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识非识蕴

第084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识蕴真义》的导读课程。

上一集节目中我们说到,平实导师在教材第265页的开示说到:阿赖耶识非是可增减者,所以不能归类在识蕴中。既非识蕴所摄,焉可说阿赖耶识为生灭之识蕴法?安慧不了解这个道理,所以在大乘法中将心、意、识三者混同为一。

所以他在《大乘阿毘达磨杂集论》卷第2,如是云:

云何建立识蕴?谓心意识差别。心者,谓蕴界处习气所熏,一切种子阿赖耶识;亦名异熟识,亦名阿陀那识;以能积集诸习气故。……无间灭意者,由随觉故,无间觉义是“意”义,当知此中随显相说。识者谓六识身:眼识乃至意识。眼识者,谓依眼、缘色了别为性。

随后又云:

识蕴即七识界,谓眼等六识界及意界。(《大乘阿毘达磨杂集论》卷2)

然后总结而说:

心谓识蕴:七识界及意处。心所有法,谓受蕴、想蕴、相应行蕴及法界法处一分。(《大乘阿毘达磨杂集论》卷3)

所以安慧之意为:第八识摄归第七识,第七识即是前六识之总体而说为“意”,所以“意”即是六识总说。所以安慧法师的意思是:第八识也是含摄在“意”内,而“意”就是前六识的总说;然后因为前六识是识蕴所摄,所以阿赖耶识也是识蕴所摄;因为是识蕴所摄,而识蕴又是生灭法,所以阿赖耶识当然就是生灭法。

安慧由于这样的邪见的缘故,而认同一切法空之虚相法言说,认为“一切法缘起缘灭即是佛所说一切佛法宗旨,其余诸经中所说的七、八识都是方便说,实质上并无七、八识存在”,以上就是 平实导师介绍了安慧论师心中的观点。表面上看起来,安慧是研究唯识的学者,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了阿赖耶识、末那识及眼、耳、鼻、舌、身、意六个识,他说到了八个识各有什么什么功能,体性如何如何,表面上安慧似乎是认同 世尊所说“众生有八个识、八识心王”,但实际上,因为安慧自己无法证悟第八识,连自己的第七识意根与意识的差别都不知道;可是佛菩萨的经论中,却明明白白地讲到有八个识,他只好依文解义。但是在他的内心之中,只相信自己现前可以看到的六个识,而不相信 佛说还有第七个识与第八个识,所以他承袭了佛门中六识论者的观点,将第七识说为是意识的一部分。

然而 世尊在《阿含经》中已明白地开示:十八界中的意界与意识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界。至于无生无灭的第八阿赖耶识,安慧就更加地不能理解了,所以他说心只有七心界七个识。那么,世尊所说的第八识怎么办呢?只好将第八识说成是第七识的一部分,而第七识又是前六识的一部分,所以第八识也就变成了六识心的一部分了,也就是安慧根本就不承认有真实的第七识与第八识,他只相信人有六个识。

在这儿,安慧其实他所依据经论的原文,本来是出自于《瑜伽师地论》,弥勒菩萨这样子说:

云何意自性?谓心、意、识。心,谓一切种子所随依止性,所随依附依止性,体能执受异熟所摄阿赖耶识。意,谓恒行意及六识身无间灭意。识,谓现前了别所缘境界。(《瑜伽师地论》卷1)

弥勒菩萨开示:说到意的自性,可以分为心、意、识三个部分。“心”就是一切种子的所随(anugata),依止性(asraya)和所随性,也就是其体能执种子的异熟性阿赖耶识;而“意”则是指第七恒行的末那识意根,意根可以与六识身作无间依,也就是六识身要依着这个末那识才能生起;至于识是指六识身,祂们是现前的(abhimuka)、了别的(vinapti)。

然而,安慧论师他读不懂这一段论文,所以就依着自己所知的六识去乱解释,才会把第八阿赖耶识也纳入识蕴。这个第八识,祂虽然是一切种子的所随、依止,第八识的体,虽然能执种子,但第八识本身无觉无观、无有生灭非蕴集所成,所以不在 佛所说的识蕴的范围当中。这一切的错误其实讲到底,则是根源于安慧自己无法证得这个本来常住的第八识,所以无法去现观自己第八识的无作性与清净性,则必然会将他想象出来的那个第八识也纳入了识蕴所含摄,就这样犯下了谤法、谤佛的重罪。也就是安慧自作聪明地更改了 弥勒菩萨原来的开示,然后将第八识当作是蕴集而有生灭的法。

然而在《阿含经》中,世尊常常说阿罗汉入灭是“非常非断,是真实而非虚妄”。例如,《杂阿含经》中说到瞿低迦阿罗汉入涅槃的事情:

