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陰不能去到後世

第41集
由 正鈞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問候大家身體健康、精神愉快!

上一次《三乘菩提——阿含正義》(一)之中,已經先說明了萬法所依的本際了,所以今天就可以接下來探討「識陰不能去到後世」的這個部分。

為什麼要談論「識陰不能去到後世」的這一個主題呢?這是因為對這一個問題的正確與否的認知,是與佛法中「了生死」有著絕對的關係。因為學人開始修學佛法以後,都知道只有佛法之中才有「了生死」的法,也把「了生死」高懸為今世或者是未來世的目標;可是「了生死」的本質內涵到底是什麼?說一句實在話,心中還真的是沒有把握,對不對?又聽到有人說可以生天,乃至又號稱說可以永生,但是仔細一想說:「有生就一定有死啊,這是這個世界不變的法則啊!既然是生天了,表示就是有生了啊!那豈不是說『永生』就註定會有『永死』等在後面嗎?」所以左思右想,還真的是弄不清楚欸!可是不管怎麼說,想要「了生死」的願望始終在他的心中揮之不去。

在二乘菩提與大乘菩提之中都有「了生死」的法,然而二乘菩提的「了生死」只是大乘菩提之中的一部分,其實是以大乘菩提中的「了生死」為究竟。因為,二乘菩提的「了生死」只到斷分段生死的地步,而究竟的「了生死」——也就是大乘菩提之中的「了生死」,是不只要斷分段生死,進一步還要斷變易生死;然而,大乘菩提之中究竟的「了生死」,也是離不開二乘菩提的「了生死」的。而且「了生死」的基本認知與見地,就是要確定識陰是虛妄的,識陰不是連結三世的主體,得要在這麼一個認知下才有可能實證「了生死」。

那麼,識陰的內涵又是什麼?又為什麼說祂是虛妄的,不是連結三世的主體呢?在《雜阿含經》卷5中有這麼一段記載:【云何見識即是我?謂六識身:眼識,耳、鼻、舌、身、意識身。於此六識身,一一見是我,是名識即是我。】換句話說,識陰所說的識一共有六個識,就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以及意識,這六個識有著其各別的作用,也就是分別、了別了色、聲、香、味、觸、法等塵境,所以稱其叫作「身」,而說是六識身;眾生於這個識上面見到了我,但卻是假我。

為什麼這麼說?在阿含諸經之中常常可以看到「緣意、法因緣生意識」(~《雜阿含經》卷13)、「意、法緣生意識」(~《雜阿含經》卷8、11、13)或者是「緣意、法生意識」(~《雜阿含經》卷13)的記載;《中阿含經》卷54之中更清楚地記載說:【世尊歎曰:「善哉!善哉!諸比丘!汝等知我如是說法,所以者何?我亦如是說:『識,因緣故起。』我說識因緣故起,識有緣則生,無緣則滅。識隨所緣生,即彼緣,說緣眼、色生識,生識已,說眼識;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生識,生識已,說意識。」】世尊為諸比丘開示:「我就像你們所知道的,曾經這樣說過:見聞覺知的識陰是要依種種的因緣成就才能夠出生的;識陰都是有緣則生,無緣則滅的。」從 世尊為比丘開示的,我們就可以瞭解識陰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因緣故起」,祂們是「有緣則生,無緣則滅」;隨著其出生的各別因緣,因緣具足了就現起,因緣散壞了就消滅。眼識生起的因緣是眼根以及色塵,若是眼根以及色塵的因緣具足了,眼識就隨著出生。所以一般而言,每一個人的眼睛若是正常的,再加上說,掌管視覺的神經中樞也沒有病變,或者是遭受到外力的壓迫乃至是破壞,那這個人就能夠在清醒位之時,看到或明或暗、或者是彩色的色塵,這是「有緣則生」。因為見到色塵所依的是眼根,所以就依此而建立眼識的名相,這叫作依根立名。

