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的「別學」後二波羅蜜多

第11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繼續收看我們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我們今天將繼續來說明「常見外道法--廣論」,「常見外道法--廣論」。今天我們節目的進度將會說明《廣論》的「別學」後二波羅蜜多。

在進入今天的課程內容之前,我們還是要依照慣例來為大家說明一下這個前提。也就是說,各位觀眾菩薩們,在你們觀看我們的節目之前,是要清楚完整的《廣論》這個前提,對於完整的《廣論》這個前提,大家是必須要知道的。如果知道這個前提的話,再來觀看我們的節目,就不會誤解我們所說的意思;同時你也可以瞭解完整的《廣論》這個前提下,你看了我們的節目以後,就會清楚本節目中各個老師在辨正法義的時候的重點在哪裡;也會清楚瞭解宗喀巴《廣論》內容的宗旨到底是什麼,同時對於密宗喇嘛教的核心法義,也知道是圍繞在外道法上面去打轉的。因此在我們節目的一開始,就必須要先說明完整的《廣論》這個概念,這樣大家就不會落在半邊的《廣論》,或者局部的《廣論》概念中。當各位觀眾心中有了完整的《廣論》這個概念作為前提下,就能夠更深入、更清楚地明白宗喀巴以及整個喇嘛教的核心法義,同時也會知道為什麼我們要定位《廣論》是常見外道法。

因此瞭解這個部分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什麼是完整的《廣論》呢?也就是喇嘛教號稱第二佛的宗喀巴,他所著作的《廣論》其實是有兩個部分,也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以及《密宗道次第廣論》。《廣論》是有這兩個部分,如果要瞭解宗喀巴《廣論》的整體核心思想,必須要函蓋這兩個部分來解讀,這樣才是完整性的理解《廣論》。如果不是函蓋這兩個部分,這樣來解讀《廣論》的話,就會不清楚《廣論》的宗旨內涵,因此就不知道《廣論》所說,其實只是常見外道法。不僅如此,有的人只有讀過半邊的《廣論》,他還以為自己所學的《廣論》內容是與佛法一致;這樣的人就很冤枉了,因為他本來是發心要學佛而成就佛道的,但是卻因為不知道《廣論》的本質而成為去學外道法去了,甚至造作了惡業之行而去修雙身法,這樣就下墮三惡道去。因此完整的《廣論》,是函蓋《菩提道次第廣論》以及《密宗道次第廣論》這兩個部分,這是大家必須要清楚的前提。

好了!前提我們說過了,我們回到今天的主題來說,也就是我們要來講講《菩提道次第廣論》當中的「別學」後二波羅蜜多。我們看宗喀巴他是怎麼說的。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第336頁,有這麼說:【別學後二波羅蜜多,謂修奢摩他、毘缽舍那,如其次第即是靜慮,及慧波羅蜜多之所攝故。】~(《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4)因此,宗喀巴所謂的「別學」後二波羅蜜多,意思就是《廣論》的學習者是要修奢摩他﹙止﹚,以及修毘缽舍那(觀)。如果修學者可以依照這樣別學的方式來修止、來修觀,按照這樣的次第去完成所修的話,就可以進入宗喀巴所推廣的密宗道裡面去修了。宗喀巴認為其中的奢摩他(止),就是靜慮波羅蜜多所含攝,而毘缽舍那(觀)是智慧波羅蜜多所含攝。

在這一段,我們先來說說「別學」的問題。大家要注意,宗喀巴在這裡所說別學的意思,其實我們可以從四個層面來說:第一、別學就是另外要學;第二、別學就是特別要學;第三、別學就是所學的是與正統佛教有差別;第四、別學是說這個止觀,乃是要個別私下與上師一起來修而學習的。因此我們將從這四個層面來說說宗喀巴所謂的「別學」後二波羅蜜多。我們分批來說明:

第一種別學是另外要學。也就是說,宗喀巴他希望那些《廣論》的修學者,他們除了要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前面所抄錄自佛經或菩薩論當中的內容之外,還另外要學後面這兩種密宗喇嘛教專有的止以及專有的觀。因此宗喀巴認為只有學前面的部分是不夠的,還得要另外學這個密宗喇嘛教專有的止與觀;而這個喇嘛教專有的止與觀,是與後半部的《廣論》乃是相連結的,也就是說這個止與觀,是與《密宗道次第廣論》當中所說的雙身法是有非常深刻的密切關係,而且透過這個雙身法的止與觀的修煉就可以達到密宗道所謂的大成就。因此這個別學止觀,其實就是雙身法的止觀。我們舉例來說,例如第十四世的達賴喇嘛,他在他所寫的一本書叫作《達賴生死書》,第157頁當中他就有說:【具有堅定慈悲及智慧的修行者,可以在修行之道上運用性交,以性交做為強大意識專注的方法,然後顯現出本有的澄明心。目的是要實證及延長心的更深刻層面,然後用此力量加強對空性的了悟。】~(《達賴生死書》,天下雜誌,頁157。)好!我們看達賴喇嘛在這本書裡面是這樣說的,這本書我們引用的是: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所出版的,我們參考第一版的第五次印行的這個版本。我們從上面所舉的達賴喇嘛書中所說的內容,就很明白地告訴我們,其實密宗喇嘛教就是要以性交作為強大意識專注的方法,讓修雙身法的人,他的心可以專注在行雙身法上面,他們說這樣就是在修奢摩他(止),能夠讓自己的心專注;然後在這個行雙身法有第四喜的時候,這個修雙身法的行者又用這個力量來加強對空性的了悟,而他們說這樣名為修毘缽舍那﹙觀﹚,也就是說在第四喜的時候能夠加強對於空性的了悟觀察。因此這個雙身法的止觀,其實就是宗喀巴在這裡所說的別學止觀的目標,別學止觀就是要為了修這個雙身法。所以從完整的《廣論》的概念來看,從完整的《廣論》的立場來看,這個「別學」後二波羅蜜多,對於《廣論》的兩個部分,它生起了一個前後呼應的連結。因此這個雙身法的止觀,乃是有非常關鍵性的角色,能夠連結《密宗道次第廣論》以及《菩提道次第廣論》。所以宗喀巴才在這裡說,學《廣論》者除了要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前面所說的內容之外,他另外還要去學這個密宗喇嘛教獨有的止觀,這樣的話,能夠統攝整個完整的《廣論》內涵。所以,這是第一種別學止觀的意思。

第二種別學是說特別要學,特別要去學。也就是宗喀巴希望那些《廣論》的修學者,要特別去學密宗喇嘛教專有的止與觀。為什麼要這樣說呢?因為宗喀巴他在《菩提道次第廣論》第557頁當中就已經明白表示過了,宗喀巴他是這樣說的,宗喀巴說:【第二特學金剛乘法。如是善修顯密共道,其後無疑當入密咒,以彼密道較諸餘法最為希貴,速能圓滿二資糧故。】~(《菩提道次第廣論》卷24)這是在《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卷24所節錄的一段宗喀巴的所說;這個意思就是說,修學《廣論》的人最後特地要去學金剛乘法。也就是說,只要是學《廣論》的人一定要去學《密宗道次第廣論》的內容,也許每個人修學的速度是不同的,但是最後一定要學金剛乘的密宗道。而且宗喀巴還在這裡特地強調地告訴行者:其後不用懷疑當入密咒。也就是說後面所學的內容,那是應當要進入密咒乘來學的,就是要去學雙身法;也就是宗喀巴告訴《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學習者:當每一個人,他學習到《菩提道次第廣論》完畢以後,他最後當然會進入密咒乘當中來學雙身法。而且宗喀巴還說這個密咒乘的雙身法,是比其他的種種方法還要來得最為稀奇,以及最為珍貴;因為這樣的緣故,宗喀巴認為這樣的行者進入密咒乘來學雙身法,是可以快速圓滿福德和智慧這兩種資糧的緣故。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知道,為什麼宗喀巴說要別學後二波羅蜜多;意思就是說,廣論班的學習者是不用懷疑的,你們的祖師宗喀巴說:只要是學《廣論》的人單單學《菩提道次第廣論》是不夠的,你們最後必定要去完成《密宗道次第廣論》的部分。因此學《廣論》的人最後一定會去行雙身法,這是必然會遇到的宿命。因此這個地方也可以知道,宗喀巴說特別要學雙身法的止觀,它的道理就在這裡。

