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是佛說(二)

第109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唯識學探源》,延續上一個單元,我們要繼續來為「大乘是佛說」,而 彌勒菩薩確實是賢劫當來下生的第五尊佛,以這樣子為主旨而來繼續我們的一個弘法節目。

好!我們延續上一個單元最後所說的:佛是實語人,而 佛在阿含裡面所預記的 彌勒菩薩,也確實不僅是歷史上真實存在,佛在世的時候就已經是祂的沙門比丘弟子眾裡面的一個領導人物;彌勒菩薩也確實是如同 佛在《中阿含》、《長阿含》、《增壹阿含》所預記的,必定是能夠在未來人壽八萬歲的時候,必將成佛。那相關於這一個論題,我們順便可以衍生,不是真實的修行的一些學者、或是一些外道對於這樣子的佛法的疑問,這一些人經常會有些疑問或是說有一些錯解,他們認為,佛在經典裡面所演說的,包括這些因果、輪迴,不只是(在他們心目中)後來才發展出來的大乘,甚至在阿含時期所提出來的這一些觀念,其實都是抄襲自古代的一個婆羅門教。

關於這一個印度古代的文明,一般人大致上知道了,當然印度有些人講的很早,好像是說甚至四、五千年前就有些文明,不過比較可靠的記載,比較已經有一個規模的印度文明的產生,一般大致上是認為在西元前大概2500年到1700年中間。而這一個所謂的吠陀時期,大概就是在西元前1500年到西元前大概800年的時候,那這一個吠陀,當然大家知道有四部吠陀:有梨俱吠陀、沙磨吠陀、夜柔吠陀乃至阿闥婆吠陀。不過,基本上在這一個吠陀時期,大部分並沒有像在它後面的這一個奧義書時期(就是大概西元前9世紀到6世紀之間,在這個吠陀之後才又出現這樣子的奧義書時期),吠陀時期比較沒有去探討到這一些所謂的宇宙本源的觀念,比較純粹還是偏向於這些祭祀、這些讚歎神,它頂多只是提到了一些所謂的原人、太一,很粗淺、很入門的對於宇宙的來源、宇宙造物主的一個想像。

可是,其實到了奧義書時期,所謂的這一些歌者奧義書、鷓鴣氏奧義書、他氏奧義書、白騾奧義書種種的這些奧義書裡面,提出了所謂的梵我合一,提出了所謂的阿特曼、大我、這個宇宙的主宰、宇宙的本體,這是宇宙一切萬物的根本因。雖然因為奧義書的時期、吠陀時期都遠早於佛教出生、誕生的年代,因為這一些奧義書裡面,有提到了一些只是相似於佛法所說的因果輪迴這樣子的一個觀念,於是有一些研究學者就認為說:釋迦牟尼佛後來之所以會提出這些三界六道輪迴,之所以說有如何解脫,那其實有一大部分、甚至來講它的精神,其實都是沿襲自在佛教也就在世尊出現之前就已經存在的這一些奧義書、甚至是吠陀。

這種講法合不合理?我們只要簡單的提出一點:既然 佛是實語人,既然阿含的記載沒有人可以質疑,因為這不是純粹以記載而來說它是存在,而是 佛在阿含裡面所講說的這樣子的聲聞乘、緣覺乘的法,確實是可以如實讓您我證得這樣聲聞、緣覺的解脫,它是如實的解脫之法。因為最簡單的,所有的外道都是把前六識-特別是意識-建立為不生不滅法,依之而修學禪定,依之而要來一個小我、一個大我、小意識、大意識的融合;可是佛法裡面卻告訴我們,修行雖然要以這一個能夠見聞覺知、能夠了知前五塵這樣的意識心為修行的一個主體,可是這個意識心本身卻要依於佛所傳授給我們的知見,而要來如實依於四念處,乃至其他佛所傳授的戒定慧的法門,而要起步就要先來證知這個生滅的意識心,祂確實是一個不常住的、一個剎那生滅、依他而起的,才存在一生一世的短暫的虛妄之心,不可以錯以意識為真實、為常。當您建立意識為真、為常,您就是所謂的佛門的外道。禪宗裡面所說的:【學道之人不識真,只為從來認識神;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正法眼藏》卷3)禪宗雖然是大乘,不過引用在這裡一樣可以告訴我們,佛法跟所有的一切哲學、宗教、一切自己而說衍發所提倡的理論唯一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於是六識論還是八識論?在意識到底是生滅的還是不生不滅?

