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經典是後人編造的嗎?(三)

第70集
由正圜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三)單元。

今天我們將接續上一集,繼續來探討:「大乘經典為何不是後人所編造的。」由於這個題目牽涉極為廣泛,所以必須利用三集的時間來說明,希望藉由這次電視弘法的因緣,一一剖析之後,佛教界諸大德、長老,乃至一切學人,在聽完我們連續三集的闡述之後,能夠放下成見、平心靜氣、如理作意的思惟與觀行,而且能夠欣然接受「大乘諸勝妙經典,確實是佛所親說。」從此永遠不要再炒作「大乘非佛說」這盤冷飯了。果能如此,那您的道業,將在這一世有長足的進步,也將開始大步邁向成佛的坦途。

話題回到我們的主軸來,在上一集中,我們舉述了佛世時人間佛教的背景,說明是以出家僧眾為代表,而上座部出家僧眾,多數屬於聲聞僧,唯有少數之菩薩僧。而大乘僧眾則都是菩薩僧,在菩薩僧之中,在家菩薩的人數卻又遠多於出家人,也因為在家的賢位及聖位菩薩雖然都是證量比較高深的人,但都謹遵佛語,一向以護持僧團的外護自居,在僧團中始終居於陪襯的地位;所以才會在第一次結集時,難以主張結集方向,而使得初次所結集的內涵,全部都變成二乘解脫道的經典,全都歸類在四阿含之中。所以這些大乘的出家、在家菩薩們,在幾經交涉溝通,結果都無效之後,才會說出:「吾等亦欲結集。」這樣的話來,這也才有了隨後大乘經典的結集。因此不能以結集時間的先後與否,來作為判斷經典真偽之依據;而是應該依法義之是否符契佛意,以法義之是否正真與勝妙、以法義是否妙符三乘菩提證量之正義為標準才是。譬如佛世時的一切世間樂見離車童子,也都是等到諸大阿羅漢都不樂於護持 世尊正法,於最後時,方才向 世尊允諾,護持最後時世的三乘菩提妙法。這就如同今時的 平實導師寫作《阿含正義》,將阿含諸經中所蘊藏、所隱說之大乘法義,顯現出來的道理是一樣的;都是在期待諸方大師撰寫這類的書籍多年,而不可得之後,不得已,才於公元2002年開始,以五年的時間撰寫《阿含正義》。這是因為 平實導師從來不是以「阿含解脫道」作為弘法主軸的緣故,所以大眾不應該責備說:「這樣的義理,別人難道不能寫嗎?為什麼一定得要你 平實居士才能寫?又阿含諸經所說,本來就不是大乘法,而是二乘解脫道的法義,並沒有大乘佛菩提道的法義隱含在其中,所以你 平實居士所寫的書是後出的;凡是後出的書都是大有問題,而且你寫《阿含正義》的時間點,也遠遠後於諸方大師,所以您所說都是妄論之說。」

各位菩薩!我們平心而論,仔細推究《阿含正義》書中所陳述的法義,再比對三乘諸經的義理,其實 平實導師所說的,才是 佛的本懷;而先出書的某某法師等人所說諸法,卻是大有問題啊!因此如果以書籍先出後出的表相,作為判斷經典真偽的標準,一定會產生嚴重的過失。因此,您如果是想在佛菩提道中有實際修證因緣的話,請您一定要以經中的法義真偽,作為辨正的標準,千萬不要以事相上的先出後出作為採信的準則。

