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過去當菩薩時 慈悲化鯨度眾生

第94集
由正德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今天要為大家說的是「佛陀過去當菩薩時,慈悲化鯨度眾生的典故」。

佛陀所度化的眾生,與 佛陀都必定有緣分存在:是否是曾經有受恩的緣,曾經有當過眷屬的緣。例如父母、兄弟、夫妻、家族成員等關係,乃至說有共同修道的緣,無論是在佛道中,或者是外道中,如果沒有緣分,那連 佛陀也度不了的。

例如,佛陀住世時,在舍衛城須達長者家中,有位老奴婢當大總管。有一天,長者請 佛與諸比丘來供養,其中有病比丘,因病在身就索求比較多,但這位老奴婢生氣,她不想給,認為出家人多求無厭,哪有道行可說!因此就口出惡言說:「什麼時候才可以不要再聽到佛的名字?什麼時候可以再不要聽到法的名字,不要再見到剃髮著染衣的出家人了?」這些惡言就這樣流傳到王后末利夫人那兒。末利夫人找了長者婦過來,說:「那老奴婢惡言誹謗三寶,應將她屏除斥責。」這位長者婦就說:「就像央掘魔羅這樣造作殺千人的惡業,佛都能調伏他了,何況這老奴婢呢?」末利夫人就在王宮設宴供養 佛及比丘眾,特地找那老奴婢過來捧著盛滿摩尼珠的寶瓶作供養。當 佛陀從正門進來了,老奴婢看到了 佛卻心驚毛聳,從後門逃走,用扇子遮著臉;佛陀示現化扇子成為鏡面,讓她上下左右都看到 佛陀,閉眼、張眼都看到化佛。雖然因此就見了 佛,但卻急忙逃走,向人說是佛陀在眾人之前現諸妖術,自己就害怕躲到陰暗處把頭蓋起來。

當 佛陀為老奴婢示現神通時,旁邊有五百多位女人,本來著於邪宗不信佛法的,都裂除邪見而心大歡喜頂禮 世尊;末利夫人慈悲請求 佛陀能度老奴婢,但佛陀卻說:「這個人罪根深重,於我無緣;剛剛我示現神通時,已經幫她消除了罪障。但她與羅睺羅往昔曾為善友。」於是 佛找羅睺羅去須達長者家度那位老奴婢。羅睺羅承 佛威神,變化成轉輪聖王找她當玉女寶,教她修十善,這樣才調伏她的心。後來羅睺羅回復本來相貌以後,老奴婢才覺悟悲泣而說:【佛法清淨不捨眾生,如我弊惡猶尚見度。】(《菩薩本生鬘論》卷4)她說:「佛法真是這麼清淨,不捨每一位眾生,像我這樣的醜惡,心性這樣不好,說惡語惡言的人,都能夠度我。」所以就悔過自責,懺悔洗滌之前的過失,求受五戒。羅睺羅為她說了三歸五戒,並帶她到 佛陀面前,她就歡喜地向 佛禮拜,並發露懺悔,就依照 佛的教導而出家,最後證得阿羅漢果。這就是與佛無緣而輾轉被度化的例子。

而 佛陀當菩薩時所發的菩提心,就是要以六度波羅蜜度眾生,因此於一世一世的菩薩行中,廣修各種利益眾生的布施,與眾生結下善緣;再依這個善緣,以佛法來度化他,今天要說的就是其中一個典故。

往昔在維耶離國,有一位長者聽聞 佛陀要來度化,立即到 佛的處所問候禮拜,請求 佛陀能接受三個月的供養;佛默然接受以後,就攝衣持缽帶著比丘眾到長者家。但其餘的人想要請佛供養的話,就不能夠得到機會了,因此都對長者很不滿而想要謀害長者;就一起約好日期,帶著兵隊重重圍繞長者家。長者非常害怕,但至心於供養 佛陀的事情,也就不再起其他想法。佛陀為他們說了若干扼要的法語,但長者及眷屬因為很恐懼,所以都沒有辦法安住於 佛所說的法。佛陀就從座位起來走出屋外,對著圍繞長者家房舍的大眾開示說:「因為瞋恚而惱害他人,將會承受三惡道的苦報;對著大眾讚歎祥和慈悲,能感召無量無邊的福。」佛陀對眾開示了若干扼要的法語,眾人心開意解,有八萬四千人發起了要修學無上佛菩提道的心意。

