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来藏心体中含藏七识心等染污种子(上)

第075集
由 正圜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单元。

公元2003年初,由杨先生、蔡先生、某莲法师等人,结伙串联而否定阿赖耶识心体,将 佛所说“本来而有、永不可坏”之金刚心阿赖耶识心体谤为生灭法,欲使大众误会三乘菩提根本法体之阿赖耶识心体是生灭法;并以私下结伙串联之方式,迷惑近百人随之退转,以种种手段极力运作,欲使正觉同修会瓦解于一旦。由此因缘,而有 平实导师写作《灯影》、《识蕴真义》、《真假开悟》、《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之过失》等法义辨正书籍,摧邪显正、力挽狂澜,救护众生。

今天,我们要从《真假开悟》第四章第二节开始说起。第四章主要是在阐述如来藏阿赖耶识非染亦非净的特性,而第二节则是在叙明如来藏心体中含藏七识心等染污种子的道理。

各位菩萨!您认为如来藏阿赖耶识是清净、还是染污呢?为何“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我们一起来看阿含部《央掘魔罗经》卷3,世尊是如何开示的:

我于无量阿僧祇劫恒河沙生,于灯光如来所、修菩萨行,闻自受记,随顺于如;不谤经故,生舍宅身。我于无量阿僧祇劫恒河沙生,闻如来藏:一切众生断诸烦恼便得成佛。因其信乐覆护众生故,生覆护身。

这一段经文意思是说:【(佛言:)我于无量阿僧祇劫恒河沙数的生死过程中,曾经在燃灯佛座下修菩萨行,亲耳听闻自己受燃灯佛的授记,于是开始随顺于第八识心体的如如自性;再加上不诽谤经典的缘故,而出生了今天殊胜的舍宅色身。我于无量阿僧祇劫如恒河沙数的生死中,修行佛法而得听闻这样的如来藏妙义:一切众生断除了如来藏所含藏的种种烦恼以后便可以成佛。因为听闻如来藏而产生了信乐,所以开始覆护众生,当闻者令其得闻如来藏法义,不当闻者则暂时隐覆不说,以俟未来缘熟,不在众生尚未当闻时便胡乱为其说之,如是覆护众生,所以今时成佛得到覆护身,没有人能毁坏之。】

由这一段经文,我们可以知道:如来藏并不是杨、蔡、莲等人所妄说的绝对的清净。而是心体现行时恒常清净,于自体心行清净之际,却含藏着七转识相应的染污法种及业种;由于含藏七转识相应的染污法种及业种的缘故,使得如来藏不能安住于无余涅槃境界之中,因此而被意根所牵、世世受生,流转生死无量。在初转法轮的原始佛教这部经典中已经如是明说,于二转法轮的般若系经典中也是同样的说法,至于第三转法轮的唯识系增上慧学中,更是明白地说自性清净心中含藏着七转识的染污种子。所以杨、蔡、莲等人,否定了阿赖耶识心体,想要另外再寻找一个绝对清净、绝对无为的如来藏、真如,乃是妄想之说。就好像有一个愚痴人,因为没有镜子可照而看不见自己的头,不肯相信别人告诉他说“他身上本来已经有头”的事实,于是就想要找一个死人的头放在自己头上;安上死人头之后,欢喜地告诉大家说:“我已经得到自己的真头了。”杨、蔡、莲等人也如同这个愚痴人一样,在自己阿赖耶识心体所显之真如法性上,想要再另外寻找一个“纯无为而又具有有为法性故能出生阿赖耶识之真如”,头上安头而否定他人原有之头为非头,也否定自己身上之头非头,这怎能叫作有智之人呢?

《央掘魔罗经》卷4也有同样的说法:

尔时文殊师利语央掘魔罗言:“如来藏者有何义?若一切众生悉有如来藏者,一切众生皆当作佛,一切众生皆当杀、盗、邪淫、妄语、饮酒等不善业迹。何以故?一切众生悉有佛性,当一时得度。若有佛性者,当作逆罪及一阐提。若有我者我界,当度一切有;是故世间无有‘我’,无有‘界’;一切法无我,是诸佛教。”佛告文殊师利:“一切众生有如来藏,为无量烦恼覆,如瓶中灯。……”