「無緣則滅」的狀況:譬如說,某一些有情受報的環境,是在完全黑暗的境界(就好比說在深海之中),照理說,即便是完全黑暗的境界,也應該有暗或是黑的色塵啊!然而,因為一成不變地都是相同的黑暗的色塵境界,那就沒有分別的必要了;因為不領納色塵的緣故,所以那一些有情的眼根都退化而沒有了,所以就沒有眼識的出生,這就是「無緣則滅」。同樣的道理,耳識生起的因緣是耳根以及聲塵,乃至是意識生起的因緣是意根以及法塵,生起及壞散的因緣都與眼識的情況是相類似的。所以,世尊的「識,因緣故起」的開示,就已經道盡了識陰六識是因緣所生的法,不是常住不滅之法的正理了。

再者,現見識陰六識在眠熟、悶絕、無想定、滅盡定、正死位等五位之中都是斷滅的。一般人今世從眠熟的狀況醒來,或者是經歷悶絕的情況之後又再度甦醒,乃至是證得無想定與滅盡定的有情離開了定境以後,識陰又重新現前運作,此時此刻意識覺知心是以同一個五色根為緣而出生,所以醒來或者是出定以後,都會記得先前所曾經發生的事情。我們每一個人上一世捨報之後一定會經過正死位,那時前一世的識陰斷滅了,重新受生以後,緣於不同的五色根而又有了新的識陰;假使離念靈知心的識陰是從往世轉移過來的,那就會如同前面所說的,今世離開眠熟等狀況的意識覺知心是以同一個五色根為緣而出生的,當然再度出生時就會記得上一世所經歷的事情;但是,每一世的意識覺知心,或者是離念靈知的所緣,不是同一世的五色根,所以就無法記得前一世的情形了。這也是我們每一個人重新受生以後,所現前看到的情況,唯除說那個人前世是已經證了宿命通,或者是某一些特殊的狀況。因此,識陰是無法去到下一世的,因為每一世的所緣的五色根都是不同的。

然而,這樣子執著識陰為常,可以去到未來世的邪知邪見,可不是只有末法時代的大小善知識才會如此,這其實是佛世的時候就有的現象。譬如說,佛世的時候,荼帝比丘執著識陰為常,認為識陰可以去到下一世,當別的比丘對他提出勸導之時,就以一段很嚴厲的話來訶責荼帝比丘:【汝莫作是說,莫誣謗世尊,誣謗世尊者不善;世尊亦不如是說。】(~《中阿含經》卷54)無可奈何地,荼帝比丘不改初衷;比丘們看他無法捨棄這樣一個惡見,就去向 世尊稟白,希望 世尊可以改易其邪見。這是清楚記載於《中阿含經》卷54之中的,世尊問荼帝比丘說:【「汝實如是說:『我知世尊如是說法:今此識往生,不更異』也?」荼帝比丘答曰:「世尊!我實知世尊如是說法:今此識,往生不更異也。」世尊問曰:「何者識耶?」荼帝比丘答曰:「世尊!謂此識,說、覺、作、教作、起、等起,謂彼作善惡業而受報也。」世尊呵曰:「荼帝!汝云何知我如是說法?汝從何口聞我如是說法?汝愚癡人!我不一向說,汝一向說耶?汝愚癡人!聞諸比丘共訶汝時,應如法答:『我今當問諸比丘也。』」於是世尊問諸比丘:「汝等亦如是知我如是說法『今此識往生,不更異』耶?」時諸比丘答曰:「不也。」】

荼帝比丘執著識可以去到未來世,而且一再地說那是 世尊的開示。然而,「識」這一個詞,到底指的是哪一個「識」?可得要先確定,然後再來談談是否可以去到未來世的事。世尊就問荼帝比丘說:「何者識耶?」荼帝比丘答覆說:「我所說的這個『識』,是能說話、能覺知、能作種種事,能教別人作種種事,常常生起,和大慈大悲平等生起的心。」因為這樣,就被 世尊所訶責說:「愚癡人!」並且詢問說:「從何口聞我如是說法?」乃至是對荼帝比丘說:「我不一向說,汝一向說耶?」又說,當聽聞到諸比丘共同訶責的時候,應當要如法回答:「我如今應當要一一請問諸比丘才是。」世尊的話說到這裡,就問諸比丘說:「你們是不是也聽我這樣子說過:『見聞覺知的心,往生以後不更異嗎?』」諸比丘異口同聲地回答說:「世尊!您不是那樣說的。」

