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別智相應染心與現色不相應染心(下)

第80集
由正銘老師開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長!

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今天我們將延續上一集的題目:「分別智相應染心,與現色不相應染心。」上一集我們主要介紹,馬鳴菩薩在《大乘起信論》提到的無始無明所生染心,有六種別的第三種,也就是分別智相應染;這種分別智相應染,從具戒地乃至具慧地能少分離,一直要到無相行地,也就是七地心的境界,才能夠永盡。

上一集我們提到,這個能分別的智心,是指意識覺知心,我們也介紹了具戒地,也介紹了具慧地的三地跟四地。接下來,我們繼續這個單元,當五地入地心的菩薩,想要成就五地滿心位的時候,必須修行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依四地滿心地無生法忍的智慧再作觀行,觀行一切法都是自心如來藏所顯現,生死即涅槃,煩惱即菩提,非二亦非一,不應該如定性的二乘無學,因為厭離生死而取涅槃,應當求佛地的無住處涅槃,而能廣益自己及其他有情,由於這樣的現觀,能夠斷除下乘般涅槃的貪愛。第二件事是隨緣對諸方世界的有情,作無畏施跟正法施。第三件事是在觀行中以及作法施、無畏施當中,去觀察所布施的一切法,都是由自心如來藏變化所成;也觀察有情所受一切法施,雖然利樂充滿,但是他們因所受法施而顯現的般若慧,也是他們自心如來藏識的變化所成;又觀察自己,為了利樂有情的緣故,在諸世界所示現的化身,其實也是自心如來藏識變化所成。

五地菩薩這樣的現觀後,就通達七真如,證得無差別真如,也就是生死涅槃實無差別。因為這樣現觀的緣故,所以不會生起一向想要背離生死而趣向涅槃的作意,繼續邁向成佛之道,成就五地滿心變化所成的現觀,轉入六地心,所以五地滿心地,也是屬於具慧地。

當六地入地心的菩薩,想要成就六地滿心位時,必須修行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應當依於無生法忍的智慧,現觀一切有漏法中,十二因緣一一有支的現行流轉形成行陰;也就是說,在六地的入地心位,他還得要重新再把四聖諦、十二因緣重新再作觀行,觀行到更微細,幾乎可以說所應現觀的細相都已經觀行完成了;由於這樣的緣故,緣起觀、因緣觀的細相現行愚也就不存在了,也就是不但粗相的現行愚滅了,細相現行愚也滅掉了。因為這樣的觀行緣故,了知都是由於自心如來藏所顯現,非有似有,能夠斷除一切有漏雜染諸行。

第二件事是依於無生法忍的智慧,當變現意生身或化身到他方世界度化有緣眾生時,現觀這樣的諸行,雖然是屬於無漏法,但是卻不離有為諸相,而且這些無漏有為法,雖然屬於淨相,但是卻是多有相,住於無相觀時少,而且現前觀察,這些無漏有為的行相,也都是由自心如來藏識所顯現,非有似有,由於這樣現觀的緣故,能夠斷除淨相的執著,稱為已斷粗相現行障;這就是說六地的無生法忍慧修習完成的時候,想要進入七地心中,還得要觀察一切法乃至自己所現的輪寶、意生身等等,以及自己在十方世界所變現的種種化身,都是自己的如來藏變化所成。這些現觀,都是在斷除習氣種子所攝的分別智相應染──也就是意識覺知心分別所生的斷續我執以及斷續法執。菩薩這樣的現觀,一切相、一切行都是由自心如來藏識所現,非有似有,心得寂靜,自然證得滅盡定,這是不同於定性二乘或是通教菩薩等俱解脫者,必須起作意想要修證滅盡定,然後才能證得。

菩薩因為證得似有非有的一個現觀,成就六地滿心轉入七地,所以六地滿心地也是屬於具慧地。如果他不是阿羅漢迴小向大來修的話,即使是戒慧直往的菩薩,在這個時候,他只能夠少分離開分別智相應染了。為什麼說是少分離開呢?因為他還得要加行,例如六地菩薩說:「今天很難得,可以有空閒打坐了,讓色身休息休息吧!」但是他還是得要從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四空定,然後再進入滅盡定中,他還是得要經過四禪八定的加行過程,一一經歷所有的定境,不能頓入滅盡定中。這就表示說,他的意識相應染還沒有完全的斷除,所以 馬鳴菩薩說這個境界就是少分離染,要完全的斷除,必須要到無相行地;所以 馬鳴菩薩說「無相行地方得永盡」。

