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盲人墮坑亡

第118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我們今天要講說的是《佛藏經》裡面的〈五百盲人〉的故事;依這個故事,我們要順便來演說、來澄清一些現今的佛教界,乃至現今的佛學界,對於佛法三乘菩提的一個謬說,我們要來糾正它一下。

好,我們先來看看《佛藏經》的經文。《佛藏經》裡面有說到,一樣是舍利弗尊者,舍利弗尊者這個智慧第一的,後來也在《法華經》中迴小向大,而被佛授記未來成佛的。這個聲聞第一的大阿羅漢跟我們真的是很有緣,跟我們平實導師的緣分更是匪淺,那這中的詳節,我們就姑且就簡略不說。

我們來看看經文怎麼說,佛跟舍利弗說了:【舍利弗!若比丘說法雜外道義,有善比丘勤求道者應從坐去,何以故?舍利弗!有信白衣敷置高座,不應演說外道諸義;若不去者非善比丘,亦復不名隨佛教者。】(《佛藏經》卷2)我們重點是在這裡,因為我們要講的故事,必須以有這樣的前提,再來講說我們〈五百盲人〉的故事。我們從這一段暫時跳到後面,佛講說了一個〈五百盲人〉的故事,來演示剛剛佛所說的那樣子的道理:為什麼比丘說法不可以夾雜外道諸義;再由這樣子的一個佛的開示,再來提醒我們現今的佛學界,它的修學佛法的方式是絕對有很大的偏差的。

好,佛繼續說這個五百盲人的故事。佛說:【舍利弗!過去世有五百盲人行於道路,到一大城,飢渴乏極,令一盲人在外守物,餘者入城乞索飲食。未久之間,有一誑人,至守物者所語言:「咄!人何以獨住?」答言:「我有多伴入城乞食。」誑人語言:「汝為知不?彼間大施衣食瓔珞花香雜物,隨意可得。汝若須者將汝詣彼。」答言:「可爾。」誑人將盲小離本處,盡奪其物。】(《佛藏經》卷2)好,經文到這裡,我們簡單地說一下。佛跟舍利弗尊者說了:「舍利弗啊!過去世有五百個眼睛看不見的瞎子盲人,他們走在這一個道路中間。因為以前的話,交通不是這麼發達,兩個王城中間可能都是些比較偏僻的道路。他們辛苦地抵達了一個大城的時候,已經是又餓又渴了,疲乏已經是到沒辦法說了;於是這五百個盲人,四百九十九個就跟一個說:「你留在這裡,看守這些我們的東西;我們其餘的這些人——四百九十九個,我們要進入這個王城,這個大城裡面去乞討,看看有沒有一些比較有愛心的人,能夠賜給我們、布施給我們飲食。」這些人就入城了。「未久之間」沒有隔了多久,「有一個誑人」這個誑人就是不說真實話的人,用現在話來講就是詐欺集團,詐騙集團就是金光黨那一類的人。「至守物者所」到這一個被留下來看守這一些大家的財物行囊的剩下的這一個盲人,就跟他說了:「咄!人何以獨住?」哎呀!你這個人在這裡,自己一個人在這裡作什麼?「答言」這個盲人回答說了:「我同伴很多,我只是現在一個人,這些同伴們呢,都入城去乞討飲食了;我只是在這裡,幫大家看守這些東西。」「誑人語言」這一個金光黨就說:「你知不知道啊!那一個地方,某一個地方啊!有一個很善心的一個大富長者,他來大施、廣施飲食,廣施這些莊嚴瓔珞、這些花啊!這種種的一般我們生活所需的雜物啊!隨你自己的意思,你想要,他都布施給你,都可以得到啊!你如果需要的話,我帶你到那裡去,好不好?」這個盲人,被騙的盲人就說了:「可好啊!好啊!」於是這個誑人,這個金光黨,這個詐騙集團的成員,就把這一個盲人帶離他原先看守這五百個盲人共有財物的地方,把他們的東西都拿走,都偷走了,已經不是放在原來的地方了。

