在《楞伽經》中所提到的彼彼空;它是七種空義當中最粗糙的空,所以 世尊告訴大慧菩薩要遠離這一種彼彼空。平實導師在講述《楞伽經》的時候早就已經指出,這就是宗喀巴應成中觀師弟們所落入的錯誤之一。

【云何彼彼空?謂於彼無彼空,是名彼彼空。大慧!譬如鹿子母舍,無象馬牛羊等,非無比丘眾,而說彼空;非舍、舍性空,亦非比丘、比丘性空,非餘處無象馬;是名一切法自相──彼於彼無彼;是名彼彼空。是名七種空。彼彼空者,是空最麤,汝當遠離。】(~《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1)好!這是說如何是彼彼空,此謂「彼處無彼法」就叫作是空,就是彼彼空。譬如鹿野苑裡面的鹿母講堂,講堂裡面沒有牛、羊、象、馬,所以說講堂空了,愚癡之人就會說:「哦!那就是講堂一切皆空,什麼都沒有了。」可是講堂裡面呢?仍然有比丘眾住在那兒,不能因為講堂中沒有諸般野獸,就說講堂是空的,就說鹿母講堂空了。「鹿母講堂空」這一句話,並不是說沒有鹿母講堂,也不是說鹿母講堂,這個講堂的特性不存在了;也不是說講堂裡面沒有比丘眾了,更不是說講堂內比丘眾的特性不存在了;當然也不是說離開鹿母講堂以外的地方,都沒有諸般野獸了。而單純只是說,鹿母講堂內現在沒有諸般野獸而說講堂空,不可以只因為講堂內沒有野獸就引申說:所以講堂的一切都不存在了,都是空的,這就叫作「彼法於彼處無彼法」,如此所說的空就叫「彼彼空」;如果不明白這個道理,就說所有的法都沒有了,這正是墮入了彼彼空。譬如 佛說五陰十八界,並不是說五陰十八界所在之處沒有實相不壞──法性如來藏識;如同鹿母講堂裡面沒有象馬牛羊,並不是說沒有比丘眾。五陰十八界本身都是會壞滅的法,所以是空,但是這並不能代表五陰十八界沒有法性如來藏。在會壞滅這一件事情上說五陰十八界空,不能夠引申成為:所以五陰十八界沒有如來藏。不明白這個道理的愚癡人,就會錯解 佛所說的二乘法義,更會錯解了大乘的般若空義。

所以,宗喀巴會說:「你看啊!佛也說陰、界、入的法是空,因此就可以推知一切的法都是空,都是緣起而性空。既然是空,所以一切的法就不會有什麼法性如來藏了。那麼誰主張有如來藏,那就是「有」,就不是「空」。這種人就是墮入了彼彼空之中。」事實是,佛說五陰十八界所生起的萬法為空,也說阿羅漢五陰十八界滅盡,中陰身不出生而入無餘涅槃,但此非斷滅,而是有真實、有本際,因此涅槃滅盡蘊處界這不是斷滅;如果把這個前提拿掉了,則眾生必然會於內有恐怖而永遠不能夠證得初果須陀洹。這就是為什麼修學《廣論》的人,從來不會檢討自己是否斷三結、證初果。這也就是為什麼宗喀巴得意的門生,卻會抓著自己衣領不放的原因;因為他的我見、我所見,在這個動作當中統統具足地現形了。

那麼宗喀巴駁斥常見外道,也不承認有空性如來藏,說反正一切五陰十八界都是空、都是無常故空,所以不會也不需要再有如來藏空性,這不就是正是墮在彼彼空之中嗎?就好像一個人說,鹿母講堂裡面沒有牛馬象羊,所以是空;因此就推論說,那鹿母講堂也不會有比丘,最後自己騙自己說連鹿母講堂也不存在了,這就是彼彼空。

