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识并存的过失

第080集
由 正彝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观众朋友以及菩萨们: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探讨的主题是“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

在上一集中,我们列举了两段二乘法中的论文,从论文中我们了解到二乘人所说的识蕴以及意根,乃是将六识归类合一为识蕴,又将六识全部解释为“意处”。同时也举出了大乘法中《瑜伽师地论》的论文,依据论文的开示,我们了解到,识蕴一法,通常是指前六识的总说,不会函盖第七识意根,因为第七识意根是识蕴的所依根。因此,绝无将意根归类在识蕴之中的道理,同时也更加不可能将所依而能生的主识阿赖耶识,归类在所生而能依的识蕴之中。只有在一个情况之下,才会方便将意根归类在识蕴之中。这是说,有时为了让众生了解“意根也是可以灭除的,灭了意根才能出离三界生死”,为了方便引导众生出离生死的缘故,才会方便将意根归类在识蕴之中。因此,不论是在二乘菩提或是大乘菩提之中,识蕴的正说都是“识蕴为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所以识蕴的内涵不出六识身,而以六识作为识蕴。

这一集,我们将以前面几集的内容作为基础,为了能够让大家更加地了解意根是识蕴的所依根,而意根以及六识识蕴是从第八识阿赖耶识当中所出生。为了让大家能够了解这样子的一个正确道理,所以我们这一集特别为大家来说明八、九识并存的过失。我们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写的〈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之过失〉的这篇文章来为大家说明,今天我们就从其中的第一百七十二种过失来谈起。

有些人如此主张:“真如为体,阿赖耶识为真如之性用,同是第八识。”先前已经为大家说过,经论中都说“一切有漏、无漏法种,皆是阿赖耶识所含藏,并非由因地中之佛地真如所含藏”;也说“佛地真如是由阿赖耶净除烦恼障及所知障随眠后转名而来,并非是因地时即有佛地真如心存在;未来佛地之真如心,就是今时阿赖耶识净除烦恼障及所知障后的同一第八识心体”,因此可知,同是第八识之说不得成立,其所主张之真如仍应立为第九识;若因地真如本体及种子完全清净,则应不能出生双具有漏、无漏性之第八识阿赖耶,完全清净之真如不应能生具足有漏法种之阿赖耶识故。若不能出生具足有漏法种之阿赖耶识,则真如“体”显然与法界根源实相无关,则显然与众生法界之一切修行者无关,纯是众生心外之法,则这些人所说的真如,仅是表义名言而已,非有实体。

仅有名而无体之法相,就如同虚空是依于物之边际而有,依于物之边际而施设虚空一法之名言,本质仍是色边色,也就是依物之空处而立名为虚空;同样的道理,这些人所说“真如”一法,乃是以意识之心想而虚妄建立之唯名法相,依意识心之想象而有,名为法界实相之妄想,因此即成虚妄说法,不应说为法界之实相真如。这就是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之过失中的第一百七十二种过失。

经过我们举出前面所提到的这种过失之后,执持这等错误说法的人若改说为:“因地已存在之真如心是阿赖耶识之本体,亦能含藏一切世间流转法之有漏法种,亦含藏出世间清净无漏法种。”这样的说法同样是有过失的,并且进退失据。这就是说,如果真的如他们所说,则应该要有两个法界实相心。经论中都说阿赖耶识含藏世间、出世间一切有漏、无漏法种而无遗余;从实证者的现观来看,证悟之所见也与诸经所说相同,证实阿赖耶识含藏无漏法种,故名圆成实性。现在这些妄说法的人所说的“真如”,既非依经论所说由阿赖耶识含藏染污种子转为清净而成就,而是与阿赖耶识同时并存,复又具足阿赖耶所执藏一切有漏及无漏法种者,那么这应也是实相心,那么众生就应该要有两个实相心,也就是成佛的时候也应该要有两个真如心。那这样子的话就成为九识之说,这不止违背经教,更是悖离真实理!这就是于第八识以外再施设第九识的第一百七十三种过失。

当我们将以上他们妄说法的过失列举出来以后,他们若是因为我们以真实理提出的质难,因而退一步改说为:“因地中已存在之真如不含藏有漏法种。”这样子就成为他们自说内容互相违背。前面我们已经为大家破除了这样的错误说法,我们已经知道,不应该主张因地中已有佛地之究竟清净真如!因此他们退也不成,进亦失据。因此,若他们这样主张:“因地已存在之真如心是阿赖耶识之体,亦能含藏一切世间流转法之有漏法种,亦含藏出世间清净无漏法种。”如此错误的说法就成了进退两难之局。这个就是八、九识并存的第一百七十四种过失。

再者,如果这些人如此错误且违背经论的说法可以成立,那么经论之中所说的熏习之理也应该全面改写,因为经论所言之理,皆与这些人的错误说法完全不同的缘故。这就是说,诸经所言熏习之理,皆说能熏之识为七转识,皆说所熏之识为阿赖耶识,而非别有赖耶之体“真如”可熏;若赖耶真的如他们所说只是真如之性用者,则应该赖耶实以真如为体,则应所熏之心为真如,而不应是赖耶。他们说“赖耶只是真如之性用”,既是性用,即不得成为所熏之体,这是因为性用唯是心所法的缘故,当然不得受熏。若他们如此错误的说法可以成立,那么应该一切经论所说的熏习持种之理都应该全面改写,则 世尊也应该重新降生人间,重说熏习之理。这就是八、九识并存的第一百七十五种过失。