第八個原因,根據長阿含部《佛泥洹經》的明文記載,四阿含諸經是在大迦葉等人的第一次五百結集時,就已經具足了。既然在第一次結集時就具足四部阿含的經典,也就是包括了雜藏和律藏,三藏都具足了;顯然第二、三次的經典結集,並非結集四阿含的經典。所以不能說,第二、三次的經典結集也都是四阿含諸經,因此也不能據此而主張說:大乘經典是部派佛教以後的佛弟子,長期創造結集出來的。而且在聲聞僧大迦葉尊者結集完成四阿含時,菩薩們已經當場提出異議說:「吾等亦欲結集!」顯然是在異議後,不久就開始結集的,應該是在第二次七百結集之前,就已經完成結集。因為第二次的七百結集,已經是佛陀入滅一百一十年以後的事了,而且只是結集二乘出家眾的聲聞戒律而已,不曾作法義的結集。由此可以證實,大乘經典是在提出異議,說要另行結集後不久就被結集出來了。由此可以證明,大乘經典真是 佛說,而不是部派佛教以後才發展出來的,不是由聲聞部的後人,長期體驗、創造、編集的;因為聲聞人是永遠不知道大乘法義的,他們連般若總相智都不懂,怎能結集出一切種智的唯識經典呢?只有菩薩才可能結集出大乘經典啊!這樣的道理,相信一切有智之人都可以理解、信受才是。因此某某法師所主張「四阿含諸經,不是在第一次結集時就全部完成結集的。」這樣的說法是公然違背長阿含部經典明文記載的妄說;而且解脫道只是聲聞眾的修法,菩薩眾則不單以解脫道作為修行之目標,而是以佛部的行門為主要標的。從這裡也可以證明,四阿含只是聲聞部、緣覺部所修的解脫道,必然不函蓋佛部的菩薩道;所以在四阿含之後,必然會有第二、第三轉法輪諸經的結集才是。

各位菩薩!接下來,我們來舉述《增壹阿含經》卷14的經文,證實聲聞眾只修解脫道而已,不曾實修佛菩提道。【「比丘當作是觀:若聲聞之人厭患於眼,厭患於色,厭患眼識;若緣眼生苦樂,亦復厭患。亦厭患於耳,厭於聲,厭於耳識;若依耳識生苦樂者,亦復厭患。鼻、舌、身、意、法亦復厭患,若依意生苦樂者亦復厭患;已厭患,便解脫;已解脫,便得解脫之智: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復受有,如實知之。」】也就是說,這些解脫道法門,並不含攝佛部的菩薩道所修「法界實相法門」,卻是聲聞之人唯一必修之法,這樣的正見,遍於四阿含諸經中處處可尋;而都不細說佛部的菩薩道──法界實相般若智慧法門。由此可知,解脫道的四大部阿含諸經,即使是聲聞人所曾聽聞的大乘經典,也都被結集成聲聞的解脫道法義;因此菩薩另行結集的般若和方廣等大乘經典,當然是 世尊第二、第三轉法輪說法的內涵。如果菩薩們所修之般若和方廣等經典,都不是 世尊在世時所說,那麼請問 世尊所說的佛菩提道大乘法義又何在?是否大乘經典只說於天界,而吝說於人間呢?或是 世尊化緣未滿,而卻先取滅度?難道不懂般若和種智的聲聞聖人及其後人,單憑對於 世尊的永恆懷念,就能創造出二乘聖人所不懂的般若和種智經典嗎?這些重要的問題,我們想請某某法師門下、諸多大德長老,是否能出面向佛教界及佛學學術界,來說明這其中的道理呢?然而我們相信這些問題,縱使他們是如何的辯才無礙、舌燦蓮花,也同樣是無法據理回答的。

第九個原因,台灣和大陸地區的出家法師,常常有這樣的說法:「四阿含諸經,才是真實不二之佛法。大乘佛法如果離開四阿含諸經,就不能成就。因此大乘法中諸經的法義,都必須以四阿含經典作為依據才能成立,所以四阿含諸經勝妙於大乘經典。」然而這樣的說法,正好是和事實互相違背。我們為什麼這麼說呢?意思是說,四阿含諸經所說的內涵都只是二乘菩提的解脫道,唯是出離觀而已;在大乘法方面,則只談到大乘「安隱觀」的名相,並未明說、顯說法界萬法體性的實相,也不曾述說無餘涅槃本際之內涵,更不曾述說諸阿羅漢修證解脫果成就之後,應該如何繼續進修,才能到達佛地的道理。而大乘「安隱觀」的名相,佛在長阿含之中已經提示過,但卻都未曾宣說;所以四阿含只是二乘法義而已,不能函蓋大乘法義之安隱觀。一直要等到後來大乘四眾菩薩,結集所成的方廣唯識經中,方才有大乘菩提的安隱觀出現;如是結集大乘經典,而具足宣說成佛之道以後,才得以完成 佛在四阿含中所曾說過的安隱觀,也才能圓滿佛道之弘化。世尊出現於世間,一定是要圓成佛道之弘化以後,才有可能在人間示現無餘涅槃,而如今現見 世尊已經取滅度,這必定是已經圓成了全部佛法的弘化才行。由此可知,第二、第三轉法輪諸經才是大乘佛法。

