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利使

第108集
由 正国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节目。今天我们要跟诸位菩萨一起来讨论有关“五利使”这方面的内容,因为五利使的断除与断我见有直接的关系,因此这些法义对于修学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一开始我们来看在《识蕴真义》一书中 平实导师的开示:

三缚结之初结即是我见,我见摄属五利使中之身见;我见若断,五利使其余四使亦必随之一一灭除;五利使者即是身见(我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然而五利使之根源即是我见,我见若断,五利使随之皆断。(《识蕴真义》,佛教正觉同修会,页341。)

这里面已经把五利使详细列出来了,而只要断了我见,其余四个利使便会随之一一灭除,底下我们就逐一来探讨这五利使。

第一个首先是“我见”的部分,我见的意思就是众生把“某种或某些法”当成真实自我,而这个自我通常表面上是具有一个连续性或完整性,可以跟别人作区别。而会被称为我见的原因,是因为“被众生当成自我的法”,通常是可以再拆解或者是生灭变异的,因此造成众生对于自我生命的误解,故称为我见;也就是说,对于自我认知的错误。而被众生当成真实自我的内涵,通常可以用五蕴或五阴来作代表;众生通常用五蕴来代表或识别一个有情,譬如透过某个人他眼如葡萄等的五扶尘根来识别他的外貌,接下来的是他的感受是什么、他的了知或想法与观念是什么、他的行为有什么特性或特质,以上四种分别对应至色蕴至行蕴,而识蕴就是前四蕴所摄归的自内我,所以有时候前面四蕴就说是“识蕴自我”所安住以及不能离开的四类法,所以在经教中也称为“四识住”。

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般人会说色蕴是我所有的,而受蕴、想蕴及行蕴如果扣除了心不相应行法,这三种蕴本质上是心所法,是属于识蕴心王的内我所;因此主体还是在识蕴,尤其是识蕴中的意识,因为具有反观自我之证自证分的运作—可以经由反观而确认与知道自我现在的状况,也可以回忆自我以前的种种跟计划自我的未来,能够连贯过去、现在、未来—所以意识因为具有上述之功能体性,因此是最容易被当成自我的。事实上,本来第七识跟第八识应当更有资格被当成“我”,因为第七识及第八识可以贯通三世,但是众生如果没有修学正法,就不晓得自己都有第七识及第八识,那基本上就不会有把第七识或第八识当成自我这样的想法。而有“我见”,对于有情生命的认识就会产生错误,同时也会引生无量无边邪谬的知见出来,所以也可以说“我见”就是众生轮转三界的根本原因;相对的,如果没有断我见,那三乘菩提都是无法成就的,当然也就不可能解脱生死。因此,如果能够离开我见而正确解读生命,那就可以一一断除其他以我见为根源的四个利使。

第二个是“边见”,最主要指的就是常见与断见,概要地说就是误认某些法是常而不坏灭的常见,以及认为都没有不生灭法可以存在的断见。“常见”者可以用“认为意识心或意识细心是不生灭法而可以去到未来世”作为代表,“断见”则以一切一切法都是缘生性空、都无真实不坏的自性之“错误的一切法空”为代表。如果落入边见,当然就无法实证中道实相,也不可能断我见,因为执著意识心为不生灭法正是典型的我见;而如果是断见,那他的一切修行、一切所证也就没有意义了,因为就没有一个不生灭法可以储存他所修证的种子而带到未来世去。

在《涅槃》上册中 平实导师有这样的开示:

还有一种外道认为,能知道有某一个法是真实不坏的,那个真实而常住不坏的法也就是涅槃。或者有一种外道认为,能够知道三界中的一切法都不是真实法,这样知道一切法都不是真实法的人,就是亲证涅槃的人。(《涅槃》上册,正智出版社,页56。)

这段开示是提醒我们要留意,虽然外道也说有一个真实不坏的法,但是我们要留意的是:外道说的真实不坏的法并不是真实不坏的法,譬如前面讲的把意识心当成不生灭法,或者具有五现见涅槃等错误知见-以为是不生不灭之涅槃境界-都是误会了涅槃的道理;同时即使知道“三界中的一切法都不是真实法”,但是这样也还不是涅槃,因为这种外道还是不知道有一个不落于三界中之不生灭法—如来藏—的存在,祂才是涅槃的根本。

从上面的说明,诸位观众就可以知道学佛务必要知道简择法义的重要性,才不会随便就被笼罩而断送了自己的法身慧命。所以从这里大家应该也可以发现,如果不依止正法道场或真善知识,修学之路可以说是危险重重,更何况成佛之道须要三大阿僧祇劫啊!