這個無相行地,其實就是七地滿心的境界,因為七地滿心的時候,可以念念入滅盡定。當七地入地心的菩薩想要成就七地滿心位時,必須要修行兩件事:第一件事是依於無生法忍的智慧重新觀察,一切有漏、無漏諸有為行中,十二因緣地的一一有支中,流轉門的種種生滅細相,以及還滅門中的種種生滅細相。因為以七地的證量來觀察六地所觀的,仍然未具足細觀,相對於七地而言,六地所觀的仍然是屬於粗糙。第二件事是觀察六地心中必須還要起作意加行純求無相觀;因為六地心中仍然需要勤求無相觀的緣故,所以墮於有求作意,因此不能滿足七地極寂靜的功德,所以進一步觀行,對於一一有支還滅的細相以及滅相起了遠離加行作意,所以無所執著。由於這樣的緣故,七地滿心菩薩,他的心地是寂靜的、非常寂靜的,念念之中都可以隨時入滅盡定。

也就是說,七地心中所要修的法,除了種種世間法、出世間法上的方便善巧以外,還要增益他在六地滿心位中不得不證的滅盡定。他有一個要增益的部分,就是針對六地所修證的細相觀,這也是一種無相觀,可是他這一種無相觀,必須要藉著時時刻刻的加行,才能夠讓這個無相觀不間斷;換句話說,六地菩薩得要靠意識不斷地加行作意,才能不間斷;可是七地菩薩是完全不一樣的!七地菩薩的這一種無相觀,是任運不斷的,不需要靠意識苦撐著,時時不斷地起作意來加行;六地菩薩的無相觀,還得要有意識辛苦地一直加行作意的意志在裡頭,才能不斷。七地菩薩不需要加行的作意,所以六地滿心位菩薩,還得要加修一切善巧方便法門,才能夠達到這一種境界。七地心由於這個緣故,他的心念可以說是恆時住在寂靜、極寂靜的狀態裡面,所以經上才會說七地菩薩念念入滅盡定。

也就是說,七地滿心的菩薩,他隨時要入滅盡定的話,只要一上座,不必幾秒鐘就進去了,不需要再加行。那為什麼他們能夠這樣子呢?這是因為意識相應的分別智的相應染的習氣斷除了,他不是只有斷現行;斷現行的境界,初地的慧解脫菩薩就可以作到,但是沒辦法把這一種相應染的一個習氣全部斷除掉,而七地菩薩有這樣的能力,是我們所無法想像的,大阿羅漢們也一樣無法想像。

因此說,分別智相應染,也就是意識相應的染污,要到七地才算斷盡;意識的相應染污,在七地滿心斷盡的時候,意識的相應染污就永遠不再現行了。這種七地滿心的境界叫作意識相應的分別智染污斷盡了,永遠不會再有現行,煩惱障上的意識心的習氣種子也斷盡了。七地滿心位菩薩,由於他的心非常寂靜的緣故,往往想要取涅槃,中止修學佛菩提道,所以在他即將入滅度前,佛會給予攝受,並授與引發如來無量妙智三昧,並因此轉入八地。

分別智相應染介紹完了,接下來就要開始進入到末那相應的染污習氣種子以及所知障的隨眠的部分。末那相應的染污就是末那相應於煩惱障的習氣種子,也就是我們要介紹的第四種染污「現色不相應染」。馬鳴菩薩在《大乘起信論》提到:「四、現色不相應染,此色自在地之所除滅。」(~《大乘起信論》卷1)馬鳴菩薩的意思是說,第四種染污叫作「現色不相應染」,這種現色不相應染心,一直要到色自在地,也就是八地菩薩才能滅除。現色不相應的染污,為什麼說是不相應的染污呢?又為什麼說是現色呢?大家應該有聽過:八地菩薩可以隨意變現金銀鹽米等等,為什麼能夠這樣子呢?因為他已經於色自在了——也就是在色法上面,他已經得自在,所以他能夠變現金銀鹽米等等的東西,所以他能夠這樣的變現。

這一種現色的相應染污是屬於意識所攝的範圍,不相應染污則是屬於末那識所攝的部分。意識在變現這些色法方面,一直都有相應的染污存在;所以三地、四地菩薩沒有辦法變現的原因就在這裡,因為這種相應的染污存在,所以他無法變現。到了七地的時候,他可以變現,可是他這種變現的功德,還得努力加行才能成功。他想要變現一個東西,他還要作很多的作意在心裡面,然後很多加行之後,才能夠突然間出生變現的能力,他沒有辦法自己隨意地變現──也就是他沒有辦法任運地變現;並不是他起一個作意要變就變,必須起了作意以後還要加行許久才能夠變現。這個就是說他的意識相應的染污還存在,因為意識相應染污還存在,所以他還得要作許多的加行。

