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偷天換日(上)

第3集
由 正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所演述的是「常見外道法——廣論(二)」單元。今天繼續為大家說明「精進波羅蜜多」與「禪定波羅蜜多」。

上一集我們談到精進是有「正精進」與「邪精進」之分;要能修行「正精進」到彼岸的前提,首先必須遠離「邪精進」。同時也說明 佛陀所說四句分別的「精進非波羅蜜者」三類之中的第一類「邪精進」。

今天繼續說明邪精進的第二類「善世精進」。「善世精進」屬於造作世間善事的精進,最具體的例子就是以佛教之名而廣作慈善事業的功德會;號稱是佛教團體,卻沒有教導學人最基本的斷我見,也不親證如來藏,沒有任何佛教上解脫的智慧功德,只能有作好人好事的福報,與基督教救世軍、紅十字會等慈善機構一般,未來世能得到人天善果,這是屬於第二類的「善世精進」。

再說第三類「聲聞、緣覺所有精進」。聲聞、緣覺分明有解脫的智慧,能取證無餘涅槃,為什麼還不是到彼岸呢?因為他們捨壽入涅槃時,七轉識已經滅盡無餘,沒有覺知心與意根存在,還能有誰可以到解脫的彼岸呢?所以沒有聖人,也沒有彼岸可說!這是屬於「精進非波羅蜜」之類。以上三類都屬於邪精進而不能到彼岸。

接著再說四句分別的第二種「有波羅蜜非勤精進」,就是有到彼岸者,但不是精進。譬如有人因為善因緣能夠明心證悟,就知道解脫的彼岸是什麼境界,確是已經到了彼岸;可是悟後就安於現狀,不再用功精進,只是得過且過的混日子,也不再修行菩薩的五度,這就是屬於「有波羅蜜非勤精進」之類。

第三種「有波羅蜜亦勤精進」,是指很精進又能到彼岸。就是指實證了真實心如來藏之後,還能悟後持續精進勤修五度,以及跟隨善知識在增上慧學加功用行,這就是「有波羅蜜也有勤精進」。

而第四種「非精進亦非波羅蜜」,就是一般的凡夫大眾們,既然不修行,就不可能開悟,自然也沒有到彼岸的功德。以上說明「正精進」與「邪精進」以及四句分別的內容。

各位菩薩!接著讓我們再針對「邪精進」的主題作更深入的探討。如果有人不信受 世尊教導的第八識如來藏正法,也沒有解脫的任何知見,還以佛教之名持續誤導廣大的信徒,類似這樣的情形,我們從另一個廣角層面舉出《菩提道次第廣論》的領導者—達賴喇嘛—在國外的邪精進案例。

從19世紀初,歐美學者都以Lamaism(喇嘛教)稱呼西藏地區的宗教信仰;像德國哲學家黑格爾在他的演講《世界宗教哲學史講述》裡面,將遠東地區的宗教很清楚地分為三類:印度教、佛教及喇嘛教。還有英國藏學家Waddell Professor,Prof.L.Waddell,他數次探訪西藏,他住進喇嘛寺廟,在他的著作《西藏的佛教或者喇嘛教》書中寫著:【稱作喇嘛教是由於西藏人崇仰司職之喇嘛;該教實為根深柢固崇拜源自苯教之鬼魅及巫術之異教。喇嘛教僅是拙劣地抹上一層佛教表徵,以掩蓋其底下根源於邪惡、迷信又黑闇的信仰事實……。而環伺喇嘛教邪魔本質的來源有二:其一為源自原始之異教苯教;其二為源自印度譚崔……。】(The Buddhism of Tibet or Lamaism,W.H.Allen & Co.,limited, London,1895, pp, xi,29-30. )

早在120年前,英國華教授分析喇嘛教,所揭露的內容與正覺教團所說完全相同,只是華教授的措辭更強烈而已。然而,對使用「喇嘛教」這個名稱最不滿意的人,竟是它的領導者達賴喇嘛!怎麼說呢?達賴從西藏流亡到印度之後,從他的出版著作中,我們可以讀出他對「喇嘛教」這個名稱的不滿。

自從1962年開始,達賴陸續在書中呼籲,這本《吾土吾民》寫著:【因為雪域西藏的佛教是全球獨有保存釋迦牟尼佛之大乘、小乘、金剛乘最完備的宗教,基於以上理由,有些人以「喇嘛教」稱呼西藏的佛教,以之與印度的原始佛教區隔,我不能認同這是正確的作法。】(~My Land and My People,A Time Warner Company, 1962,pp.200-203.)然而這個主題在50年前是沒有人在意的,誰能預料這是達賴喇嘛將以邪精進的方式,將喇嘛教的名稱改頭換面成為佛教的第一波訊息。