依於剛剛簡單說的,佛是實語人,佛所演說的法門我們是可以信受的,那這樣的實語人所說的阿含裡面記載了,特別是在這一個《長阿含》的第一分〈大本經〉裡面第一部經,《長阿含》第一部經〈大本經〉,佛就依於祂的神通--祂的宿命神通,祂為我們演說了前一劫的最後的三尊佛(莊嚴劫的三尊佛),乃至賢劫的四尊佛包括祂自己,從毗婆尸佛、尸棄佛乃至陸陸續續的一直到迦葉佛、還有釋迦佛總共七尊佛,這七尊佛以劫數來講,它遠遠的都超過於這一個印度文明,即使你用最久遠的來計算,五千年好了,即使給它一萬年,又如何?每一個大劫的這樣子的一個時間來講,幾乎都是以億來計算的。

所以您以一個宿命神通能夠如實不誑語而來為眾生演說過去佛,祂是如何,祂是什麼種族出家、祂的父親、祂的母親、祂的大弟子,祂住世的正法傳授能夠延綿下來的時間久遠,佛都如實的演說出來。而您說,有這樣宿命神通的佛智慧的部分尚且不提,有這樣子的宿命神通的佛,卻需要來抄襲古婆羅門教不過是兩三千年至多、甚至是更短歷史的這些吠陀、奧義書裡面所謂的因果輪迴的觀念?而實際上您如果稍微深入去理解,佛在《阿含經》裡面所演說的色界、無色界、欲界的三界悉檀,乃至三界六道,佛在《起世經》裡面所說的詳細情形,那遠遠絶對不是這個吠陀經、奧義書裡面所能夠企及萬分之一、無量數之一!

更何況這些奧義書、這些吠陀,這些所謂的梵我合一、這所謂的太一,它們都還是建立在這一個六識論上,虛妄的建立了一個不存在的不生不滅法而以為萬物的根源,而以為萬法都可以跟它合而為一,以小我而能夠匯歸於一個大我,這樣子的一個說法而說這個可以解脫,對於佛法是完全不同的,背道而馳的一個違背!這麼有智慧的佛,祂不可能需要去抄襲古婆羅門教的這些錯誤的說法!這是我們順便稍微偏出去補充的一點。

好!這一點說完之後,要回到我們更主要的主題,就是說,大乘一定是佛說,而我們下一尊佛 彌勒佛所傳的在大乘裡面所說的三轉法輪的唯識如來藏,確定是這個無上正真的成佛之道!那要來演說「大乘是佛說」之前,我們還是回到最簡單的,一般人來講的話,會認為佛法名大乘佛法只是自說自話,乃至大乘裡面還有大乘有宗、大乘空宗,那到底什麼才是真正成佛之道?難道這一個三轉法輪的判教,難道《解深密經》所說的就是真實無誤嗎?很多人對於大乘是佛說,乃至說即使大乘是佛說,那到底二轉法輪、三轉法輪哪一個殊勝?他竟然還有懷疑。就教內的人士來講,當然我們一般來講,會提出來《解深密經》的判教有質疑的,大致上最有名的大概就是跟 玄奘、窺基菩薩師徒幾乎是同時當世的所謂的華嚴宗賢首法藏,在他的著作裡面他提出來,所謂的地婆訶羅三藏跟他演說的,在印度有一部經叫作什麼《大乘妙智經》,類似這樣的一個名稱,而說這一部經裡面它所說的順序是不一樣,跟《解深密經》相反!