不只是這樣子,【諸盲乞食,得已而還,誑人復語諸盲人言:「汝等得值大會施不?」答言:「不值。」誑人語言:「汝等所得可置於此,我將汝等詣大施會。」諸盲盡共留物一處,隨誑人去;誑人盡將五百盲人臨大深坑,而語之言:「此地平好,有大施會;汝等各可迴面東行,受他施物。」即便一時墮坑而死。舍利弗!當來比丘好讀外經,當說法時莊校文辭,令眾歡樂;惡魔爾時助惑眾人,障礙善法;若有貪著音聲語言巧飾文辭,若復有人好讀外道經者,魔皆迷惑,令心安隱;若有比丘修佛法者令生疑惑,咸使眾人不復供養。或有比丘若二若三,已讀佛經,便使令求外道經法,先自看者讚言善好;是諸人等為魔所惑,覆障慧眼,深貪利養,看諸外書;猶如群盲為誑所欺,皆使令墮深坑而死。舍利弗!諸生盲人,即是比丘,捨佛無上道,求外道經書;誑人是惡魔,深坑是邪道。舍利弗!如群盲人捨所得物,欲詣大施而墮深坑;我諸弟子亦復如是。】(《佛藏經》卷2)

佛這裡就預先預告了,告訴我們了,未來世的比丘貪圖名聞利養喜歡說譬如說,贊同這所謂五教一家;所謂所有宗教都一樣,都是勸人向善的;佛法跟哲學可以會通,佛法跟哪個宗教可以會通。乃至有些人,佛經的真實義理都沒有辦法瞭解,他就先去廣讀外道經論。廣讀外道經論,不是像律典裡面的,佛有開緣的:如果比丘因為被外道所問,因為不了知外道經典裡面所說的法,而沒辦法回答外道的疑問而屈於下風;依於這樣子要破斥外道的錯誤的邪說、邪見,那比丘是可以被開緣,而去允許這樣子閱讀,乃至去瞭解外道的經典的這樣的內容的。可是呢,佛預記了未來世,其實就是我們現在世了,這些末法的現象、亂象:有一些比丘呢,卻認為宗教可以融合,卻認為這樣子的外道法,乃至去把這一些所謂德國的哲學家,把康德所說,把海德格所說,把胡塞爾所謂的現象學所說,拿來跟這樣子的佛法,乃至跟佛法,跟儒家的法,跟道家的法互來相提並論,還認為這些有共通之處。這樣子的比丘,佛說就好像這一個生盲人,剩下的那一個看守財物的人,被騙了之後,被騙了財物之後;剩下四百九十九個人回來之後,這一個宗教的金光黨,他繼續騙人了,繼續來詐騙的,他跟這一些回來的四百九十九個。

佛說了,這就是在譬喻比丘(今世現下,這一世的比丘),告訴他們說:「你們這些從王城回來,你們有沒有遇到啊?有一個人在大作供養大布施,你們有沒有遇到啊?有沒有去領受到這些好處啊?」本來就沒有的事,當然不可能被這些四百九十九個盲人遇到,於是就回答:「不值。」沒有值遇,沒有遇到。這一個金光黨就繼續說了:「哎呀!沒關係,我帶你們去找那一個地方,我帶你們去。這一個人很慈悲,又是大富長者,他會把你們所需要的都布施給你,非常棒喔!不過你們先把你們已經從王城乞討回來的這些東西,這些善心人士布施給你的,你們先留在這裡,空手去,這樣去領,可以拿到的更多。」這一些愚癡的盲人,就把他們從王城乞討得到的這些財物、飲食先留到一邊,跟著這個諂誑人,跟著這個欺騙、不講實話的這個宗教騙子走了。

