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六師外道之互相諍訟談依止真善知識的重要

第84集
由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準備之三乘菩提之系列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所進行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今天為大家介紹這則故事主題是「由六師外道之互相諍訟來談依止真善知識的重要」。這則典故,經文出自《長阿含經》卷19〈龍鳥品〉,在《起世經》、《起世因本經》也有同樣的記載。因為時間的關係,經文部分,我們就不為大家讀誦,直接為大家介紹故事的內容。

這故事是說:佛世的時候,有一天祇洹精舍的比丘們,如同往常一樣到城裡去托缽;因為還沒有到中午的時分,時間還早,就借坐外道的講堂稍作休息。那麼這個講堂中的外道們正不停地互相諍辯著說:「我講的才對,你哪懂得什麼法?」「你這樣空洞無知,哪聽得懂我深奧的道理!」他們之間舌槍唇戰、互不相讓;如果被中傷,就回以更狠毒的話。比丘們聽到外道們這樣子惡言相向,不願意為雙方去作評證,也不願意繼續久留,就各各起身往外繼續往城中去托缽。

當比丘們回到了精舍,就把今天看到的情形告訴 佛陀,說這些可憐的外道,自己盲修瞎練、知見不正確,又互相惡口毀謗,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能夠親近正法,得到真正的解脫自在呢!佛藉這個因緣,就告訴大眾說這些六師外道過去生到現在一直都冥頑不化,就把這樣的因緣來告訴大眾。

佛說久遠劫之前,在南閻浮提有位鏡面王,他很喜歡讀誦大乘經典,智慧深廣、通達佛理;但是他的臣民只喜歡研究一些旁門小道,對於很深廣的佛典感到枯燥沒有趣味。國王陷入苦思說:「我要怎麼樣來度化我的臣民學佛,使他們能夠親近無上大道呢?」不久,國王想到了一個方便善巧,就令大臣們說:「去把我們國度裡這些生下來眼盲的人,帶到後宮花園去認識大象。」大臣們按照國王的旨意,把盲人帶到皇宮的象欄,讓盲人們一靠近大象,開始去觸摸、辨認大象的模樣。有人摸到象鼻,有人摸到象的耳朵、大腿、腹部不同的部位;這些盲人就開始諍論了,諍論這象的長相,都認為自己所知道的是最正確。

鏡面王就詢問這些盲人說:「你們都見到象了嗎?大象到底長什麼樣子?」摸到象耳朵的就回答說:「象就像一個畚箕。」摸到大腿的就回答說:「象就像一支大柱子。」摸到腹部的盲人就回答說:「象好像一面牆壁。」他們七嘴八舌地回答,告訴大王說:「我說的才是正確的啊!」而且各各堅持己見吵成了一團。

鏡面王看到這個情形,笑著對臣民說:「你們看!盲人其實只知道大象一小部分,就認為知道了全部。而佛法的智慧如浩瀚無垠的大海,你們如果只鑽著這些旁門小道,不知道要依善知識聽經聞法,這就好像這些盲人,永遠沒有辦法見到真理。」臣民們聽了鏡面王這樣的訓示,都有所省悟,從此開始親近修學佛法,開始聽經聞法。釋迦牟尼佛這個時候,告訴在座的比丘們這些往世的因緣說:「當時那位鏡面王就是我佛陀,這些摸象的瞎子們就是現在的這一群六師外道們。」所以,修行要信聞佛法,而且要有大善知識來指導,才不會誤入旁門左道,盲修瞎練、一無所成;不僅讓自己愚癡、沒有辦法解脫,甚至更會一盲引眾盲,造作墮落三塗的因啊!

這則典故當中,我們瞭解到,這些佛世的六師外道經常對於同樣是錯誤的邪知見而諍論不休;對於「我、身、世間」究竟有邊、無邊際這樣的議題,各有不同主張,經常相諍不下。這些外道們有這樣的主張,堅持自己的邪見互相諍論,這樣的一個惡見習性,佛在典故當中也將他們往昔這樣的惡習性因緣,作了以下的說明:那就是在久遠劫前,鏡面王這個年代,這些外道們,就是當年鏡面王叫大臣找來的這一群生來眼盲的人;他們各自摸象,因為生來就眼盲,不知大象的相貌,因此就依所摸到的部分認為是大象全體;摸到象腿,認為大象是大柱子;摸到象的耳朵,認為象是一個畚箕……這樣錯誤的知見。

