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集
由 正德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今天所要說的單元是「廣論隱說的內情——廣論必修金剛持」。

《廣論》的宗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進入密續的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雖然在論中區分了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三種,說:下士道修人天善,中士道修解脫道,上士道修菩薩道,似乎符合佛法中所說的修學次第,然而其中內容並非以佛法所說的次第為真正的行門在論述,並非以佛法的理論邏輯貫穿三士道,呈現出來的並不是佛法整體性的教義與行門。何以見得呢?首先,宗喀巴的《廣論》結構就是由推崇阿底峽,而將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作進一步闡釋的寫作,宗喀巴在《廣論》一開始就先推崇阿底峽的所修所證,其中說到:【成就觀見自身即天生起次第,及金剛心圓滿次第三摩地故。總讚為其瑜伽中尊,特讚如理護三昧耶,不越制限。】(《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說阿底峽守護三昧耶戒不越制限,成就了天生起次第與金剛心圓滿次第,這指的就是到達了金剛乘密續的最高成就。整部《廣論》的重點就是要將密續的修法移植進入佛法中,使得金剛乘表相上能有佛法的框架,可以將本來就不屬於佛法的密續雙身法,推崇為超越顯教證量的殊勝法門,企圖將雙身法脫離於世俗社會所認知的性行為格局。

事實上,真正佛法的修行法門,往前推到無始劫以前的諸佛,到現在娑婆世界的 釋迦牟尼佛,乃至推到無始劫未來的諸佛,都不可能將男女性交的雙身修法當作是成佛的法門。因為過去、現在、未來的十方諸佛,都會有一個稱號叫作如來,如來這個稱號的意義,《長阿含經》是這樣說的:【佛於初夜成最正覺,及末後夜,於其中間有所言說,盡皆如實,故名如來。】(《長阿含經》卷12)佛陀於娑婆世界示現成佛,到最後入涅槃,與過去諸佛一樣,於這段期間三轉法輪所說的「一佛乘含攝三乘菩提」的法教,都是如實不虛假,沒有絲毫隱藏未說的,所以稱為如來。

《般若經》說:【然諸法相,有佛無佛、法界法爾,佛於此相如實現覺,故名如來。】(《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06)甚深極甚深的實相般若是無相法、離諸語言相,所以不能從語言的問答而得知,然而三界中一切的現象法界,都含攝於實相法界中,不論有佛、無佛出於世間,這樣的法界現象法爾如是,十方諸佛於這樣的法界現象如實的證悟實相法,所覺悟的都是同樣的如來藏、同樣內容的一切種智,所成就的都是同樣的無上正等正覺,所以稱為如來;沒有所謂的密教金剛乘超越顯教更為殊勝之說。

經中又說:【如先昔諸佛,求無依倚道;我亦如是求,是故名如來。】(《佛說廣博嚴淨不退轉輪經》卷5)猶如過去諸佛修菩薩道,所求的是無依倚道,指的就是遠離因緣生滅、沒有所依而本來自在的真實法;現在也是一樣,求唯一離因緣生滅、本來就在的如來藏真實法而成就佛道,所以稱為如來。阿底峽所修的密咒道、明禁行,得到所謂的空性、天身,必須依賴明妃,必須依賴身根、身觸、身識及意識等等緣,最重要的這些都是在因緣中生滅而不自在的虛妄法,屬於有依倚的世俗道。

而《大般涅槃經》又說:【云何名如來?如過去諸佛所說不變。云何不變?過去諸佛,為度眾生說十二部經,如來亦爾,故名如來。】(《大般涅槃經》卷18)經中說:為何稱為如來?就好像過去諸佛在世間為眾生所說的佛法,內容完全沒有改變。過去諸佛以十二部經為方便,為眾生說唯一佛乘三乘菩提的全部內容,現在佛說的與過去諸佛說的,完全沒有改變,就好像過去佛現前一樣,所以稱為如來;沒有所謂隱藏在某處,有別於過去諸佛所說,外於三乘菩提的伏藏密續金剛乘這樣的東西存在。

