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法的無明熏義

第97集
由正文老師開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繼續來跟各位分享《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我們前面兩集說明了「云何熏習染法不斷」講了兩個部分,我們說染法熏習不斷,最主要是由於妄境熏、妄心熏還有無明熏,上一集我們講了染法的妄心熏的部分,染法的妄心熏其實最主要是由增長的根本業識熏,還有增長分別事識熏。

  我們這一集將要講「染法的無明熏」。上一集所講的染法的妄心熏裡面說,所有的一切增長根本業識熏還有增長分別事識熏,其實是依於真如緣起門而有的,這個真如緣起門裡面,它卻是依於真如性相本有的非緣起性而有的,所以我們提到說《華嚴經》裡面說真如非緣起、非非緣起。我們把這個部分再作一個說明,再來說無明的熏習,那就比較清楚了。什麼叫作非緣起的意思呢?是說祂心體本身的真實性以及心體恆不生滅。也就是說,如來藏心體的本身祂是真實的、心體恆不生滅的,但是心真如這個心體是本來就有的,不是你去修而修來的,所以祂不是緣起法,所以叫作非緣起。但是祂所含藏的染污種子,譬如說前面所說的兩種無明的種子或隨眠,這一部分卻得要透過你世世努力地去聞、思、修,然後去證得一切種智的佛法、證得解脫道而轉變,才能成為佛地的真如心無垢識,因此又會說祂是非非緣起。所以應該是非緣起當中還是有緣起的,這樣子才是成就佛法真正的中道義。

  所以真正中道的道理,其實就是在說我們的如來藏心體,祂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祂是不變異的。但是如來藏祂本身含藏的所有的一切種子,無始劫來含藏的這些種子,包括什麼?包括分段生死的種子、包括變易生死的種子,那這個分段生死的種子,其實就是對於煩惱障的部分沒有辦法去修除,所以障礙了我們的解脫生死,所以在三界六道裡面不斷地去生死流轉,就是這個道理。那另外一個就是我們變易生死的這些種子,也就是說斷除了分段生死以後,因為還有無始無明這一部分的隨眠,還有變易生死的種子這一部分必須要去斷除,所以這兩種煩惱必須要全部都斷盡了以後,才能夠成就佛地。那這些煩惱全部都是存在什麼地方呢?這些煩惱的種子都存在什麼地方呢?這些煩惱全部都是儲存在我們的如來藏裡面,因為有如來藏儲存了這些種子,所以是依著真如而緣起的,所以祂是非非緣起。這個非緣起就是在指如來藏的心體,非非緣起就是在指我們必須要修斷的這些煩惱,乃至於這些所知障的隨眠,所知障要斷除的這一部分,這一部分的無明斷除了以後,才是真正的成就了究竟的佛地。

  緊接著,我們要來說什麼叫作「染法的無明熏習」的道理呢?前面兩集裡面所講的就是在講這個八識的熏習,這一集要講無明的熏習的道理,我們要來把這一部分作一個說明。《大乘起信論》裡面怎麼說呢,說:【無明熏義,亦二種別:一、根本熏,成就業識義。二、見愛熏,成就分別事識義。】(《大乘起信論》卷1)這個意思是在說什麼呢?馬鳴菩薩說無明的熏習也是有兩種的差別,第一種無明的熏習,就是對於阿賴耶識心體根本熏,這種根本熏會成就業識末那識的習性,成就眾生在三界受生的業行、業果。第二種無明的熏習,就是說見愛熏,也就是說眾生對於我見上面的一念無明惡見的熏習,以及貪愛自我、貪愛我所六塵境界的熏習,就會成就意識相應的貪愛法,所以就稱為分別事識的熏習。因為意識就是最主要的分別事識,所以這個就是成就分別事識的熏習的道理。我們再來詳細說明一下,為什麼根本熏它會成就業識的熏習呢?因為根本熏這個熏習會熏入第八阿賴耶識心體當中,使得我們的業識末那識養成流轉生死、攀緣一切法的習性,也正因為這種熏習的結果,會熏入根本識而成就不斷流轉生死的業果,也就是說,它會使得意根這個業識末那識,不斷地跟什麼東西相應呢?跟我們的俱生我執相應,就會成就我執的習氣,成就我執的習氣,就會導致我執不能斷除,所以就會有分段生死的現象不斷地現行。

