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公案並非無頭公案

第72集
由正才老師開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再次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我們上次講到第二輯第232頁第二段,在上個單元的最後,我們談到一個觀念是說,有些法師以及南傳佛法認為,不斷煩惱而世世受生人間,廣利眾生的菩薩一定是凡夫,可是這是一個錯誤的觀念!

菩薩不斷煩惱留惑潤生的意思,並不是說已入地的聖位菩薩沒有能力斷除思惑煩惱,他們是為了想要利樂眾生、想要修學一切種智成就佛道,所以才故意不去斷那最後一分的思惑,以免捨報時入了涅槃;而且菩薩留惑潤生時,所故意留的惑,只是思惑的最後一分,並不是不斷思惑的大部分,更不是連見惑都未曾斷,這樣子已經斷了見惑,只是故意保留最後一分思惑的菩薩們,怎麼會是凡夫呢?

此外這裡也要再附帶說明,菩薩的層次、階位很多,有凡夫菩薩、有已開悟的七住位起的賢位菩薩、有能夠證得慧解脫而不證的初地至三地心的聖位菩薩、有已證滅盡定而仍故意不斷盡最後一分思惑的六地滿心位菩薩、也有已證念念入滅盡定的七地滿心菩薩繼續留惑潤生,更是聖位菩薩,怎麼可以說留惑潤生的菩薩們都是凡夫呢?這些內涵及道理,絕不是那些沒有正確知見的凡夫法師及南傳佛法所能理解的,因為這種法對他們來講,確實是太深了!因為連定性聲聞的俱解脫大阿羅漢,都不能理解已證法界實相的七住賢位菩薩般若證量的境界,當然更不能理解已入地聖位菩薩的證量境界,更何況是那些沒有實修實證解脫道及佛菩提道的凡夫法師們,要如何能理解聖位菩薩留惑潤生的不可思議境界呢?

此外還有一個錯誤的觀念,我們也藉此機會提出來說明。上一集所提到的那位法師,也曾在她所出版的月刊中記錄了,她曾有這麼一次的演講內涵說對於禪宗,導師——也是指這位法師的導師,她說:【對於禪宗,導師認為這「不立文字」的「教外別傳」,越傳越偏,不能夠把握佛法的精髓,只能夠稱性而談,說一些無頭公案,這種不重義理的傾向,使得義理的研究慢慢衰微,導致佛教面對外道各種尖銳思想攻擊的時候,沒有辦法做強有力的抗辯;還有,明心見性,桶底脫落,到底怎樣循序到達那樣的境界?好像沒有次第可言;次第不明確,完全靠師徒之間彼此的自由心證。】(弘誓月刊38期)

以上這段話中,有對有錯;有的是我們所認同的,有的則是我們所不能認同的。譬如他們說:禪宗不立文字的教外別傳不能夠把握佛法的精髓。可是禪宗真的不能夠把握佛法的精髓嗎?如果禪宗不能把握住佛法的精髓,如何能於古時廣弘於中土?又如何能將佛法命脈延續至今呢?那麼他們為什麼會這麼說呢?理由很簡單,正是因為他們對禪宗沒有如實的瞭解與親證,也對什麼是佛法的精髓還沒有如實的瞭解與親證,所以無法理解禪宗的證悟與佛法有什麼關聯,與三乘菩提有什麼關聯,所以他們才會說這些禪宗祖師開悟所記錄下來的公案叫作無頭公案。可是對已經破參明心的修行人來說,禪宗公案的記錄與經典聖教的內涵義理都是非常相契合的,已悟的菩薩在閱讀二轉法輪的《般若經》、《心經》時,都會覺得異常貼切,看公案時更是親切,怎麼會叫作無頭公案呢?每一則證悟的公案,統統是有頭有尾,都是具有深妙法理與意涵的,只有那些對禪宗不瞭解、對佛法精髓不如實知的人,才會說這些公案是無頭公案。