一时,佛陀住王舍城毘婆罗山七叶树石窟。瞿低迦也在王舍城附近的仙人山黑石洞,独自一个人修心不放逸行。瞿低迦在修行中得到了大利益,证得了心解脱而且身作证,可是随即又退失于此解脱,一次又一次地证入解脱而又退失,这样子反复地证得了又退失了六次。当他第七次又证入心解脱时,他就这样想:“我独自一人在此静处精进思惟,修不放逸行,精勤修行,是为了让自己获得成就而得解脱的利益。我证得了心解脱六次,却又退失了六次,第六次还是退失了,所以我应该以刀自裁,以免又是第七次退失。”

此时魔王波旬知道了,心里想着:“世尊住在王舍城毘婆罗山七叶林的石窟中,世尊的弟子瞿低迦已经六次证得心解脱又六次退失,而现在他第七次的证入,想着要自杀以入涅槃,如果真的让他自杀了,他就会入涅槃,就会脱离了我的掌控啦!所以不能让他自杀离开我的掌心,不如我去告诉世尊这件事吧!”

于是,魔王波旬就手抱着用琉璃作成柄的琵琶,然后来到了 世尊的面前,一边弹着琵琶、一边唱诵着,禀告 世尊说:“大雄大力、大自在的世尊啊!您有一位修行炽然增上的弟子,现在正要去自杀,大牟尼!您应当去制止他,不准他自杀,哪有说在您正法律中修行的弟子,在尚未学习完成前,却去自杀的道理呢?”

于是 佛陀回答魔王波旬说:“波旬!你真是放逸的种性啊!你明明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而来的。瞿低迦是具足坚固修学的比丘,常安住于胜妙的禅定之中,不顾性命地在白天或黑夜都是精进地勤修。他已经照见了欲界、色界、无色界三界之中,生死轮回的可怖畏处;他断除了贪爱,他已经摧毁了魔军的骚扰,而证得解脱入涅槃啰!”魔王波旬听完后就出生了大忧恼心,忧恼到连手中的琵琶也掉在地上,就这样悄悄地消失了。

魔王波旬离开后,世尊就要比丘们跟着祂一起去瞿低迦修行的石洞,到了石洞,大家看到倒卧在地上瞿低迦用刀自杀的尸体。世尊问大家:“有没有看到瞿低迦的身体呢?”“有的,世尊!”“那你们有没有看到瞿低迦身体的四周上下,飘绕着黑雾充满四方?”“有的,世尊!”于是 世尊就告诉比丘说:“比丘们啊!你们看到一股黑黑的这个黑雾,在尊者瞿低迦身体的四周上下飘绕吗?”“世尊!看见了,就像您所说的一样。”“比丘们!这就是魔王波旬,他正在找寻瞿低迦死后的识神在哪里?可是瞿低迦比丘是证阿罗汉而不住心自杀的,那当然是什么都找不到。”

此时 佛陀就为瞿低迦阿罗汉印证了“第一记”,也就是瞿低迦已经成就了阿罗汉入涅槃。这个时候在旁边的魔王波旬就请问 世尊说:“我找寻了东西南北、上下每一个方位,遍寻了各处,却找不到瞿低迦的识神在哪里啊!”佛陀回答:“如此一位修行坚固、于一切无所愿求的阿罗汉,他已经拔除了三界贪爱的根本,瞿低迦已经入涅槃了。”此处,这个故事的前提条件是已经证得了阿罗汉,也就是已经断除了一念无明烦恼,断除了见惑与思惑的有余依涅槃,已连根拔除了识树,也是自知其时的阿罗汉自杀结束而入了涅槃。

那么请各位想一想,魔王波旬怎么样也找不到瞿低迦阿罗汉,此时这一位过去的瞿低迦,已经什么也没有了,所以是断灭吗?当然不是。如果 世尊所教导的解脱涅槃就等同于外道所说的断灭,那么世间就不需要 世尊出世,因为佛法已经等同于世间法了。那么那一些主张涅槃就是断灭的外道们,就已经等同于 佛了,于是就不能说 世尊是无上正等正觉,佛法也就不是无上法教,这样子就等同于世俗断灭论了。所以当知,涅槃并非断灭,故有真实、有本际常住。

那么像是佛门中主张只有六识的佛门外道,或是像安慧论师此类人士,他们的心中认定只有六个识,但表面上为了讨好时势、为了讨好大众、为了换取供养,又不敢去否定佛菩萨所说经论,只好伪装成为八识论的唯识学者,他们的心中所想象灭尽一切的涅槃,就必定会落入了断灭论的范围了,也就是自己已经成为了断灭论外道而不自知。如果是这样的人自杀,则不但不能够入涅槃,反而得再加上杀生的重罪,要承受未来的不可爱异熟果,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第八识阿赖耶识仍然执持着善恶业种,而识树的根(也就是他们的染净末那识)仍然存在,则必然会引生种子出生中阴身继续轮回。

安慧论师这一个人擅长于狡慧,所以在他不同的著作当中有着不同的说法,有的时候他支持唯有六识真实,有的时候著作中却又说有八识的存在,目的就是要让人弄不清楚他的意旨。所以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下安慧论师的背景。由于印度的典籍不太重视历史上的时节记录,所以我们中国佛教依着 玄奘法师留学印度那烂陀大学,所传下来的记录……。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