第三个是“邪见”,邪见的范围很广,但其中以谤因、谤果等为重点。譬如在《显扬圣教论》卷1中的开示:【邪见,谓谤因、谤果,或谤功用,或坏实事,染污慧为体。】也就是说,包括不信受因缘果报的正理,或者否定了根本因如来藏心,或者毁谤了修道之果,认为没有解脱可得、没有四种涅槃可证等,或者毁谤持五戒、行十善业可以出生在人、天的功用,或者毁坏种种在现象界中真实存在的事实,譬如否定了地狱或他方净土世界的存在、否定六道轮回等等,这些都摄属于邪见所含摄。会造成这些种种严重错误知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了别慧”受到了染污,因此产生种种的不如理作意思惟而产生严重的后果,所以称为“染污慧”或者“邪慧”。也就是说,表面上看起来是有世智聪辩的世间智慧,但从佛法来看,却只是与偏邪或邪恶知见相应的慧心所而已,所以称为染污慧。上述所列举之邪见中的任何一个,所衍生的问题都是非常令人畏惧的,因此大家务必要非常留意,千万不要落入邪见之中。

第四个是“见取见”,也就是认为自己的见解才是正确的,只要别人的说法与他们不同,就想要降伏或压过对方。譬如,在《成唯识论》卷6中的开示:【见取,谓于诸见及所依蕴,执为最胜、能得清净;一切鬪诤所依为业。】也就是对于自己的见解,以及见解所依的五蕴认为是最殊胜的、是能够引发清净的,因此而引发种种的诤论,想要降伏、贬抑别人,而有“斗诤”的状况发生。这与善知识的“破邪显正”是有极大的差异——除了善知识所依据为正法之外,善知识在破邪显正的过程中纯粹是因为悲心而作的法义辨正,目的是要令众生远离邪见,作意并不是要压倒对方,或者就是要对方认输才肯放过。所以菩萨在摄受众生的时候是要配合四摄法的,这样就可以慢慢将众生引入正法之中,因此不会与众生有“斗诤”的问题产生。在五利使中施设“见取见”的目的之一,也是在警戒修行人要特别小心,因为前面所述之我见、边见、邪见,虽然也是问题很大,但是如果没有向别人去传播,罪过还是比较有局限性的;而相对的,如果是又落入见取见,那就会想要批判别人—或在网络上评论或毁谤善知识,乃至出书传播错误的知见—那过失就很难限制说它有多大了,因为会将这些错误的知见扩散出去。因此,“见取见”是误认自己修证层次已经很高的人所要特别留意的,因为很容易落入毁谤三宝的重罪之中,所以祖师提醒的“依经解义,三世佛怨;离经一字,即同魔说”,绝对是值得修学者所引以为警戒的。

第五点是“戒禁取见”,这事实上也是由于错误的知见所引发出来的,这是为了确实遵循错误的知见而施设种种戒禁,因此就会产生“无利勤苦”之唐捐其功的结果。譬如,在《瑜伽师地论》卷58中的开示:

戒禁取者,谓所受持随顺见取、见取眷属、见取随法。若戒若禁,于所受持诸戒禁中,妄计为最、为上、为胜、为妙,威势执取……。

也就是说,它是属于随顺于见取见,要把见取见彻底履践落实,因此而受持种种禁戒,并且非常认真在执行想要贯彻到底,故称为“威势执取”。从这里面大家可想而知,如果精进在受持错误的知见,那真的是非常值得怜悯的;因为这些是属于没有利益的勤苦所摄,投入许多时间,却不会有他所想要的成果。所以,在八正道中的第一个便是“正见”,有了正见才能正确地修学八正道中的其他七个;有了正确的知见而配合正确的方法,才不会落入“非因计因”或者“非道谓道”的陷阱之中。

接下来,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五利使。在《阿毘昙毘婆沙论》卷27中有这样的开示:【云何见结?答曰:三见是也,谓身见、边见、邪见。云何取结?答曰:二取是也,谓见取、戒取。】也就是说,把这五利使再作两类的分类而成为“见结”与“取结”,这是属于九结中的两个。所以五利使中的前三个偏向于知见上产生的系缚,而后两个则是将这些错误的知见视为殊胜的道理而珍重执著之,引生与他人的诤论,以及施设禁戒来确实履践之;因此进入“取结”之后当引生更严重的问题,因为已经进入实施的阶段。所以,从“见结”与“取结”的施设,可以让我们对于五利使有更深一层次的了解。

另外,这五利使在六根本烦恼之中是摄属于“恶见”,也就是在六根本烦恼中的恶见可以区分为五利使,偏属于知见上引生之问题;因此,如果有因缘能够值遇正法或善知识,则从知见上下手,那就有机会可以断除,因此称为“利”使,表示它们是属于见道所断;因此对比五钝使之修道所断,五利使是比较容易断除的。当然这还是要配合基本的定力,才不会因为环境的力量又让行为与恶见相应,那就不能称为真断五利使了。

