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罪與破法罪孰輕孰重

第106集
由正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之《菩薩正行》,這一集我們要探討的是「逆罪與破法罪孰輕孰重?」

佛教戒法中所謂的逆罪,指的是重大違逆、重大惡極的惡行,如果造作了逆罪必定墮入無間地獄、阿鼻地獄中受無間的苦報,所以逆罪是無間業,通常是指五逆罪,又稱為五無間罪或五無間業,就是殺父、殺母、殺阿羅漢、惡心出佛身血及破僧。所謂無間地獄有五種無間,首先說趣果無間,就是前世造作了應墮無間地獄的惡業,只要一捨命就墮入地獄招受業果不經他世;第二、受苦無間,就是在無間地獄中,會有無間斷地遭受種種極苦的這個苦楚;第三、是命無間,就是在無間地獄的業果未報盡之前萬生萬死,雖因苦逼而昏迷過去,但業風一吹又再活轉過來,地獄命根相續不斷;第四、形無間,是說地獄有情身形,與地獄大小相同無有間隙,一身承受著全部地獄的苦痛;第五、是器無間,就是無間地獄中各種刑具,像劍樹刀山、鑊湯罏炭、洋銅鐵汁等,可謂應有盡有無有欠缺。

從這裡可以想見,受報到無間地獄中是三界極苦,其慘狀真是難以形容,而五逆罪加上殺阿闍梨、殺和尚就成為七逆罪,《梵網經》菩薩戒中聖教說:【菩薩法師,不得與七逆人現身受戒。七逆者,出佛身血、殺父、殺母、殺和尚、殺阿闍梨、破羯磨轉法輪僧、殺聖人。若具七逆即現身不得戒,餘一切人盡得受戒。】(《梵網經》卷2)就是說,今生曾經犯七逆罪的人,授戒的菩薩法師都不可以為他們授戒,縱使受了戒也不得戒,因為這是七種障礙受戒的重罪,所以又稱為七遮罪,或簡稱為七遮。逆罪中的惡心出佛身血,像提婆達多有一天等候在 釋迦牟尼佛將要行經的道路旁小山上,待 世尊經過的時候,就推舉巨石投擲 世尊,雖然巨石被山神擋了一下而滾歪了,但滾落的過程中迸出一顆小石頭,砸傷了 世尊的腳指頭導致流出血來,這就是惡心出佛身血。提婆達多就因為造作了這極重的惡業,還有分裂僧團的破僧逆罪,就墮入地獄中受苦報。

有人問說:三歸依時,歸依的佛是法身佛,不是歸依五蘊中色蘊的色身。因為世尊在《金剛經》中親口說:【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也說不可以三十二大人相來觀如來,因為諸佛法身皆無不同,所以說歸依一佛,就是歸依三世諸佛,既然色身不是佛,為什麼出佛身血會構成逆罪呢?經典中聖教這樣開示:【色身是法身器故,法身所依故;若害色身,則得逆罪;不以色身是佛,故得逆罪。】(《大方便佛報恩經》卷6)意思是說:「色身是法身的器具,是諸佛法身得以在三界中示現的依憑;因為這樣所以說傷害了佛的色身,就成就了逆罪;並不是五蘊中色蘊的色身就是佛,而說傷害佛的色身構成逆罪。」那逆罪中殺和尚的和尚,是指修學佛法的受業本師、親教師,也就是一般所說的導師;而阿闍梨則是受業時教授威儀的軌範師、教誡師。另外七逆中的聖人,嚴格來說是小乘的阿羅漢,及大乘的地上菩薩;至於解脫道中雖有四果聖者,但依五逆中所說,僅指阿羅漢,而不包括其餘三果人;至於破僧逆罪及七逆中的破羯磨轉法輪僧,我們留待下一集,再詳細來為大家說明。

而在菩薩《優婆塞戒經》中 世尊這樣開示:【善男子!世間福田凡有二種:一功德田、二報恩田;壞此二田,名五逆罪。】(《優婆塞戒經》卷7)學佛人常以布施為種福田,什麼是福田?我們一般的觀念都知道,田是能夠生長稻麥等等這些穀物,然後讓眾生得以養生活命,所以對於應該要恭敬供養的人施以供養,就能在未來受用著因為供養而獲得的種種福報,猶如農夫播種在田畝之中就會有秋收之利,因此就稱應該要供養的對象為福田。所謂生我福故名福田,就如同田園能生長萬物一般,如果布施給這些人,就能生養我們的福德。福田通常區分為三種:報恩田、功德田及貧窮田。然而真正的福田只有兩種,就是報恩田及功德田。至於貧窮田,譬如在極為貧窮貧苦的人,或旁生類的有情上布施,他們此世或多世以後仍然完全無力回報,所以列為福田之一,其實是方便說。報恩田:像父母、師長、和尚、阿闍梨,因為父母對我們有養育之恩,師長有教誨之恩,而佛道修學中的和尚、阿闍梨,則有教授、教誡之恩,如果能恭敬供養父母師長,不僅報答他們的恩德,自己還能獲得福德,所以稱為報恩田;因為這些人都是於己有恩德的人,能知恩、感恩、報恩就可以生長福德,猶如田地之能滋生長養穀物一般,所以又稱為報恩福田。

