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須大拏本生(一)

第109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阿彌陀佛!

先問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惱否?遊步輕利否?眾生易度否?

各位現在所收看的,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在上一集的節目中,我們講到了佛陀與世間同修耶輸陀羅的故事,今天接續著還是佛陀與耶輸陀羅的本生,我們要談到釋迦牟尼佛在上生至兜率陀天之前,在人間最後一世的故事。

在佛陀的本生之中,這一段特別的重要,不論是在北傳或是南傳的經典中,許多經典都一再的提到這一段故事。為什麼它這麼重要呢?這就要講到成佛之道,也就是菩薩用三大阿僧祇劫所修行的五十二個階位:第一大阿僧祇劫,是從初發心到初地;第二大阿僧祇劫,則是由初地到七地滿心;而第八地至成佛,則是最後一個阿僧祇劫。菩薩道修行到十地,感召十方諸佛灌頂加持之後,就成為十地滿心的受職菩薩,能夠為一切的眾生說法,而且妙法如雲如雨,永無窮盡,普益十方一切佛子,除了佛以外,無有堪能比擬者;所以十地菩薩又叫作法雲地,圓滿了大乘的無我觀,過識陰區宇而近滅盡識陰,因此能夠進入等覺菩薩。接下來,要在無量異熟現行的境界中,去實踐大乘的無我觀,也就是等覺大士的修行,即是百劫修相好—無一時非捨命時,無一處非捨命處—於一切時、地皆能廣施內財、外財,以修集佛地的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所需要的一切福德;在一百劫當中,幾乎完全是在修集福德,與眾生廣結善法因緣。換個角度說,等覺大士在物質世間中,在實際上去履踐了無我法,對自己的五陰完全沒有任何的執著,修除了最微細一分的習氣而直至成佛;也就是等覺大士的修行,是百劫修相好以及修除所知境中極微細執著的無明,然後方能具足普賢行成就一切種智,才能上生兜率陀天完成一生補處,到最後身降神母胎,示現凡夫肉胎而成佛道。

所以,釋迦世尊在這一段經文中,開示了祂自己過去在上生兜率天宮之前,最後一世王子須大拏本生,是世尊過去以人間凡夫身百劫修相好的最後一個階段,因此特別的重要,是所有佛弟子,特別是大乘修行者不可不知、不學者。

我們就來看看:如是我聞,有一時佛在舍衛國祇園精舍,當時有無數的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四部弟子圍繞著佛陀,佛陀露出了笑容,口中放出了五色光芒;於是阿難即從座起,整理好衣服,胡跪叉手向佛稟白說:「自從我阿難侍奉佛二十年以來,不曾見到佛陀您像今日這樣子的笑容。佛陀!您是憶念到過去、未來、現在諸佛嗎?您的笑容是有特別的寓意嗎?請您為我等開示。」佛就告訴阿難:「我並不是憶念過去、現在、未來的諸佛,而是想到我自己過去世以來,在無量阿僧祇劫中所行布施波羅蜜的事蹟。」

阿難就問:「那是什麼樣的布施波羅蜜呢?」佛說:「在過去無量劫前,有一個大國名為葉波,國王叫作濕波,以正法治國,不屈枉人民。這位國王有四千個大臣,統治六十個小國、八百個聚落,擁有大白象五百頭。國王有兩萬位夫人,卻沒有王子,於是國王向諸山河大地神明祈禱;終於夫人懷孕了,國王親自細心照顧夫人飲食起居,十個月後生下了太子,二萬位夫人都大歡喜,都能各自幫忙夫人侍養太子,所以這位王子就命名為須大拏。到了十六歲的時候,聰明的太子學習了各種的書數禮樂工巧;並且太子對父母也很孝順,事奉父母如天神一般。」

「這位須大拏太子,從小就喜歡廣行布施,布施天下的人民乃至飛鳥走獸,祝願眾生都能常得善福;因為須大拏知道愚人慳貪不肯布施,只是愚惑自欺而無所利益,有智慧的人則知道布施的福德;行布施的人,他是過去、現在、未來諸佛、辟支佛、阿羅漢共所稱讚。」