馬鳴菩薩所說的這一種不相應染污,是屬於末那識的部分。這個末那相應的現色功能,被不相應的染污所障住,所以使得六地菩薩無法變現,使得七地菩薩還得要作許多的加行,才能夠辛苦變現出來,但這種障礙現色功德的染污,是末那相應而不與意識相應的;因為意識不能了知它,所以叫作現色不相應的染污。這一種意識不相應的障礙現色的染污,也就是末那相應的染污,我們得要到八地心中才能夠斷除,所以 馬鳴菩薩說它是色自在地之所除滅。

八地菩薩由於無生法忍的修證,他在俱生相續的我執現行,以及我執習氣種子都已經斷除了;他在俱生相續的法執上面,也就是意根的法執上面也開始分分地斷除了,所以意根末那識相應的俱生相續的法執也開始分斷的時候,他的現色不相應染污也就跟著斷除掉了,所以他變相變土都可以自在,所以八地菩薩可真的是不得了!所以這時候第八識的種子,祂所含藏的意根相應的障礙變現色法的染污,是意識所不曾相應的,所以稱為現色的不相應染。八地菩薩他怎麼能夠變相變土皆能自在呢?因為當八地入地心的菩薩,想要成就八地滿心位時,必須讓他的無相觀在一切時候都能夠任運現起;也就是他所成就的無相觀,不需要再加行,隨時可以任運現起;因為這樣的功德,能夠於相、於土任意變現。如果起作意想要變現,隨意可以變現,不需要如同七地菩薩還需要加行。因為這個緣故,對於變現相土的一切修道,八地菩薩已經具有無功用功德,所以能夠任運自在變現。

八地菩薩由於這個緣故,能夠斷除三種愚癡:第一種,對於無相觀的微細愚癡已斷;也就是說,七地的純無相觀雖然恆時相續,但是需要由意識的加行,才能一直相續不斷,但是八地菩薩不需要額外加行,可以隨時任運相續,所以能夠斷除無相觀的微細愚癡。第二種是斷除作與所作功用的微細愚癡;由於這個功德,可以任運變現種種相種種土。也就是說,別教七地菩薩雖能夠變現相土,但是必須要由加行才能成就;八地菩薩只要起作意,即可任運而現,不須加行。也就是說,七地是要靠加行的,不單是要作意;八地菩薩則是任運的,他的純無相觀都是任運現行的。由於是任運現行的關係,所以才能於一切法自在,也就是變相變土都能自在。

他為什麼會有這種純無相觀的任運自在的證境呢?又與菩薩的法道有什麼關係呢?七地滿心菩薩念念入滅盡定,所以他是寂靜、極寂靜的境界,他如果一不小心的話,就會入了涅槃;所以 佛就來提醒他,以前他在初地入地心時,所發的受生願,那十無盡願他還沒有完成,而不讓他入了無餘涅槃,而且佛還傳給他一個三昧,叫作引發如來無量妙智三昧;這個三昧勝過他七地之前所有三昧的總和。由於這個引發如來無量妙智三昧的關係,所以讓八地菩薩能夠這樣任運住於純無相觀、恆無斷絕的微妙境界中,所以他才能夠於相於土自在,才能變相變土任運而現;七地菩薩還得要努力地加行,他不用加行,只要作意一起,要變什麼相、什麼土,一剎那就變,這就是八地菩薩的可愛異熟果報。第三種是斷除於相自在的愚癡。由於斷除前面兩種愚癡,所以也斷除這一種愚癡;由於斷除這一種愚癡的緣故,證得如實覺知諸法相意生身,於相於土自在變現,這時候一切意識相應的細煩惱障永遠不再現行,意識相應一切相土所知障也全部永遠斷除,不再有這類的隨眠,成就八地滿心位。八地菩薩仍然有意根相應的細所知障存在,所以仍須轉入九地修道,這個單元所說的「現色不相應染心」,就是講末那所相應的,並非意識所知的,所以才叫作色自在地所滅除的現色不相應染。

今天《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分別智相應染與現色不相應染」,我們就為大家介紹到這邊,謝謝大家!

也敬祝大家:色身康泰,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