然而我們如果深一步的去檢查一下,甚至在清涼澄觀關於這一個所謂的《大乘妙智經》的解說,他一樣是只能說「不曉得這一部經是什麼」,甚至還有一些論師註解說,這些其實就是大般若經;換句話說,都是以訛傳訛,故意因為宗派之見而要來攻擊《解深密經》 佛如實的應許的三轉法輪演說的順序,這個部分我們先就在這裡打住。

我們先回來先來實證,從道理上來實證為什麼「大乘是佛說」?「大乘是佛說」最簡單的第一點,我們之前已經針對這樣子的一個題目,有作過一些簡單的演說,最簡單的一個道理就是說,小乘的四部阿含沒有記載成佛之道,佛在四阿含裡面所說的道理,至多只能夠讓弟子眾們成為聲聞四果阿羅漢、成為辟支佛而解脫生死。阿羅漢如果是佛,阿羅漢就不會只有阿羅漢這一個稱號,而應該也同時跟佛一樣十號具足。再來,更簡單的,阿羅漢如果是佛,那十大聲聞弟子裡面,不應該有各自是多聞第一、智慧第一、神通第一,有持戒、天眼第一,種種不等的第一;有某某阿羅漢是這個第一,當然有某某阿羅漢這個不是第一。而每一尊佛所成就的威德、智慧、神通,絶對都是平等的!從這個十大弟子個個所證第一都不同,我們也可以很簡單的瞭解到,阿羅漢真的不是佛!

在佛祂的姨母出家的大愛道比丘尼,相關的《雜阿含》的記載裡面,佛也有演說到女人不能成就五事(有五件事情女人是沒有辦法成就的),其中就包括了從轉輪聖王、從天帝釋、從魔王(就是他化自在天的天王)、乃至梵王、乃至佛,女人是不能成佛,顯見的阿羅漢必定不是佛;而四阿含所演說的佛法,其實只是讓眾生以小乘之法而成就二乘解脫而已,不是真正能夠讓眾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成佛之道。那再來來講,阿羅漢如果是佛,最簡單的,那阿羅漢所說的就是佛語,既然是佛語,記錄下來就是經典,那 釋迦牟尼佛示現入滅之後,何須結集呢?每一個阿羅漢既然都是佛,所說的就是佛經,那還結集,何必呢!

再有一個例子,迦葉尊者,這個苦行第一的、頭陀行第一的迦葉尊者,佛甚至還有分坐半座與他的這樣子的一個示現。這個迦葉尊者有一次對於 佛制訂比丘該遵守的戒律、對於比丘眾講說這樣的戒律,他因為某些因素心有不忍,不很接受 佛這樣的作法。好!可是畢竟是阿羅漢,懷著這樣的對 佛的一個不恭敬、或是稍不認同的這樣子的一個心,認為 佛不需要這樣的制戒,不需要為這些比丘弟子講授這些戒法;托缽回來之後,畢竟是阿羅漢,他回來以後,洗缽、足完畢之後,頂禮佛足。記得!阿羅漢如果是佛,為什麼在《阿含經》就記載了這麼多弟子遇到 佛都必須要頂禮?哪有同樣尊貴的佛還需要跟佛頂禮?在這一部經裡面,迦葉頂禮 佛之後,請注意迦葉尊者自己說了什麼?他說:「我愚!我癡!」迦葉尊者自己跪於佛前,然後懺悔自己,以一個三明六通大阿羅漢,十大弟子當中苦行第一的,像這一個阿羅漢跟 佛懺悔「他錯了」。很清楚的,阿羅漢如果是佛,應該一切法、一切智具足,為什麼還會犯錯?阿羅漢如果是佛,哪有一尊佛還要跟另外一尊佛懺悔的?

再從另外一些我們之前可能沒有提到的《阿含經》裡面的記載:一個放牛人阿支羅迦葉,在 佛早上要離開精舍,要前往王舍城裡面去托缽的時候,連續三次阻擋了 佛前進,而請 佛要為他演說佛法;佛拗不過他,為他演說之後,阿支羅迦葉歡喜離去。到後來比丘們乞食回來以後,又跟 佛稟白了,他們入城乞食之後,聽聞到阿支羅迦葉已經被牛給觸死、牴死了,可是 佛當然早就如實知了,祂還吩咐弟子要去為阿支羅迦葉去幫他荼毘處理後事,佛為他授第一記,就是說證明阿支羅迦葉在早上聽聞世尊為他說法之後,他已經成為阿羅漢。從這一件事情我們可以知道,早上還是一個凡夫放牛人,福德智慧都是很低劣的,才一個早上一個時辰,佛為他演說,佛又為他授記;佛是實語人,為他授記,他就成為阿羅漢了。這樣子只需要短短的可能是一飯頃時間,就能夠成就了阿羅漢,可能跟十號具足的無上師這樣的佛世尊祂的智慧神通可以稍比於萬一的嗎?乃至阿支羅迦葉這一部經後面的玷牟留這樣的一個外道的記載,一樣是在 佛的教導之下,很快的一天之內就從外道變成阿羅漢。