当然这里诸位也会发现,在百法的归类之中,六根本烦恼是摄属于心所法,也就是“恶见”其实是心所法。意思是恶见心所法是会在某些因缘之下而现行,与心王相应而产生一种力量,所以恶见心所法会使有情产生颠倒推求的问题,而难与善法相应。在《瑜伽师地论》卷55中开示:【问:是诸烦恼,几世俗有?几实物有?答:见,世俗有,是慧分故;余,实物有,别有心所性。】这里开示六根本烦恼里面之恶见,它其实是了别慧的一分,是属于染污性的慧心所,是依染慧来建立恶心所;也就是如果慧心所是染污的,譬如受了种种的邪教导,那他就容易与五利使的内涵相应。所以从这里也可以知道为何恶见它是归属于心所法的原因了,因为有染污的慧心所就很有可能引生许多的错误知见;而这些五利使恶见如同前面的探讨,每一个问题都很大,会造成众生无法解脱,乃至造作恶业而堕入三恶道之中;因此之故,百法中才会特别再施设出恶见这个心所法,让大家知道恶见的严重过失而知所警惕。而在上述论中所开示的“余实物有,别有心所性”,指的就是除了恶见之外的其他五个根本烦恼,它们是有自己独特的体性,不是依靠其他心所法而建立的,因此称为“实物有”;而相对的恶见心所法是属于“世俗有”,是依据染污的慧心所而建立的缘故。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在《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卷1中的开示:

复有十业能令众生得地狱报:一者身行重恶业,二者口行重恶业,三者意行重恶业,四者起于断见,五者起于常见,六者起无因见,七者起无作见,八者起于无见,九者起于边见,十者不知恩报;以是十业得地狱报。

其中第四个、第五、第九之“断见、常见、边见”性质上是属于五利使之边见;而第六个、第七、第八之“无因见、无作见、无见”基本上是属于五利使之邪见的性质,也就是前面所述之“谤因、谤果,或谤功用,或坏实事”;另外第十个“不知恩报”,基本上也是边见与邪见所引生的,因为譬如有人有断见或者不信受因果,这样的人就会很有可能不知恩报有这样的行为。

至于见取见与戒禁取属于这个取结,如前所述他的问题更大。而边见、邪见基本上也是由我见为根源,因此从上述圣教中“有十业能令众生得地狱报”的开示,我们可以知道五利使的问题有多么严重了,所以在六根本烦恼中一定要再特别建立“恶见”这个根本烦恼。而大家也知道无论染污的慧心所,或者是恶见心所,既然称为心所法,代表它现行的时候是有力量存在的,会产生“颠倒推度”的问题存在;因此,对于修学便是一种严重的障碍,因此有智慧的修学者一定要闻熏正知见而远离五利使。在前面所引之《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中的开示,引生地狱业还有三个原因,分别是“身行重恶业、口行重恶业、意行重恶业”,那这与《成唯识论》卷6中的开示:【云何恶见?……能障善见招苦为业,谓恶见者多受苦故。】与这个是相应的,也就是说恶见五利使是很有可能使众生造作恶业,包括毁谤因果、毁谤三宝等之极重恶业,而令众生下堕地狱受苦,所以说恶见能“招苦为业”。

因此从上述的探讨中,相信诸位观众已经能够了解恶见五利使的问题所在,而且绝对是务必要远离的。相对的,诸位也可以很容易理解断了我见的二乘人,为何可以确保最多七次就可以出三界。我们也可以从五浊之中的“见浊”来看,因为见浊可以说是五浊的起因或根本,有了见浊就会引生其他的四浊,而具足五浊;从这里也可以知道,五浊中见浊之施设的重要性。而见浊除了可以包含种种错误的知见,令众生之智慧受到染污之外,其中另外一个产生见浊的重要原因,便是像似正法—它其实不是正法,而会让众生的知见产生混淆,也就是让法义产生混浊、似是而非—最终让佛法坏灭,这也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修学之路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因此从见浊的法义来看,也可以让我们知道断除五利使的重要性。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作几点简单的结论:第一点、是恶见,也就是五利使,它的过失极大,修学者必须要依据圣教及善知识的教导而逐渐远离之,才有机会能够解脱。第二点、五利使的根源是我见,而要断我见,必须要信受八识论,否则是不可能断我见的。第三点、恶见是心所法,使众生“颠倒推度”难与善净法相应;因此对治的方法便是要努力在正法上面培植福德、忏悔过失,并且先抛弃先入为主的恶见,而在正法上面能够谦下恭敬地依止善知识作闻思修,这样便能逐渐对于恶见产生对治而令善根与正知见生起。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谈到这里。

祝您身体健康、道业增上!

阿弥陀佛!


点击数: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