在1970年,達賴在印度Dharamsala設立「西藏事務檔資圖書館文化機構」,全面統一管理並且更新藏文英譯的任務。很快地,在1975年,達賴又於另一本書《西藏的佛教與邁向中道》寫著:【許多翻譯及著作確實對佛教有卓越貢獻,而其中有些作品僅僅粗淺地而無法如實詮釋佛教的奧義,有鑑於此,故設立西藏事務檔資圖書館文化機構,其中任務之一即是負責將原始藏文資料作成英譯,以彌補一般翻譯之缺失。】(The Buddhism of Tibet and The Key to the Middle Way,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75, pp,18-19. )接著下一頁寫著:【釋迦牟尼佛教導與其他諸佛不同之處,是祂將經典與密續融合,而其他諸佛大多沒有教導任何密續。】(The Buddhism of Tibet and The Key to the Middle Way,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75, pp,18-19.)

對於不懂佛法的一般大眾,尤其是西方人不明就裡,會自然地接受這種說法,以為這是正確的;但是略懂佛法的修行人,肯定瞭解每一尊佛的法道都相同,所謂佛佛道同,法同一味,成就最圓滿究竟的無上正等正覺,怎麼可能 釋迦佛所說內涵會與其他諸佛不同呢?更何況密續的內涵都是外道法,根本與三乘菩提相違背,這是達賴喇嘛大膽又明顯的謊言。

透過持續文字的宣傳,10多年之後達賴的運作終於大局底定,於1991年的書中定案——另一本《喜樂之道》書中寫著:【幸好,由於目前有越來越多種藏傳佛教之文學作品以英文及許多其他主要語言方式呈現,才得以真正傳達「藏傳佛教」之宗旨及體制而沒有因為誤解,而使用「喇嘛教」之名稱。】(~The Path to Bliss, Snow Lion, 1991,p.224.)

50多年來,有心機的達賴喇嘛以邪精進的方式偷天換日,將「喇嘛教」的正式名稱順利包裝為「藏傳佛教」廣傳全球;除了真正修行人以及專業學者之外,全球大眾渾然不覺。佛教界門戶洞開,就被外披佛教僧衣,內行酒肉欲樂之「喇嘛教」外道法竄入,如同英國藏學家華教授所稱之「鬼魅及巫術之異教」,以蠶食鯨吞的方式登入佛法殿堂,這些事實都是有文獻可以考證的。

喇嘛教以「藏傳佛教」的招牌,經由媒體大力炒作,中、外人士爭先恐後的崇拜信仰。這半世紀以來,密宗的信徒們瞭解嗎?您所信仰的是崇拜上師的原始西藏「喇嘛教」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教;領袖的名字,就很清楚地說明了,就是喇嘛呀!

最近,達賴喇嘛的華文官網上貼著他四月份訪問西班牙馬德里,對當地學生演講的內容:【演講期間,在教孩子們心懷同情的重要性時,他(達賴)說一二十年後「我已經可能在地獄裡了」,並表示他會回來檢查年輕一代是否創造了一個更富有同情心的世界。】(《當達賴喇嘛和孩子們聊天時,他聊些什麼》,紐約時報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資訊網)他接著說:【如果沒有,「我就會反映說,擴建地獄吧,21世紀的人做好來地獄的準備了!」】(《當達賴喇嘛和孩子們聊天時,他聊些什麼》,紐約時報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資訊網)

想想看,一位宗教領袖公開預言自己一、二十年後「可能已經在地獄裡了」,明白地昭告天下:他這一生在自己的宗教內是毫無受用、一無所得。顯然達賴是不信受真有地獄果報的存在,將下地獄這麼嚴峻的主題,拿來在學生面前開玩笑。然而,有正常思惟邏輯的人都懂得,任何宗教裡所說墮入地獄者,還能夠來去自如嗎?講出這麼不負責任的戲論,哪一位有智慧的人還願意跟隨如此顛倒見的宗教領袖,共同顛倒修呢?

再來觀察達賴本人,縱使經由多年邪精進的手段,成功地將「喇嘛教」在20世紀裹著「藏傳佛教」的招牌,欺瞞天下;實質上卻以原始的地區性喇嘛教邪異本質,繼續誤導無數的中外學人。達賴的一切所說、所作、所為,與佛教解脫智慧完全無關,於佛法中屬於邪精進,更沒有波羅蜜多;他所領導的廣論團體,如何能有佛法中所說的「精進波羅蜜多」的功德呢?

