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藏傳佛教不曾傳授過如來藏法(下)

第105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目前我們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兼論唯識學的最早根據」。

在上集我們說到:五陰與第八識真如心,非我、不異我、不相在,這個在《阿含經》中所說的八識論正說,它是無法用六識論邪見來解釋的。所以說如果有人否定了第八識真如心,說祂就是外道的第六意識心的神我;以這樣的常見外道見,不僅無法解釋《阿含經》中 佛所開示的「五陰與第八識真如心不相在」這樣的八識論正義,還會變成說「五陰與五陰不相在」的謬說,如此一來不僅嚴重違反了語義學,還會違背了阿含聖教與大乘的理證,甚至連現象界的事實也都無法符合六識論所說的第六意識心——祂本來就是識陰所含攝的法,所以總不能說識陰滅了,卻還有個第六意識心,這個本來屬於意識與識陰所攝的法,祂可以自己存在。

這就譬如說某甲昏迷的時候,這時候某甲的識陰—包括了第六意識心—都已經斷滅了,所以沒有任何與識陰相應的見聞覺心在運作,因此這時候就算某乙在昏迷的某甲旁邊大聲地叫喊著某甲的名字,某甲也必定無法如同平時清醒時那樣,可以清楚地回應某乙的呼喚;因此連不學佛法的醫生都知道說:在昏迷時第六意識心是不存在的,那又要如何說識陰與第六意識心是不相在的呢?所以說識陰滅了,但是有一個第六意識的細心、意識極細心祂卻是不滅的,這種依於六識論的邪見來說「五陰與五陰不相在」的主張,本來就是一種錯謬的邪說,同時也違背了《阿含經》中的聖教。因為佛說:一切粗細意識皆是可知、皆是緣起法。所以說意識細心,不論是細到了什麼樣的程度,都不是不可知的、也不是不生滅的心。如《中阿含經》卷54:【世尊歎曰:「善哉!善哉!諸比丘!汝等知我如是說法。所以者何?我亦如是說:『識因緣故起。』我說:『識因緣故起;識有緣則生,無緣則滅。』識隨所緣生,即彼緣,說緣眼、色生識;生識已,說眼識;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生識,生識已,說意識。猶若如火,隨所緣生;即彼緣,說緣木生火,說木火也;緣草糞聚火,說草糞聚火;如是,識隨所緣生,即彼緣,說緣眼、色生識,生識已,說眼識;如是,耳、鼻、舌、身,緣意、法生識,生識已,說意識。」】復次,若說真我是混合在五陰之中。也就是說 佛在這段經中所開示的義理讓我們可以瞭解到:若說真我是混合在五陰之中,成為了與五陰互存而混合成同一法的話;這樣來解說「五陰與意識心是非異我的」會產生了什麼樣的過失呢?譬如認為識陰中的第六意識心是真我,或意識細心、極細心是真實我,那麼當有情的五陰身因為意外等緣故而被毀壞了,那麼攝屬於識陰的第六意識心到底是會壞,還是不會壞呢?若說第六意識心會壞,那祂就不是常住不滅的真實心,怎麼可以說第六意識心是真我呢?若說第六意識心不會壞,但祂卻又與五陰混合成為一法,五陰既然被外力毀壞了,那這個第六意識心,也應該同時也被毀壞才對啊!一個會被毀壞的第六意識心,怎麼又可以說祂是常住不滅的真我呢?所以說「真我與五陰混合成一法而說是非異我」這種依六識論的邪見來說,所說的「五陰不異於五陰我」的主張是錯誤的。若是依五陰強說五陰非五陰我者,這就是不信佛法八識正論的六識論者。

譬如宗喀巴、達賴喇嘛等喇嘛教中人,他們認為修雙身法時能夠領納男女欲樂觸的那個意識覺知心是真實我,而不是生滅性的識陰所攝的五陰我。所以說宗喀巴等喇嘛教六識論祖師都是執五陰中的識陰為我,墮入了我見中而不自知的常見外道。

另外有一類人,聽聞 佛說色、識、受、想、行,這五陰都是無常、無我的,就誤會說五陰毀壞後的斷滅空是真實法,而墮入了斷見外道中。譬如某位被信徒們推為佛教導師之人,他說一切法斷滅之後的滅相是不會再滅的,所以就說這個滅相不滅是真實法;但這其實是斷滅見。後來這位「導師」為了避免別人質難他所說的滅相不滅是斷滅見,所以自己又提出了一個「不可知、不可證的意識細心是真實法」。但這個意識細心的說法卻是違背《阿含經》中 佛所開示的意根、法塵為緣,第六意識心才能從如來藏中出生的聖教,而墮入了常見外道之中。所以不論是宗喀巴、達賴喇嘛等喇嘛教中人,還是提出滅相不滅、意識細心說法的所謂佛教六識論導師;他們都是依於六識論邪見-而從生滅性的五陰是常、是斷-來說非五陰我,並不是依於有一個第八識真如心而說有五陰的緣生緣滅--這樣的五陰無我的八識論正義。所以說依五陰說五陰非五陰我者,這種依六識論邪見所說的五陰非五陰我的主張是一種邪說;因為不是落入常見外道中,就是會墮入斷見外道裡。