所以典故當中,我們可以瞭解 佛陀非常善於說法,也了知眾生無量往世的業緣來由。佛陀舉這樣的典故,在告誡弟子們:第一點,說眾生的邪見是無量無邊,如果沒有去依止真善知識來修學正知見,這樣的惡見習性法種,會ㄧ直執藏在各自的如來藏識中,每一世遇緣識種流注現行,往世邪見又會再現前;而性好相諍這樣的惡習性也會現前,來繼續堅執自己的邪見,而不願意尋覓依止真正大善知識修學,來去除自己的惡知見。第二點,這些生來眼盲的人,常依現前所觸、所覺、所知,來論斷自己之所見;因為他生來眼盲,當然對於所觸、所覺知都不會是現象法界實際的相貌。

這樣的典故,佛陀是在告誡我們:眾生對真實法界無所知,因為無明遮障的缘故,就如同生盲者眼盲的緣故,所以沒有慧眼,可以親見實相法界;雖然有肉眼,但肉眼之所見僅及於現象界,並不是實相法界。所以眾生雖生有眼,但是是如同生來眼盲的人,於實相法界是全然無知;但是因為往世惡知識的錯誤教導與熏習,所以種下惡邪見,因此對於實相法界就不能得見,卻仍然堅持自己的邪見。乃至更有所謂的假名善知識,不知道自己對法界實相,如同這些生來眼盲的人,並未真實見,卻仍然以錯誤的邪知見去誤導眾生;就在這樣的假名善知識以「一盲引眾盲」的誤導下,廣大的末法眾生就被邪知見所誤導。

近代乃至民國以來整個佛教界,不就是被假名善知識這樣的錯誤邪見所普遍誤導,造成有心學法的人,經過二十年、三十年這麼樣辛苦求法、學法,而終一無所獲;更嚴重的,是隨著假名善知識、大法師盲修瞎練的結果,更種下更堅執的錯誤邪見,一直要盡未來際,都會如同這些生盲者、這些外道,這樣世世受邪見籠罩,無法遠離邪知見。所以關於法界實相最重大的錯誤邪知見,就是在捨報前被佛教界尊稱為「導師」與「大法師們」所建立的邪見。假名善知識,他們把一切法空、一切法緣起性空當成是法界實相,當成是 佛陀兩千五百年前所教授、所要開示悟入的一代法教。這樣如同生盲者,「不見言見、未證言證」,把 佛陀一代法教,慈悲要開導眾生悟入的法界實相,要眾生親證唯我獨尊的自心如來真實如來藏心,錯解成就是一切法空、一切法緣起性空;堅持這樣的斷滅見外道論的這些法師,只能是名惡知識,不名為善知識。

佛陀在初轉法輪四大部阿含經典所開示的一切法緣起性空,它的真實道理是在講:一切蘊處界諸法都是以入胎識——也就是以如來藏法界實相心,當為根本因,藉諸眾緣和合,而出生有現象界的一切諸法;而所出生的這些現象界諸法,都是依因緣和合而生起而幻滅,沒有真實自性,其性本空。所以,一切法空、一切法緣起性空當然不是實相法界,只是現象法界所顯示出一種現象,所顯示的一項理則,當然不是眾生從不生滅的真實本心,不是眾生的自心如來。

佛陀以三界人天至尊,無量劫前早就成就佛道,可是 佛陀慈憫這一界的眾生,不忍眾生繼續流轉生死苦,以其悲心再度地示現娑婆人間。佛陀也因為祂宿世的願力,要與無量劫前的一千位兄弟們,次第在這個地方的賢劫中,再度來示現成佛。佛陀再度受生,歷經八相成道,再度示現成佛的時候,現觀眾生皆本同一如來,皆跟如來一樣具足如來智慧德相,可是因為妄想執著無明遮障的緣故,卻不能證得,而繼續流轉生死不得解脫。佛陀以大慈大悲大願力的緣故,要教導眾生解脫生死流轉苦,也要進一步教導眾生斷除菩薩們才能夠斷除的變易生死,而能於生死得自在,於這兩種生死得解脫、得自在;以這樣的緣故,才會辛苦說法四十九年,將一代法教完整傳授於這一界的眾生。因此,所有此界佛法法教,三轉法輪的經典都是佛親說、親自傳授,後世眾生才有珍貴的佛法法教可以修學、可以依止,乃至能夠親證。所以學法眾生才尊稱 佛陀為唯一根本上師,尊稱 佛陀是「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所以,佛的一代法教是要教導眾生開示悟入眾生各自身中的自性佛、自心如來,實證法界的實相心如來藏;如何會是這些生盲者的所謂的「導師」、「大法師們」,所要去悟入的一切法空、一切法緣起性空這樣的外道斷滅見思想呢?一切法空這樣的斷滅空外道思想,在 佛陀住世之前,在古印度就有這樣的外道思想,又何必 佛陀再來此界辛苦示現,再來宣說這樣的一個錯誤的外道邪見呢?有智慧的佛法修學者,對這一部分應當謹慎思辨,切莫被這些錯誤的邪知見,這些大法師們所誤導,而ㄧ盲引眾盲,盲修瞎練,造成辛苦學法一輩子皆無所獲,唐捐其功啊!