從經中對「如來」這個稱號的定義,就可以知道佛法是佛佛道同,所修、所證、所說必定完全相同,完全譴責貪欲、邪淫,不可能會有個什麼快速成佛、超越顯教的貪道金剛乘這個東西出現,因為十方諸佛都稱為如來,而金剛乘所成就的喇嘛佛,完全沒有如來這個意涵存在。密續的最高成就者被稱為金剛持,本質上已經要區別出它們的所證與佛教是不同的,既然是不同,很顯然的就不是佛法。然而密續金剛持如果不能歸屬佛法,那麼喇嘛教不屬於佛教的情況下,就沒有威望可以得到信眾的支持,沒有足夠的公信可以說服當時的藏王蒙古,乃至清朝皇帝的支持與尊崇,因此喇嘛教的祖師盡其所能的曲解、矮化佛教,將金剛持的修證嫁接到佛教主幹上,再宣稱那是超越顯教波羅蜜乘十地的佛果位階。

以下就先運用宗喀巴所說的來檢討討論、來論斷是非,看這個是對、還是錯了。他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說:【經無數劫所得果中分為二類,佛者,現觀莊嚴論云:「由超第九地,智名住佛地,當知彼即是,菩薩第十地。」於第十地說名為佛。金剛持者,即是第十一地。……由是當知第十一普光明地與金剛持地義同,經中即說此地是經於三無數劫所得,續部說為即生成辦。不應以名金剛持故,便執非波羅蜜多乘之果。】(《密宗道次第廣論》卷2)宗喀巴說,顯教菩薩所修的波羅蜜法門,歷經無數劫所得到的果位分成兩類,一類就是菩薩十地滿心稱為佛地,另一類就是成就金剛持稱為第十一地,並且主張他們這個金剛持的果位,若依密續雙身法去修的話,一生就能夠成辦,而顯教經典中說要經歷三無數劫才能得;不能因為稱呼為金剛持這個名稱,就說不屬於波羅蜜多乘的果位。言下之意就是說,顯教十地菩薩滿心的佛地,若接著修他們密續雙身法,就能即生成辦金剛持,否則就要經歷無數劫才能入十一地普光明地,主張說獲得的果位與金剛持是相同的。

佛教的最高證量是否有金剛持這樣位階,應當以經典正教所說為基準,《華嚴經》中說:【佛子!何等為菩薩摩訶薩智地?佛子!菩薩摩訶薩智地有十種,過去未來現在諸佛已說當說今說;我亦如是說。何等為十?一者歡喜地,二者離垢地,三者發光地,四者焰慧地,五者難勝地,六者現前地,七者遠行地,八者不動地,九者善慧地,十者法雲地。】(《大方廣佛華嚴經》卷34)經中說,過去、現在諸佛已經說的、現在說的、將來也會說的,菩薩修證佛菩提所獲得智慧的層次,有初地歡喜地,次第增上到達十地法雲地,未來諸佛也同樣會這麼說;也就是菩薩修證到十地滿心,僅是圓滿菩薩道而已;但並不是宗喀巴等喇嘛教祖師所說的,超越第九地了,十地就是佛地。喇嘛教故意錯誤的貶低佛地僅是菩薩道十地的證量,才能將他們的金剛持架在佛地之上,而達到號稱超越顯教的手段之一。

而關於佛地,接著再看經典中如何說,《解深密經》說:【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成就大義,得未曾得出世間心,生大歡喜,是故最初名極喜地。遠離一切微細犯戒,是故第二名離垢地。……麁重之身,廣如虛空,法身圓滿,譬如大雲,皆能遍覆,是故第十名法雲地。永斷最極微細煩惱及所知障,無著無礙,於一切種所知境界,現正等覺,故第十一說名佛地。」】(《解深密經》卷4)經中 佛說,菩薩證得十地滿心以後,還需要再斷一分最極微細的煩惱障與最極微細的所知障,完全解脫於煩惱障與所知障習氣種子隨眠的繫著,般若種智究竟清淨、沒有任何障礙,而在如來藏所含藏的一切種具足證得的智慧境界中,成就第十一地無上正等正覺的佛地。那一分最極微細的煩惱障與所知障,是在金剛喻定現前時頓除永斷,所得的果位就是佛地,而不稱為金剛持,而且金剛喻定是依於四禪引發一切種智的通達,而永斷一切二障粗重習氣相續,證得如來大圓鏡智。大圓鏡智是來自於實證,經過三大阿僧祇劫修證,使得究竟清淨的第八識而轉識所得之如來智,但不是在說某種定境,如《般若經》所說:【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引發金剛喻定,永盡諸漏證如來智。】(《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591)妙覺菩薩引發了最後一分應通達的種智,而永盡諸漏證如來智、入佛地;換句話說,金剛喻定指的是最後身妙覺菩薩開悟,證得究竟清淨的第八識無垢識,圓滿一切種智,發起如來大圓鏡智的智慧境界。佛在經中說,破除了最後一分微細障以後,隨所觀法無不通達,通達慧就是金剛喻定所攝,所有世間、出世間再也沒有不通達的,佛地已圓滿了一切種智的緣故。