因此若是要證得二乘菩提的涅槃,就一定先要信受有一個能出生五蘊的第八識真如心存在,而這個第八識真如心才是常住不滅的真實我,並依 佛所開示的:五陰與第八識真如心,兩者非我、不異我、不相在的八識論正義;如實理解五陰非真我、五陰不異真我、五陰與真我不相在的八識論正說,才能夠證得《阿含經》中所說的「於內無恐怖、於外無恐怖」的二乘解脫涅槃。若是如同上述那位六識論的佛法導師,他將第八識如來藏說成是第六意識的外道神我,那就只能落入依五陰而主張說:五陰非五陰我、五陰不異五陰我、五陰與五陰不相在;這樣依於六識論的邪見,而生起的常見、斷見外道的錯誤說法中。所以如果謗無真如心--第八識如來藏者,不僅會讓自己及隨學者無法離開常見外道見,還會墮入將五陰的斷滅空說為是解脫的斷見外道裡,更無法證得三乘的涅槃,得到真正的解脫;同時還可能變成 佛在經中所預記的末法時期天魔波旬會派遣魔弟子-披如來衣、住如來家、食如來食,說如來法而破如來法-這樣的魔說者。同樣地否定有第八識如來藏的六識論者,也會成為謗大乘菩提為外道法,亦會使得大乘般若成為性空唯名的戲論,更使得大乘的唯識一切種智成佛之法成為了不能觸及真實唯識門,而徒有虛妄唯識門之虛相法戲論;故本質上已經是壞滅 佛所說的真實唯識門妙義。由是故說:若有佛門法師舔食這個六識論導師的涎唾,謗言如來藏是外道神我者,乃是最嚴重的謗法、謗佛之斷善根人。

譬如舔食了六識論的導師的涎唾,這一位法師說:【初期大乘方有如來藏說,原始佛法中並無如來藏說】,又有不信如來藏法的六識論法師在〈南傳佛法與大乘佛法〉一文中提到【大乘佛教的修行,也會採取其他宗教不錯的修法,將之融會於佛教修法中,讓某個地區的人更容易接受佛法。這就是:為什麼大乘佛教的修持方法中,有許多是原始佛教所没有的。包括咒語、誦經超渡、命終助唸,以及多佛、多菩薩的信仰等等。在教理上,更開發了一些泛外道化的佛學名詞,如說眾生皆有佛性、有如來藏、真如、阿賴耶識,及禪宗所說的明心見性、見性成佛等。這以原始佛教的觀點來說,簡直是外道了。外道也講神我、大我、梵我,大乘佛法的佛性等,與之何異!這些種種,就是導致南傳佛教排斥大乘佛教非佛法之所在。】(摘自○○法師〈南傳佛法與大乘佛法〉文)這位法師在上述的同一文中,自己卻又這麼說:【坦白說,我個人滿喜歡某些原始佛法,包括其理念與修行。在距今將近二十年前,我初出家時,第一次看到《雜阿含經》。看了幾篇,心裡覺得很喜歡,於是,便一直看下去。不到一個月吧,整部《雜阿含經》就被我看完了。心裡想:這麼好的經典,怎麼被佛教徒說是小乘經典,而不屑看呢?太可惜了。」】(摘自○○法師〈南傳佛法與大乘佛法〉文)

這位法師上述的說法,其實都是因為他們舔食了某位六識論的導師他所說的喇嘛教應成派中觀邪說,然而這樣的說法其實並不誠實。因為所謂原始佛法應該包括三乘經典的,因為都是最原始時期的 佛之所說,而且在阿含部經典中已曾說明有如來藏、佛性,如《央掘魔羅經》卷2:【若說如來藏,顯示諸世間,無知惡邪見,捨我須無我,言是佛正法,聞彼說不怖。離慢捨身命,廣說如來藏,是名為世間,堪忍上調伏。嗚呼沙門陀,修習蚊蚋行,不能知出生,最上忍方便。蚊蚋亦堪耐,饑渴寒熱苦,陋哉蚊蚋忍,無知宜默然】。這位在〈南傳佛法與大乘佛法〉一文中,自稱喜歡《雜阿含經》的法師,他在文中提到,不到一個月,整部《雜阿含經》就被他看完了。

