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阿彌陀佛!

先問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惱否?遊步輕利否?眾生易度否?各位現在所收看的是,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的課程。我們接著前一集的節目,將一般初機的學佛大眾常會感到困惑的問題,將其分門別類用簡單易懂的說法,把它們一項一項地演述出來。今天我們來聊一聊鳩摩羅什法師是誰?也就是「鳩摩羅什與中國佛教的關係」。

鳩摩羅什法師生活在公元344年到413年之間,他可以說是我們中國佛教在佛經翻譯的成就上,最重要的兩位大師之一,另一位則是玄奘法師。如果就影響中國佛教徒的廣度上,羅什法師甚至超越了玄奘法師,可以稱得上是與佛弟子結緣最多、最廣的一位譯經法師。

我們先簡單地來說一下鳩摩羅什法師他的生平,有關他的故事在坊間非常的多、也很詳細,他的名字鳩摩羅什是梵語,翻譯成中文叫作童壽,也就是期許他在童年的時候就已經有一個老人的德行。鳩摩羅什法師他的父親叫作鳩摩羅炎,出生在中印度的官宦之家,也就是剎帝利種姓;依印度當時的種姓制度,這個家族是可以世襲官位的。可是羅炎不願意做官,他比較喜歡雲遊訪師學道,於是就各處的去遊學參訪;他到了龜玆國,也就是現在新疆庫頁附近;國王呢,聽說從印度來了名人,就請他到宮裡頭去接受供養,國王相談甚歡,就把王妹耆婆許配給羅炎,後來生下了鳩摩羅什。比較特殊的是在耆婆懷孕期間,耆婆本來不懂印度的梵語,可是懷鳩摩羅什的時候,竟然忽然會了印度語,而且辯才無礙、智慧大增、能聽又能說;所以當時有一位羅漢聽到了,就說:「喔!這個肚裡的小孩,可不是普通人,一定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耆婆常常和一些王室的女子去雀梨寺聽經,當時貴族去聽聽佛經是一種流行的時尚,但是耆婆卻聽得非常有心得。在羅什七歲的時候,母親耆婆在經過一番家庭革命之後,終於得到了丈夫的同意而出家,這個時候,小鳩摩羅什才七歲;母親出家時,小羅什也隨著母親一同出家。記載上說:「小羅什的頭有一點扁。」這是依據西域的風俗,孩子出生以後以後腦扁平為美,這個習俗也流傳進入我們老一輩的滿族文化,孩子小的時候要給他睡硬枕頭,讓他的後腦扁平,滿族話裡叫作睡扁頭。

傳說小羅什出家以後,一天就可以背誦經典三萬六千個字,幾乎是宿值聰慧、過目不忘,所以他很快的就把二乘經典都學完了;然後繼續學習世間的五明,像是醫方明、工巧明、聲明等等,他都非常的熟悉;爾後就隨著母親四處參訪學習大乘佛法,漸漸的在印度出名了。他的個性隨和不拘小節,譬如:小羅什在沙勒國的時候,記載上說他:「為性率達,不厲小檢,修行者頗共疑之,然什自得於心,未嘗介意。」(《高僧傳》卷2)意思是說:他的個性是一個自求修行,不太去在意別人的眼光,一個很豁達的修行人。後來他在溫宿國論法無礙,於是名聲遠揚,被龜茲國王──也就是他的舅舅迎請回國;回國以後,他廣說諸經,四遠宗仰莫之能抗。是說他大演佛法事業。

