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赖耶识无“法执”(下)

第070集
由 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

上集我们说到,由于不信受第八识实相心以外没有真实常住法可得,所以就会产生误计第八识实相心以外是有法真实而执著不舍,就会生起了“于诸法执著有性”的法执,就会成为了执著诸法有性的心外求法者。这样执著“诸法有性”的心外求法者,佛说都是摄属于愚夫异生类的;由于这样的愚夫异生类都是心外求法者,所以他们都一定会误计执著有外于第八识实相心而存在的真实法可得,于是“于诸法执著有性”的法执,就无法断除了。由于法执无法断除的缘故,就障碍了佛菩提智的发起,这个就是所知障。因此,古天竺的小乘行者安慧论师,造论妄言阿赖耶识有法执,这就是被所知障所障而作的妄说。然而这些心外求法者,由于所知障不破不断的缘故,就会因为误计第八识实相心外有一法或是多法是真实的见解,而生起了“诸法见”,并执著于这心外求法的“诸法见”而有了法执,因此心外求法者就会因为“诸法见”的法执生起了种种恐怖。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6:“或有菩萨,以诸法见而为恐怖,与所知障作依止故。”经中说有的新学菩萨,由于错误地计着第八识实相心外,有一法或多法是真实的见解,并对这个心外求法的见解生起了执著,所以就有了“诸法见”的法执;由于这个“诸法见”的法执,让他对于自己所不知不证的第八识实相心生起了恐怖之想,所以就会想方设法来否定这个自己所不知不证的第八识实相心,而障碍了他自己亲证第八识实相心,这就是“以诸法见而为恐怖”。

由上述经中 佛开示说:菩萨若有心外求法的“诸法见”的法执,这样的菩萨必定因为这个“诸法见”的法执,生起了种种的恐怖,而有了“以诸法见”所生起的法执与恐怖;若是探究这个“以诸法见”而生起恐怖的原因,就是因为所知障作为依止的缘故。所以会生起心外求法的“诸法见”法执,导致“以诸法见”而生起种种恐怖,都是因为不知不证第八识实相心的所知障来障碍的缘故;因此,当心外求法者被所知障所障碍时,不仅心外求法的“诸法见”法执无法断除,还会“以诸法见”而生起了种种的恐怖之想。

因此,凡是心外求法者,若是想要探究自己为何有“以诸法见而为恐怖”的原因,应当知道都是因为自己还有所知障未破、未断的缘故,所以成为了心外求法的“诸法见”所生起的依止。若是心外求法者对于所知障是“诸法见生起的依止”这样的佛语开示不知不信,那么,当这些心外求法者还有无始无明的所知障未破、未断之前,就会“以诸法见”而生起了种种的法执与恐怖。而这些“以诸法见而为恐怖”的心外求法者,为了消除自己不知不证第八识实相心的恐怖,就会如同古天竺的小乘行者安慧论师一样,造论妄言阿赖耶识有法执—把这个离开一切法执的实相心第八阿赖耶识谤为有法执—这样来暗示第八阿赖耶识心体是生灭的无常法;而不是如同 佛所开示的是实相心常住法,想要藉此来灭除自己心中:持六识论邪见而无法实证第八识实相心的恐怖。

但是,如安慧论师这样子造论妄言第八识有法执,这样作除了只是造下破坏佛法的大恶业外,也无法消除因为所知障的障碍——“以诸法见”所生起的种种法执与恐怖;是故应当信受佛语开示:所知障会使得心外求法的诸法见的法执与恐怖生起。因此应当破除所知障,才能够真正灭除“以诸法见”而生起心外求法所生的法执与恐怖。所以,当自己的如来藏心中,还有所知障未破、未断尽之前,除了先当寻求真正的善知识帮助外,找到自己的第八识如来藏心而破除所知障,还要勤求进断一切的所知障,让佛菩提智能够具足地发起,这才能够因为真正所知障被断除尽净的缘故,而灭尽一切因为“以诸法见”所生起的法执与恐怖。

但所知障的内容极为深广,如圣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卷9中说到:

所知障者,谓执遍计所执实法萨迦耶见而为上首,见、疑、无明、爱、恚、慢等,覆所知境无颠倒性,能障菩提,名所知障。

平实导师在《识蕴真义》中,为我们语译如下:“所知障的意思,是说执著有一个遍计所执的真实法上的我见作为基础,以我见、疑见、无明、贪爱、瞋恚、我慢等心所法,覆盖一切证悟后所应该知的境界以及无颠倒性,能够障碍佛菩提智的发起,所以称为所知障。”