這個誑人於是就引領著這五百個盲人,抵達一個深坑,很深、這一個很危險的大窟窿的地方;而跟這一些天生沒有慧眼的這些盲人說:「這個地方很平整、很好,有長者在這地方,這個平地平整的、良善的,很安全的這個地方。他有這樣子一個大布施的一個法會,那你們都可以臉朝東,大家一起臉朝東、一起往前走,那就是法會的所在,你們就可以去領受,享用大富長者這樣的布施了。」於是這五百盲人聽信他的話,一時往東迴轉走去,走了就掉到大深坑而死了。

而剛剛佛已經說過了,這裡譬喻的比丘,就是好讀外道經書的,現世的這些出家人;乃至可以廣而言之,這些三寶弟子卻好讀外道經論,以為外道經論,可以跟佛法相提並論。而這個誑人其實就是惡魔——天魔波旬所化現的。而深坑呢?就是邪道。因為一旦墮落深坑,一旦信受了類似:譬如大乘非佛說;譬如說輪迴這個觀念,是佛從這個古代的這些婆羅門教抄襲而來,沿襲而來的。譬如說大乘經典,其實是後世的論師編造而成,小乘才是真實的佛法;那所謂的小乘呢,是大乘人要貶低、要來看輕這個小乘人的說法。這些種種錯誤的演說,乃至還更誇張的認為說,佛根本是沒有說叫我們一定要吃素食、要吃素,其實這個是梁武帝的時候,梁皇寶懺的時候才有的道理;有些也只是外道經書,不是外道經書,而是大乘經典裡面後來的、後造的,這些大乘經典,譬如《大般涅槃經》、《楞伽經》,這些其實不是真正的經典,這些是後世的弟子所造作的,所以這些經典裡面才有記載說需要吃素。這樣種種的錯誤邪見,菩薩們都可以知道,您必定已經在很多的所謂的佛學概論的著作,乃至有一些號稱是導師的《華雨集》這些他的著作裡面有談到,《妙雲集》這裡面有談到。

那我們要來破斥這樣的一個講法,很簡單的,我們一樣接續前面幾個單元所說的,我們就先從我們為什麼要三歸五戒說起。三歸五戒必定是因為你信受輪迴;你信受輪迴,信受輪迴是苦,而又百方的比較,而終於有這樣智慧的簡擇,知道只有佛把三自性,把生滅相、生滅法、不生不滅法講對。舉例來講不生不滅法:佛教並不以任何一尊佛為造物主,為不生不滅法;即使報身佛、化身佛,都還是生滅法。《金剛經》說得很清楚:【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真正的如來,不是您佛世的時候看得到的世尊;不是您去西方極樂世界看得到的,像是阿彌陀佛,也不是倒駕慈航的觀世音菩薩;這些有形有色,有音聲,可以為人說法,有音聲,你可以去求祂的,這些都是有形有相的生滅法、生滅佛。真正的佛只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所指稱的那一個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每一個有情眾生都本自具足、本不生滅、本自清淨、本無動搖,而能夠出生萬法的那一個如來藏第八識;依這一個如來藏第八識,才有三乘菩提可說、可證,才有佛道可成。

這整個一個說法,都是從你信受輪迴,信受輪迴是苦開始。信受輪迴是苦,我們不用去管說是巴利經文,是梵文,是漢文,是西藏文的經典;我們單獨從每一個經文,不管任何語言的經文,你一定都知道五陰是什麼?五陰是什麼定義;你一定知道十八界是什麼?十八界之定義。信受輪迴,那您就要來探討一下:為什麼我這一世在當人?當這樣的男人?為什麼我下一世當女人?為什麼下一世當畜生?為什麼過去五百世當天人?天人之後又當毛毛蟲?毛毛蟲之後又可能輪轉到地獄道,或是怎麼樣。這必定有它的道理所在,不是無因而生,必定有相應於那樣子三界六道某一趣的業,而這樣子的業才能夠隨業、隨重、隨念,在一個有情眾生一世的壽命結束的時候,而依自己所造作的善、惡業,而善惡業當中,重的先報;乃至你念念當中,或要往生之前的那一念執著何在,還會引向您往生善趣或惡趣。這個在〈阿耆達王〉的故事,已經有說過,我們這裡節省時間,先不去提。