回頭看喇嘛教所說的金剛持,他們的教義完全否定阿賴耶識就是如來藏,認定在覺知領受身觸淫樂時,沒有語言文字的意識細分就是金剛不壞的佛地心,在這樣的教義規範下,同時將男女邪淫雙身修法當作是必須的行門,永遠不可能證得「必須離欲」才能發起的初禪,永遠不可能斷我見,不可能實證第八識如來藏;但他們也聲稱,證初地、二地、三地等果位,而內容如何?值得拿出來檢討檢討。

《吉祥時輪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教授》這本書說:【父母諸尊空色雙運能引生不變大樂,不變大樂達至究竟時即轉成金剛心自性。達至此位即能起修「三摩地支」隨念支能令父母諸尊空色雙運的真實顯現,三摩地支則能引生殊勝不變大樂。】(《吉祥時輪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教授》,盤逸,頁294)首先,看他們時輪金剛六支瑜伽的修法,到了隨念支的時候,在雙身法交合中的男女,都要把自己及對方的身體想成是空性所變的,如是通過想像把身體叫作空色,交合中繼續在明點提降的技巧上操作,以便引生身觸大樂;主張說將明點引入中脈所生的樂,叫作不變大樂;認為不變大樂生起以後,繼續在持精不洩的功夫上操作,能夠讓專注受樂的意識心到達離開語言文字的分別,妄想著那到達四喜的身觸淫樂就是意識細分的空性自性,所以主張當時能轉成不生不滅的金剛心。然而,意識不生起語言文字專注受樂,仍然屬於意識的境界,沒有離開根、塵相觸的緣,沒有離開六塵境界,屬於因緣所生的生滅法,況且意識永遠不可能轉變成金剛心如來藏,身觸大樂純粹是我見煩惱所繫縛的境界,如何能等比為不生不滅、離六塵見聞覺知,本來解脫的金剛心呢?雙身法中的男女還要再繼續交合不能停,去進入三摩地支,能再引生殊勝不變大樂。那三摩地支修什麼呢?同一本書中說:【三摩地支的修習所緣是由臍輪向下轉移至密處……於明點從寶珠端堆疊至密處根的第一階段,行者達證菩薩初地及第二地。當明點從密處根開始向上堆疊至臍輪時,行者即能達證菩薩第三地及第四地。】(《吉祥時輪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教授》,盤逸,頁326-327)喇嘛教金剛乘這一段說的,全部都是男女交合中的房中術,但卻將這種世俗的境界攀緣附會,號稱證得初地、二地、三地……等菩薩的果證,完全與經典中 佛陀的教導開示搭不上線。

初地的果證前提,必須先有七住位實證第八識阿賴耶識如來藏,生起實相般若後能轉依,不退回意識我見境界,再經由十住、十行、十迴向的修學,依止真如修證大乘阿羅漢解脫果,通達大乘見道七真如內容,才能入地。喇嘛教不經任何佛菩提道應有的所修、所斷與所證的次第,在極為低俗的雙身法中,隨便偷盜佛法中的果位名相,安插於其中不打緊,還主張一定要到達設定的某種程度的樂觸,在這個淫觸身樂的境界中,妄想著意識心成為不生不滅、不需語言文字分別的金剛心,想像著意識心能夠持著他們所謂的不變大樂,認為大樂就是意識心的空性所生、所持,因此在他們操作雙身法持精不洩,滿足所到達的不變大樂境界,就被他們稱為金剛持。

喇嘛教密續的金剛持,從頭到尾全部都是在虛妄不實的五蘊法上執著與妄計,認賊為子的要把意識心轉變成金剛心,不知道我見堅固的意識心,是專門偷盜法財的敗家子、是專門損害善根與七聖財的賊子,這樣的賊子一向愛著生死又憎恨生死,因此既不能成就涅槃解脫,也不能成就不住生死、不住涅槃的無上佛菩提果。