从 平实导师的开示中我们可以知道:对于某一个法上误计它是真实法,并对这个误计的真实法上生起了我见,因为执著这一个误计为真实法而执为我的见解不舍,所以就有了遍计所执的真实法上的我见,就会有了遍计所执的法我见;以这个“法我见”作为基础,就会被我见、疑见、无明、贪爱、瞋恚、我慢等心所法所覆盖,让一切证悟后所应该知道的境界,以及如实知第八识如来藏心及其一切种子的无颠倒性,由于这样的缘故而无法显发出来,这个就是所知障障碍了佛菩提智慧的发起。因此,误计执著某一法为真实法而生起了我见,就是生起了遍计所执的法我见,就有了所知障的基础;以遍计所执的法我见这个所知障作为基础,就会被疑见、无明、贪爱等心所法所遮障,使得菩萨悟后,随着诸佛菩萨无颠倒的教导而应该如实了知的第八识如来藏心的体性,以及其心中的一切种子的智慧被障碍住了,也让菩萨悟后所应该知道的一切境界被障碍了,由是障碍了佛菩提智慧的发起。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菩萨悟后应断的所知障是很宽广深细的,并不是一悟就能断尽所知障的,除了最后身菩萨外,菩萨都是悟后于三大阿僧祇劫的历缘对境中,在利乐有情的过程中,逐渐来断除所知障的,这是因为所知障的范围极为宽广深细的缘故。如窥基菩萨在《成唯识论述记》卷9中说:

见、疑、无明、爱、恚、慢等者,此出体性。此之头数亦与烦恼障同,若烦恼障俱,必有所知障故。然烦恼粗,有多品类可易了知,二乘所断;唯是不善有覆性故,以数束显。今此所知障细,下无多品类,极难了知,唯菩萨断;亦是异熟无记所摄,故不显数。其实法执,无离无明,故必有数;又显法执,无明五住地中,唯一住摄;前障,四住地摄,故不显数。

平实导师在《识蕴真义》中为我们语译如下:【见、疑、无明、爱、恚、慢等句,这是显出这六种烦恼的体性。这些烦恼数目与名称,其实是与烦恼障的内涵相同,因为如果是与烦恼障在一起的时候,必定同时会有所知障的缘故。但是烦恼障的烦恼粗重,有许多的品类容易了知,是二乘圣人所断的烦恼;这些烦恼障的烦恼,纯粹是不善性、有覆性的,所以就用六个数目束在一起而显示之。如今这里所说的所知障是很深细的,说不完的,所以在所知障的这个项目下,并没有很多的品类可以详细宣说,所以极难了知,这是唯有菩萨才能分分断除的,不是二乘圣人所能断除的;这些所知障中的极细烦恼,也是异熟性的无记性所含摄的,所以不以数目而显示之。其实法执也是不曾离开无明的,所以必定也是可以有其数目名称的,只因很繁杂、很深细而不细说之;而且也显示这个法执在五住地烦恼中,只是其中的一住地烦恼所摄;前面的烦恼障,是四住地烦恼所摄,而所知障只是其中的一种住地烦恼所摄,所以不显示这个所知障中的上烦恼的数目。】(《识蕴真义》,佛教正觉同修会,页218-219。)

从 平实导师及窥基菩萨的开示,我们可以知道论中提到的有以下三种所知障是应知应断的:

第一个、烦恼障与所知障是同时俱在的。论中说这个“见、疑、无明、爱、恚、慢”等六种烦恼体性的语句,除了显示这六种根本烦恼的体性,以及烦恼的数目与名称等语句外,这些烦恼障存在的同时,必定会有所知障同在。

第二个、烦恼障粗重,易了知容易断,二乘人能断;所知障深细,不容易了知断除,唯菩萨能断。论中举说二乘圣人所断的烦恼障粗重,有许多的品类容易了知,如论中举说烦恼障是四种住地烦恼所摄。同时,论中也举说所知障虽然只是五种住地烦恼中无明住地烦恼一地所摄,但是由于所知障虽然不曾离开无明,所以必定也是有其数目名称可以说的,但是因为很繁杂、很深细的缘故,所以就不细说。

另外,这也是因为菩萨所断的所知障是很深细的、说不完的,而且极难了知,所以所知障就不以数目而显示之,只是以无明住地一种住地来说。由此可知,菩萨才能断的所知障,由于无法分成很多的品类而可以详细地宣说,所以所知障极难了知,难了知的缘故就很难断除啊!因此唯有菩萨悟后才能分分断除的,不是二乘圣人之所能断。譬如第八识如来藏心中执藏我见、我执等一念无明的烦恼种,但是找到自心第八识如来藏,是打破无始无明的所知障,这个是只有菩萨才能作得到的;这与断除一念无明的烦恼障,两者并不是同一类。因此,就算是断尽烦恼障的阿罗汉,也还是不知道自己的第八识如来藏心的所在,所知障还是不曾断除一分。

第三个、烦恼障所摄纯粹是不善性、有覆性的,唯断分段生死,不断变易生死;所知障所摄则包含无记性的异熟生死,唯有断除所知障,才能断变易生死。论中说到二乘圣人所断的烦恼障上的烦恼,纯粹是不善性的、有覆性的缘故,所以二乘圣人所断的唯是分段生死;而菩萨所断的所知障是很深细的,而且极难了知,这些所知障中的极细烦恼,含摄了无记性的异熟生死,所以菩萨断除所知障,能断除二乘的圣人所不能断的变易生死。