佛世的時候,就已經有這樣的狀況了,更何況說現在是末法時期。末法時期有一個特色,就是「邪師說法如恆河沙」;那一些說錯法的大小師們,卻好像聯合在一起的樣子,異口同聲地說:「宣說正法的善知識是邪魔外道。」然而,因為現在是末法時期,宣說正法的菩薩反而是少數,所以也沒有辦法像佛世的時候,世尊對荼帝比丘所開示的:「聞諸比丘共訶汝時,應如法答:『我今當問諸比丘也。』」但是,當宣說正法的菩薩出來作法義辨正的時候,錯說法的大小師們卻反而是噤若寒蟬,只會私底下自己,或者是鼓動不知情的信徒,作一些匿名的毀謗;那麼,他們未來世的果報當然是可想而知的。

那麼,要如何讓他們知道所犯的錯誤,而可以在臨命終之前有所懺悔呢?荼帝比丘執著「識陰為常,可以去到未來世」,今世的諸方大師亦復如是認定,因此都沒有辦法斷除我見;所以,就這一個層面的法義,就是要一再地加以說明「識陰不能去到後世的原因」,那是因為無餘依涅槃中是五陰滅盡的境界。對這個問題正確的認知,正是佛法中「了生死」的關鍵,得要先知道這個道理以後,才能夠具備正知正見,而可以進一步斷我見。眞正的善知識,為其開示正確的佛法義理,若是因為空腹高心的緣故而不想要好好思惟,加上自身其實沒有足夠的福德,所以也沒有辦法以正確的智慧來讀誦四阿含諸經,當然就不能確定五陰的虛妄性,就會將識陰或者其變相,乃至是識陰的識性,誤認為常住法,自然就斷不了我見,更不要說可以斷除我執了。

前一次《三乘菩提——阿含正義》之中,提到了一些佛門外道的看法,他們說:「佛法之中常說『眾生妄執假的五陰身心為我』,因為在不停變化的五陰上面,觀察到了生老病死等現象,所以才會說我們有生命。學佛了以後,正是要在這個臨時的我上面,體認它本來就不生不滅,生老病死的現象是虛妄的。因此,哪一天你修持的功夫深了,就在那個當下明白了,這個由眾緣所產生的生命觀念,真的是一個妄見;那麼那一個當下,『眾生就是如來』了。」然而,在《中阿含經》卷28中,世尊開示說:【癰者,謂此身也;色麤四大,從父母生;飲食長養,衣被、按摩、澡浴、強忍,是無常法、壞法、散法,是謂癰也。癰本者謂三愛也:欲愛、色愛、無色愛,是謂癰本。】

以這一段 世尊所開示的經文來看一看這一類的人,很清楚地可以知道,他們不但是落於色身實有的邪見之中,更是落於想陰與行陰,都不去進一步地思惟:「既然五陰是虛妄的,虛妄的法背後,一定是有一個真實的法作為所依。」他不去求證那個真實法的所在,只一昧地想要在五陰上面作文章,這正是顯示其同時也是貪著色身,貪著想陰與行陰的人。這樣錯誤地落入靈知之中,也就是 世尊所開示:不能夠遠離生死癰瘡的根本。因為,他們仍然執著識陰六識的離念靈知心;而且,不可能只憑一個「由眾緣所產生的生命觀念,真的是一個妄見」,就妄想要說「那一個當下,眾生就是如來了」。再者,《金剛經》之中,世尊不就已經開示得很明白:【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所以這些人的修行知見與方法,都是與解脫道的修行正見是相違背的。

由於這個緣故,一切學佛的人,不論是二乘解脫道的修行者,或者是大乘佛法的修行者,都必須先確實理解五陰的內容;並且瞭解五陰—特別是意識—不能去到後世,確實是生滅法,我見才有可能確實可以斷除,也才有可能得以了生脫死。

今天就說到這裡,祝願大家幸福、健康、道業猛進!

阿彌陀佛!


點擊數:1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