第三點,依止真善知識修學佛法既然這樣重要,才不會被生盲者的大法師所誤導,那我們應如何來簡擇分別誰才是我們學法應當依止的真正大善知識?我們要依下面 佛陀的經論有幾個層面來作探討:首先我們要建立一個正知見,那就是「名師」不一定就是「明師」。意思說,有大名聲、有廣大道場徒眾,為大眾所追逐尊崇的法師,不是具有光明勝妙智慧的真正大善知識。大眾要依止佛陀開示的四不依的法理來作簡擇,那就是「依法不依人,依智不依識,依義不依語,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來作簡擇分別。尤其當依這個法師所說的法教,來判別說他所說是否符合佛說三乘菩提法教;而不是依止此法師是否有大名聲、大道場,有廣大徒眾來作真假善知識的分別。

第二個層面,說也要依照 佛陀經教的開示來簡擇善知識。如 佛陀在《佛說華手經》開示如何才堪任為真善知識?佛開示說:【若有四法,當知是為善知識也,何等為四?一、能令人入善法中,二、能障礙諸不善法,三、能令人住於正法,四、常能隨順教化。】這部經中 佛說善知識能令人入於善法,且令人安住於正法中,也能因為善知識的開導,使大眾遠離不善法的遮障;同時善知識也能常時隨順因緣為大眾開示,教化大眾趣入正法。這裡所說的正法,講的是大乘佛菩提法道,二乘聲聞、緣覺還是小乘,是以自了為主的解脫法道,仍屬於不了義的法道,仍不是佛說的正法;至於人天善法則屬世間善法,是共外道的世間法道,更不是佛說的正法法道。所以,近代如果有自稱是佛門善知識,但是只崇揚二乘小法,否認大乘佛菩提法道;更有人大膽倡言主張「大乘非佛說」,這樣的人,一定是假名善知識,本質是惡知識,不堪任為眾人之師。

第三個層面,說要簡擇是不是真正大善知識,不應該依是否是剃髮著染衣的出家僧相,來作判別是不是真善知識。因為對於具有道種智勝妙智慧的地上菩薩來說,常會因為時節因緣及眾生的需要,而於某一世示現的是在家身相,來方便大地菩薩破斥密宗喇嘛教的外道雙身邪淫法道;也更因為示現在家身的緣故,更能夠顯示大地菩薩說法具有勝妙功德,能普遍攝受佛門四眾弟子而無有難處。中土禪宗初祖達摩大師在他的《達磨大師血脈論》卷1有開示說:【若見自心是佛,不在剃除鬢髮,白衣亦是佛;若不見性,剃除鬚髮亦是外道。】文義在說:對於簡擇是否是真正著黑衣出家人、是真正善知識,要依是否具有大乘見道的實質來論定,否則即使示現外相剃髮著染衣,本質還是白衣的在家人;只要是已見道,能親見自己身中的自心如來,如是白衣在家人,也是已親證佛菩提的自性佛。所以簡擇是否是應當依止的真正善知識,應當依其是否有實證 佛陀勝妙法的本質,而不應依其所現外在身相,是在家相或者著僧衣出家相。

今值末法年代,眾師說法如恆河沙不可計數,所幸眾生有大福德,佛憫念末法眾生被邪見誤導的緣故,也依 佛陀咐囑地上菩薩轉世再來復興佛法,才有現在的具有道種智智慧的 平實導師住世說法,來弘揚復興 佛陀一代法教,成為了末法眾生長夜中的明炬,三界火宅的雨澤。

最後,要勸請所有有心學法的大眾,能早日依止真善知識 平實導師座下修學,才能夠免於典故當中的六師外道們,經過多劫還是堅執邪見,繼續被這些假善知識所誤導。

今天因為時間關係,這一則主題就為大家說明到這裡。

最後祝願所有的菩薩:色身康泰,學法無礙,道業增上,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