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持种者方能生六转识之明心与唯识

第040集
由 正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第40集“能持种者方能生六转识之明心与唯识”。

对于前面三集的说明,如果您觉得太过深奥难懂的话,不必因此而生起烦恼;只要持之以恒,努力研习大乘了义经典,经过思惟,久了以后自然能懂,只是不能现观而已。如果您希望能够现观,则必须要找到真的明心见道的善知识来指导;如果是打听密意而来,那般若智慧就无法真正的发起。同时,佛陀在经典当中,也明确地说明不可以明说密意。如果阿赖耶识心体的密意被泄漏出来,那么这些听到密意,没有经过实修实证的人就会心生怀疑,或公开、或私下加以毁谤,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就成为了谤法一阐提的重罪;这样不论泄漏密意的人,或者是在不知不觉当中毁谤第八识如来藏的人,舍寿以后,都会得到不可爱的异熟果报。所以为了避免害人的缘故,不能明说密意。

经教中既然都已经说明一切法的种子都是由第八识阿赖耶识所执持;而且一切证悟的菩萨,也都能够去了知一切法的种子无法外于阿赖耶识由他法所执持;都说六识心不是由五根或者是说由意根所执持。安慧与以后的学人,怎么可以依《大乘广五蕴论》那样的邪说来弘传呢?这些是不合于 世尊圣教,而且也是背离了安慧师父 世亲菩萨的邪见。因此,如果安慧与继续弘扬安慧法的学人,对于安慧的创见无法了知,在不知不觉的状况下,反而成为谤菩萨藏的重罪。

我们可以了知安慧造论的目的,是想要证明他的主张:意根和阿赖耶识都是假名施设的。在法界当中,意根与阿赖耶识都是从意识中细分而有;想要藉此成立大乘法不是真正佛法的谬论,主张只有二乘所说的六识、十七界的法才是正确的佛法。弘传这种安慧邪法的人,当他们口中说出“阿赖耶识是生灭法”的时候,只要把这一句对懂得佛法的人说上了一遍,就成了破法、毁谤正法的大罪了。如果更大胆地出书否定阿赖耶识,那就更是严重的地狱果报。所以,如果没有智慧判断而去支持或赞助那些弘扬邪论的人,或是自己亲身一起去否定阿赖耶识,就是共造破法恶业的愚痴人,这样的愚痴人是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

因为眼根乃至意根都是从阿赖耶识心体所出生的法,所缘的相分也是第八识藉缘所显现的内相分。六识了别后回熏的种子,绝对不会含藏在剎那变异、夜夜断灭的六识自体;因为只有具有真如性的阿赖耶识心体,才能执持一切种子的功能,意根与眼等五根都没有执持任何种子的功能!而且六根与六识都是由第八识如来藏含藏的种子所显现,也不可以把六根取来当六识的种子。

还没有证悟的人可以反复阅读 平实导师的《识蕴真义》这本书的法义辨正,可以从这本书中所列举的 玄奘大师、窥基大师指出安慧、清辨等人破法行为的法义辨正,您就可以知道《大藏经》中有一些经论是错误的。如果您无法知道而加以弘传的话,想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都不可能;因为净土三经已经说过了:“毁谤大乘方广诸经的人,是最慈悲的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也不肯加以摄受。”将这些毁谤大乘经论的人,排除在极乐世界以外。所以《观经》中明确地说明,即使五逆十恶的大恶人,都可以下品往生极乐世界,唯独将毁谤方广经典的人排除在外,不摄受这种谤法的人。

因为方广诸经讲的都是第八阿赖耶识的法义,所说的真如或者如来藏、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等,以第八识为体而宣说一切种智;而 阿弥陀佛摄受的极乐世界,也一样都是依于无生法忍来说,这无生法忍也是以第八识为中心而说出的一切种智。如果否定了第八识如来藏,那么他在极乐世界又如何依止 阿弥陀佛所说的法呢?所以,如果否定了阿赖耶识—否定了第八识—等于也否定了极乐世界所开示无生法忍的一切种智的法。由此,想要往生净土的行人,应该要加以思惟特别小心,不要人云亦云,不小心就谤了方广经典,最后连念佛想要求生极乐,都成为不可能的事了。

接下来我们讲第九点:明心见道与唯识正理的关系。

在《玄奘评传》这本书,作者傅新毅说:“玄奘毕生所弘传的学术思想,他为中国佛教‘截伪续真’所作出的贡献……在其死后不久,就被淡忘、被冷落,乃至几息。”这段评价,是从法相唯识学没落的表相而说,但是他没有了知实质的影响。实际 玄奘对中国传统佛教的影响非常的深远。

宗派可以分成两类:一重教理,二重实修。中国佛教是重实修的宗派,以禅宗为代表,禅宗的特征是“直指人心”,所以特别注重开悟的传承。禅宗主要是总相智,也就是见道位的第一步—破无始无明—真见道的开始。法相唯识学则是属于悟后进修的教理,是属于相见道乃至通达位以后法相修学的基础;即使实修的传承已经断绝,只要典籍和著作存在,就会发挥影响力。

禅宗是中国佛教的核心支柱,有学人说它是格义佛教,不是真正的佛教。例如日本学者伊藤隆寿说:“中国佛教,从最初传来至禅宗确立时止,均属格义佛教。”台湾一位已过世的张姓学僧说:“会昌以下的中国禅宗,是达摩禅的中国化,主要是老庄化,玄学化。”对于他们的说法,我们一定要注意,不能以他们是学术界的教授,或宗教界的老人,就认为他们一定是对的,要依法、依义、依了义、依智来判断,不能依人、依语,那就成了盲目崇拜与迷信,违反学佛开智慧的宗旨。

