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与真如(下)

第050集
由 正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演述的主题是以 萧平实导师著作《识蕴真义》为蓝本,内容举示圣 玄奘菩萨辨正佛法真实义于《成唯识论》中,分析、破斥古天竺安慧论师的佛法邪见,并且详细宣示识蕴的内涵。

本单元续说安慧论师主张“识变似我、法”的意思是:单单依靠“熏习力”,可以促使八识心王出生在世间,然后变现众生我及一切法。所以圣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破斥安慧的错误邪说。玄奘菩萨如此说:众生的五蕴我,以及五蕴所附生、附显的种种法,其实都是熏习在内识如来藏中执藏着;然后在因缘成熟时,再从内识如来藏心体变现出生或显示的,并不是单由熏习的种子,能独自变生的。所以安慧论师所说“由熏习力,导致八识心王出生在世间”的主张,是他一己的偏邪见解,根本错解实相;因为第八识心体和无漏有为法的种子,都不是经由别的法出生的,而是自己本来就一直存在的,心体也不是由种子熏习而出生的。

同时,因为六识心熏习诸法之后,必须由第八识心体来执藏所熏习的一切种子,熏习力只是七识心王的能熏性;然而,七识心王的这个能熏性,却是从第八识心体所执藏的七识心王种子流注出来,而有七识心王以及七识心王从无始以来不断熏习种种法所积集的种子而有的,而且都必定是收藏在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中,才能有这些种子存在的。所以,熏习力是不能够自己存在的,是必须由阿赖耶识心体收藏而现行的。

既然熏习力自己不能存在,如何能促使八识心王—尤其是阿赖耶识—出生呢?所以安慧论师主张熏习力可以使八识心王出生,然后变现众生我及一切法,根本就是错谬的说法。况且,六识心的一切有漏、无漏法的熏习所成的种子,都是收存在阿赖耶识心体中;所以,种子的流注现行,都必须由阿赖耶识心体来执行,也都必须依附于阿赖耶识的配合运作才能运行;由此可知,一切法都由阿赖耶识出生,一切法都依阿赖耶识的现行识而现行、运行。所以,应当说种子是以阿赖耶识为体才对,怎么可能是由种子出生阿赖耶识心体的呢?这样的想法不是很颠倒吗?

我们再举示 玄奘菩萨于《成唯识论》中,特别申述第八识为三界万法所依止之识,论中如此说:【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成唯识论》卷3)论中“无始时来界”的意思是说:从无始以来的种子识,也就是储藏种子的如来藏识,祂所含藏的种子功能能亲生万法,是诸法所依之根本因。而第二句“一切法等依”是说:也由于种子识能执持万法,从无始劫以来就是平等地作为一切法的依止,所以万法也依于祂为缘,再互为依止;又因为祂能执持万法的种子,作为三界一切现行法所依的缘故,由此变现器世间及有根身,以及作为七转识现行时的依止,于是出生、现行万法。第三句“由此有诸趣”在述说:也因为有此第八识的缘故,能够执持一切修行的善净法的种子,或者造作杂染恶业的种子,而使有情随之生天享福或者解脱,甚至堕落三涂,才能有绝对公平的六道轮回生死的果报,以及最后一句:有解脱及证得涅槃的功德显现,使修行者所修、所证功不唐捐。

玄奘菩萨是依于至教量的正理所述,引用《大乘阿毘达磨契经》的内容为左证,决定真实的缘故,而解说第八识的体性,祂是真常恒实、不变异、不增不减,迥异于有生灭性的“识蕴”。所以 世尊施设“真如”与“识蕴”等的种种名相,建立一切法的寻思,以利佛子证得真实周遍的圆满智慧。然而安慧论师的邪见,主张阿赖耶识心体是有生之法,就妄自把阿赖耶识,归类在有生有灭的识蕴中,所以错误地将阿赖耶识心体变成可灭之法。

玄奘菩萨又再针对“种子”与“真如”的差异,予以更深入地辨正及解说。玄奘菩萨如此举述:【然诸种子唯依世俗说为实有,不同真如;种子虽依第八识体,而是此识相分,非余;见分恒取此为境故。】(《成唯识论》卷2)论中意思是说:然而一切的种子,都是依世俗谛所说的蕴处界等世俗法的现行与运作的现象上而说种子真实有,表示种子不是想象的假名施设,不是唯有名称而无法;但是种子只是依世俗法而假说实有,与第八识的真如法性确实存在而永远不可能被坏灭,这二者还是不一样的。种子虽然是依附在第八识心体上,但是种子却是阿赖耶识的相分,并不是其余七识心王的相分;因为七识心王的见分,是永远都执取阿赖耶识的功能差别,作为自己的境界的缘故。

我们再举出窥基大师于《唯识述记》中,注解以上这段文字之前,先将两个比较困惑的名相—“相分”与“见分”—略作阐述。“相分”与“见分”最简略地说:相分是可以被我们的觉知心所看见,因为全部都是有相之法;见分就是能看、能觉、能知的功能。换言之,相分是所取得的境界,指的是我们自己的十八界内的五色根、五尘,以及法处所摄的五尘中的色法,相分共有十一法。因为有被见的六尘法相等相分,就一定同时会有能看见相分的能见者、能取者,也就是见分;所以见分是指能看见相分的觉知心等功能。有了能见的见分与所见的相分,才能使我们在人间生活及存在。以我们自己的十八界来说,就是扣除十一个相分色法,剩下的七个法—识阴六识与意根等心法—都是能觉知这些相分的心,就称为见分。对于见分、相分略有理解,就容易懂得 玄奘菩萨破斥安慧论师的重点了。

