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佛」是指誰? -- 宇宙是誰創造的?(三)

第106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我們將初機學佛的人常常會遇到的問題,將它們分門別類,一項一項的在節目中為各位介紹。

在上一集的課程當中,我們說到了影響這個地球、這個世界最深最重的一個宗教的理論,就是有創造主。在印度的哲學中認為一切都是由大梵天所創造,流傳到了西方,就成為西方一神教裡面的一切都由上帝創造的觀念;然而這樣的觀念,它本來是起自於色界的梵天眾。那在我們這個人間是怎麼樣出現的呢?《長阿含經》裡面 佛說到:這也是由於那一些梵界,也就是初禪天的天眾,當他們壽命盡了、業行盡了,然後轉生到欲界人世之間;長大了以後,跟隨著外道的法師去修道,因為證得了禪定,所以回憶起他過去在初禪天所聽聞的知識,所以他們就認為一切都是大梵天創造的。為什麼呢?因為那個大梵天他是唯一能夠自己造作自己,他是自己出生的,沒有人能造出大梵天;所以大梵天他知道一切的義理、一切的經典;他在這樣的一個大千世界當中能夠自在的任運,所以他最為尊貴,他能變化一切、微妙第一,因此他是出生眾生的父母。而大梵天自己呢?卻是常住不變的,無有生死的。大梵天創造了我們,我們是無常變異的,不能夠恆久存在,所以就應該知道我以及這個世間,它有常、有無常,有半常、有半無常;這個道理是真實的。這就是外道《吠陀經》最初見解的由來。

那麼既然 佛說這個三千大千世界,並不是如外道所說由大梵天所創造的,大梵天只是最早出生在初禪天的那位眾生,然後就被後來才出生的眾生們當作是創世之主。那麼我們的世界、宇宙究竟是由誰創造的呢?這一點,佛在《長阿含經》中也清楚地為我們開示了。佛說:「梵志啊!能夠造作這個世間的那個人,不是大梵天王所能知道的,而是唯有佛才能完全了知;即使是超過了誰創造世間這件事以外其他的任何難題,佛也是完全的盡知。佛雖然盡知,卻不染著一切諸法的苦諦、苦集諦、苦集滅諦;其中種種意味,超過於世間諸法的第一義諦,如何出離三界,佛都是如實知之。佛能以平等觀無餘諸法而得解脫,因此才能叫作如來。」從這段在《阿含經》中的開示,我們也可以看出,不但大梵天並非創造世界的創世主,甚至大梵天本人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創造了世間萬法」?這個問題唯有 佛能夠盡知,也唯有 世尊才能真正的以平等觀於世間諸法而得究竟解脫。有關這一點,佛陀在滅度之前,因為知道這一類大梵天創造世界的錯謬邪說,將會一直影響下去,直到佛滅以後仍是如此。

各位可以看看,現在世界上信仰宗教的人口,除了印度的宗教執著有一個大梵創世主之外;整個西方來的一神教,是不是也是這樣子主張?只是後者尚且不知有欲界與色界的差別,就一昧的執著說:「有一個創造世間的主,連自己也是主所創造的,所以死後要回到他的國度。」其實這就是梵我一如衍生到最後枝微末節的結果。各位可以看看它的影響大不大?未來是不是還會繼續下去?也因此 佛陀在滅度前,為了後世佛弟子不落入邪知邪見,特別把大梵天王找來,當面開示大梵天王。

在《大悲經》中詳細地記載了這件事情:佛陀即將滅度進入涅槃之前,在拘尸那迦林雙娑羅樹前,佛交待侍者阿難說:「阿難!我今天夜後分,要入般涅槃了。阿難!我已達到了究竟的涅槃,斷除了一切有為的言說境界。我已經為眾生廣作佛事,已廣說法界甘露完整而無餘,沒有任何的缺漏;寂滅的大定甚深微妙,是眾生難見、難覺、難可測量的明智所知的諸賢聖法。我已經三轉無上法輪盡說無餘,除佛之外,其餘所有的沙門、婆羅門,不論是天、魔、梵王、人等等,以世間的共法都沒有眾生能夠轉這樣的大法輪。阿難!我今於後更無所作,唯入般涅槃。」這個時候,阿難聽到了 佛這樣子說,心中被憂箭所射,生起了極大的憂愁苦惱,悲傷地哭泣流淚白佛言:「世尊啊!婆伽婆啊!您入涅槃太快了。修伽陀啊!您入涅槃太快了。沒有了您,世間的眼睛就滅了,世間就孤獨了,世間就沒救了,世間就無有導師了。」這個時候,佛陀就對慧命阿難說:「阿難!停止悲傷吧!不要再憂悲苦惱了!阿難!有生之法、存在之法、有為之法那就是會壞滅之法,若說有生之法能夠不滅,這樣的說法無有是處。我過去就已經告訴你了,一切我們所愛、可意之事,必有離散的一天。」

接下來,在這個時候,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的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梵天、帝釋天、護世梵王等等,以佛的威神力的緣故,各自都見到了自己的宮殿、床座、園林都變成了闇昧,失去了以往的威德光明;所以對這一些不生起愛樂,他們的眷屬也因此憂煩不樂。三千大千世界主的大梵天王,向來以高慢心自恃,一向是這樣子想:「他認為『這一個大千世界以及裡面的諸眾生,都是由我所造作的,是我所化現的』。」大千世界主的大梵天王此時也因為佛的威神力的緣故,見到了自己的宮殿、床座闇昧無光,因此不生起愛樂心;此時,即使是四禪天的摩醯首羅淨居天也是這樣子。