請問一下這位法師,對於《雜阿含經》中說有如來藏一事,您是否該為大眾說明清楚呢?說明清楚在〈南傳佛法與大乘佛法〉一文中所說:如來藏等是泛外道化的佛學名詞,這樣的說法是否符合阿含聖教呢?否則豈不成了一個睜眼說瞎話之人。若說誰才是助成坦特羅佛教左道密宗發展的人,其實是否定如來藏而弘揚緣起性空的應成派中觀邪見者,由於他們依六識論而說的緣起性空法,本質上已經落入了一切萬法無因唯緣所生的外道論中;再加上唯破他宗、不立自宗的應成派中觀邪見,就讓可以實證的三乘菩提佛法-特別是 佛為了實證第八識心的菩薩們能夠快速進入初地而說的《般若經》-變成了某位六識論導師口中所說的:《般若經》是性空唯名的戲論。但其實是那位六識論的導師,自己無法證得第八識如來藏,而依於《廣論》的應成派中觀邪見,將《般若經》等解說大乘般若的經論說成是性空唯名的戲論;但是這位六識論的導師依於《廣論》的應成派中觀邪見,說《般若經》是性空唯名的戲論,這樣的說法不僅讓《般若經》所說的非心心、無心相心的第八識如來藏心變成了只有徒有名相,卻無法實證的戲論,也更讓二乘菩提所證的無餘涅槃成為了五陰十八界斷滅後的斷滅空,使得三乘菩提的實證都變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但這依於六識論的應成派中觀邪見生起《般若經》是性空唯名的戲論,這種否定第八識如來藏而說的緣起性空的邪見說法;就連不知道有第八識如來藏名字,只是依於對世間萬法觀察的世間哲學,他們所說的「假必依實」的道理;也不能夠通過這樣的一個檢驗。也就是說五陰這個假法,必定依於一個真實法,也就是第八識真如心才能夠藉緣生起;這種世間如實觀察的道理,依前面這位六識論的導師所說的,否定有第八識如來藏的緣起性空的這樣邪見說法來說,也是無法通過的,更不要說像這樣的邪說,已經違背了阿含聖教中 佛說無餘涅槃有一個本際,祂是常住不滅的至教量。所以說否定如來藏,而弘揚緣起性空法的應成派中觀邪見者才是助成坦特羅密教發展的人;由於他們持六識論邪見而否定了八識論的佛法正義,才會使得佛法被外道化,乃至因此而斷滅了。所以不應該反其事實,而誣謗如來藏法是導致天竺佛教滅亡的原因。

再者,坦特羅佛教的教門是實行輪座雜交的,這是以意識相應的淫觸境界,所以他們就必須要認定意識是常住法;喇嘛教的應成派中觀則是堅決認定意識為常住法,所以說應成派中觀邪見者才是助成坦特羅雙身法的發展而真正破壞佛教正法的人。因此某位法師舔食了六識論的導師,他否定了第八識如來藏的邪說,而作如是言:【晚期佛教因為同化外道婆羅門教,吸收婆羅門教之如來藏說而弘傳之,但是後來卻被婆羅門教之如來藏說所同化,佛教就漸漸消滅了。】(○○法師2003/2/23電視台說法節目:『史觀佛法之流變』大意。)這樣的說法其實是顛倒事實,破壞佛門正法的言論。如來藏法迥異於外道婆羅門法;如來藏是第八識心,是能出生第六意識的第八識真如心。婆羅門外道在佛教出現之前固然常有人說已經證得了如來藏,但其實仍是錯把意識心誤認為如來藏;所以應成派中觀者總是誣謗說:佛所親證、所弘揚的真實如來藏同於婆羅門教之如來藏法意識心。而這位法師,仍然在舔食六識論的導師他所否定第八識如來藏的邪見涎唾,同樣作了相同的說法卻不自知,已經成就了破法之重罪。令人憐愍啊!

世尊尚未降生人間之前,前佛所傳的佛法,由於諸天繼續弘傳在天界,人間的修行者若是有良緣常常會親從天主、或天神那邊聽聞到,聽聞之後而輾轉宣說於人間;然而因為去佛日久,人間流傳的佛法也難免漸漸失真,終至最後無人能夠實證如來藏,只能剩下傳說中的「確實有如來藏可證」,然而如來藏的法義,縱然有天人仍然能夠憶持不忘,也因為諸佛一向告誡不許明說的緣故,所以他們雖然後來不忍因為聖教滅失,而將如來藏法義傳來人間之時也不會為人類說明如來藏所在的密意。人間佛法的弘傳就在這種情況下漸漸失真了,而佛教早已經不存在了,這時候只有外道自修時,從以前的歷代上師轉而得聞如來藏常住之名--唯餘如來藏、如來藏常住之名相,已非原來過去佛所傳之真正如來藏法,後時雖然大眾欲證如來藏,欲取證自心如來,因此皆悉不可得啊!但由於諸天常來人間宣說如來藏及如來藏妙義,促發人間眾生得度的因緣提早成熟,因此最後身的 釋迦菩薩,於兜率陀天宮觀察人間修行者得度的因緣成熟,便受生於人間示現成佛而宣說如來藏妙法,令如來藏妙法能夠常住於人間而於人間弘傳,這才是佛法中如來藏法在傳播的一個真實的事相。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就先說到這裡。阿彌陀佛!


點擊數: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