但是她在別處卻有一段話講得很好,她說有些禪宗祖師是狂禪,說那些三乘經典是「老僧坐具」,是拿來當椅子用的;有的又說「三乘經典是拭瘡疣紙」,意思是說,如果長了瘡、發了膿,就把這些經典撕來擦瘡、拭膿,她說這都叫作狂禪。說得卻是沒錯!可是雖然是狂禪,卻也仍然是已經開悟的菩薩,只是因為那些祖師們只破初參、只得般若總相智,他們並不瞭解這樣的證悟,也只是大乘別教中的真見道位而已,在菩薩五十二個位階中也不過是第七住位,之後所應繼續修學的相見道的內容以及道種智等妙法,他們都還不能如實的瞭解,所以才會有種種狂禪的舉止。因此這位法師在這一段文字上對禪宗──特別是對近代大部分禪師的狂禪批評,我們不以人廢言,倒是很認同的。

此外,對於這位法師在上述演講中提到,沒有能力對付外道的破法行為這件事,我們也要補充說明一下。有一些禪宗祖師其實並沒有開悟,或者根本就悟錯了,譬如西藏密教史中所曾記載的「拉薩之論爭」,那位曾經與蓮花戒論法的禪宗祖師摩訶衍,便是落在意識離念靈知境界上,根本就不是證悟者,這樣的人當然是沒有能力對付外道的破法行為。更何況近代的佛教禪宗,真正開悟的人寥寥無幾,絕大多數都是落在離念靈知意識心上,並沒有實證如來藏,他自己的境界與常見外道一樣,不但沒有斷我見的二乘解脫智慧,更沒有證得法界實相的般若智慧,這樣又如何能夠對常見外道加以辨正及破斥呢?可是話說回來,真正證悟了以後,難道就有能力可以破斥外道法嗎?其實也不一定!對於剛悟的菩薩來說,他只有般若的總相智,仍須繼續進修相見道位的般若別相智,乃至修學唯識學中的一切種智的更勝妙法義,這樣要破斥外道才有足夠的能力,將來道業要進步也才會更快速。

古時候的禪師只要徒弟明心了──知道般若總相,有總相智了,就可以讓他出去開山弘法度眾了。但是在我們同修會開悟明心了還不夠,還要進一步修證眼見佛性,甚至還得要修學很多唯識的種智經典,所以在我們同修會的佛法修證與古時候禪宗祖師的只重明心,是大不相同的;也就是說,我們希望大家在佛法的修證上,不但要完全正確,而且是全面的具足整體佛法內涵的,不可以是偏於局部的,也不能夠分宗分派,不能把佛法分崩離析,應該是全面性的修證佛法。而禪宗的開悟,正是進入這佛法全面修證的一把關鍵鑰匙,所以對於佛法的修證,不應該只滿足於明心開悟,悟了以後,相當於才剛剛打開佛法大門,才剛剛進了佛法的大門,而門裡面有那麼多的殊勝妙法在裡頭,悟了以後得要開始去一點一滴的熏習修學,而不是才剛進入佛法大門,就算完工了。

此外這裡還有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禪宗的明心見性,也絕對不是這位法師在月刊所講的「沒有次第可言」;在古時候,是容許沒有次第可言的,完全是師徒之間的自由心證;但即使是自由心證,如果是由悟錯了的禪師向他的徒弟所作的印證,那麼這樣的自由心證當然是錯誤的;但如果是真悟的禪師,那他對徒弟的自由心證的印證,則一定是正確的。而這些公案的對與錯,都是可以在悟後,通過三乘經典的教證與理證來一一檢驗的。我們正覺同修會現在已經依據經教列出了佛法成佛之道修證的次第,當然也包括禪宗證悟的知見與次第在內,這樣就能夠讓想要修學佛法的人,可以按部就班一步一步踏實地走上去,當您開悟以後,就可以從教證與理證上,來檢驗開悟的正確性,對於還沒開悟的人,也可以依據我們所施設的成佛之道修證次第來檢查,我現在走到哪個地步了,下一步又該朝哪裡邁進;絕對不是如這位法師所說的沒有次第可言的,也絕對是可以經得起經教的考驗與印證的。

