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止觀以雙身像為所緣

第31集
由 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我們今天要談論的單元是:《廣論》止觀以雙身像為所緣。我們先來引述《廣論》356頁中的文字,接著再來作評論。

宗喀巴說:【明此處所緣者。已說如是多種所緣,今當緣何而修止耶?答如前經說,無有限定,須各別緣,以補特伽羅有差別故。】(《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5)宗喀巴此段的文意是說《廣論》的學者要明了所緣是什麼,前面已說了這麼多種的所緣,那麼現在到底要緣於什麼來修止呢?答案是如同《頡隸伐多問經》所說的:「沒有限定,因為眾生有種種不同的差別故。」宗喀巴的這個說法就是先引述經文以欺騙讀者,使讀著誤以為他所解說的就是經文中所說的道理,之後他再曲解經文以及根本論中的真義,來建立雙身法不同於佛法清淨修行的理論基礎,以支持他誑稱男女性交雙身法的修習並不違背佛法的論點。

我們由這段《廣論》的所說可以瞭解到:宗喀巴他是想要引導學人在不知不覺中,進入藏傳喇嘛教的密宗道中來實修雙身法。但是前面所引述的經論所說:眾生有貪、瞋、癡、慢以及尋思等等的煩惱差別,以及這些煩惱是屬於粗重還是微薄等等不同,所以說各類眾生應該要看他目前所生起的是哪一種煩惱,而去緣於他所應該緣的對治法;這樣個別來決定,並沒有「無有限定」這樣的說法。可見宗喀巴他是故意先引述經論,然後再加以扭曲,真是其心不善啊!

宗喀巴接著又說:【又《修次第》中下二編,依於《現在諸佛現住三摩地經》及《三摩地王經》,說緣佛像修三摩地。覺賢論師說多所緣,如云:「止略有二,謂向內緣得及向外緣得。內緣有二,謂緣全身及依身法;緣身又三,謂即緣身為天形像,緣骨鏁(鎖)等不淨行相,緣骨杖等三昧耶相。緣依身法又有五種,謂緣息、緣細相、緣空點、緣光支、緣喜樂。向外緣者亦有二種,謂殊勝、平庸。殊勝又二,謂緣佛身、語。】(《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5)在這段文字中,宗喀巴他又依密宗祖師所說的觀想之法,說要緣自身為天身的形像、緣骨鎖等不淨行相、緣骨杖等三昧耶相來作為雙身法生起次第之所緣;又說要緣修脈風、細相、明點、光支、喜樂等,來作為雙身法圓滿次第所緣。因此《菩提道次第廣論》中所說的止觀,就是像這樣子來鋪陳觀想的所緣境界,已經是完整地切入雙身法的生起次第以及圓滿次第的法門中了。宗喀巴這麼說的目的就是要配合《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明說的雙身法來作準備;但是他所說的這種密法的所緣,完全背離了根本論〈聲聞地〉中的所說。因此《廣論》用了極大的篇幅來抄錄《瑜伽師地論》中所說的毘缽舍那所緣的內容。但是宗喀巴抄錄的目的只是為了把密教雙身修法冒充假裝為也是佛教而已,並不是為了依循佛菩薩的教導去實行,因為他認為佛菩薩所教導的正法都是可以廢棄不修的,最終還是要以藏傳喇嘛教,密宗道的不清淨男女雙身淫樂修法作為中心行門的。那麼《廣論》究竟是要學人緣於什麼法而修呢?

宗喀巴違背了經論中「當依個別差異而各別所緣」的開示,他認為只要緣於佛像來觀想,就可以得到第四喜全身遍滿淫樂的妙三摩地。他在《廣論》357頁中說:【先當求一若畫、若鑄極其善妙大師之像,數數觀視善取其相,數數修習令現於心;或由尊長善為曉喻,思所聞義令現意中,求為所緣;又所緣處非是現為畫鑄等相,要令現為真佛形相。】(《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5)他這裡所說的觀想佛像之法,正是藏傳喇嘛教密宗道雙身修的入門之法,要先把佛與明妃雙身交抱交合的畫像或是鑄像放在身前仔細地觀看,然後要努力地觀想,而把這個影像印記在腦海中,再以假想的方式,把所畫或所鑄的佛像在心中認定是真佛,然後依像而在心中觀想出真佛的莊嚴相,認為所觀的佛像影像就是自己成佛時的佛身,所以必須觀想得很明顯、很清楚分明。例如十四世達賴喇嘛也說:【為了說明這點,佛陀在傳授較高層次的密乘時,化身為本尊身在壇城與明妃雙運,因此行者也能藉著觀想,看到自己化身本尊與明妃雙運。】(《藏傳佛教世界:西藏佛教的哲學與實踐》,立諸文化出版,頁94。)