如果這樣子的阿羅漢就跟 佛的神通、智慧、威德都一樣,十力具足的話,那這樣子的一個佛有什麼好殊勝可言呢?更不用提在《阿含經》裡面還有記載的第六次退轉、而第七次怕自己又退轉而自殺身的瞿低迦這一個尊者;瞿低迦尊者六次證得阿羅漢,六次又退失了阿羅漢果,第七次證得之後,他乾脆下定決心,為了防止自己退轉,拿刀子就自殺了;佛一樣為這個瞿低迦尊者授記他是阿羅漢。如果阿羅漢是佛,為什麼會有瞿低迦這樣子一個退法、思法的阿羅漢呢?阿羅漢既然會退轉,當然我們知道,除了初果不退轉之外,四果、三果、二果都有退轉的可能。可是阿羅漢會退轉,從來不可能有佛會退轉的,從來也不可能有佛福德到這麼差,要自殺而來保證祂所證的解脫果不退失。

如果我們再引用一些,並不是出於不恭敬,純粹是為證成阿羅漢不是佛,我們也來引用看看,十大聲聞弟子裡面,智慧第一的舍利弗是如何死的。經文記載他是病死,甚至死前的話,還需要天帝釋以這一個欲界天三十三天天主之尊,為他來躬除糞便。而舍利弗在病死之前,目犍連已經是遭受外道的痛棍棒打,全身體無完膚破爛了,勉強才能夠支撐著回來到僧團。如果阿羅漢是佛,為什麼這樣的智慧第一、神通第一的目犍連、舍利弗,卻是要像瞿低迦、像阿支羅迦葉不得好死呢?我們再一次的強調,這並不是對於舍利弗、對於目犍連尊者這樣子的三明六通大阿羅漢、這一個緣覺不尊重,反而要體會到一點,這一些聲聞弟子雖然遠遠超過我們這些凡夫的智慧,可是跟 佛的威德、智慧、神通、十力、四無所畏比較起來,他的所證確實是都還很昧劣、很微小。

在所謂的《升攝波葉喻經》,簡稱申恕林,這樣子的《阿含經》裡面的記載,佛也為這些弟子眾們說了:我成佛至今為你們所說的法(當然那時候佛已經演說了這些三十七菩提分、十因緣、十二因緣的法),就是已經具足演說了能夠讓大眾證得二乘聲聞緣覺解脫的法了,可是 佛再舉申恕林這樣子一個樹林的葉子作譬喻,祂手上抓起葉子,問弟子們說:「這大樹林裡面的葉子多呢,還是我手上這葉子多?」當然大家都知道樹林裡面的葉子多,可是 佛說了:「即使我現在已經是圓滿的演說了這樣的小乘,能夠讓大家依之修行而證得二乘菩提聲聞緣覺菩提解脫法了。」可是在這個經文裡面佛特別強調了:「我成等正覺所證得的正法,還沒有為大眾演說的,卻還是如同這個大樹林-申恕林這個大樹林森林-裡面那麼多葉子,無量無邊的、不可算數譬喻的多。」那這個指的是什麼?當然是指大乘菩提佛菩提法,對於聲聞、緣覺的人來講,他是不需要聽的,因為聲聞、緣覺來講,他只要斷掉生滅相的貪愛執著,斷掉生滅法的再生起,他不需要證得這一個本來自性清淨涅槃這一個如來藏。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先演說到這裡。祝願各位菩薩們:身心康泰、一切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