窥基在《唯识述记》中,解说 玄奘菩萨的意思为:种子也就是功能差别,只是在世俗谛上才会被说为真实有,不同于第八识所显示真如法性的真实存在;真如法性是胜义中的胜义,不通世俗谛的方便假说为真实有。种子就不一样了,非但可说为胜义中有,而且也是通于世俗有的,这是因为种子实有的道理,是依二乘法的世俗谛所说的缘故。

玄奘菩萨在这里,是刻意将种子与真如胜义的差别加以显示,显示种子确实有异于真如胜义的地方;实际上,种子既通世俗谛,也是通胜义谛的。种子在二乘菩提的世俗谛中,可以说是真实有的;但是推入大乘胜义谛中的时候,就成为虚妄的假法,因为种子都是有生有灭的法;但是,真如法性不论是在二乘法的世俗谛中,或是在大乘法的胜义谛中,都是真实不坏的体性,都是实有的(因为二乘菩提所证的涅槃,也是依第八识心体的真如性而假名安立称为涅槃)。

这些种子虽然都是依附于异熟识,也就是阿赖耶识心体而存在,但是这些种子其实也就是异熟识自体的一部分啊!异熟识的种子也不属于七识心体的见分,因为七转识心体的见分,一向都是缘于眼前异熟识的种子相分,所显现的境界作为实有我、作为实有法的;从七转识种子自体分上来观察它的义理与作用,是不同于异熟识的种子义理与作用的。由于七转识种子不是受熏法的缘故,而是能熏之法;而且异熟识心体的自身种子—相分—也同样是不受熏习的缘故。

这就是说,异熟识自己的种子,自己的功能差别,是依附在异熟识心体自身上的;异熟识心体也正是七转识熏习万法的时候所受熏的处所,表示熏习之后的种子都收藏在异熟识心体中,受熏的处所正是异熟识所在之处。不可以说七识见分,一受到其余种种世间法,或者出世间法的熏习时,所熏的种子完成后,就依七识心见分自体而住藏着。因为,种子是见分七识心一向所缘的法,所以相对来说是相分,而且七识心永远都执取阿赖耶识的功能差别作为自己的境界。

最后,窥基大师还特别作结论说:真如是第八识识体自身的真实性所摄的缘故。真如的法性其实没有自体性,也完全没有相分,并没有如同八识心王一般的心行之相,也没有种种功能差别,不同于种子有行相,所以真如不是识体,只是识的行相。换另一种说法,就是说:真如是阿赖耶识心体藉十八界等法,在三界有为法中的运作所显现的识性,被称为“识之实性、识所显性”,不名为“识所变法”。

既然是识体所显示的“识所显性”,就如同美丽是花体的所显示之法,只能经由花朵显示出来,可以看见花美而本身并无作用;花体本身才能有用,可以食用或作堆肥、干燥花、提炼香精……等,亦可显示花体之美;美丽只能显示花体之美,只能被看见,而不能对花朵本身出生任何作用,所以说美丽无作用,不是花所变。若是香精、堆肥……等,可以称为花体所变,皆有功用;但是美丽仅仅是花体所显性,是花体之所显法,而非花体之所生法,所以美丽不能出生花上的任何一法。同理,第八识上所显之真如并无其用,仅仅是识体在三界有为法中所显示的自身体性,故说真如乃是“识性”。

真如一名,只是为了显示第八识心体自性而假名言说,所以真如不是实体法,不能有三界果报上的任何法性,因此是无作用法,故名无为法。然而,真如不是唯有名相的戏论喔!而是法界中真实存在的一种事实,即是法界的真实相;而此真如法性,其实正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所显示的真实性与如如性的相分,显示第八识恒常真实存在、恒常出生万法。因为常住,所以被称为“真实”,衬托出万法都是虚名与戏论;此第八识的体性,也是恒常显示不贪、不厌六尘万法之如如不动的清净性,所以也称为“如”;由此常住的真实性,与能生万法的真实性,以及对六尘如如不动的特性,合名为“真如”,这就是识的实性;所以说真如即是识性,不是识所变生的有为法,而是识性所显示出来的运行法相。所以真如一名,本是“识性”的方便解说的名相而已;是运作过程中所显示出来的真实与如如的行相。

各位菩萨!我们再看 世尊于《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的开示:“如实观察真如但有假名施设言说,真如不可得故”(《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9)经文的意思是说:如实地观察“真如只是假名施设的言说”,真如不是实体法,所以不可得。再次证明说:“真如”只是假名施设的法相,只是用来显示第八识心体在世间法上,所显示出来的清净性、不变异性,如实显现在一切法中的如所有性,让已经证悟第八识的菩萨们,可以现前观察第八识心体自身的“真实不坏性”与“如如不动性”。

我们说明到此,下一集再继续和大家分享。

敬祝各位菩萨:福慧增长!阿弥陀佛!


点击数: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