世尊說一切法空的見解有七種,這七種空中「彼彼空」的邪見是最為粗糙,所以 世尊交待大慧菩薩應當要遠離。各位判斷看看,米覺說宗喀巴落入了小分空,說這種小分空,它無法堪任於佛法上的精進。其實米覺的依據、完整的解釋,佛早在《楞伽經》中就已經具足地破斥了。平實導師也是這樣子交待:佛法之中切忌有創見之事,學人修習佛法時,絕不可擅以自己的意思去引申出異於 佛所說的解釋;更不可以擅以己意而作反面的引申解釋,否則必墮入此彼彼空。

再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真實的空是從本以來就是空,無有過去、現在、未來的差異。宗喀巴所說的那一種空,則是落入了小分而有的彼彼空的一邊去了。米覺更進一步的依《月燈三昧經》,把應成式的小分空當作是外道勝論派,或者是數論派的空性。把格魯派的空性,當作是印度教的空性,連二乘法的空都不算。所以,米覺強調宗喀巴的空,甚至不堪負荷二乘解脫道的重任,也就是宗喀巴根本是外於佛門的外道了。這也就是米覺的後人—噶舉派裡面廣定大司徒,在英國講授彌勒五論的時候,他說:【應成空性不能堪任於大乘空的理論來源】(~噶瑪噶舉廣定大司徒仁波切講授彌勒五論 講於 英國桑耶林)。

米覺又說,宗喀巴把空性侷限在特定的脈絡內,當宗喀巴的空性是依待於實物而存在的時候,同時也就是把這個空性綁在特定緣起的脈絡裡了;那麼勝義諦就會變成,會被侷困在世俗法特定的脈絡裡面了,這樣子的勝義諦就會變成緣生之法,勝義諦就不是勝義諦了。所以宗喀巴的應成式空性,這不是高的勝義諦;因為佛法中究竟的勝義諦,理應是真實的存在,也就是依自性地、依本質地的本然常存。然而米覺39歲的時候,格魯派哲蚌寺的僧兵襲擊了噶瑪巴,以反制噶瑪巴的弟子——紅帽法王夏瑪巴;因為,當時夏瑪巴跟反對格魯派的勢力結合在一起。於此同時,格魯派哲蚌寺的寺主索南嘉措,他終於去了蒙古,得到了蒙古人俺答汗的軍事聯盟,索南也被追封成達賴三世。格魯派從此之後一步一步地脫離了比丘戒的規範,用心地經營世俗政治的勢力,至今猶然;在蒙古、清朝的敕封之下格魯派得到了西藏的政權。所以在米覺之後的歷任噶瑪巴,再也看不到有人敢出來與掌有政權的格魯派論諍,至少再也沒有人敢說宗喀巴是印度教外道了。

講到這裡,各位觀眾應該都能夠明白了,原來宗喀巴所謂的空性,它壓根不是傳統上大乘佛法所謂的空性。傳統的大乘佛法,把宗喀巴以為觀察事物沒有真實成分的那一種空性,其實只能叫作空相;只是觀察諸法表相的相貌而已,它只是空性所顯現出來的一部分相貌罷了。而米覺所追求的空性,藏文裡叫作「本然常住,自然本智」,是即一切法——從不離一切法,卻同時又遠離一切法而常住的那個如來藏,這才叫作真正的空性。可惜的是,米覺的一生似乎並沒有真正地證得這個空性。

空相是依於空性而有,這個問題在中國佛教內部,特別是真實證悟大乘真如的祖師之間,早在一千多年前就說得清清楚楚,沒有什麼好諍論了。因此,這一種應成派與他派的諍論,過去在印度佛教中並沒有發生,在中國佛教中也從未發生,只有在宗喀巴開始的西藏佛教中大興特興。其實這是我們中國佛教徒的大福德所成,我們才能夠生於中國。事實上,噶舉派本來就是以如來藏為一切成就之因的。例如:在噶舉祖師崗波巴宣講大乘道次第,也就是《如意寶莊嚴解脫論》裡面第一章,開宗明義崗波巴就自問自答的說到:「我們這一些下劣的補特伽羅雖然很精勤,也能獲得菩提嗎?答曰: 精勤地修習怎能不獲得菩提呢?因為我們所有的眾生都具有成佛之因:如來藏的緣故。」在第三世噶瑪巴讓將多傑所著的《甚深內義》,這一本書是噶舉派中根本的論典之一,裡面也是完全的將如來藏視為一切修行成就之根、之道、之果。他空如來藏思想,在噶舉派當中流傳了下來,最後由蔣貢公楚傳給第十五世噶瑪巴,一直到今天噶瑪噶舉內部的有識之士,仍然有堅持這個論點。