比丘眾看到這個情況,就請問 佛陀說:「佛陀啊!今天在這個場合的大眾,見佛聞法、心開意解,這是遭遇到佛陀才這樣嗎?或者是過去世有特別的因緣呢?」佛陀說:「今天聚在這裡的大眾,一時都得度者,都是往昔與佛有因緣的緣故。」比丘眾們請 佛陀為他們說本末因緣,以增益功德。

佛陀說:「往昔有一國的所在鄰近大海,當時的國王叫作薩和達,他以慈治國,視民如子。當時這個國有大災難,三年不下雨,稻穀不長,人民飢餓。國王就召集了梵志道士來問卜,說:『什麼時候會下雨呢?』那梵志道士占卜以後說:『要滿十年才下雨。』國王聽到這些話,擔心人民將因為飢餓而死盡,愁憂不樂地想著:『應當想什麼辦法來救濟國人呢?』國王接著又起這樣的念:『應當以身布施來救濟眾生。』因此便齋戒清淨,叉手向十方求願:【以我前後所作善行,若有福報者,願生海中,作大身魚,以肉供養眾。】(《生經》卷5)」國王這樣子求願說:「我這前後如果有作什麼善行,有什麼福的話,將這些福拿來用,讓我能生在海裡做大身的魚,能夠來用我的身肉供養大眾。」

「之後這國王便閉口不食,七天之後就捨報了;後來生為魚,魚身長四千里,當時具足了知過去世所發的願,因此便漂墮到海岸上,正面看起來就好像一座黑山。人民見到山都奇怪,這海邊哪有山啊?都前往看個究竟,才知道是大魚。全國人民都前往解取魚的身肉來食用,得以免除飢困而回復體力。災難過了以後,稻穀又豐收起來了。」

佛陀告訴諸位比丘說:【爾時魚者,我身是也;爾時食我肉者,今維耶離國人是。如來往者以肉活眾生,一世中耳。今以道慧,救護識神,還復本無,長離三界,眾苦永滅矣。】(《生經》卷5)佛陀說:「當時的魚,就是我的過去身;而當時食魚身肉的,就是現在維耶離國所有的國人。如來過去世以大魚的身肉來救活眾生免除飢餓得以存活,那只有一世。今天能夠以佛菩提道的智慧,來救護眾生的識神,遠離顛倒夢想,回歸於本來不生不死的涅槃本際,能永遠離開三界生死,那麼眾苦就得以永滅了!」

佛陀繼續說:【菩薩勤苦具足三施。何謂三施?外施、內施、大施,是為三施。衣食珍寶,國土妻子,是為外施。支體骨肉,頭目髓腦,是為內施。四等六度,四諦非常,十二部經,為眾生說,是為大施。求道之法,三施具足,乃疾得佛。】(《生經》卷5)佛陀繼續說:「菩薩勤苦地修學佛菩提道,要具足三種布施:就是外施、內施、大施。所謂的外施,講的就是衣服、飲食、珍寶、國土、妻子,這就是外財的布施;所謂的內施,就是支體、骨肉、頭目、腦髓,這是內財的布施;而自己要能夠修慈悲喜捨、六度波羅蜜,為大眾說苦集滅道四聖諦,無常、苦、空、無我,以及阿含、般若、方廣唯識等十二部經,讓眾生能瞭解真正的佛菩提,最後能夠成佛,得究竟解脫。所以要求佛菩提道的法,這三種布施一定要具足,才能在三大阿僧祇劫中能夠成佛。」以上就是 佛陀慈悲化鯨度眾生,成就三種布施的典故。