「太子長大後,國王為太子選了一位他國的公主為妃,容貌端正莊嚴,名字叫作曼坻,並且為太子生下了一男一女。太子想要廣行布施波羅蜜,所以離開了皇宮巡遊四方,這時候帝釋天主便化現出許多貧窮殘疾的可憐人圍繞在路邊;太子看到這樣的情況,心生憂愁不樂,便返回宮中。國王就問太子:『何故憂愁不樂呢?』太子回答:『剛才在路上看到很多貧窮殘疾的可憐人,我想求父親一件事,父親可否答應我呢?』國王說:『隨你所求,我都答應。』太子說:『希望父親能給我庫藏的珍寶,用來布施給城中、城外一切的可憐人,隨著他們的需求而盡給予之。』國王答應太子,並且派出使臣幫忙太子一起去行這個布施。於是遠從百里、千里、甚至萬里之外的人民都來了,求食物者得食,求衣服者得衣,求金銀珍寶者得珍寶,大家都得到了滿足。」這個時候,宿怨的敵國聽到了這個消息,知道須大拏太子性好布施,並且不會違背對方的要求,依受施者的索求而給予之。敵國的國王暗生歡喜,馬上召集了群臣謀士商量計策,國王說:『葉波國王有能夠行走在蓮花上的大白象,名字叫作須檀延,力量巨大又善於戰鬥;每次與諸國戰爭時,葉波國常常就靠這一隻大白象而獲勝。現在有誰堪能前往葉波,去向他們的太子乞求布施這一隻白象,把這一隻大白象搶過來?』此時有八位修道之人願意前往。

「國王承諾:『如果你們能得到白象回來,本王重賞之。』八位修道人手中就撐著拐杖,遠涉山川來到葉波國。到了太子居住的宮殿,面向門口站立,並且翹起了一隻腳;守門人向太子通報說:『外面有八個修道人,都撐著拐杖,說他們從遠方而來,要向太子乞求化緣。』太子聽到以後甚為歡喜,親自出來迎接,向前作禮,就好像是兒子看見了父親一般的恭敬。太子說:『請問諸位從哪邊來呀?修行得無勞苦否?各位有什麼需求呢?為什麼要各自翹起一隻腳呢?』八位修道人就說:『我們聽說太子您喜好布施,凡有所求者,從不違逆人意;太子樂施一切的名聲流傳八方,上至蒼天、下到黃泉,布施功德無法思量,遠近歌頌無有不知。今天太子您是國王的兒子,就像是天人的兒子一樣,您所說過的話終究是不會欺誑的,相信您今天一定仍然能像過去一般,不逆人意地布施一切;我們求您賜給我們能在蓮花上行走的大白象,名字叫作須檀延。』於是太子就帶著這八個人去到大象園中,要他們自己選一隻大象。」

「但是修道人說:『不!不!不!我們不要這些,我們要的是那一隻須檀延大白象。』太子說:『這隻須檀延寶象乃是我父王所重愛之物,父親重視須檀延就像重視我一般,所以不能送給你們;如果送給你們,我就違背了父親的意願,也許父親會因為這個原因把我驅逐出國。』但是此時太子又想到:『我曾經發下了宏願,一切東西皆可布施而不違背別人的意願;如果現在我不送給他們,就違背了我的本願。如果不能以這一隻象來布施,我又如何能證得無上平等的布施波羅蜜呢?所以應當要答應他們,以成就我無上平等的布施波羅蜜。』於是太子說:『好吧!善哉!善哉!我願將這隻白象給你們。』就叫了左右侍者將須檀延牽過來,為牠配上黃金的鞍轡。太子依著印度的禮節,左手拿了淨水為修道人灌沐行洗手禮,右手則牽著白象交給了他們;修道人們要到了這隻大白象,也依著乞食的規矩為太子祈禱祝願。臨走前,太子叮嚀修道人說:『你們趕快離開吧!如果國王知道了,一定會來追逐你們的。』然後八個人就一起騎了白象歡喜迅速地離開了。」