前面說到廣定大司徒,在國外教授彌勒五論的時候,明白地指出:宗喀巴的空性不堪任宗教上精進的基礎;也就是說,如果秉持著宗喀巴緣起性空的空性,是不能夠在佛法的修行裡面有所精進的。到此我們已經講了西藏佛教中,以如來藏為修行標的、成佛之因的寧瑪派與噶舉派,這兩派在以前的代表人物都是反對宗喀巴《廣論》應成中觀的。至於最後一派薩迦派,更是明白地把如來藏訂為本派成就之因;薩迦派明訂如來藏就是阿賴耶識——薩迦派立派的根本論。

印度祖師毗魯巴所著的《道果―金剛句偈》,把整個佛道修行的次第分為含藏因續、身修行續及大印果續三段解說。這一部論一開始就開宗明義地講到:「眾生於煩惱為不淨現分;瑜伽士於三摩地為覺受現分;善逝身語意無盡莊嚴輪為清淨相分。普基因續輪涅齊備,故為根本續。」也就是說:眾生因為有種種的煩惱,所以眾生現前之量是不清淨的;修行人因為修行的原因,所以可以有現量的三摩地,所以修行人他的現前量會生起暖相與道相;而 佛陀因為身、語、意三業完全清淨,無量莊嚴,因此 佛的現量是完全的清淨。修行之因、修行的基礎、修行的憑恃就是每一個眾生普遍都具有的根基——阿賴耶識,祂具有無量的功德相續,所以叫作含藏因續;所謂的輪迴、涅槃其實都已具備於阿賴耶識之中了,並沒有什麼東西是外於阿賴耶識而新得到的。

到了十六世紀,薩迦派為了這個《金剛句偈》所寫的標準注釋《道果三續分》,至今仍然是該派佛學院中的根本論典;它是這樣子形容這一個因續阿賴耶識的:它說含藏因也就是阿賴耶【「含藏因」之義者,謂「含藏」之本性,乃是有情之道至佛果間相續無間安住之明覺。彼無覆無記,非善非惡,以彼是證悟「勝義諦」之方便,故為二諦之「世俗諦」。……能依所依現似一體,猶如花與花香之性。約自體而言,彼即「因續」,若無方便攝受即成輪迴之因;若以方便攝受即成涅槃之因,故彼自體乃是「因續」,彼如能生輪涅枝葉之大樹根柢,故名「根本續」。觀察能依所依之相屬者,謂輪涅一切諸法悉皆薰入含藏識。】(~《道果三續分》,貢確龍智)也就是說,眾生之所以能夠成佛,是因為眾生有阿賴耶識;阿賴耶識的本性是含藏,祂含藏了眾生從凡夫到成佛的一切種子,所以叫作「含藏因」;這就是有情修行,從凡夫一直到佛地之間,始終安住相續不斷的明覺分,而不是無明;也就是阿賴耶識本身就已經是與無明相對的明,但是祂卻是覺分。阿賴耶識無覆無記、非善非惡,要根據、要因為這個阿賴耶識,眾生才有可能證悟勝義諦。

各位看看:外於格魯派傳統西藏佛教的其他的三派祖師,是不是都是以如來藏阿賴耶識為一切法的根源?能不能證悟是一回事,但是見解的正確與否將會導致此世或者未來世中,是不是有可能證悟第一如來藏勝義諦。

好!今天時間關係,我們就先為各位講解到這一邊。

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點擊數: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