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是佛說(四)

第111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唯識學探源》。

延續上一個單元,我們要引用《成唯識論》章中,彌勒菩薩聖慈氏所提出的七種因,我們繼續就第二點來補充。第二點叫作「本俱行」。我們說了,在《阿含經》特別是《增壹阿含》裡面,關於菩薩、關於佛乘這一種名目,已經清楚的告訴了我們,這個大乘佛法跟小乘佛法在 世尊在世的時候就已經同時宣說了,只是小乘人依於他的根器、依他的智慧的淺劣,他只記載下來了他本身能夠勝解的部分,而成為小乘的一個三藏十二部經。既然同時本來就存在了,阿含裡面早就有講到了這樣子的一個有分識、這樣子一個所知依、這樣一個涅槃本際,不允許像焰摩迦這樣的說:「阿羅漢滅盡蘊處界之後是斷滅。」隱喻的告訴我們,這個名色因、名色本,這個齊識而還這個「識」,不是其餘的六識,,那當然大乘佛法跟小乘佛法同樣都是證真,而且同時佛世,佛就已經演說。

好!第三個:「非餘境故」,節省時間,我們不唸論文。「非餘境」,根據《成唯識論》,這裡就說:大乘所說的這一些佛法意涵是廣大甚深,根本不是外道或是想要破佛法的人所能夠穿鑿想像編造出來,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即使我們這樣子為他們演說,他們都不接受了,他怎麼能夠說自己有這個能力,或有這樣子的一個假想說,能夠造就這樣子的所謂的大乘佛法,來偽充這個是佛所說的?所以依據這樣子的「非餘境」-非其餘的外道能夠了知的這樣子的意境-我們也可以證成大乘經不能說它不是佛說,

第四個:「應極成」。這是針對當時有些人認為說:「不是釋尊所說,我沒有聽聞,可是依於我有宿命神通,或是說有輾轉天來,可能是其他佛所說。」有些人有這種疑點。針對這種疑點的部分,甚至是菩薩也說了:「即使是其他佛所說,一樣是佛法!」說還是師說:既然您是 釋尊的三寶弟子,您同樣是每一尊佛的三寶弟子,即使您是一個所謂的小乘人,您還不相信說大乘一樣的十方世界有無量無數的佛,您們還是得信受這個大乘佛法是 佛所說,無異於我們的本師 釋迦牟尼佛所說。

這個第五點:「有無有故」。簡單來講,如果「有」大乘跟「無有」大乘來作說明,如果有大乘,有情眾生能夠成佛,以 釋尊來講,有這樣依於大乘成佛這樣的如來,十號具足祂的出現於世間,才有這樣的佛為這些二乘定性聲聞人乃至不定性種性人來演說這個二乘的一個解脫法。反過來講,如果沒有佛道、沒有佛菩提可證,每一個與二乘聲聞人相應的,即使過去佛有演說的二乘菩提,即使所有佛法只有二乘相應的聲聞緣覺菩提,這些人證得聲聞緣覺以後全部都入無餘涅槃了,那還有哪一個有情眾生能留下來,而為後世的有情眾生來講說二乘的無餘涅槃解脫之道呢?所以叫作「有無有」,一定要「有大乘」才能夠成就「有二乘」的存在,,所以小乘人不可以誹毀這大乘不是佛說。

好!這個第六點:「能對治故」。這個我們前面的單元就說過了,佛在這一個不只是小乘阿含裡面所說的這些二乘的菩提,您如實依於佛所說而去依教奉行修行,能夠實證這個小乘的四果乃至辟支佛果;大乘佛法裡面所演說的微妙甚深法義,您當然也可以如實親證,而且它更沒有違背《阿含經》所說的這樣子的生滅法、生滅相的法義,它更能夠以這個三自性的圓滿具足實證,來證成這才是真實的成佛之道。

第七個:「義異文故」。這個「義異文」,可能是要稍微把論文講一下:【大乘所說意趣甚深,不可隨文而取其義便生誹謗謂非佛語。是故大乘真是佛說!】(《成唯識論》卷3)這是專門指某一些人,因為「小乘都說無我,大乘怎麼到後來卻講有我、真我?」所以毀謗說這個是外道神我,這個是梵天、像阿特曼那樣子的梵我合一的觀念混入佛法裡面。實際上,您如果去認真地稍微去研究鑽研一下,您就知道了,外道的神我是六識論,是意識相應的我,或頂多是意識變相的我。而如來藏這一個我,這個真實我,這個輪迴的主體,祂是離見聞覺知,祂是無形、無相、無所住,祂既不在時間也不在空間當中!這些生滅法、生滅相離開祂雖然不存在,可是你也不可以說像這些外道這些奧義書裡面所說的,祂是存在於這個生滅法當中的每一個地方。我們有一個簡單的譬喻,當然譬喻的話,一定有它沒有辦法完全對應,因為它畢竟只是個譬喻,可是多少可以讓觀眾菩薩們稍微理解一下「生滅法、生滅相」。生滅法如同顯現在這個電腦螢幕的這些聲光的,以「法」來講,而這些「法」顯現的光電聲影,當您去了知它的內容而起了貪、起了瞋之後,那就叫作遍計執性,叫作「相」,可是不管是生滅法、生滅相,背後都一定有不在螢幕可是又不離螢幕的這樣的硬碟這樣的一個主機,能夠顯現也能夠記錄這個螢幕上面所呈現的這樣的生滅法跟生滅相,可是外道的神我祂是能夠遍於一切處。