执持八、九识并存说法的人,可能因为我们依理提出的辨正,因而改说:“所熏之体应为真如,而非赖耶。”然而,这样的说法是大有问题的,因为若能生有杂染性阿赖耶识之真如心体,在因地中仍有杂染种子,则此真如心体即不应说为果地真如,则应说为因地真如,这是因为仍含藏杂染性之阿赖耶识不净种子的缘故;则此“真如”亦应修除所含藏之杂染种子以后,方得成为佛地真如。如是则违自说,亦违经论法教之正理,经论法教皆说所熏、持种的是阿赖耶识;若阿赖耶识实由真如所生者,则执藏杂染种子之所熏习心体应是真如,而非阿赖耶识,则他们所说:“真如绝对清净、没有任何杂染种子,方是圆成实性。”即成妄说。所以这些建立八、九识并存妄见的人所说的这些内容,便成了进退失据,成两难之局。

他们若改说为:“第八识有真如,有阿赖耶识,真如为体,阿赖耶为性用。”这样说则有大过失,这就成了头上安头,先前也已经破斥如此的说法。这便是八、九识并存之见的第一百七十六种过失。

因为如上的辨正,他们若改说:“别有一心为赖耶之体,能生赖耶之染净种子,故自体亦有染净种子;净除自体染污种子后,即成佛地真如。”如此说法则仍然有过失:一者违背他们自己先前所说“因地即有究竟清净之果地真如”;二者经教既说有阿赖耶识,亦说阿赖耶识净除染污种子后,改名佛地真如,则不须他们另行发明赖耶之体——果地真如心,他们所说的内容,已成为了头上安头之邪见。因为这样的缘故,他们于现在或将来,若说已经亲证第八识阿赖耶之体——真如,则他们所证的真如心,必定成为第九识,不得说是第八识心,如此就成就了违教悖理等众多过失。

他们若因此而改说:“其体同是我们所亲证的第八识阿赖耶者。”则与我们所证无异,同是第八识阿赖耶。那么就不必头上安头,故意建立“阿赖耶识以真如为体,真如是阿赖耶识之体;你们所证阿赖耶识为真如之性用,我们所证为阿赖耶识之体真如”如此的说法,来笼罩于人,因为实际上彼此所证并无不同。

然而藉由现观,实证者所证之阿赖耶识心体,已经时时而无间断地显示其真如性、圆成实性,根本不须另外发明真如体性来增上阿赖耶识心体;事实上,十方法界之中,除阿赖耶识心体之真如性以外,亦无余法能有真如性可以寻觅。因此,这些妄说法的人乃是妄想者,乃是虚妄创立佛法之人!

反之,若现在或将来,他们所证之真如体,同于 佛说第八识阿赖耶者,或其所说真如体已含藏阿赖耶识种种性用者,则诸经中所说及实证者所证之阿赖耶识,本已函盖他们所说的真如性、圆成实性,即已完全契符,同此一证,则不必他们另外建立“阿赖耶之体为真如”之异说。他们如此的妄说乃是头上安头,多此一举。因此,他们所建立阿赖耶识之体——真如,乃是妄说,违教悖理,进退失据。这就是八、九识并存妄见的第一百七十七种过失。

今天我们为大家介绍了“执持八、九识并存”这类错误见解的六种过失。经由对这六种过失的辨正,我们可以了解到,从经教上来看,经教既然说有阿赖耶识,也说阿赖耶识净除染污种子后改名佛地真如,那么则不需要另外发明与建立阿赖耶之体的果地真如心;从实证者的现观来看,实证者所证之阿赖耶识心体,已经时时而无间断地显示其真如性、圆成实性,根本不须再另外发明有一个真如体性,这种另外再发明建立一个真如体性的见解,就变成头上安头,多此一举了。

再者,诸经所言熏习的正理,都说能熏之识为七转识,都说所熏之识为阿赖耶识,而非别有赖耶之体真如可熏。因此,依据经教的正理,实在是不需要也不能再建立另一个阿赖耶之体——真如。如此的正理,同时也与实证者对于真实理的现观所得完全符合。

经过今天的说明,希望大家能够了解到,经教既说有阿赖耶识,亦说阿赖耶识净除染污种子后改名佛地真如,则不须另行发明赖耶之体——果地真如心,如此的说法已成头上安头的邪见。执持这种妄见的人,他们于现在或将来,若说已经亲证第八识阿赖耶之体——真如,则他所证之真如必成为第九识,不得说是第八识心;如此在第八识之外再建立第九识,不仅违背经教,同时也悖离真实理,因而成就无量过失。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

也祝福大家烦恼远离、安乐自在!

阿弥陀佛!


点击数: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