當時有一位王女,名叫作阿竭耶末帝,博覽群經,擅長禪要,說是已經證得了二果;聽聞羅什說法歡喜踴躍,於是設下了大的法會,恭請羅什開講大乘方等諸經玄奧的法義。羅什教導這一位王女去釐清諸法皆空而無我,為王女詳細地講述了五陰十八界乃是假名非實這樣的法義;當時法會中的聽者們,聽到了羅什講法都感到悲傷追悼,悔恨自己不能夠早一點聽聞到這些佛法的道理,體悟得太晚了。所以,從這個地方也可以看出,到底這一位阿竭耶末帝王女之前有沒有證果呢?在這個時候羅什尚未滿二十歲,所以說他是宿值聰慧並不為過;到了二十歲的時候,羅什雖然身在王宮,但是正式受持了比丘戒,跟從卑摩羅叉法師學《十誦律》。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當羅什在龜茲國弘法時,他初出家時所跟隨的小乘師父蒲達多,在這個時候到了龜茲國來了,於是國王和鳩摩羅什一起出去迎接蒲達多法師的到來,並且羅什請師父與自己共住在一起,為師父說《德女所問經》──也就是德女所請問的大乘佛教的道理;用這個方法來度師父,由二乘法進入到大乘的實相法門。經講完了,他的師父仍然無法體悟羅什的用意,就問他:「你覺得大乘的佛法有什麼好處嗎?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呢?你捨棄了小乘而改學大乘,大乘的教義不就是講空而已嗎?空就是什麼都沒有,既然什麼都沒有,那你學它有什麼用呢?所謂的空,就是本來就已經都空了嘛!那又何必要學呢?」鳩摩羅什回答師父說:「這個空裡邊才能夠有『有』,真空裡面有妙有,空中裡面才有妙有;妙有裡面也就是真空。大乘佛法才是究竟徹底的佛法,不像您教我的二乘法有那麼多的名相之學,太過於拘謹反而得不到解脫。」師父蒲達多就說:「啊!我用一個譬喻說給你聽吧!譬如有一個癡狂的人,請了織布的工匠來給他織綿布,織好了一匹布,他一看就說織得太粗了。重織!這個工匠呢就只好又織一匹更細的布,就這樣子最後織了很多次,可是這個癡人還是不滿意,總是說:『這還是太粗。』最後織布的工匠乾脆用手指著虛空,對這個愚癡人說:『織好了!織好了!你看!這是最細的綿布,就在虛空當中,你看到了嗎?』愚癡人看了一下,就說:『沒有啊!虛空中沒有綿布啊!』工匠就說:『有啊!有啊!虛空中的綿布是世界上最精最細的,因為它太微細了,所以連我這個工匠,尚且不能以我的肉眼得見,至於你呢!當然是看不見啦!』愚癡人一聽,認為說:『喔!綿布已經在虛空了。』於是就賞給工匠很多的錢。所以其他織布的工人也跟著用這種方法,來騙這個愚癡人;每個人都說:『我的綿布是世界上最細的,它就在虛空中。』所以愚癡人又給出了很多的錢,左一個、右一個,都是這樣來騙錢的。所以徒弟呀!你所說的大乘法,說一切皆空,說空裡邊才有妙有;但是你卻看不見那個妙有,因為根本沒有那個妙有,那是騙人的。跟這個比喻是一樣的,空就已經空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妙有。」也就是說,蒲達多認為佛法都是一樣的,就是斷滅了五蘊、十二入、十八界就叫作空;既然已經空了,又哪裡來的妙有呢?大乘佛法中所謂的真如妙有,完全是想像出來的、是騙人的,所以大乘佛法只是在那一邊畫蛇添足罷了!因為法界中根本沒有那個真如妙有啦!

鳩摩羅什就回答師父說:「不!不是您所想像的那樣的,真如本源是眾生真實的所依,也是真實可證的,並不是虛妄想像出來的。」於是就對師父說了很多大乘的妙理,就這樣子師徒之間來來回回討論了一個多月,羅什也傳授了師父一個多月,最後終於讓蒲達多心開意解,瞭解到大乘的教法真實不虛;這時候,師父在羅什的幫忙之下,終於明白了大乘真空妙有的道理了。自己知道自己過去犯下的錯誤,所以蒲達多就說:「感謝您教導我真實佛法的道理,從現在開始我要拜你作師父了。」鳩摩羅什回答說:「不可以!以前我拜你作師父,你現在不可以又拜我作師父。」蒲達多說:「不!我是你的小乘師父,而你是我的大乘師父;各有其師,各有其乘,應該是要這樣子的。」他這樣一講,鳩摩羅什法師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就收他的師父作徒弟了。