好!這個部分我們先帶過去。底下的部分,我們針對這樣子的「大乘是佛說」,我們引用《成唯識論》裡面,玄奘菩薩依於 聖彌勒菩薩祂講述的七個原因,我們簡單地又再證成:「大乘成佛之道必定是阿賴耶識如來藏。」那可能有一小部分的人,之前的單元雖有提過,這裡卻還有必要簡單地為菩薩們述說,正如同剛才講到的蘊處界的盡所有性——沒有第六蘊、沒有第十九界、沒有第十三處一樣,既然業種的這樣子的保存,只能在十八界之外有某一個不生不滅法,這一個不生不滅法,叫祂如來藏、叫祂阿賴耶識,都是可以通的。就跟我們之前說過的,《楞伽經》裡面有講到:【如來藏是出生一切善法、不善法的原因。】《華嚴經》都有講到,譬如說:【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華嚴經》講的這個心,跟《楞伽經》講的這個藏識海--乃至《楞伽經》所說的阿賴耶識、如來藏識,都清清楚楚告訴我們:如來藏就是阿賴耶識,阿賴耶識就是如來藏!差別只在於說,我們強調祂清淨的部分,故意要把祂跟生滅的這個部分撇開來,我們就是說,這一個不在畫面影像的那一個硬碟的部分、清淨的部分,您這個影像上面顯示的是殺戮、是搶劫,是不好的、是惡的種子、不善的種子時,離開影像記錄的硬碟不會被您所染污!您這個影像,譬如說小孩子玩網路遊戲,您記錄是清淨的、是好的、良善種子,您硬碟記錄下這些影像的資料,您也沒辦法說讓硬碟更清淨,因為硬碟不是生滅的,是所謂的不生不滅、不垢不淨。強調那一個不生不滅、不垢不淨的部分,就叫它是如來藏,而強調它的依他起的部分,乃至強調說這一個硬碟含藏了就硬碟來講,它是不垢不淨;可是資料一旦顯現在螢幕上,它是染污的。因為這是凡夫的第八識,不是成佛以後清淨的第八識,叫作無垢識。強調還是凡夫的、尚未成佛的第八識,裡面的種子是染污,可是要記得,是指它現行以後是染污,不是儲存在硬碟當中叫作染污。因為種子跟如來藏、跟這個阿賴耶識真正的心體,它是不一不異,還沒有現行在現象界,您不能說它是清淨或不清淨!

很多學者犯了這樣子的過失,譬如說民國初年的熊十力,他就指說寫造了一個新的《唯識論》,而依於自己對於佛法根本完全沒有理解,而說 這一個玄奘大師這一系列他錯誤地建立真如跟種子為兩種本體,又說這個種子本身就能夠自己存在了,何必還要建立一個阿賴耶識來含藏這一些種子?這是對於我們剛剛所說的這一種淺階的、入門的這一個唯識的正確道理都還完全不知道,他以為離開影像之外,這個種子還可以單獨存在,可是他忘了一點,蘊處界已經含攝一切生滅法,這些生滅法也含攝了時間、空間,我們說這是一個例子,所以我們不能以世俗人所看到的說:「唉呀!這個硬碟還是有時間與有空間。」請記得,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您所一眼望去全部就是蘊處界,而如來藏祂不在這蘊處界當中,如來藏不在時間、空間當中,不可以像熊十力這樣愚癡的認為說:種子離開這樣的蘊處界,它可以個別存在。對不起!在那一個時間、空間不存在的,這一個所謂如來藏獨存的涅槃境界,祂是離於數法--數目之法,祂是離於語言文字--所謂的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所謂的不可思、不可議,不可思議!