这一段经文意思是说:【这时文殊师利菩萨向央掘魔罗说:“如来藏这个法有什么真实义呢?如果一切众生都有如来藏,而不必修行净除如来藏中的不净法种的话,一切众生未来不必修行都应当作佛,那么一切众生都应当继续造作杀、盗、邪淫、妄语、饮酒等不善的行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一切众生都有如来藏这个成佛之性,所以一切众生都不必修行,就应当可以一时之间全部得度成佛。假使因为众生有如来藏而都有成佛之性的话,应当都可以去作五逆重罪及谤法等一阐提人,而不必修学佛法,不必净除不净法种。如果实有‘众生我’不坏不灭的话,众生界是真实有的话,应当已经度尽一切众生我、度尽一切三界有了;所以说,世间没有真实不坏的众生我,也没有常住不坏的众生界;因此说一切法无我,这就是诸佛的教诲。”佛告文殊菩萨说:“一切众生都有如来藏,被无量的烦恼所遮覆,犹如陶瓶中的灯光无法显露出来。……”】

在这一段阿含部的经文中,已经明白告诉我们:如来藏心体中含藏着染污的种子,心体运作时固然是永远保持其清净性而不贪染,恒常显示其真如法性,但是却含藏着七识心王相应的染污法种,必须经由悟后转依心体的真如法性而修行断除它,然后才能成佛。如果有人说:“因为众生都有清净的如来藏,所以不必修行断除烦恼种子,就一定可以一悟成佛。”那么众生就不必修行佛法,也不必努力去净除贪染的有漏法种,只要继续造作杀盗淫妄等恶行,等时间到了就可以成佛。然而这不是正确的佛法,必须亲证如来藏心体阿赖耶识以后,现观祂自体运作时一向清净无碍,却含藏着七识心王相应的有漏烦恼种子,所以必须等悟后转依第八识心体的清净真如性,次第修除如来藏中所含藏的七识心王相应的烦恼等法种,然后才可以成佛。

所以 佛陀告诉文殊师利:“一切众生有如来藏,为无量烦恼覆,如瓶中灯。……”也就是这个意思。从这里就可以证实:真如是识之所显性,如来藏是自性清净心而含藏着七识心王相应的染污法种,杨、蔡、莲等人,想在因地就觅得佛地绝对清净的真如、如来藏,乃是妄想之说。杨、蔡、莲等人否定 平实导师帮助他们所证得的阿赖耶识心体,谤为生灭法,只因为心体中还含藏着七识心王相应的有漏法种,经文具证如是,为何他们总是不能信受呢?

又譬如《央掘魔罗经》卷4中,世尊又开示说:

此偈说烦恼义;意法恶者,为无量烦恼所覆,造作诸恶故名为恶。不知自性心如来藏,入无量烦恼义;如是躁浊不息故,若说若作,一切众苦常随不绝。如轮随迹者,诸恶积聚生死轮回,转一切众生于三恶趣中,如轮随迹,是故说“于福迟缓者心乐于恶法”。

上面这一首偈是说烦恼的义理;意根等法之所以为恶,是因为被无量烦恼所障覆,而造作种种恶行,故名为“恶”。众生由于不知道自性清净心如来藏入于无量烦恼中的真实义理,所以就像这样地躁浊夤缘而不停息的缘故,不论是所说的言语或所作的事业,都会使得众苦常随众生不能断绝。至于“如轮随迹”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诸多恶业种子积聚而使得众生常在生死中轮回,运转一切众生堕在三恶道中,犹如车轮随着前车的轨迹继续轮回,由于这样的缘故而说:“对于修集福德一事,其心迟缓而不精进的人,其心总是爱乐于恶法。”

在这一段经文中,世尊已经明说:如来藏虽然自性清净,却是“入无量烦恼”中:因为自性清净的如来藏心体中,含藏着七识心相应的种种无量烦恼种子。这正是阿赖耶识心体的体性,乃至杨、蔡、莲等人在恭读 平实导师所写的《真假开悟》之后,自我检验 平实导师帮助他们所悟的身中阿赖耶识心体时,同样也是无法推翻的。经中更说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而说阿赖耶识—如来藏—心体自性清净,而含藏着七识心王相应的染污法种,经文历历可查,这也是杨、蔡、莲等人所无法推翻的。杨、蔡、莲等人妄想跳过七住位后所应进修的相见道,跳过初地至十地的修行,就想在现在证得佛地才会有的绝对清净、不含藏七识心相应的贪染法种的如来藏、真如,而公开倡言:“一悟即可证得佛地真如。”这实在是愚痴无智之人啊!