各位觀眾沒想到這樣子將大乘法當作是虛妄的想法,到了現代依然是存在,同樣的錯誤總是一再的發生,而且越來越嚴重,這就是現代末法時代的現象之一。譬如說:有一位現在名滿天下的北投大法師,年輕的時候在高雄美濃閉關,當時另一位有名的不順長老特地南下來看他;北投大法師就把多年來心中一個大疑惑向長老請教,北投法師講到這個空中妙有,才講到這裡長老就打斷了北投法師的話,回答說:「空了就空了!哪還有什麼妙有?」據說北投法師自此以後受益匪淺;也就是說北投法師本來懷疑:空中是否有妙有?所以向不順長老請教,沒想到反而被不順長老誤導,說:「空就空了,沒有妙有了。」最後雙雙都落入了錯誤的斷滅論中,還自以為自己的見地高。

大家看看!佛法衰敗至此!一千多年前鳩摩羅什法師,為了糾正自己小乘師父蒲達多的錯誤,所特別檢點、特別警示眾生:這兒是大陷阱千萬不要掉下去喔!反而現代聞名的大法師們,爭先恐後大搖大擺地跳進去。如果我們將他們對比鳩摩羅什師徒,只能說:「今人不如古人多矣!」也就是眾生福報薄矣!

鳩摩羅什法師在西域龜茲國大弘佛法盛名遠播,也傳到了中國,當時前秦國王符堅聽到了,就叫大將呂光帶領了七萬兵馬,去把這一件龜茲國寶,也就是羅什法師給搶來中國;其實羅什法師早就知道自己與震旦中國有緣,而且他如果來中國弘法則大乘佛法就會大興於中國。但是這樣的緣卻對自己會不利,只是菩薩一心為眾生不會去計較自己的得失。當呂光帶兵攻來的時候,此時羅什就勸龜茲王不要和呂光作戰,但國王不接受、不願意求和。西元384年7月呂光帶兵攻入龜茲,國王被殺,呂光就另立了國王的弟弟為新任的龜茲國王;此時呂光俘獲了鳩摩羅什帶著他回中國。因為呂光本身不信奉佛法,看到羅什年紀輕輕的不會有什麼修行,所以一路上對羅什法師多加羞辱;例如強迫婚配龜茲王之女、強迫羅什飲酒壞戒等等。羅什法師為了能在中原廣弘佛法,所以對這一切都逆來順受,一直到了呂光因為不聽羅什的勸告,導致數千將士被水淹死後,才稍稍地改變了對羅什的態度。大軍行到高昌,也就是現在新彊的吐魯番,苻堅在淝水之戰兵敗消息傳來;到了涼州,也就是甘肅武威,呂光又聽說苻堅被姚萇篡位,所以呂光乾脆就地自己建國稱王,也就是後涼。羅什也就這樣子被留在涼州了,而且一待就是十七年;這十七年在歷史上的記載很少,唯一安慰的是他不但學會了漢語,而且對於中文有了甚深的研究,甚至在文學上修辭遣字的造詣,還遠遠地超過了一般中國的讀書人。

西元401年羅什已經五十七歲了,中原名僧道安法師的高徒僧肇,因為道安呢在生前就很仰慕羅什,所以僧肇不遠千里來親近羅什法師,日後僧肇成為幫助羅什翻譯經典的左右手。在中原姚萇病死之後,長子姚興即位,與父親不同,他是一個被後人稱道的明君,更是一位虔誠的佛弟子;姚興出兵滅了呂氏政權,終於請回了鳩摩羅什大師。在公元401年十二月二十日的這一天,羅什法師終於來到了長安,國王姚興帶領群臣親自出城迎接,羅什到達長安的第五天就開始翻譯佛經了。

接下來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等下一集,再為各位繼續介紹。

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點擊數: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