各位菩薩!在《華嚴經》中有說:【信為道元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法。】(《大方廣佛華嚴經》卷14)修學佛法的過程,能生起信心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條件。對佛法有信心,就好像人擁有雙手,有手之人進入佛海寶藏可以隨意拾取寶物,無手之人雖遇寶藏卻無法拾取任何寶物。所以,想擁有智慧到彼岸的功德,首先要能信受人人都具有第八識如來藏的理體,以之為基礎;加上過去世累積的善根福德,尋覓真善知識聽聞正法,踏入有法之門修學法道,能信受佛法僧三寶的真實功德存在,願意從之受學;繼而體驗佛法是次第聞熏、思惟、親證而能心得決定,受持不疑,才能有受用。誠如經典所說「能到佛道涅槃城,是名正精進」!(《大智渡論》卷16)有心修學佛法者,務請慎思明辨,切莫被邪教、邪見誤導而行邪精進。「精進波羅蜜多」我們就解說到這裡。

各位菩薩!接下來我們要分享的「禪定波羅蜜多」也是同樣的道理,必須依止於第八識如來藏的般若智慧而修學禪定,才能說是「禪定波羅蜜多」。禪定的「禪」是由梵文Dhyāna音譯為禪那,意思是靜慮;「定」是制心一處。「禪定」就是把心安定下來,不受打擾專精思惟佛法—思惟如何得證解脫與涅槃,如何能發起般若實相智慧—這種靜慮才能稱為「禪」。所以禪的本意,就是與般若智慧相應的。而「定」本身有兩種意涵:一種是「心得決定」,另一種是「制心一處」;第一種是於佛法智慧發起後,對於佛道的正理以及正修行,能夠心得決定而不動搖;另一種定的意涵,就是通於世間法的四禪、四空定的「定」,把覺知心專注於一個定境而不動搖稱作定。

那麼,為何要修學禪定呢?我們看《大智度論》卷17的開示:【譬如然燈,燈雖能照,在大風中不能為用;若置之密宇,其用乃全。散心中智慧亦如是,若無禪定靜室,雖有智慧,其用不全;得禪定則實智慧生。】意思是說,燃燈本來可以用來照明之用,可是大風中搖晃的燈光,是無法發揮它的功用;若將燭火放進一個密閉的空間,則能發揮照明之用。同理而言,我們的心思習慣攀緣於六塵萬法而散亂不定,以致無法發揮智慧的大用;若能讓心沉定下來不受紛擾,再能得有禪思靜慮的法門,這時即能引生佛法的真實智慧。

既然靜慮在菩薩道的增上修行這麼重要,我們再看 彌勒菩薩怎麼解說靜慮的自性。《瑜伽師地論》卷43:【云何菩薩自性靜慮?謂諸菩薩於菩薩藏聞思為先,所有妙善世、出世間心一境性,心正安住:或奢摩他品,或毘鉢舍那品,或雙運道俱通二品,當知即是菩薩所有靜慮自性。】意思是指所有菩薩道行者,首先必須依止真善知識,如理聽聞如來藏正法,對於「菩薩藏」,也就是空性心如來藏的勝妙體性,一定有所聞熏、有所思惟,以此為先決條件。請注意喔!這裡特別強調「於菩薩藏聞思為先」才可能獲得靜慮波羅蜜多的功德。然後對於菩薩藏妙真如性所擁有善妙世間、出世間萬法,或者經由奢摩他(止)品,或者經由毘缽舍那(觀)品而入手,擁有正確止、觀的功德之後,方能產生心得決定的作意,保持「制心一處」,才不會被邪見所轉變,也能夠時時讓心正安住;這樣透過止觀互用、互益,繼續深入智慧觀行之中,這就是菩薩所擁有的靜慮自性。

各位菩薩!我們總結今天的主題:菩薩修學「精進波羅蜜多」與「禪定波羅蜜多」的前提,首先要能依止真善知識,聞熏第一義諦菩薩藏妙法;真實善知識能依佛法要為學人開演勝妙真實義,並且善知識自己也有實證實修的功德。學人們能信受依於一個真實存有的理體——第八識如來藏,以正知見為前導,經由次第正觀、正精進、正修行而確實獲得真有的功德,也能夠成就波羅蜜的真實義!

今天我們說明到此。

敬祝各位菩薩:福慧增長!

阿彌陀佛!


點擊數: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