這個部分,我們稍微談出去了一些,我們先拉回來。既然我們已經簡單地證成如來藏是不生不滅法,能夠出生一切法;阿賴耶識號稱是──含藏染污種子,是凡夫的第八識,可是祂一樣不在蘊處界當中。可見這兩個不生不滅法,一定就是同一個,只是從不同的層次要去講說同樣一個真實心,不可如同一些佛門内的外道或是純粹的外道,而來毀謗說如來藏、阿賴耶識,有什麼後世論師演述的先後,祂不是同一個。因為最簡單來證知,用一個平常的學佛人都瞭解的《六祖壇經》,我們以前也舉說過這個例子無數次,《六祖壇經》裡面,六祖依於二乘二轉法輪的《金剛般若經》而開悟,依二轉法輪的開悟,他卻說他所悟的這一個自性清淨心是含藏識,就是第八識,而被他所印記的寫《證道歌》的永嘉玄覺大師,在他所寫造的《證道歌》裡面也清楚講到,他所證悟這個真實心叫作如來藏。如來藏、阿賴耶識本來就如同禪宗的根本經典《楞伽經》所記載的一樣,本來這個如來藏識就是同樣一個真實心。嚴格講,講一個、講兩個,已經是勉強地說,因為真實的真實心祂不生不滅法,祂是不可以落於這個時間、空間,落於這個數目或者文身、名身、句身當中的。

好!這個這個部分,我們先說,如來藏阿賴耶識是同一個,我們先簡單的論述到這裡,剩下的時間,我們可以簡單的針對某一些對於「大乘成佛之道,而所謂的大乘就是如來藏、阿賴耶識」還有一些其他的不同意見,我們總集在一起,乃至於有一些佛門內的外道,他毀謗「二乘般若、緣起性空、性空唯名這才是真實最高甚深的佛法,而三轉法輪這一個阿賴耶識有偏於外道神我的這樣子的一個嫌疑,所以龍樹所說的《中論》、龍樹所依的二轉法輪,是遠遠高過於三轉法輪」。

針對這種種,我們把剩下的時間用來簡單地解說一下。那首先,對於所有不信受我們一直以來所講說的第八識如來藏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所有他沒有如實的修行而能夠了知這樣的第七識、第八識真實存在的這一些,不管是學者或是所謂的佛門修行者,我們提出幾個簡單的一些疑問,那您無妨看看以您所謂的緣起性空,以您所謂的類似熊十力那一類的所謂的建立這樣子的一個新儒學的您無妨來解釋看看這些問題。大乘唯識真實修學這一個三轉法輪佛法的修行者,乃至正覺講堂的眾多親教師,在 平實導師依於 佛所演說的三轉法輪的這樣如實開演修行之下,這些問題雖然在電視節目上我們不方便如實詳細地演說,可是依於一個佛弟子不說妄語的情形下,我們可以跟觀眾菩薩們保證,這些問題的演說,在您如實地修行這個三轉法輪唯識,在您斷我見乃至明心之後,再依於這個地上菩薩種智的熏習,您要解答以下這些疑問,必定沒有問題。

我們來說說看這一些疑問,而對於三轉法輪唯識是不是高深過於二轉法輪?對於《解深密經》這樣如實地判教,對賢首法藏錯誤的引用所謂的什麼《大乘妙智經》,而要來毀謗而要來跟《解深密經》 佛所印可的這樣子三轉法輪的有上有容、無上無容順序有所懷疑的,無妨也自己來回答看看您所了知的緣起性空、您所了知的所謂的大乘空宗,它能夠解釋這些疑問嗎?

第一個:請問為何有情的眾生他每一個,以人類來講,為什麼容貌各各不同?為什麼福德不同?心性不同?您除了大乘所說的這樣子的依《楞伽經》所說的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七種性自性、七種第一義,誰能夠解釋眾生的這樣的心行、這樣的身行、這樣的福德、這樣的相貌,種種的不同呢?

第二個:為什麼有些眾生,他這輩子可能先有錢,後來卻沒有錢了?有些人為什麼是出生的時候很貧窮,後來卻又變成富貴了?為什麼有些眾生,他天生可能就是音樂的天才、藝術的天才?既然是天生,那到底有沒有前世?您無妨仔細地去判定一下子:為什麼同樣的兄弟姐妹出生,有些人同樣未經教導就樂於分享?有些就是很慳吝呢?

第三個,在地震,或是海嘯、天災人禍的時候,為什麼好人卻經常有不長命的?孝子死了、好人死了,有些惡人、地痞流氓卻殘活下來了。請問您大乘的緣起性空,您這樣子的所謂的般若,你們所錯誤執著的二轉法輪才是微妙甚深的這個佛法,請問您如何解釋這樣的問題?