  正是因為這種熏習會成就意根末那識的我執的習氣,所以這種熏習,就會使得初果、二果乃至三果人,在捨壽的時候想要滅掉十八界法的自己,但是卻仍然沒有辦法滅掉,這使得三果人還得再出生到五不還天去,在那個地方壽盡捨報的時候,才能夠取無餘涅槃;更何況是二果還有初果人呢?所以當然更沒有辦法像阿羅漢一般的現生取證般涅槃的。然而這類我執種子是很難修除的,只有長時間修足了四禪八定,而使這種俱生我執已經完全被定力所降伏,才能在斷除我見的當下就能取證無餘涅槃;這個就是古時候已經具足四禪八定的外道們,當他們聞 佛說法而斷我見的時候,就當場證得俱解脫果而成為聖弟子。所以因為這樣的緣故,才說增長根本業識無明的熏習,能熏入根本識的種子當中,使得我們的意根具有我執而難以修斷。

  這種根本熏,也會使得阿羅漢、辟支佛、諸地菩薩都或多或少的會跟煩惱障中的分段生死的習氣種子相應,所以導致不能夠成佛;這個原因最主要就是因為這種無始劫以來在法界實相上面的無明的熏習,這些熏習都會熏入我們的第八識心體當中,而在無量世以後的現在,使得我們的業識末那識被熏成恆內執取第八識無漏有為法功德為我的習氣,所以阿羅漢、辟支佛們,在忽然覺知腳上有一條蜈蚣的時候,立刻會不加思索地振腳抖落牠;阿羅漢、辟支佛們忽然覺知在他的肩膀上有一隻蠍子的時候,也會立即不加思索地抖抖身體抖落牠。但是這種情形在八地菩薩就沒有這麼激烈的反應了,因為他們的習氣種子的隨眠已經很少了,但是阿羅漢只是因為斷除了分段生死,對於這些分段生死的習氣種子隨眠的部分,其實都還沒有斷除,所以才會有這種現象。諸佛菩薩就都不會有二乘人這種激烈的反應,也不會有像八地菩薩這樣子較輕微的厭惡蜈蚣或是蠍子的這個反應。為什麼呢?因為諸佛的習氣種子都已經斷除淨盡了,所以根本識的這種無明熏習,它會造成的習氣種子就不復存在了;那諸佛的功德,就是因為盡除了所有的習氣種子的隨眠所得到的這個功德。

  這就是說,無明的熏習,會使得我們種子根深柢固的成為習氣隨眠,那境界現前的時候就會直接的反應。就像我們剛剛所說的,阿羅漢遇到蜈蚣或是遇到蠍子的時候,他就會直接反應,似乎是不經分別的反應出來;這個其實是因為習氣種子的一個作用,因為已經熏入根本識當中了,所以祂就會成就三界受生的業行、還有業果。另一方面也正因為這種緣故,所以阿羅漢、辟支佛、諸地菩薩,都可以藉著這種無明熏習所成就的習氣種子,而可以繼續的由異熟生的存在,繼續受生於人間,顯現出和凡夫眾生完全相同的異熟果,這也是根本熏。也就是說,雖然阿羅漢或是說諸地菩薩,還有稍微或是說比較厭惡這些蟲子沾身的一個情形,但是那個不是現行所致,是因為習氣隨眠所致的,是因為習氣影響到。但是這個習氣從正面的一方面來看的話,這一些習氣也能夠讓阿羅漢、辟支佛還有諸地菩薩,可以藉著這種無明的熏習所熏習而成的這些習氣種子,不斷地異熟生,繼續在人間存在,不斷地有五陰存在來繼續修學他還未完成的佛道。所以從修行的方向來講的話,雖然他顯現出和凡夫眾生完全相同的這樣子的異熟果,但是其實是不一樣的,這個也是屬於根本熏。

  那一念無明惡見的見愛熏,它又是如何成就分別事識的熏習呢?那什麼叫作見愛熏呢?見愛熏就是在說眾生對於自我的貪愛,對於我所的貪愛的熏習,眾生對於見聞覺知心的自我、作主心的自我,因為被人作了錯誤的邪教導,所以產生了我見,所以對自我起了貪愛,而不肯讓自我消滅掉入無餘涅槃。那這些我見上面的一念無明惡見的熏習,以及貪愛自我、貪愛我所六塵境界的熏習,都是屬於意識層面的熏習,那這一部分屬於意識層面的熏習,基本上它不會熏成業識的種子;這個見愛熏,它都是屬於現行上面的事相,所以都只是與意識層面相應的貪愛法,所以就稱為分別事識的熏習。