因此由達賴喇嘛所說,可以瞭解喇嘛教的觀想佛身就是以雙身法來實行的,他們的核心內容就是要修雙身法,但是卻先抄錄佛教經論的文字,然後依文解義的用六識論來曲解經論的意涵;讓眾生誤以為:用意識來觀想雙身佛像是真實的佛法,最後再以雙身修法來套用。例如《廣論》357頁中還說:【《三摩地王經》云:「 佛身如金色,相好最端嚴,菩薩應緣彼,心轉修正定。】如此所說而為所緣。此復有二,謂由覺新起及於原有令重光顯,後易生信又順共乘,故於原有令相明顯。】(《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5)這段話是引述密續偽經《三摩地王經》所說,以佛像來作為修觀想的所緣有兩種:第一種是以無中生有的方式來假想,觀想佛相由覺知心中生起,這樣稱為由覺新起;第二種則是把原有的佛相再次顯現在心裡,這就稱為原有令重光顯。

宗喀巴說以原有令重光顯的觀想,比較能讓學者生信,並且符合顯教,但是他所說的符合顯教,其實只是宗喀巴自己的猜測臆度,只是以假作真,根本就不符合事實。譬如說「持名唸佛」是以口唸心聽,或心念心聽的方式來作功夫直到一心不亂,這絕不是用觀想有境界相的佛像所能成就的,何況更上層的無相念佛功夫,更是要離開佛號及形相來憶念修持才能夠有機緣和般若實相相應,哪裡是觀想這種不離虛妄想像的方式,而能夠實證呢?更何況他們所觀想的,最後都是男女性交的雙身像,那更是染著的不淨妄想。即使是淨土《觀經》所說的觀想念佛,也不是以所觀想的影像作為真實佛身的,而只是作為修習念佛的方便法門之一;使覺知心藉著觀想而不離念佛、憶佛,而在即將往生時能夠感得佛菩薩前來接引。並非像喇嘛教是妄想,要把觀想的虛妄像變成真實的佛身啊!

如果宗喀巴一開始就先引導學者觀想藏傳喇嘛教密宗的蓮花、月輪、日輪等,修學者恐怕就會生起懷疑,因而退卻,所以宗喀巴才會讓修學者先觀想佛像金色光明的莊嚴相,而說菩薩應緣彼。然後慢慢地次第引導學者進入密宗道,之後再觀想雙身法中的女性性器官而稱為蓮花,觀想男性性器官而稱為是金剛杵等等;這樣就不容易使修學者生起懷疑而退心,這就是宗喀巴引誘人墮入密法的技倆。他寫作《廣論》的目的,就是為了要以正統佛教的法義來包裝,以方便引誘學人進入密教來合修雙身法的。例如喇嘛教很有名的上師,號稱是大成就者的陳健民,他在書中說︰【金剛部《白馬頭金剛法》第一頁後云:『又密處有「啥」字,變為與自己同樣之馬頭金剛,身顏綠色;其佛母密處有金剛杵,杵之股端藍白色,豬頭,持小鼓及天靈蓋,作安樂供養之想。』此中明明標出男女兩尊之密處;論一般圓滿次第,男為杵,女為蓮,互相雙運,行事業,或作供養,一切皆由此兩密處杵蓮雙運而出生。又此供養說為密供安樂,亦可斷定為杵蓮抽擲騰挪,發生四喜之大樂,而為供養也。】(《曲肱齋全集》(三),普賢王如來佛教會出版,頁213。)