喇嘛教中的人一向不覺不知他們千年以來所傳承的教義,都是在教他們認賊為子,雙身法的行門就是賊子最喜愛的境界,將女人當作性奴隸,在雙身法中百般的進行虐待,主張能在一生中成辦超越佛教佛地的金剛持,探究其內容無有一絲一毫與佛教清淨解脫的實證有關連,但卻被喇嘛教的寂護、蓮花戒、阿底峽、宗喀巴……等人在撰寫的論著中大言不慚的說:金剛持是顯密二道最高的果證,聲稱佛地雖是顯教波羅蜜乘十地得自在的所證,而高推他們的金剛持超越了顯教十地,乃是十一地的自在果。所以宗喀巴在《廣論》中說:【經中即說此地是經於三無數劫所得,續部說為即生成辦。】(《密宗道次第廣論》卷2)這樣的說法,完全不將 佛陀在經中為佛弟子們如實說、廣說、細說的三藏十二部諄諄教誨當作一回事,對佛教充滿著輕視與詆毀。在宗喀巴等人的心中只有專門修雙身法的密續諸部,狂傲的說他們續部的雙身修法,一生就能夠成辦超越顯教佛地的十一地金剛持,而宗喀巴的《廣論》所要成就的,就是阿底峽所證金剛持的境界,卻不是十方諸佛的如來境界。

雖然《廣論》的上半部《菩提道次第廣論》編了所謂的顯密共道的三士道,認為已經含攝了大乘六度波羅蜜的修法,若依據這些內容修證可以到達顯教的十地、佛地,若要進一步到達十一地普光明地,需要再經三無數劫。宗喀巴的說法,表明了他完全不知道十方諸佛所說的大乘佛菩提道的修道次第與證果的內涵;他不知道菩薩十地滿心當時尚未成就佛地,佛地的果證就是十一地普光明地;他也完全不知道大乘佛教波羅蜜多到彼岸的修學,從十住位的七住位開始,已經實證如來藏,發起實相般若,已經有了波羅蜜多的解脫智慧。以七住位大乘真見道不退為基礎,一世一世的在人間行六度波羅蜜多菩薩道,一直到入地完成見道所應通達的七真如後,進入菩薩道的修道,這個部分要歷經一大阿僧祇劫的過程。繼續地地增上進修六波羅蜜多到七地滿心,斷除煩惱障與所知障的習氣隨眠,這段期間也要經歷一大阿僧祇劫,這段期間所獲得的解脫與道種智稱為近波羅蜜多。菩薩進入八地以上,一切煩惱皆不現行,皆能發起真如之用與功德,繼續增上進修六度波羅蜜多,此時的解脫與道種智稱為大波羅蜜多,直到十地滿心,這段期間必須再歷經一大阿僧祇劫。所以十地滿心的菩薩雖然尚未成就佛地功德,但是已經斷除所知障與煩惱障的現行與習氣隨眠,究竟轉依真如,也能發起真如之用了,再進入等覺位百劫修相好,純粹屬於一切施的福德增上進修,絕對不是宗喀巴所說的十地滿心的菩薩還要三無數劫,才能修成十一地普光明地的佛地。以妙覺位 彌勒菩薩的例子來說,距離現在只要經過五億七千六百萬年的人間時間,就能夠下生人間成佛,這樣的時間連一小劫都不到呢!

宗喀巴在不瞭解佛菩提道,同時在自己完全沒有佛法證量的情況下,說他在《菩提道次第廣論》所編的顯密共道三士道,若依據這些內容修證,可以到達顯教的十地佛地;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他在論中主張要寶愛五蘊、主張意識心不分別就是金剛心,連最基礎的初分解脫斷我見都無法實證了,妄想著他們的金剛乘不需要歷經三大阿僧祇劫佛菩提道的真修實證,只要依據密續中祖師在雙身法中得到持精不洩、受大樂的金剛持境界修法次第,就已經可以超越顯教六度波羅蜜、三大阿僧祇劫的全部修證了,所說盡是誇大不實的言論。而《廣論》的下半部《密宗道次第》-又稱為大金剛持道次第-就是金剛持的修練次第完整內容,所以說修《廣論》必定會修金剛持。

正信的佛弟子們!當您知道了金剛乘、金剛持就是欲界雙身法,淫觸身樂的最高境界,就是喇嘛教的教義必定會付諸實行的行門,是否還願意將畢生的心力與財力投入推廣《廣論》的道場中,千里迢迢的去參加達賴喇嘛邪淫的時輪金剛灌頂,被欺騙隱瞞《廣論》必修雙身法的事實呢?

理智的上善仁者們!有緣聽到、看到這個單元的解說,祝願您皆能因此得到諸佛菩薩的護念,回歸 佛陀真正一佛乘含攝三乘菩提的法教中,早證菩提、早成佛道。

今天就到這裡,阿彌陀佛!


點擊數: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