而功德田則是指佛法僧三寶,具有無上功德能成就眾生,生長眾生世出世間一切功德,如果能恭敬供養佛法僧三寶,非但成就無量功德,也能獲得廣大福報,因此稱為功德福田。五逆罪違犯的對象:父母、阿羅漢、佛及僧,不是功德田就是報恩田;所以平實導師在書上這樣說:「功德田是說在解脫道、佛菩提道上有親證,於解脫道和佛菩提道的真實義能生忍,才是功德田。報恩田:譬如教導我們三乘菩提法義的師長,又譬如生養我們的父母,又譬如教導我們世間技藝的師長都屬於報恩田;但最重要的報恩田就是生養我們的父母。假使有人毀壞功德田、毀壞報恩田就是五逆罪,所以功德田和報恩田都不該毀壞。教我們修證三乘菩提知見的師長是功德田,幫我們證道的師長更是功德田、而且是報恩田,父母則是最重要的報恩田,如果毀壞這二種田都是五逆重罪的。」而七逆中增加的和尚及阿闍梨,都是授戒或講授戒法的老師、或者師父,當然也是功德田、報恩田;如果過去曾經殺害和尚、阿闍梨,對現前授戒的戒師也不會生起殷勤敬重的心,這樣受戒就不能得戒,所以稱為遮罪,就是犯這七種極重罪罪惡的人,都遮止他不能受戒,即使受了戒也得不到戒體。

從以上的說明可以知道說,不論犯五逆罪或者七逆罪,都是重大惡極的阿鼻地獄的罪業。可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中,卻有一段經文記載了舍利弗尊者向 釋迦牟尼佛請問:「世尊!犯五逆罪的人,與破法的人所受的果報相似嗎?」佛陀回答舍利弗說:「二者不應說相似。」為什麼呢?佛說:「如果有人聽到了這個甚深般若波羅蜜的時候,毀謗不信而這樣說:『不應學般若波羅蜜這個法,這不是真正的法、不是善法,根本不是佛所說的法,諸佛都不說這樣的法。』這個人自己詆毀了般若波羅蜜,也教他人詆毀般若波羅蜜;就像是毀壞了自己的法身慧命,也要毀壞他人的法身慧命;飲食毒物來殺害自身,也要他人飲食毒物自殺;自己造了失去人身的重罪,也教他人造重罪失去人身;所以自己不知不信深般若波羅蜜而公開毀謗,也就是教導他人,讓他人也不知不信般若波羅蜜。」世尊說:「舍利弗啊!這樣的人,我連他的名字都不想聽聞;何況是眼見,甚至於與他共住;應當知道這樣的人,他的名字叫污法人,是墮入到衰濁黑性之中;像這樣的污法人,如果有人聽了他的言語而誤信為真,也將遭受同樣的苦痛。」佛陀最後說:「舍利弗!如果有人毀破般若波羅蜜,就應當知道這個人的名字,叫作壞法人。」這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中記載 釋迦世尊回答舍利弗尊者,犯五逆罪的人與破法的人所受果報並不相同的一段經文。

