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學止觀之岔路-外道所修的止觀

第9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繼續收看我們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今天我們的課程將會繼續來說明「常見外道法--廣論」,繼續說明「常見外道法--廣論」。在「常見外道法--廣論」這一系列節目當中,我們所說的《廣論》乃是完整的《廣論》,而不是局部、半邊的《廣論》。其實真正瞭解的人就知道:宗喀巴所說的完整性《廣論》是有兩個部分,如果要討論《廣論》的內容,那就得要函蓋這兩個部分,才是可以看到完整性《廣論》所說的核心法義內容,不然就會不瞭解宗喀巴真正的意思而誤用。

至於完整的《廣論》是哪兩個部分呢?也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以及《密宗道次第廣論》這兩個部分,如果深入《廣論》這兩個部分的內容的關聯性去瞭解的話,那就可以看得很清楚完整的《廣論》的核心內涵是什麼。因此在我們這一系列的課程當中,每一位主講老師都是針對這個完整性的《廣論》來說明,而不是用半邊、半部、局部的《廣論》內涵來說明。也就是說,是以整個《菩提道次第廣論》加上《密宗道次第廣論》這兩部分完整的《廣論》,來說明密宗喇嘛教宗喀巴的真正的完整主張。

所以透過我們這樣子舉證說明以後,大家其實就可以知道《密宗道次第廣論》和《菩提道次第廣論》是不可分的;我們也可以知道密宗喇嘛教以及《廣論》所說的內容,其實並不是佛法,只是很標準的外道法,透過佛法的包裝而已。這樣就可以讓社會上廣大良善的佛教修行人,他們不會冤枉的而去誤信密宗喇嘛教的說法,因為大家都可以知道密宗喇嘛教所說內涵的底細的時候,就可以遠離這些的戕害。其實密宗喇嘛教,就是要修這個無上瑜伽的雙身法,這樣大家瞭解認清以後,就知道喇嘛教的本質,就不要再被這些號稱活佛的這些喇嘛們的謊言所迷惑了。

好,我們的前提說明清楚以後,接下來我們就要繼續說明我們今天課程的部分。今天我們要說明奢摩他以及毘缽舍那的這個部分,也就是說修學止觀的岔路有哪些。我們先來談談外道所修的止觀的內容;奢摩他在漢譯來說,就是翻譯成為「止」,而毘缽舍那在漢譯來說,就是翻譯成為「觀」。而止觀的法在函蓋面來說,其實它所函蓋的內容是非常地多、非常地深、也非常地廣,那個函蓋的範圍是可以包含世間禪定上面的止觀,也可以有解脫智以及般若智上面的止觀。因此止觀的內容,並不是全部都是佛法所專屬的,有些部分其實是可以通外道法的,例如禪定上面的止觀就是通外道法的止觀,話雖然如此,但是其中仍有許多有同、有異的部分。那外道所修學的止觀,最多只能求證世間的四禪八定,乃至獲得五神通而已,這樣的止觀是不能解脫於三界生死,更不能證悟生命的實相。所以外道所修的止觀,是於打坐當中制心一處,而讓自己的意識心緣於一境,不緣於其他的法;許多人修學這樣的止觀,往往會選擇在廟宇、林樹下、山谷,甚至高山、山洞、茅屋等等寂靜之處,或者是打坐、或者是側臥而來修四禪八定。

因此諸多外道於禪定修止觀的這些過程當中,他們礙於對佛法知見的欠缺,同時也對於修學禪定該有的知見以及原理,他們都不是太瞭解而不懂,因此現代人少有真正可以證得四禪八定的實證者。如果這個修習禪定止觀的人,假設他是好樂於有為法的種種境界的話,那這樣的人很容易會招惹鬼神,而被天魔乃至鬼神、種種魔所入侵,以至於產生很多精神上的錯亂情形的幻境出現,這個也是一般人所謂的「走火入魔」,因此這是修禪定止觀不得法的第一條岔路。

再者,由於實證初禪的有覺有觀三昧,乃至有的人可以達到二禪前未到地定的無覺有觀三昧,這個時候乃是如同初禪一樣,已經沒有鼻識、舌識的運作,但是尚且有眼識、耳識、身識、意識,這四識在作分別;而二禪以上的等至位中,名為無覺無觀三昧,唯有意識住於定境法塵當中,這已經離開五塵的境界。若是實證四禪等至位的人,那是可以息脈俱斷,也就是他的呼吸、心跳都可以停止;這樣的四禪實證者,有的時候能夠住於定中好幾天、好幾個月以後才出定,雖然如此,但是他們仍然可以保持色身不壞。

那也有一分的外道修行者,他們於四禪境界當中,因為恐怕自己成為斷滅的緣故,因此他們執著於色身,而不能捨離色身的執著,他們只有滅除意識覺知心,這樣保持色身—色界的色身—而住於無意識的狀態當中,這樣的外道修行者,他們以為這樣就是已經證入了無餘涅槃的解脫境界,其實他們只是入於無想定當中,這樣的境界仍然是繫屬於色界的境界當中而不能出離三界。在無想定當中,尚且還有第七識以及第八識未離色身,這樣的緣故而他的色身仍然不會壞滅;這樣入定很久很久的時間以後,等到有一天他的意根突然起意,又出生了意識,結果他自己仍然會掉在欲界六塵當中。