除了這個典故以外,釋迦世尊在天竺示現成佛,阿難曾經問 佛說:「為何這一世憍陳如五比丘是佛陀您最先化度的呢?」原來也是因為過去世,曾經吃了菩薩的大魚身肉而得到安隱的緣故。

在過去久遠無量無數阿僧祇劫,這個閻浮提有大國王,叫作設頭羅健寧,帶領整個閻浮提。這個國王有大慈悲,憐愍愛念一切人民。當時遇到了即將有長達十二年的旱災降臨整個閻浮提,國王就邀集了大臣算計所有的稻穀糧食可以食用的時間,但是卻不足以支應十二年的,到時候將導致眾多人民因飢餓而死亡。國王自己忖度著:「應當想什麼辦法來救濟人民活下去呢?」就向四方禮拜,立下誓願:【今此國人,飢羸無食,我捨此身,願為大魚,以我身肉,充濟一切。】(《賢愚經》卷7)這國王就這麼說了:「現在這個國內的人民,飢餓沒有飲食,我願意捨掉我這個身,能夠趕快生到大魚的果報,以我大魚的果報身,能夠充滿救濟一切人民。」因此,就爬上樹的頂端自投於地,當時就命終了,於大河中化生為一條大魚,魚身又長又大,有五百由旬。

當時國人中有五位木工拿著刀斧要去河邊砍材,大魚看到他們,就以人語發出聲音說:【汝等若飢,欲須食者,來取我肉;若復食飽,可齎持去。汝今先食我肉,而得充飽,後成佛時,當以法食濟脫汝等。汝可并告國人大小,有須食者,悉各來取。】(《賢愚經》卷7)當時的大魚就以人語發出聲音,告訴這五位木工:「你們倘若飢餓,需要飲食,就來拿我身上的肉;倘若吃飽了,還可以拿去送人。你們現在先食我身肉,吃了我的身肉得到充飽;將來成佛時,我會以法食救濟度脫你們。你們可以再去轉告國人大小,有需要飲食的,都可以來取用。」五個人非常歡喜,因此各取所需;吃飽了以後,還帶著回去送給別人,而將這個事情具體的告訴所有國人。於是所有的人民輾轉相告,傳遍了整個閻浮提,大家都來集會到大魚這裡,來吃大魚身上的肉,大魚身上一邊的肉吃盡了,就自己轉身讓人民可以再取用另外一邊的肉;那這一邊的肉又吃盡了,先前吃盡的肉又長生肉了以後,再轉身過來。這樣子反反覆覆,恆以他的身肉,救濟一切閻浮提的人民,歷經了十二年。所有的眾生,吃到大魚身肉的,都發起慈悲心;命終之後,都能夠生到天上。

佛陀就跟阿難說:【阿難!欲知爾時設頭羅健寧王者,則我身是。時五木工,先食我肉者,今憍陳如等五比丘是。其諸人民後食肉者,今八萬諸天及諸弟子得度者是。我於爾時,先以身肉,充彼五人,令得濟活,是故今日最初說法,度彼五人,以我法身少分之肉,除彼三毒飢乏之苦。】(《賢愚經》卷7)佛陀就告訴阿難說:「你想要知道,當時的設頭羅健寧王,那就是我過去身;當時五位木工,先吃大魚身肉的,就是現在憍陳如等五個人;那麼後來所有閻浮提的人民吃到大魚身肉,也就是現在八萬諸天以及現在所有得度的所有弟子眾們。當時我先以大魚的身肉,讓五個人能夠吃飽,讓他們能夠存活不會飢餓,因此今天最初說法,救度憍陳如等五個人,當時以我法身少分之肉,能夠除去他們貪瞋癡三毒所牽引生死飢乏之苦。」這是兩千五百多年前,釋迦世尊在天竺示現成佛時,憍陳如等五位比丘最先被度的因緣,也是當時聽聞 佛陀三轉法輪佛法之開示而得度者所有諸天天人與人間所有弟子眾的因緣,都曾經於往昔受恩於設頭羅健寧王慈悲轉生的大魚身肉,得以存活而安隱的因緣。