陳健民上師在這段文字中所說的密處、杵、蓮,都是暗指男性或女性的下體,而雙運行事業就是指男女交合之事,說要在交合時觀樂空不二,並且認為世間一切法,都是由於男女交合而出生的。由陳健民上師所說要密供安樂給喇嘛教所謂的佛陀,乃是觀想佛父、佛母,以杵、蓮交合之抽擲騰挪發生四喜之大樂,其後以此大樂作安樂供養之想,這是修雙身法之前方便。這就是明白地說出宗喀巴隱說的雙身修法的實質內容,所以喇嘛教所說的祕密法,實質上就是把欲界中的男女交歡之事,以佛法名相來作包裝,並且把它神祕化,說喇嘛教密法是比無上正等正覺的佛法還要更為高深的法,這可說是全天下最大的騙局。

我們再從另外一個層面來看,宗喀巴的所說根本就只是六識論的邪見,從來沒有離開識陰的範疇,是具足外道凡夫的境界,例如《廣論》357到358頁中說:【有說置像於前目覩而修,智軍論師善為破之,以三摩地非於根識而修,要於意識而修。妙三摩地親所緣境,即是意識親所緣境,須於意境攝持心故。】(《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5)

宗喀巴在前面說:先當求一若畫、若鑄,極其善妙大師之像,數數觀視善取其相,數數修習令現於心;他在這裡卻又說不許置佛像於面前目睹而修觀想。這不是前後語自相矛盾嗎?況且即使置佛像於面前目睹而修觀想,所修的若不是意識心的觀想,那又是什麼呢?難道六識論的喇嘛們,以為只有眼識就能夠作觀想嗎?宗喀巴這樣的說法前後矛盾,他的目的只是想要讓人覺得喇嘛教上師比 佛陀更高超。

所以說入密教以後,就會完全信受密教大師,而不再信受經中 佛陀所說清淨、解脫的法義了。因此置像於前目睹而修,雖然與禪定無關,但是從上面的引文中可以再次印證:宗喀巴對於十八界法的運作都不瞭解;宗喀巴藉著智軍所說,而破有人說置像於前目睹而修,說那樣是用眼根與眼識來修,再說別人藉像而修觀想是不對的。宗喀巴說應該要以意識來修,但是其實在目睹的過程,也必須要有眼根、眼識、意根,以及意識的參與才行啊!眼根雖然不能夠了別,但是仍然必須要有眼根對色塵境,以及意根的作意才能夠同時生起意識及眼識;有眼識才能粗略地了別顯色,然後再由意識去作深細的分別。所以說目睹佛像乃至山河大地等等一切影像,必定是要有眼識與意識去觸所緣境,才能夠了別。宗喀巴卻誤以為目睹境界時只是用眼識來目睹,卻不知道在目睹時除了眼識之外,還要有意識才能完成目睹的作用;因為意識是眼識的俱有依,有眼識出現之時必定也有五俱意識的存在。我們由此可以了知,宗喀巴對於世俗法的十八界內涵都是極為無知的;明明就只是個憍慢無智的凡夫,竟然敢假冒成佛菩薩的樣貌。不知這在死後是會直墮阿鼻地獄長劫受苦的惡業,真是可憐憫啊!

宗喀巴又說 :「妙三摩地親所緣境,即是意識親所緣境,須於意境攝持心故。」定境乃是意識所緣的境界,此話沒錯。但宗喀巴說的妙三摩地只是樂空雙運的欲界人間境界,並不是真正的妙三摩地;因為只有實證不生不滅的第八識心,意識轉依不生不滅的真如而生的阿賴耶三摩地、真如三摩地,這樣心得決定的三摩地才是清淨無漏的妙三摩地的所緣境;這樣親證實相的功德境界相才是真正的妙三摩地,並不是宗喀巴否定了第八識之後所說的雙身法粗俗境界。

所以宗喀巴所說的修止就是要依藏傳喇嘛教密宗的經典。說要緣於佛像,而他所指的佛像,指的卻是喇嘛教男女交合的雙身像,說要這樣子觀想雙修佛像來修三摩地;他的目的就是要學密法的人觀想雙身交抱的密宗佛像。如果學人像這樣子不斷去熏習的結果,最後就會全然相信而願意接受和喇嘛合修雙身法了;但是這等於是把經論中的所緣,是為了要去除煩惱繫縛的目的給完全背棄了,這樣就只能永遠留在欲界粗重的煩惱中流轉生死了!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節目就說明到這裡,感謝各位菩薩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薩:色身康泰,福慧增長,早證菩提。阿彌陀佛!


點擊數: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