各位菩薩!您如果曾經仔細閱讀四阿含諸經,一定可以發現:四阿含諸經中所說的,都只是出離觀等法,尚未說及大乘法之安隱觀,而只提到安隱觀的名相。這就顯示四阿含諸經中所說的內涵,都是側重於二乘菩提解脫道,並不曾說及成佛之道的安隱觀,所以無法令人依之修證而成就佛道。所以說四阿含諸經中,並沒有說及大乘妙法的安隱觀;既然如此,大乘安隱觀的勝妙法義,就必須由大乘般若及方廣唯識諸經來加以廣說,那就必定會有第二、第三轉法輪經典之宣講才是。從這裡我們就知道,大乘法中的般若經典真是 佛說,因為第二轉法輪諸經中已曾說及法界實相;第三轉法輪方廣唯識經中,也已宣說成佛所依憑之一切種智,而這些大乘法的名相,佛在四阿含中都曾經提到過。

由以上正理可以證實,大乘方廣唯識諸經真是 佛說,也唯有一切種智的進修與證驗具足,才能使人成就佛道,也才能顯示成佛之安隱境界!換一個角度來說,四阿含諸經所說解脫道出離觀正理,如果離開了大乘法的支持,就會被常見外道所破壞;如果離開大乘諸經所說的第八識如來藏,離開大乘經所說──如來藏真實存在、真實可證之事實,那麼二乘阿含解脫道之無餘涅槃證境也將墮於斷見之中,成為斷見外道法。因此初期佛教,應該包括第二、第三轉法輪之大乘經典在內,同樣都是 佛所親說;根本經典四阿含諸經,其實是依靠大乘如來藏妙法才得以建立和成就,絕不能離於大乘經典所說之真實義。

各位菩薩!由以上所說種種正理,可以證實大乘經典,確實是 佛所親說,不是後人所杜撰的。如果說是後人所杜撰,就會產生以下三個大過失:

第一,現見大乘諸經法義遠勝於四阿含諸經,如果說大乘諸經是後人所杜撰的,那就會顯示後人的智慧,更遠勝於 佛。但這樣的道理是講不通的!

第二,四阿含諸經並未曾宣說成佛之道,唯在大乘方廣、唯識諸經才具足宣說,如果說大乘經典不是 佛陀所親說,那 世尊就應該在之後的三、五百年,重新再示現於人間,繼續宣說大乘經法之後,才可以取滅度。

第三,四阿含諸經中,固然已經隱含大乘法義,但都只有名相而不曾加以解說;不像二乘解脫道,所有法義都有詳細的解說,這就顯示四阿含諸經中,並未具足宣說佛法,還有極大部分必須等到後時大乘諸經中方才宣說。因此,「佛門四眾不應以先出、後出來判斷諸經之真偽,當以先出、後出諸經所說法義有無相悖?當以先結集、後結集三乘諸經何者是最究竟?何者是最了義?何者是最圓滿?來作為判斷經典真偽之原則」。況且,部派佛教屬於聲聞法,他們都不曾證得本識如來藏,又如何能夠創造及編集勝妙的大乘經典呢?如果聲聞法的部派後人,不知不證如來藏而有這種能力,那某某法師等人在現代資訊如此發達的情況之下,豈不是更有能力嗎?而事實上他們是連讀都讀不懂,更遑論是要創造大乘經典了,所以他們所說,都只是癡人說夢而已。

綜合以上所說正理,可以證實大乘經典,絕對不是後人所能編造的。各位菩薩!相信您在聽完我們連續三集的說明之後,心裡已經很明白:後人是絕對沒有能力創造勝妙的般若和方廣大乘諸經的;唯有 佛四智圓明,究竟證得一切種智,才能演述勝妙的大乘經典,也才能具足為眾生宣說真正的成佛之道。因此這些主張「大乘非佛說」的種種謬論者,實在可以休矣!以免斷人法身慧命,自誤誤人啊!因為時間的關係,就為您說到這裡。

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