所以,一切佛子都必须循规蹈矩地依循三贤十地的道次第,逐步修断如来藏中所含藏的七识心相应的种种烦恼之后,才可能证得佛地究竟清净的如来藏、真如,此外别无他途。所以杨、蔡、莲等人今天所应急作者,乃是修除自我私心,这都属于我所的贪着;接着应该修除高慢及卑慢,这也是我所;并且应该深入断除我见,以免返堕离念灵知心意识境界之中;也应远离见取见及对意根之执著,断除我执;最后应该深入探究真见道与相见道之差别,以期早日通达见道位之功德,以免再如今时想要避过相见道之修行,就想一悟而入初地。如果能依 平实导师上述所说而行,才是懂得忏悔谤法重罪之人,方能如实公开忏悔而灭除重罪,方有进入初地之可能;若不如是如实而修,终将不免未来无量世尤重纯苦长劫重报。至心期盼杨、蔡、莲等人能诚心悔改,并且努力忏悔灭罪!

《大法鼓经》卷下,世尊也有这样的开示:

如瓶中灯焰,其明不现,于众生无用;若坏去瓶,其光普照。如是诸烦恼瓶,覆如来藏灯,相好庄严则不明净,于众生无用。若离一切诸烦恼藏,彼如来性烦恼永尽,相好照明施作佛事,如破瓶灯,众生受用。(《大法鼓经》卷2)

这一段经文意思是说:【犹如覆藏在磁瓶中的灯焰,它的光明不能显现于外,对于众生并无照明的作用;如果能够把那磁瓶给破坏舍弃,那灯焰的光明就可以普遍地照耀了。同样的道理,众生被这些烦恼瓶障覆了如来藏灯的光明,使得清净法界、四智心品等一切种智的智慧无法出生,不能广利众生;佛地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的庄严,不能光明清净、也不能显发出来,则如来藏灯的光明,对于众生就起不了照明的作用。如果能够远离一切烦恼种子的执藏,遮障如来性的烦恼永尽无余,就能出现清净法界、一切种智、三十二大人相及种种随形好,而为众生作无上布施、广作佛事,就好像破坏磁瓶所显现出来的灯焰一般,众生便因此而可以得到种种受用。】

因此,不可以如同杨、蔡、莲等人一般无智地说:“因地时之如来藏已经完全清净,不再含藏有漏有为法种。证得绝对清净的如来藏、真如,才是真正的开悟。”言外之意,是说悟后不需净除二障。如果杨、蔡、莲等人的说法可以成立,则应一切人证悟之时即是已经成就究竟佛道。然而,我们要请问杨、蔡、莲等人:“禅宗祖师究竟有没有证悟?如果已经悟了,为何还没有成佛?大迦叶尊者初见世尊拈花微笑而悟入时,有没有证悟?如果已经证悟了,为何还没有成佛?”这样的提问,相信杨、蔡、莲等人,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回答的。我们接着要问:“文殊、普贤、观音、势至、弥勒、维摩诘、地藏、大精进、大慧等菩萨有没有证悟?有没有成佛?”杨、蔡、莲等人想必依旧是回答不得。所以,证悟如来藏时,只是真见道位,还得要继续进修相见道位的别相智,进入初地以后还得要净除心体中所含藏的种种有漏法种以后,才能成佛。由此可见,自性清净的如来藏心体中,确实含藏着不净法种;必须悟后转依心体的清净自性真如,修除有漏法种以后才能成佛。

各位菩萨!由以上所说可以知道:禅宗祖师开悟后仍然不能成佛,也未能进入初地,更非悟得佛地真如,只是第七住位之真见道而已,还须悟后继续进修相见道等法,才能进入初地;绝非杨、蔡、莲等人后来改口所说:“一悟即入初地,证得初地真如。”其实,这仍是自我吹嘘的不实言说而已!也就是说,成佛之道歧路很多,若非有真善知识摄受教导,很容易误入歧途,得少为足、自以为是,学人们千万要小心谨慎,以免自误误他!

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