而且我們 平實導師也是經由禪宗的參禪而明心見性的,假使禪宗的開悟,以及那些公案中所顯示的禪宗妙理是不符合教證與理證,那麼我們 導師出世弘法到今天所寫出來的許多書籍,以及同修會所出版的種種刊物、DVD等,都將會處處違教悖理,絕對不可能完全符合三乘菩提的內涵與教理的;而且同修會至今也曾面臨三次質疑的法難,如果不是法義正確無誤,怎麼可能到現在還能繼續存在,而且還不斷地發揚光大,漸漸地被佛教界所接受呢?而且這幾次的法難,還導致了好幾本書籍的出版及文章的法義辨正,在在處處都證實 導師及同修會法義的正確與勝妙。而由此也可證明中國禪宗的開悟公案,絕不是無頭公案,絕不是完全純屬自由心證,也絕不是所指稱的野狐禪,而是完全符合 佛所傳的義理、是祖祖相傳、教教符契的正法;而且是進入大乘別教般若正理,以及進入大乘唯識教一切種智增上慧學的唯一入門鑰匙。

我們正覺同修會在 導師的帶領下所弘傳的正法內涵,不僅僅是禪宗的般若總相智而已,禪宗開悟明心只是第七住位而已,之後還要努力培植福德、鍛鍊定力、熏習智慧,繼續尋求十住位的眼見佛性。接下來還有十行位、十迴向位要修習,如果這些都完成了,再發起增上意樂的菩薩十無盡願,發起了聖種性就可以到達初地,這樣算是過完了成佛所需三大阿僧祇劫的第一大阿僧祇劫,接下去還有兩大阿僧祇劫要修才能成佛。但是您也不要灰心,我們相信絕大部分能夠聽到同修會這些課程的人,都是有因緣、有福報接觸到正法的人,因此只要能夠來同修會按部就班的學法,禪宗的明心見性乃至入初地成為聖位菩薩,都是指日可待之事。這就像大家在求捨報後,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樣,上品上生是一般念佛人從來都不敢奢求妄想的;同樣的,在以前的佛教界中,若提到明心見性也是大家想都不敢想的,大家都只求能夠念佛,念到一心不亂能夠往生極樂就滿足了,不是嗎?現在可就不一樣了,現在大家聽了同修會的課程後,知道有正法可以修學,也可以依照次第按部就班逐步修證實證,因此心量就可以大起來了,我們會中所有已經明心的菩薩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啊!

以上我們藉由這位法師,所曾演講過的內容,來導正一般修學佛法的人,乃至佛門內的法師常有的錯誤觀念。而主要的意思是說開悟明心實證如來藏了,才能了知一切萬法的根源,法界的實相,也才能有般若總相智,乃至繼續進修之後才能有別相智、道種智以及一切種智;而這些微妙甚深的無上大法,是菩薩們所修證的內涵,這不是二乘人所能知道的,更何況是那些還沒有斷三縛結的凡夫!您要是不信的話,不妨將來要是證悟了,可以去南洋尋找那些傳聞中的阿羅漢聖僧們,請問他:「請問您入了涅槃以後,是不是斷滅?」您只要問他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夠了,他們就一定答不出話來,更別提如來藏實相心體的中道性、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一切眾生本來常住涅槃等等妙法,他們是無從了知的;如果他們跟您說:「入了無餘涅槃不是斷滅,而是有實際存在不滅的。」您就可以再問他們:「那無餘涅槃中的實際是什麼?在哪裡?」他們也一定答不出來的。如果當中有人比較聰明伶俐的話,可能會這樣答覆您:「那得等我捨壽進入無餘涅槃之中,才會知道實際是什麼,在哪裡,我現在還沒捨壽當然不知道。」那您就知道他們根本就不懂什麼是實際,也知道他們根本就沒有斷我見,根本就不懂無餘涅槃的境界是什麼,所以其實都只是凡夫罷了!這個時候,您就跟他們說:「我現在還沒有進入無餘涅槃中,但是卻可以現前觀照到無餘涅槃中的實際。你們自稱已經證得有餘涅槃,怎麼會不知道實際在哪裡?」他們到此也就只好個個死於你的句下了!因為連定性大阿羅漢都不知道涅槃中的實際在哪裡,更何況他們連我見都還沒有斷,我執更不可能斷,連初果的果證都沒有,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那些連大阿羅漢都不能知道的涅槃實際。

因為時間的關係,這個單元就先為您說到這裡,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