那既然信受輪迴,又找到要解脫輪迴的苦,找到「佛、法、僧」三寶才是真正,所以我信受三寶,我三歸。歸依三寶之後,我因為要斷除三界輪迴的苦;之前的單元也說過了,要從欲界開始,首先斷除那個財色名食睡,所以我受五戒。三歸五戒之後,我四種修——修學戒定慧伏除性障,希望能證得斷我見,至少是四證淨的初果,依這樣的信受輪迴。換句話說,不信輪迴,不必學佛;信受輪迴,你在各個不同語言的這樣的經典,你都知道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分類以及它的定義。

我們就從這最簡單的十八界來舉例好了,信受輪迴,信受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一切生滅之法不超過十八界,沒有第十九界,或者說沒有第六蘊,沒有第七入,沒有第十三處。這邊為了方便解釋,我們引用十八界。好,信受輪迴,稍微有佛學佛法常識知識的人,你就知道了,你要證入無餘涅槃的時候,定性聲聞人證入無餘涅槃的時候,你十八界必定滅盡;因為十八界滅盡了,生滅法都滅盡了,就是所謂的無餘法,沒有一個生滅法剩餘,你就證入無餘涅槃;可是無餘涅槃並不是斷滅,而是有一個涅槃本際在。而這個部分先不去提,然後我們先回來十八界當中,意根是最後斷的;在入無餘涅槃的時候,十七界都斷了,最後意根這一界、這一法功能才斷,可是這是阿羅漢定性聲聞人入無餘涅槃。反過來講,世俗人還在三界六道當中輪迴的時候,又是怎麼樣的狀況呢?十八界只有意根一法,換句話說,十八界一切生滅法當中,只有意根末那染污這一法,能夠過往三世,能夠從過去世到現在世,到未來世;換句話說,我們的意識,我們的色身,我們的種種,意根之外的十七界,全部都是斷滅之法、生滅之法,不是常存之法。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在過去的單元記得有跟菩薩們提過了。

信受輪迴,又信受輪迴是在三界六道輪迴。我們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我現在生而為人,我殺了一個人,或是說我布施了一個人好了,這個果報有可能現世受報,有可能來世、下一世就受報、生報;也有可能後後世,不曉得隔了幾劫或者幾世才有這樣子的後報。換句話說,我現在殺人,我不見得馬上被殺;乃至我跟這一個跟我結下惡緣的眾生,我不見得下一世乃至馬上就兩世、三世,他就殺回來,我就要去償還這樣子的惡報。那舉例來講,我們為了要菩薩們明白,有一個思惟的資料、一個所依,譬如說我殺了一個人,五百世後才受報好了。那請問菩薩們:既然每一世有每一世的五陰十八界,每一世、每一世的話,都只有意根到後來世;那請問殺人這個惡業,是如何能夠到未來世、五百世後,而能夠兌現的呢?而能夠酬償的呢?如果一個毀謗大乘非佛說,換句話說,不相信有大乘所說如來藏、成佛之道的人,毀謗有第八識,那個入胎識,這一個五陰俱識,這個涅槃本際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的人;他就必須要證明,他只信受的一切生滅法當中—六根、六塵、六識—有哪一個法,能夠從這一世到未來五百世,而讓這個業種、這個果報能夠如實兌現。這一世的我殺人,未來世的我雖然不是同一個色身、意識,可是那一世的我必須要償受這樣的果報;不會說我這一世殺人,我的兄弟,我的朋友,我的敵人卻在五百世乃至三百世、二百世後來替我代償這個果報。不可能!因為每一個眾生的五陰身,都各自由他本自具足的如來藏來受熏持種根身器。