  這種熏習,都是屬於我見還有我執,以及我所的貪愛上面的三界六塵事相上的事,所以都跟意識層面的見解有關。譬如台灣有一位大禪師他公開的教導大眾說:「能聽的一念心,能知、能覺、能說法的一念心,就是真如佛性,是不生滅性的,是常住的不生滅法。只要常常保持一念不生而清明的繼續安住,不起念記掛自己存在或不存在,也不起念貪愛任何的世間法,只要保持能知能聽的一念心常住不亂,這樣子就是證得佛性,那就是見性成佛了。」這一位錯說佛法的大禪師公開的這樣子教導大眾,他以能聽的這一念心,能知能覺能說法的這一念心,就是真如佛性,其實這個就是我們的意識心,祂並不是真正的不生滅的,祂並不是常住的不生滅法,所以把這一個心保持一念不生而清明繼續安住的時候,依然離不開意識心,所以讓這個心不起任何的貪愛世間法,保持能知的這一念心常住不亂,這個並不是真的佛性,這個是讓我們生死流轉的生滅心。所以這個部分,其實 佛在初轉法輪的阿含期的時候,早就已經開示了,能聽的這一念心,能知能覺乃至能說法的這一念心,祂其實就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乃至意識心,就是這六識心,這六識心就是稱之為五陰的我、識陰的我,再加上這個色身,這是屬於色受想行識,這個是屬於五陰我。佛說這個五陰我,是我們必須要去斷除對五陰的錯誤的認知,還有錯誤的執著;這個錯誤的認知,對於五陰的錯誤的認知就叫作我見,對於這個錯誤的認知的執著,把它斷除掉了,就是斷除我執。所以這個是 佛在阿含期的時候就處處已經說明的道理。佛又說這就是常見外道所自認為常住不壞的心體,是常見外道見;又說這種覺知心都是因緣所生法,所以說:眼、色為緣,生眼識;乃至於耳、聲為緣,生耳識;乃至於意、法為緣,生意識。所以又稱為六識身、六想身、六思身、六行身,這個都是六識身而衍生出來的我。

  所以這些墮在我們五蘊、墮在意識裡面的一個思惟的境界,全部都是從這個六識所衍生出來的。但是眾生愚癡,因為迷於多年營造的大法師的表相,以為道場蓋得最高最大的就是大法師,以為道場最多最大的就是大法師,以為學術作得最好的、佛學院蓋得最多的就是大法師,但是這些都必須要細心的去簡擇。眾生就是迷於表相名聲的崇拜,由於這樣營造的大法師的表相,所以就一昧地信受邪說,導致我見常住不斷。

  由於我見常住不斷的緣故,所以就會對意識相應的六塵境界生起貪愛,就會不斷地在三界的有為法的種種事相上面,生起無量的分別,不肯暫捨一切分別,因此而對六塵境界生起了貪愛,落入我所之中,流轉生死無量。

  那這種情形是只有現在這樣子嗎?其實不是的!現代如此,古時候亦復如此。以前應成中觀派的宗喀巴,他也是號稱大師啊!他也是堅稱意識心是常住不壞,所以就會貪愛意識相應的六塵境界,而對六塵境界生起貪愛,落入了我所之中流轉生死無量。而他之所以會堅稱意識心常住不壞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如果意識心是如 佛所說的因緣所生的緣起法的話,那宗喀巴他們喇嘛們所主張雙身法中的四喜淫樂,把這個四喜淫樂稱為俱生樂,就沒有立足點了。因為這樣一來,就顯示出一個事實:四喜淫樂的境界只是意識心的我所境界罷了。所以四喜淫樂根本不可能是真實法的,但是如果他們承認這樣的境界就是 佛所說的這個五陰全部都是虛妄的話,就必須要否定他自己的立論了。所以這就是顯示喇嘛教四大派中心思想的雙身法,所說的即生成佛的理論,都是落在我所上面;這種情形尚且不能斷離我所,何況是斷離我見!尚且不能斷離我見,何況能成就已斷我執的二乘聖人所不能成就的佛菩提果呢!

  他們如果承認了 佛所說的「對意識相應的六塵境界生起貪愛,會落入我所之中、流轉生死無量」的一個事實,或是認清這個事實的話,那就必須離開意識心相應的四喜淫樂的境界,那麼喇嘛教的無上瑜伽、喜金剛、大樂光明、父續、母續、不二續等雙身法,就充分地顯示出確是緣起生滅法。而他們號稱「更勝於顯教、能夠使藏密行人當生成就報身佛果」的「無上法門」,就會充分地顯示出確為緣起生滅法,而且是極染污的緣起生滅法。所以雙身法中的第四喜淫樂覺知意識境界,不但是意識境界上的我所法,更是三界中最粗重的貪愛染污法,當然就絕對沒有弘傳正當性了,也沒有所謂的勝妙於顯教的根據了。所以這個就是在說,邪見跟貪愛我所的熏習,就是在意識層面上的熏習,這都是能成就分別事識熏的道理,它不能熏入根本識當中。

  今天我們時間已經到了,這一集就先跟各位分享到這個地方。

  阿彌陀佛!


點擊數: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