所以學佛人或者外道修行者,如果是自己於人間經常去熏習這個無想定的話,他捨壽以後通常就會出生在無想天當中,在無想天的壽命是五十劫乃至五百劫不定,這樣在無想天當中,住於無意識的境界之中;這樣的人於無想天,他壽終捨報的時候,他的意識突然頓起,這樣又再次地回落到欲界當中。所以無想定其實也是修道的一條岔路之一,況且在無想天當中捨報的時候,大多數人已經無法再回到人間了,因為他的福報已經享盡了,純粹唯只有留存惡業的緣故。所以如果是學佛人走入這一條岔路的話,那個時候再回首自己的佛道進程,自己就已經離佛道非常非常遠,遠之又遠了,所以修行止觀有很多的岔路。

我們來看修行止觀還有另外的岔路,那就是證得四禪之後的四空定,也就是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定、以及非想非非想定。證得四空定的修行者,他們是滅除了自己對於色身的貪愛,但是他們並不滅除對意識的執著,所以四空定又稱為無色界定。這樣走入四空定的岔路的修行人,恰好是與走入無想定岔路的人是相反的情形,他們妄想自己捨去了色身,而要以見聞覺知心的意識來進入到涅槃之中來安住,以為這樣就是可以解脫於三界生死。因為他們沒有斷除我見,所以這樣的人他在人間修行,他捨掉粗意識而修習到極細意識的時候,以為這樣就可以入涅槃了;結果是他們在人間捨壽的時候卻住在四空定當中,而捨壽生在無色界當中,他們這樣一念不生的愚昧狀態,這樣的壽命非常長,經過了一萬大劫,乃至八萬大劫不等;他們在無色界捨壽,報盡捨壽以後,仍然必須捨離無色界天的境界而下墮,結果還是在六道當中繼續地輪迴不已,仍然是不能出離三界生死。

因此,外道的修行者他們並沒有解脫道該有的正知見,也沒有佛菩提道該有的正知見,他們有的人卻落在意識常住不滅的我見當中,或者有的人落入色身常住不壞的我見當中、落入色界天身常住不變的我見之中。因此修行人如果是沒有斷我見,而又很精進去修世間的四禪八定的止觀,那通常都很容易走入到這些修行的岔路當中而自己沒有覺知。這樣盲修瞎練地去修行,不但是浪費了一生的光陰,同時也阻礙了自己法身慧命實證的修證。這樣往生到無色界天,或者往生到無想天以後,那是得要歷經非常長的時劫以後,最後才會回到人間,繼續去完成他學佛的進程;因此走入到這一條岔路,其實是得不償失的。

修行的岔路其實還有一種更為低下,他們就是密宗喇嘛,他們努力修雙身法的這些外道,例如廣論還有密宗喇嘛教的修行者,他們這些人所修的雙身法,不但是與解脫道和佛菩提道違背,更與世間禪定違背;所以他們也是解脫道和佛菩提道的岔路,同時也是修學世間禪定的岔路;因此密宗喇嘛教所說的、所修的無上瑜伽雙身法的止觀,這樣的法是會讓修行者下墮到三惡道當中去往生的,如果是嚴重者更下墮到無間地獄當中。例如達賴喇嘛他在《達賴喇嘛文集(3)》——〈西藏佛教的修行道〉的第85頁,他就有說明,喇嘛教密續修雙身法的必要性,而且達賴喇嘛所說的,是非常露骨不雅的。但是我們為了要舉證,所以也必須按照他的原文來舉證說明,請電視機前面的觀眾們能夠見諒,這是不得不這樣舉證的。

我們來看達賴喇嘛怎麼說,達賴喇嘛說:【依據密續的解釋,樂的經驗得自三種狀況:一是射精,二是精液在脈中移動,三是永恆不變的樂。密續修行利用後二種樂來證悟空性。因為利用樂來證悟空性的方法非常重要,所以我們發現無上瑜伽續觀想的佛都是與明妃交合。】(《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頁85)好,我們從達賴喇嘛書中所說的這些內容,我們就知道:密宗喇嘛教所說的止與觀,以及他們所謂的佛教禪定,其實都是指雙身法當中樂空雙運的淫樂境界。這樣的密宗喇嘛教師徒們,一起同好來遞相行淫,這是無慚無愧的外道法,他們歡喜讚歎淫欲的邪行,乃至嚴重到可以雜交的地步;這樣的喇嘛修行,他們不但違犯了聲聞戒的不淫戒,同時也違犯了菩薩戒的不邪淫戒,違犯了這些戒的,都是屬於斷頭的波羅夷罪的重罪,因此密宗喇嘛教的雙身法,其實是學佛最嚴重、最嚴重的岔路。