从上述 平实导师为我们开示,窥基菩萨在《唯识述记》中,所举出的所知障与烦恼障的比较里,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知道,所知障的断除是不会像烦恼障一样,可以在短时间内就断除尽净的;反而是要在菩萨悟后,随着诸佛菩萨的无倒教授教诫里,在利乐众生的历缘对境过程中,以不颠倒的知见来观察这个第八识如来藏心的体性,以及其心中所含藏的一切种子,才能够真正地断除所知障,并且发起悟后所应知的一切境界的现观,让佛菩提智可以显发出来,成就了别相智、道种智以及一切种智。

菩萨由于佛菩提智的显发,对于古天竺安慧论师造论妄言阿赖耶识有法执,这种愚于所知障而作的妄说、妄论,为了救护众生,一定会来出面破斥的,如 窥基菩萨在《成唯识论述记》卷9中说:

述曰 三:八识分别因破外执。第八识名异熟识,何以不俱?彼异熟识是微细劣弱故,此法执望彼粗而强故;此是能熏,故彼非也。安惠等师执三性心皆有法执,此识唯异熟故,唯异熟性中破之。

平实导师在《识蕴真义》中为我们语译如下:【述曰 第三:以八识的分别因,来破外道的无明执著。第八识名为异熟识(又名阿赖耶识),为何这个第八识不与法执同时同处而相应之?因为第八异熟识是微心故,祂的了别性极为劣弱而不能了别万法的缘故;这个六、七识分别心相应的法执,相对于第八识自性来说,是很粗重而强烈的,所以不是微心、细心的异熟识所能了别的缘故。这个法执并且是属于能熏习的体性,而异熟识是属于所熏习的体性,所以法执不是异熟识所相应的,所以安慧他们所说‘第八识与法执相应’的说法是不对的。因为安慧等师徒都是执著不论善性、恶性、无记性的心都是有法执的,而这个异熟识纯粹是异熟性而无善恶性的缘故。这一段《成唯识论》中的话,是单纯地就异熟性面的意思来破斥安慧等人的邪说。】

从上述 平实导师及窥基菩萨的开示里面,我们可以了解到:由于古天竺的安慧论师愚于所知障,却造论妄言阿赖耶识有法执,因此窥基菩萨依第八异熟识的正理而破之,显示出安慧妄言阿赖耶识有法执,这样的说法完全不符合第八识的体性,证明了安慧论师的说法是完全不正确的。

论中说这个第八识又名为异熟识(又名为阿赖耶识),祂有三个体性,使得第八异熟识不会与法执相应:

第一个体性就是第八异熟识的了别性极为劣弱,而且也不能了别万法,所以祂是微心、细心。法执这个第六、第七识心所分别相应的法,相较于微心第八识异熟识来说,法执是很粗重而强烈的,不是这个微心、细心的异熟识所能了别的,所以安慧他们妄说“第八识与法执相应”的说法是不对的。

第二点、法执能够熏习改变六、七识心,所以法执是能熏习的体性。如同安慧论师执著六识论的邪见不舍,而有了“于诸法执著有性”的法执却不自知,反而认定这个意识觉知心是真实我的法执,来熏习自己的意识及意根,让安慧自己造论妄说“第八识与法执相应”。而第八异熟识却是所熏习的体性,所以祂虽然是法执种子的所藏心体,却不会被所藏的法执熏习而改变;如同水中的泥沙,只会让水变得混浊不堪,却不会改变水本身的清净体性。是故,所熏性的第八异熟识,是不会与能熏性的法执同时同处而相应的,所以安慧他们妄言“第八识与法执相应”,这样的说法是不对的。

第三点、第八异熟识纯粹是异熟性而无善恶性的缘故。阿赖耶识断尽烦恼障的现行与习气种子后,改名为异熟识,此时第八异熟识中唯余变异而熟的异熟性,已经没有了善恶性的记别,所以是无记相应的心;因此安慧等人,执著不论是善性、恶性、无记性的心都是有法执的,这是因为会与法执相应的六、七识心,都是跟善恶性相应的心,所以主张无记性的第八异熟识也会跟法执相应,这样的主张或说法是不如理的,因此安慧妄说“第八识与法执相应”,这样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以上论中,是从第八异熟识的异熟性,来破除安慧他们这类心外求法的无明邪说。从上所略述的所知障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知道所知障的内容是极为宽广深细的,并不是没有亲证第八识如来藏,未破所知障的心外求法可以稍稍了知的;因此,天竺安慧论师等人,自己未破一分所知障,却执六识论的邪见而生起了“诸法见”,并由这个六识论的诸法见法执,生起了恐怖,所以造论妄说“第八识有法执”。

有智慧的人从上述的窥基法师以及 平实导师为我们的解释,可知这些都不过是安慧论师等人自身未破所知障,而妄执六识论邪见所生的“以诸法见而为恐怖”的邪思妄想之说啊!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