我们就禅宗史和禅宗所宗奉的经典《楞伽经》两方面来看,我们可以发现:中国禅宗的开悟其实就是《成唯识论》所说“证解阿赖耶识”。《成唯识论》中 玄奘大师说:

已入见道诸菩萨众,得真现观名为胜者;彼能证解阿赖耶识,故我世尊正为开示。或诸菩萨皆名胜者,虽见道前未能证解阿赖耶识,而能信解求彼转依,故亦为说。(《成唯识论》卷3)

这个部分,就是玄奘大师在说明:如果能够证解阿赖耶识,那就是得到真现观,是胜者。或者有一些菩萨,他虽然在见道前还没有证解阿赖耶识,但是他能够信解阿赖耶识,而且在知见上不断地熏习,也希望自己能够转依阿赖耶识的真实与如如性,来为一切大众无私无我地付出;所以纵然没有明心见道,玄奘大师也说他们是属于胜者。因此「胜者”这两个字,不单纯只是指开悟的人,这是 玄奘大师对于一切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正法的学人所给与的加持。

而在《楞伽经》当中有这么一段话:

大慧复白佛言:「世尊!非言说有性,有一切性耶?世尊!若无性者,言说不生。世尊!是故言说有性,有一切性。”(《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

在这个部分,佛陀有一段很长的说明,我们现在就节录 佛陀最重要的一段开示:

佛告大慧:“……大慧!如瞻视,及香积世界普贤如来国土,但以瞻视,令诸菩萨得无生法忍及殊胜三昧。是故非言说有性、有一切性。大慧!见此世界蚊蚋虫蚁,是等众生无有言说,而各办事。”(《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

这当中 世尊开示“瞻视”二字,函盖了思惟观与真现观,亲证阿赖耶识与五蕴不一不异的法界实相。言说是“作相”,是大小乘共知的五蕴相,要认清五蕴的不实,才能证得一个不在言说中而能成办一切的真实心。所以 世尊开示:【世间现言说,大慧!非性、非非性。】(《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

以上的经教文字,我们来看禅门德山棒、临济喝、云门的顾鉴咦、天龙一指禅等等言说作略,他们其实都是直指人心,虽有言说而不在言说。只不过,第八识的性相周遍广博,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非一非异,即是此“非性、非非性”之法,不落文字、语言,非经教中所能明示;但亦不离身口意行,直悟 佛陀所悟之境界,所以称为教外别传。

但是参禅的知见与引导,不能不依言教施设,除了直指人心的机锋文教外,很多禅师有综理禅宗与唯识的论著开示。例如,永明延寿禅师的《宗镜录》,融通禅宗与唯识的教理,从46卷到53卷大量引用《成唯识论》,来论证禅宗明心的要旨不离八识心王。如其卷49言:

此心本来不去,莫道见彼事则言心去;心性本无来去,亦无起灭。所经行处及自家父母眷属等,今所见者,由昔时见故,皆是第八含藏识中,忆持在心,非今心去。亦名“种子识”,亦名“含藏识”。贮积昔所见者,识性虚通,念念自见,名“巡旧识”,亦名“流注生死”。此念念自离不用断灭,若灭此心名断佛种性。此心本是真如之体,甚深如来藏,而与七识俱。(《宗镜录》)

这里面有一句“若灭此心,名断佛种性”,好像说得很重,却是经典所说的事实,因为此心是乃至成佛,仍常宝持。如《华严经》言:【从初发心,一切净法渐渐增长,乃至成佛坐菩提场,一切功德具足圆满。】(《大乘广佛华严经》卷27)若灭此心,则不论在因地的净法增长,乃至果地成佛的功德具足圆满,将何所依持呢?因此,法相唯识学的存在,对中国佛教非常的重要。唯识典籍是 佛陀为见道位以上菩萨们所宣说的;在见道位入门,要依证解第八识心体为起步,所以不能离开禅宗明心的首钥。安慧等论师并无心于真正的八识正理,如果没有 玄奘大师将唯识正理说明,毕竟有许多人会落于安慧所主张“第七、第八识都是假名安立”的虚妄见,安慧等虚妄唯识的立论,其实就是见取见,就是恶见,就是邪见。

在这四集中,您能了知安慧错解过失所在,您能了知持种心的特色,您能够信受八识正论是大乘见道的核心,你就知道“离开八识正论,说是修学佛法”,那就是如同蒸沙煮饭,穷此一生只增虚妄执的愚习而无实益。如果推广宣扬错误的邪见,谤菩萨藏,则连最慈悲的 阿弥陀佛都不摄受。所以,平实导师他费心著书,一再论证八识心的正理,并且用经典来说明安慧论师的错误所在;他所期望的就是:如果已经明心见道的人,能够在他的这一本论著当中,得到更深细的见解与提升;如果还没有见道的人,在他的论著当中,能够生起更大的信心,乃至依于 平实导师论中的开示,说不定在某一处,就能够相应了第八识如来藏心;而更重要的,平实导师所心系的,就是这一本《识蕴真义》以免费的方式普与大众结缘,如果让那些推广安慧《大乘广五蕴论》的人读了而能够知道《大乘广五蕴论》的错谬,来改过、来忏悔,能够依八识正论来学习,这样就能够免除了他们未来地狱重罪的果报。这是 平实导师最深的悲心所在,也是他所期望唯一的回报。

这四集我们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