這段經文在龍樹菩薩所造的《大智度論》中有深入的解釋,龍樹菩薩首先說:「舍利弗尊者是聲聞人,常常聽聞世尊開示五逆罪是最重的罪,果報就會墮入阿鼻無間地獄之中,整整一劫之中都是受苦、都是苦受。聲聞人不太清楚供養般若實相,可以得到極大的善果報,也不知道毀謗般若實相,會得到極大的罪報,所以就舉了五逆罪為對比,請問釋迦牟尼佛二者的罪業相似不相似?」接著龍樹菩薩說:「世尊回答舍利弗尊者說:『不相似。』佛的意思其實是說『相去懸遠。』也就是說,犯這兩種罪的人,果報差異非常非常大。二者的差距猶如天與地一般的遙遠,因為這個詆毀般若、毀謗般若的人自己失去了實相般若的大利益,也教他人失去了大利益;自己遠離了般若中道,也教他人遠離;自己破壞了善根,也破壞他人的善根;自己塗上邪見的劇毒,也把這邪見劇毒塗在他人身上;自己喪失了法身慧命,也讓他人喪失法身慧命;自己不能真實信解般若波羅蜜,又因愛著個人的名聞利養的緣故而毀破正法,也讓他人跟著他毀破般若波羅蜜正法。」龍樹菩薩又說:「父母會一輩子寶愛自己的子女,然而這是因為有父母子女關係的因緣才會疼愛;但是行般若波羅蜜的菩薩,卻能夠在無數世代中,都能深心愛念著與自己沒有眷屬關係的眾生,甚至在無量劫中,累積比須彌山還要高大的頭、目、髓、腦,布施給眾生以成就佛道,所以說般若波羅蜜能令人作佛。而五逆罪中的出佛身血、殺阿羅漢,都只是損壞佛陀及阿羅漢的肉身,並不損害法身;破僧則是離間僧團,這些都不會毀壞般若實相,都不至於讓眾生喪失法身慧命;所以犯五逆罪的果報是不可與毀壞般若波羅蜜相提並論的,毀壞般若實相的罪業真是深重到無法言喻。」

對於 釋迦世尊記詆毀般若波羅蜜的人,是墮入「衰濁黑性」之中。龍樹菩薩解釋說:「衰濁就如同人著了衰道,雖然穿著好看的衣服,吃精美的食物,卻總是沒有好的氣色和力量,雖然非常精勤努力地工作營生,可是他的財產還是一天一天耗盡;這個詆毀般若實相的人,就是毀壞了十方一切諸佛的法寶,雖然他其他的身口的業行都是善的,也能持戒清淨作大布施,乃至讀誦經典,但是善法終究無法增長;就如同身陷在污濁的泥水中,既看不見臉面,泥水也不能拿來飲用,這個詆毀般若實相的人是不能親近的,如果親近了他就會被他所污染了,這個人因為破法的緣故,他的邪見導致對佛陀正法產生了疑悔,就會時常擾亂他的心思,對先前聽聞佛陀方便演說的二乘解脫道的虛相法深深的貪愛執著,不信不解大乘般若波羅蜜的實相法。因此就說:『般若波羅蜜空無所有,是不堅固的,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無罪亦無福。』就這樣被濁亂的邪見覆蔽了他的心,永遠不能親見清淨的真實法相,所以被世尊記說為衰濁。」

龍樹菩薩又解釋黑性說:「在佛法中善法稱為白,不善法稱為黑;這詆毀般若波羅蜜的人,因為一直在累積聚集不善法,整個心性都成為不善性了,因此被世尊記說為黑性。」從這些經論中聖教開示可知,詆毀般若波羅蜜的罪業果報,真是百千萬倍於犯五逆罪。另外在淨土的《佛說無量壽經》及《大阿彌陀經》中都說:「犯五逆罪及毀謗正法的人,是無法再生極樂世界的。」但是《觀無量壽佛經》中則有特別的開緣說:「雖有眾生造作了五逆十惡的不善業而具諸不善,但只要深信因果不謗大乘,還是可以下品下生,往生極樂淨土。」那麼毀謗般若等大乘諸經的人,當然是連極樂世界的最下品的「下品下生」都無分。

龍樹菩薩慈悲為懷,惟恐有人不知道怎樣是破毀般若波羅蜜,所以進一步補充說:「大乘般若諸經,都是佛陀金口親說,弟子們聽聞後讀誦記持,然後書寫成經卷,然而愚癡的人卻說:『般若諸經都不是佛陀所說的法,而是天魔或魔民所作的,再由斷滅邪見的人手筆記錄下來,而偽稱是佛所說的。』或者說:『般若諸經雖然是佛陀所說的法,但是其中絕大多數卻是後世佛弟子所增益編造的。』」龍樹菩薩就說:「這兩種說法,都是詆毀般若波羅蜜、破壞實相般若,根本不知不解 佛陀開演大乘般若諸經的真義,捨報之後必定要墮入無間大地獄中,受極重的苦報。」

說到這裡,我們不免為現代那些毀謗 釋迦牟尼佛二、三轉法輪大乘諸經,暢言大乘非佛說,把般若判為性空唯名的佛學學術研究者捏把冷汗;看來他們如果沒有在捨報前悔悟,更正謗佛謗法的邪說、快作補救,那麼捨報後遭受更重於造作五逆罪的阿鼻地獄慘惡苦報,只怕是無可逃避啊!

阿彌陀佛!


點擊數: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