佛陀慈悲,不僅惦念著眾生身命的安危,更惦念著眾生佛菩提道法身慧命的安危。也就是說,真正的慈悲,不能對眾生只是在財布施方面;而對眾生作財布施為的是什麼?為的是對眾生有受恩的因緣,眾生能夠因為這樣子得到這個恩澤。那麼就以 佛陀的過去生得到善緣,那麼現在一切菩薩行菩薩行,能夠布施來度眾生,也藉這個因緣,跟眾生能夠結一個善緣;可是卻不能將這財布施,當作是佛法的全部。假如說以財布施當作是佛法的全部,那麼佛教的機構呢,就會被認為說只是一般的慈善機構,因為一樣的慈悲,社會上的慈善機構所作的事情,也是一樣救度眾生。而到最後,假如說佛教中也一樣只有財布施,沒有辦法以 佛陀所說的大布施—法布施—再來救濟眾生的話,那麼這樣的佛教機構,就會被認定為是屬於一般的慈善機構;那麼佛教就會被污名化,以為說只是想要在世間跟一般的慈善機構爭取眾生的財源來作善事而已。

可是事實上,佛教最重要的精神,就是要能夠度眾生解脫,最後究竟成佛。可是你要度眾生解脫,究竟成佛,你不能沒有因緣;那麼這個因緣,就是在過去生行菩薩行時,要透過財布施,以財布施的因緣跟眾生結下善緣;那這樣財布施,就是希望能夠將來置眾生於佛法中,這才是最終的目的。所以,真正的佛教對眾生的布施,你一定要函蓋了財布施,還有法布施;不能只有在財布施上面,而沒有法布施。而法布施,卻不能給眾生錯誤的佛法,不能給眾生所謂緣起性空就是究竟空的這錯誤的佛法,因為這是屬於斷見論,這是屬於戲論。如果說對眾生作種種的布施,可是在佛法上卻給眾生錯誤的佛法,那個就是誤導眾生;以跟眾生結善緣的因緣,結果卻讓眾生沒有辦法得到真正佛法,將來能夠真實解脫的正法。

所以,我們以「佛陀慈悲化鯨度眾生」的這個典故,要來瞭解說,菩薩那麼辛苦在修學佛菩提道,要具足三種布施,那麼最後還是以這個法布施為大布施。如果沒有這個法布施的話,那麼眾生沒有因緣可以解脫;就是菩薩自己,也沒有因緣可以解脫。因為只是行善,那麼它是屬於人天善法,與眾生只能說在三界中同樣的生死;跟眾生在三界中、生死中,來受用這些福,那這個不是佛法布施的目的。所以真正的慈悲,不僅要惦念著眾生的身命,還要惦念著眾生的佛菩提道法身慧命的安危。眾生的法身慧命不可以被誤導,不可以被邪見所破壞,佛教就是要讓有善根因緣的眾生,能夠進入正法中修學佛陀正法。

人天善法只是一個接引,一個前方便,而佛教它是函蓋人天善法,但人天善法卻不是佛教的全部。所以佛弟子們一定要認識清楚,如果說一個佛教的團體,它沒有辦法讓眾生得到法的布施,讓眾生能得到 佛陀的真實義,那麼我們要看待說,佛陀那麼辛苦來到人間這樣辛苦四十九年說法,難道只是要佛弟子們來作這個跟社會慈善機構一樣的這種所謂的慈善的法嗎?這種救濟的財布施嗎?我們要思考這件事情。那麼什麼才是真正的佛法?什麼才能夠讓眾生得到解脫最後成佛呢?一定是要函蓋了所謂的解脫道的佛菩提道,一定是要能夠知道說,什麼樣的法才是能夠成佛的法,絕對不是斷滅論,也不是戲論的緣起性空六識論,而是八識論的如來藏正法,才是真正的佛法中的能夠依止為成佛的法。能夠把這樣的法讓眾生學習,那才是真實的法布施,才是惦念著眾生佛菩提道法身慧命的安危的這種法布施。

那麼今天這個典故就說到這裡了。

阿彌陀佛!


點擊數:1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