這個時候,大梵天王就想說:「是誰的神力緣故,而現起了這樣的相貌呢?令我不樂於自己的宮殿與床座呢。」此時,大梵天王遍觀大千世界中能夠造作世間、出世間的大富貴大自在主,也就是如來、應供、正遍知,如來在今日的後夜分,當入般涅槃了。所以大梵天王就想:「今天能夠現起這樣的神力變化,實乃佛不可思議、未曾有之事,這樣的神力正是如來將入涅槃之相。」大梵天王想到這一邊,心中憂愁不樂,心中戰悚、毛髮直立,於是就用最極速的速度,帶領著梵天眾生前後圍繞,一起共同來到 佛的面前,晉見 世尊。在大千世界中其餘的諸梵天,也都是曾經信受過 佛的聖法,也都已經安住在佛法之中。

大梵天王來到人間,到了 佛的地方,向 佛頂禮之後,就對 佛請求:「希望世尊教我如何安住?如何修行?」世尊就問大梵天王:「梵天!你是否曾經說過:『我是三千大千世界的大梵天王,我超勝於一切眾生,其他的眾生都不如我。我創造了萬物和眾生,我化現了萬物和眾生。』?」大梵天王回答說:「如是,世尊!我是這麼說的。」世尊就問:「梵天!那麼你又是誰創造的呢?又是由誰所變現的呢?」此時,梵天無語默然而住。

世尊又問他:「那個時候三千大千世界整個被劫火焚燒,炎熾的火海;這是你創作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梵天只好回答說:「否也!世尊!那不是我創作的,也不是我化現的。」

佛又問:「梵天啊!就是如此,此處世界的大地依水聚而住,水依風住,風依虛空而住;這個大地的厚度高達六百八十萬由旬,不裂不散。梵天啊!這是你創造出來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梵天回答說:「否也!世尊!」

世尊又問:「在這個大千世界裡有許多的太陽和月亮,它們都按照各自的軌跡有條不紊地運行。當這一些日天子與月天子不在其宮殿時,它們的宮殿就空虛了。梵天!這也是你所創作的嗎?是你所化現的嗎?是你所加上去的嗎?」「不是的,世尊!」

世尊又問:「就是如此,那麼這個春、夏、秋、冬四個時節的變化,是你創作的?是你化現的?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佛說:「就是如此啊!梵天!那麼那一些水、鏡、酥油、摩尼珠、玻璃以及其他清淨的器皿所顯現出來的種種色像——就像是那一些大地、山河、樹林、園苑、宮殿、舍宅、村落、城市,駱駝、毛驢、大象、馬匹、獐鹿、飛鳥、走獸,太陽、月亮、星宿,羅漢、獨覺、菩薩、佛,帝釋、梵天、人類、非人等種種的色像;是你創作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加上去的嗎?」梵天回答:「否也!世尊!」佛說:「就是如此,梵天!那一些山崖、深谷、大小聲的諸鼓樂、歌舞遊戲,獐鹿、飛鳥、野獸、人類、非人等發出的種種聲音。梵天!這一些也是你創作?是你化現?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佛說:「是啊!就是如此,梵天!那麼這一些眾生在睡夢中見到種種的景象,聽到的種種聲音,聞到的種種氣味,品嚐到的種種味道,體驗到的種種感覺,心中所知的種種法,造作各種各樣的嬉戲,種種的啼哭、呻吟、恐怖、畏懼、痛苦、快樂等諸多苦痛捨受;這一些也是你創造的嗎?也是你化現的嗎?也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

佛又問:「梵天!又如同四種種姓的眾生,有的端正、有的醜陋、有的貧窮、有的巨富,他們的福德多少,其中的善戒、惡戒,善慧、惡慧。梵天啊!你認為是你所創造?是你所變化?是你所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佛說:「梵天!一切的眾生他們的恐怖、畏懼、痛苦、關切、惱怒、殺害,所謂眾生害怕的洪水、大火、利刃、大風、山崖、河岸、毒藥、惡獸、仇人、鬼神等種種加害;這是你創作的嗎?是你變現的嗎?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眾生所有的種種疾病,所謂的風、冷、熱病以及其他種種的病狀,因為時節而產生的新陳代謝,身體各大部位的不協調,以及他以前所作的種種業報引起的身體各大部分的種種病痛,因為病痛所引起的種種苦惱。梵天!這也是你創作的嗎?是你化現的嗎?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梵天!眾生所遭遇到的種種曠野之中盜賊、水災種種災難,或者刀兵劫中出現的刀兵之苦,疫病之劫、饑饉之劫。梵天!這些也是你所創作的嗎?是化現的嗎?還是你所加上的呢?」「否也!世尊!」「那麼是眾生所遇到的父母、兄弟、姊妹、宗親、妻子、好朋友離別之苦;這是你創作的?是你化現的?還是你增加的嗎?」「否也!世尊!」

佛又問:「梵天!那麼眾生所造作的種種惡業──販賣牲口、釀酒、開礦、壓油害生之具;或者到大海、山川旅遊之法,或是那一些神仙方術;是你創造的?是你化現的?是你加上去的嗎?」「否也!世尊!」

好!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下一堂課再繼續為各位介紹。

阿彌陀佛!


點擊數: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