「大臣們聽說了太子竟然將大白象布施給敵國怨家,都大為震驚!甚至各自從座位上嚇得摔了下來,心中想:『國家就靠這隻白象維持平安,但太子竟然把牠送給了敵國。』所以大臣們就前往向國王稟白,國王聽到了非常的錯愕。大臣們說:『國王啊!您所以能得到天下,就是靠這隻寶象,這隻寶象的力量勝過六十頭大象;而太子竟然把牠送給敵國,這樣子我們的國家就要不保了。這該怎麼辦呢?像太子這樣子任性的布施,使得我們國家的庫藏日益空虛,我們擔心不久之後,整個國家以及我們的妻子、子女,都會被太子拿去布施了。』國王聽完這些話,心中更是大大地不悅。」

「國王問了一位大臣說:『太子是否真的將須檀延送給敵國了呢?』大臣說:『是的,是真實的。』國王聽完後,當場就訝異到昏了過去,從寶座上摔下來;諸大臣們趕快以冷水噴灑,很久以後國王才醒過來;當然,國王的兩萬位夫人也都是憂愁不樂。於是國王就和大臣們商量,接下來要怎麼處置太子。一位大臣說:『太子用腳踏進象園,那就砍下太子的腳,手牽過白象就砍下他的手,眼睛看過大象就挖他的眼睛。』也有人主張應該要砍掉太子的頭。國王聽到這些話,心中憂愁說:『太子如此地愛好布施,我要怎麼樣才能管制他呢?』一位聰明的大臣心想:『諸位大臣的建議都不恰當,因為國王就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兒子,不應該用這些殘忍的刑罰。』於是他說:『大王啊!我不敢要求大王拘禁太子,不如讓他離開這個國家,將太子流放到荒野十二年,讓他自己去慚愧反省。』國王把太子叫來,確認了太子真的把白象送給了敵國。」

「國王問他:『你為什麼要把我的白象送給敵國,卻先不告訴我呢?』太子說:『父親!你先前曾經答應過我,一切物品隨我布施,所以我沒有先通知您。』國王回答:『我說的是諸般珍寶,與這隻白象有什麼關係呢?』太子說:『白象也是您的珍寶財產啊!』國王氣得說:『你立刻離開我的國家,去檀特山中十二年吧!』太子回答:『是的,父親!我不敢違背您的旨意,但是請您讓我布施天下七天,滿足我小小布施的心,然後我再去山中吧!』國王說:『就是因為你布施得太過分了,使得我的國庫庫藏空乏,讓我失去了禦敵的寶貝,所以才要驅逐你;我不准你再去布施,你馬上離開,我不答應你的要求。』太子說:『我不敢違背父親的旨意,現在我希望用我自己的財產去布施;把一切的財產都布施了,我就離開,不敢再使用父親的珍寶。』這時旁邊的兩萬夫人也一同求情,最後國王還是答應了太子的請求。」

「於是太子就叫人召告四方,有想得到財物的人,都來太子宮門前,可隨你的欲求而得;但是呢,人類所擁有的財物無法長久存在,終究還是敗壞的。於是四方的民眾都來了,太子準備了飯食供養他們,隨他們的要求施予他們珍寶;七天之中,太子的財產就散盡了,貧窮的民眾變成富人,所以萬民歡樂。」

「接下來,太子告訴妻子曼坻說:『你聽我說:國王和大臣們因為我將大白象布施給敵國,使得國庫空虛,所以要放逐我到檀特山中十二年。』曼坻說:『祝願我們的國家豐饒,願國王及一切臣民皆同富業,我要和你一起去山中努力地求道。』」

今天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故事先講到這一邊。提醒各位:這一段故事是釋尊過去在上生兜率陀天最後一世的布施,也就是在等覺大士的階段要即將完成百劫修相好的一世,裡面的深意不是一般的凡夫所能知曉。

今天就先講到這一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1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