那問題既然是這個樣子!六根、六塵、六識,六塵不用提,色、聲、香、味、觸它是剎那剎那生滅變化,它不可能記持五百世的業種不消失。你這世是中國人,下世是美國人,你這樣子的五陰身,這樣子的六塵境界法,根本不可能能夠過往太平洋。那您六塵既然不可能記持業種,六識呢?很簡單的道理,依唯識所說的「無心五位」,意識在這一個五個情況下,祂會斷滅的。譬如說,在證入滅盡定,證入那一個無想定;乃至悶絕,以現在的術語來講,譬如你車禍失血過多休克,或是過敏休克,或是說全身麻醉,意識斷滅;乃至於你是植物人,可是你還有呼吸,還有心跳,可是意識很明顯的是不現前的。換句話說,這一個前五識,乃至跟五識在一起的五俱意識,乃至在夢中的獨頭意識,或者散亂位的獨頭意識,很清楚祂是斷滅之法。

既然這樣子的六塵、六識都是斷滅之法,六根裡面的前五根又是斷滅之法,那意根呢,又必須是無餘涅槃之後的斷滅之法。那如果連意根,很清楚的唯識裡面說祂是恆審思量,無時無刻不在攀緣一法一法,在別別境界法當中恆緣諸法沒有停止的。這樣的一法,祂即是局部之法,換句話說,意根不是意識,意根不是那個色塵,十八界各個有它的界限,各個都是局部之法,不是圓滿之法,不是全體之法;既然是局部之法,就必定是生滅之法,生滅之法本身都是依他而起之法,它怎麼能夠儲存業種呢?

由於這樣的相信,我們就應該要瞭解大乘所說的如來藏——第八識,這是輪迴能夠成就的;而我們所造作的善惡因,包括我這一世殺人,我這一世布施、行大布施,我這些福德果報,如果要隔五百世、五千世乃至五百大劫才能夠兌現,我也不用憂慮於它可能造作的福德自己以後不能受用;當然反過來想,你也不用去擔心,也不要想說我這一世造作惡業,未來世我不用去承受這果報。因為,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的如來藏,這個大乘諦,這個大乘法所依,成佛之道所依的這個如來藏,祂是本來就存在的,不是因為佛出世講說這一個如來藏法,才有這個如來藏、這個真心存在;佛只是巧設這樣子的一個施設的名言,告訴我們說這一個真心、這一個涅槃本際叫作如來藏,因為如來藏中藏如來。又告訴我們說這一個如來藏涅槃本際,這個本自具足了這個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祂又是第八識,因為十八界當中有七個妄心;雖然對小乘人只說六個妄識,因為小乘人不須證知意根、不須明心,他一樣可以證入無餘涅槃,只要意識心得決定,不願意十八界法再生起;意識的心得決定也能夠讓意根最後心得決定。所以小乘人,最鈍根的小乘人,當然不是指全部的小乘人,最鈍根的小乘人,他一樣可以不證知七、八二識,他一樣可以證入無餘涅槃。

那從我們這樣子,剛剛這樣子的一個演說,你就可以知道了小乘法裡面也要信受輪迴,你才願意修學小乘法;然而離開這一個涅槃本際,佛在這個《雜阿含》裡面說的這個取陰俱識,這樣的入胎識—名色因、名色習、名色本這一個大乘三轉法輪所說的如來藏第八識—阿陀那識,不要說大乘菩提,連小乘聲聞人要證入無餘涅槃,都會成為斷滅,乃至根本不可能能夠實證。依於這樣子的道理,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即使佛沒有在初轉法輪、二轉法輪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告訴我們第八識阿陀那識這個名相,並不代表這一個法界本來、實際的這一個法身佛,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本自具足、本自清淨的這個真心不存在;祂不是因為佛出世說法了才有這個真心,不是因為佛沒有出世說法就沒有這個真心,因為輪迴的本體還是在於如來藏所出生的一世又一世的五蘊。

好,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只能先講到這裡。

祝願各位菩薩學法無礙,如意自在!

阿彌陀佛!


點擊數: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