那密宗喇嘛教的男修行者與明妃合修的時候,他是一念不生、一心專注於淫行樂觸的境界而渾然忘我,以這樣來說為無我而修止;再以淫樂之受,無形無色,意識心也是無形無色,來說這樣的認知就是證得了空性,來說修觀;以此這樣來保持那性高潮的樂受而安住不退,這就是《廣論》所說的止。此時意識覺知心作觀察,而住於這樣樂空雙運當中,以這樣作為他們所謂禪定的正修;這樣時時觀察樂空雙運的時候,這種樂受沒有消失,也時時觀察受樂時候的這些樂觸、與他的覺知心都是空無形色,而住於快樂的空性當中,如此的觀察就是《廣論》所說的觀。當男女雙方同時生起淫欲的大樂的時候,他們說為等至;那兩個人共同於此樂觸境界,抱持不放說為等持;甚至說如此能夠成就三摩地。

如同達賴喇嘛他在《喜樂與空無》這本書的135頁當中所說,他說:【明妃金剛界自在母,和金剛持一樣,雙手持金剛杵鈴,環抱住金剛持。雙尊都配戴瓔珞摩尼寶飾,並沉溺於大樂狂喜之中。】好,我們看達賴喇嘛這本書,是由唵阿吽出版社於1998年的第一版一刷所出版的,所以我們看到這些證據就知道密宗喇嘛教的師徒們,他們如此行淫欲樂而到了忘我的境界,當然這是離不開欲界境界,同時也離不開欲界覺知心的自我;這樣的情形是堅固的我見,以及我所見的境界的貪愛,不但斷不了我見,更不可能親證法界實相心菩提真心——空性心如來藏,而且他們捨壽的時候還會下墮到欲界最下層、最粗賤的性愛樂大貪的地獄業當中。並且他們都沒有羞恥心的遵照《廣論》的教導來輪座雜交,因為密灌頂的儀式當中必須要與在場的每一個異性交合,已經形同了與獸類一樣的行為而失去人類該有的人格,他們捨壽以後將會生到畜生道而失去人身,更有的生到地獄道。

所以古德說:「性障不除,初禪不現前。」經中也是一樣的說法。我們知道所謂的性障,是指眾生有五種習性會遮蓋禪定的發起與修證,通常也稱為五蓋。男女欲其實是最粗重的欲界貪愛的蓋障,欲界貪乃是五蓋之首,這是修證初禪最大的遮障;然而密宗喇嘛教的所有法王、喇嘛、上師、活佛們,他們各個都是在追求男女的欲貪,以至於他們的欲貪蓋非常地深重,且不說他們的欲貪蓋是除不了,乃至說他們連起個「念」處處都是要以欲貪為主,說要除欲貪蓋是不可能的,那他們又如何能夠證得初禪呢?初禪尚且不能證得,更不用說要證得二禪、三禪、四禪,乃至四空定。

所以說密宗喇嘛教的這些行者,他們都是要以雙身法作為他們實證他們所謂禪定的修行方法,這樣的作法就如同你要煮沙子來成為米飯,那是永遠不可得的,這是標準的非因計因的緣故,因為因果不相符的緣故。如果學子們一旦熏習了《菩提道次第廣論》當中的止觀,就種下了修學喇嘛教雙身法的因,宗喀巴抄襲這些大乘法的名相來當作誘餌,來誘使這些學人誤以為所學的是真的佛法,然後再摻雜應成派中觀的一些斷見、常見的外道法混在當中,讓學人慢慢地陷入在應成派中觀的斷見和常見邪見當中,就會認定意識是常住法,因此就不會信受《阿含經》所說的、以及大乘經所說的意識是生滅無常的聖教,這樣他們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以意識心與異性來修雙身法的淫觸境界來相應。

既然喇嘛教他們修行:認定意識是常住不滅,當然對於意識相應的雙身法就更會信受不疑;這樣的因緣慢慢成熟的時候,他們就會自然而然在上師活佛們引導他們進入到喇嘛教的密室當中,去真正的去修雙身法;當學人入密以後就會被密宗喇嘛教以種種的索隱行怪的性交荒唐的行門、還有理論來誑惑他們,結果就是愈陷愈深而不能自拔;這樣的學人在捨壽之後終究不能免於下墮地獄,乃至下墮畜生的這些境界當中。

因為這些緣故,所以我們說藏傳的密宗喇嘛教,不但是修學禪定法門的岔路,更是修學解脫道以及佛菩提道止觀的最嚴重岔路。所以我們希望各位觀眾,能夠耐心地看完我們每一集的節目,然後用理性的態度去思考當中的是非對錯,去探究哪些才是正確的;當我們知道《廣論》是這樣的邪見,自己是否還要繼續信受《廣論》的內容呢?而自己至誠心的去修行,卻被人家誤導而不知道密宗喇嘛教的底細,就這樣自己被假冒的佛法、外道雙身法所侷限住,這是大家所要思考的問題:還要繼續在這廣論團體當中去修嗎?因此如果是一個有理性、有智慧的人在聽聞到這些事實以後,就可以去檢驗這些是否是正確的舉證而有自己正確的抉擇。在我們後面的課程將會繼續地舉證喇嘛教他們很多錯謬的地方,歡迎大家在同一時間繼續來收看我們的節目,來增加自己應有的正知見,而不被這些假冒佛法的外道法所迷惑。

今天的節目到此,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