好!我們再來講第三種別學的意思。第三種別學是說,《廣論》所說的這個止與觀,是與正統佛教所說的止與觀是有差別的,《廣論》學者要在這有差別而學。宗喀巴希望那些《廣論》的修學者,要認清楚這個密宗喇嘛教專有的止觀,其實是與 釋迦牟尼佛所傳正統佛法中的止觀,是有差別而不同的,兩者有很大的差別,因此這裡才說要別學後面二種的止觀。這是什麼道理呢?其實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第204頁,他就已經說明過了,他說密宗道是與佛菩提道是不同的,有別於佛菩提道,不論內容、行門以及種種的地方都是有很大的差別。宗喀巴他怎麼說呢?宗喀巴說:【如是若須趣入大乘,能入之門又復云何?此中佛說二種大乘,謂波羅蜜多大乘與密咒大乘,除此更無所餘大乘。】~(《菩提道次第廣論》卷8)宗喀巴在這裡就把佛法中的大乘說有兩種差別,也就是他把大乘分為「波羅蜜多大乘」以及「密咒大乘」這兩種差別。而且宗喀巴還在這一段的最後說:除了這兩種大乘之外,沒有別的大乘可說。但是大乘法本來只有一種,他卻在這裡虛妄地建立說有兩種大乘,說有「波羅蜜多大乘」以及「密咒大乘」這兩種的差別。其實宗喀巴這樣虛妄地建立密咒大乘,然後在這裡又要說要別學密宗道專有的止觀,因為其實他心中知道,這是與正統佛法所說的止觀是有很大的差別,因此他在這裡說別學。在前面把大乘分為兩種,其實他的目的就是要合理化雙身法,把雙身法來合理化成為佛法,因此他就這樣建立了一個密咒大乘;然後在這裡說佛教所說的大乘法是不夠的,還要別學雙身法的止觀,這樣就可以在《密宗道次第廣論》當中明白公開地來說雙身法了。其實我們如果再觀察,可以發現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前面的第71頁,也已經說明《廣論》的修學者,最後也一定會進入密宗道當中去修的。例如宗喀巴說:【如是以諸共道淨相續已,決定應須趣入密咒。以若入密,速能圓滿二資糧故。】~(《菩提道次第廣論》卷3)所以這個密宗道所修的內容,也就是男女淫欲的雙身法。宗喀巴在這裡強調說「決定應須趣入密咒」,也就是修《廣論》者,他是決定性的而不可改變的,他將來必定要慢慢地趣向密咒乘裡面去修雙身法,也就是必須趣向進入密咒大乘當中,這樣公開地去修《密宗道次第廣論》裡面所說雙身法的內容,也就是去行師徒淫合的雙身法。我們舉達賴喇嘛在他的一本書,叫作《達賴喇嘛在哈佛》的這本書當中的133頁有說,達賴喇嘛是這樣說的:【由於我們肉體的本質使然,意識層次的這些改變才會發生。而其中最強烈的、行者可以加以運用的意識,是發生在行房之時。因此,雙修是密乘道上的一個法門。】~(《達賴喇嘛在哈佛》,立緒文化,頁133。)這書是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在民國93年12月的初版二刷,是由達賴喇嘛所著作、鄭振煌所翻譯的這個版本。達賴喇嘛在這本書當中強調,行房修雙身法是密咒乘的一個法門,而這樣的修行法門是與正統佛教有很大的差別;因此宗喀巴在這裡才要說,別學密宗道的止觀是有別於大乘佛法的止觀。這個止觀乃是喇嘛教的雙身法止觀,所以這是第三種的別學。

我們再來看第四種的別學,是說修《廣論》的人,他要個別與上師一起修學這個止觀。宗喀巴希望那些《廣論》的修學者,學習到這個地步,接下去就是要進入到《密宗道次第廣論》的內容當中去學,也就是要真正地去實踐雙身法了。而《密宗道次第廣論》的內容就是要與上師一起合修,一起實修雙身法,這個部分乃是要個別來與上師合修雙身法的。而我們一樣再舉密宗喇嘛教最高法王達賴喇嘛,在他的著作叫作《慈悲與智見》的書第246頁當中有說,達賴喇嘛這樣說的:【根據新譯派,修祕密真言到某種程度的時候,修者修特殊法,如利用性伴侶、打獵等等。雖然利用性伴侶之目的,不難被說成是為了用欲於道及引出較細的證空之識。】~(《慈悲與智見》,羅桑嘉措──西藏兒童之家出版,頁246。)我們引用是羅桑嘉措—西藏兒童之家在1997年3月修版的第三刷,因此達賴喇嘛才會在這裡說這樣。而且達賴喇嘛他還在他的一本書,叫作《圓滿之愛》的這本書當中有說:「修習密教必須隱秘。」也就是說,他說修雙身法必須要隱密地與上師來合修,這也就是宗喀巴的別學後二波羅蜜多的意思。這是說修學《廣論》的人從這裡開始必須要別學,要個別與上師一起來修雙身法的止觀,這樣正式進入到密宗道的行列當中。因此我們從達賴喇嘛的這些書中,以及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最後兩章,說要別學後二波羅蜜多,就瞭解它其實背後有很多層次的涵義,但是不論如何,其實都是不離要去修外道雙身法的止觀。

各位觀眾菩薩:當你知道這個道理,知道這個內涵的時候再回頭來看《廣論》的內容,就可以連貫整個《廣論》的中心思想;其實也就是歷代達賴喇嘛及喇嘛教的所有上師、活佛,他們所說的止觀、他們所說的內容,其實都不是佛法,都只是雙身法,都是常見外道法。但這麼多年來,他們卻打著藏傳佛教的名義來籠罩學人,讓大家誤以為他們是佛教,其實這是誤導眾生的。

今天我們因為時間的關係,說到這裡。希望大家能夠繼續來觀看,我們後面的節目。後面的節目,我們有很多的老師繼續為大家說明外道法的雙身法--《廣論》它所說的內容。

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點擊數: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