再請問第四個,為什麼明明知道賭博、抽煙不好,為什麼您這壞習慣養成了,您想改卻改不掉?這依於《八識規矩頌》裡面的,乃至對於這一個如來藏唯識佛法有如實了知的菩薩,依他對第七識、第八識如實證知,還有初分的了解,他都可以非常簡單的告訴我們為什麼。好!這裡我們不提。

第五個為什麼兒童學習新的語言比大人容易?簡單一個提示,當您對於無相念佛您對於離開語言文字而有憶念、有所了知的時候,您一定可以非常簡單地解釋,為什麼兒童學習新的語言一定比大人來得容易。請問一下,執著二轉法輪般若才是究竟的人,請問您能不能以您能不能解釋這個問題?好!再來:為什麼一些精神疾病所謂類似強迫症的治療,依據唯識佛法來說,一個修學唯識有所稍微理解的都必定知道,面對一個這樣子的強迫症的病人,您可以施設的,簡單來講,您如果引導他的意根依於祂的遍計執性,依祂的這樣子的對應如來藏、外六入、內六入,而一直法塵變動會緣的體性,您可以施設而讓這個強迫症能夠改善。而這個改善的方法,其實跟目前現代精神疾病的治療的對治的方法,其實也是不謀而合。

好!我們簡單地講道像一些哲學,我們這裡不講很高深哲學,因為哲學不是我們專長,乃至所有哲學也不過是六識論的產物,並不值得真正要修學解脫佛法的菩薩浪費時間在它上面。舉例來講,康德學說幾乎是所謂「所有哲學都匯歸於此,又從這裡出發」。所謂康德的物自身不可知,其實您對於佛法的理解,您對於如來藏所謂的「受熏持種根身器」的理解,對於《楞嚴經》裡面所講說的,【當知虛空生汝心中,猶如片雲點太清裡】,乃至於您對於這個《觀所緣緣論》,對於這樣子所謂的天所見的是琉璃、對餓鬼所見的是膿血糞尿之合、對魚所見的是屋宅、對人所見的卻只是一個水,這樣的眾生有情依他的業報身、依他的五根的成就,乃至依他意識相應的顯境名言、表義名言的成就,各各所顯示的所謂的現象界本自不同。就跟一個視覺所謂正常的人跟一個色盲的人,明明他們面對的,理論上是同一個外境,可是實際上他們所領略的這樣子一個物質色法,卻是有很大的不同。請問:物自身對應的是這一個所謂的如來藏相應的世界,對應的是這一個名言的所謂的正常的視力的人所見到的這一個六塵、五塵境界呢?還是一個色盲的人所看到的這樣的物質色法境界呢?對於佛法來講,這兩個都不是正確的解說。可是真正的唯識佛法還是能夠解說這個道理。請記得,一路問下來,我們這些種種問題,八識都可以如實解說,

請問只信受阿含的這個斷我見、斷除掉蘊處界而證入二乘這個寂滅法的,這樣子的以小乘才是唯一的佛法的人,請問您如何解釋這些問題?可是再請問 佛能不能如實知這些問題?再請問於二轉法輪像這樣子的法藏賢首執著般若才是真實佛法,而毀謗三轉法輪其實不是真正甚深成佛之道,毀謗 彌勒菩薩下一尊佛祂所講授的唯識遠高過於 龍樹菩薩講授的初地菩薩講授的般若的人,他要如何來圓成這一些我們提出的疑問呢?

最後一個,這樣的八識理論,還甚至可以解釋量子物理裡面有關所謂的糾纏態這種超光速的一個訊息的傳遞,所謂的測不準的原理。換句話說,所有物理實驗都應以觀測整個實驗者的一個意識的觀察而產生變化,或是說像類似愛因斯坦所說的:「當你沒有在看月亮的時候,月亮到底在哪?」當沒有人在森林當中,一個樹幹或是樹葉飄落下來,有沒有聲音?」這裡我們沒有時間作詳細的演說,可是以一個修學佛法如實語來講,您如果對於八識有如實理解,祂絕對也可以作一個,雖然不是像科學那麼微細的一個解剖,可是可以一路下來這好幾個問題都能夠用一個「八識一心」而能來圓滿讓您知道這是一貫同樣的能夠來解釋現象界的道理,而您也對於佛法信心能夠生起。

最後剩下的時間我們要來講一下,即使是 龍樹菩薩在他諸多的留下的論述裡面,他也有承認唯識才是證真的了義的佛法的一些證據。時間的關係,我們這裡只能把一些論本的一個名稱,為菩薩們演說唸誦一下子,詳細的內容,可能要等到下次有因緣,我們再來作一個進一步的詳細演說。龍樹菩薩提到關於唯識、關於識種的這樣的論文,基本上,在他所著作的《大智度論》卷19,在《十八空論》、在《大乘二十頌論》,乃至在所謂的達賴喇嘛也有註解的《六十如理頌》的第35頌裡面,都有講到這相關唯識的部分,證成了 龍樹菩薩絕對不是像一般的佛門內外的外道所説的,他是主張所謂的般若而反對唯識。

好!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演說到這裡。祝願各位菩薩們:福智都能夠圓滿,自在無礙。阿彌陀佛!


點擊數: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