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识并存的过失

第032集
由 正雯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上一集谈到我们的阿赖耶识—也就是异熟识—如果没有见闻觉知的你,没有能思量的意根的你,阿赖耶识是没有办法在三界内运作的,那种“不与七识俱”的状态就是无余依涅槃。因为无余依涅槃中没有任何的我存在,六根、六识都不存在了,如何能在三界中运作呢?所以说阿赖耶识“由必依托六依转故”(《瑜伽师地论》卷9)。因此依众生十八界在人间的正常运转而说“名色缘识、识缘名色”。这是说,阿赖耶识若想要在人间运转的话,必须先出生六根,才能再出生六尘与六识,才能在三界中的人间运转,所以说“异熟识依名色而转,与名色互为俱有依”,所以说“识缘名色”、名色也缘识,互相依止才能在三界中运作。

但这意思不是说“阿赖耶识必须有名色才能存在”,也不是说“阿赖耶识必须依名色才能出生”,如果没有名与色,祂不能在三界中运转,祂还是存在不灭的,成为无余涅槃的本际;并不是说祂必须有名与色才能存在,而是说必须先出生了色与名,才能在三界或人间运转。有些人误会了,所以就谤说阿赖耶识必须有所依才能存在,所以是生灭法;就说阿赖耶识心体从如来藏、从真如中出生,所以是生灭法;可真是误会得很严重了,完全错解 弥勒尊佛的真正意旨了。既然 佛陀与弥勒菩萨都说名与色全部是从阿赖耶识心体中所出生的,阿赖耶识怎么可能从自己所生的法中来出生的呢?所以不论是在理证或者是教证上,都不能说阿赖耶识心体是有生、曾生的法。所以当这些主张阿赖耶识是生灭心的人,当他们被问到这一句话:“请问阿赖耶识何时出生?从什么法中出生?有何教证与理证呢?”每一个人听到这一问,都会面面相觑,答不出来一句话;勉强答话的时候,一定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回避这个问题。

“名”包括六转识以及意根,“色”是我们的五色根,“名色”合起来就是五阴。五阴要依于异熟果识—就是依于阿赖耶识—才能运作;离开阿赖耶识,我们这个人—五蕴十八界的人—就没有办法在人间运作。同样的,阿赖耶识要在三界中现行运作,也得要藉着“名”与“色”才能完成,所以阿赖耶识在三界中是与名色和合共同运作的,不能自己独自在三界中运行的。这个道理,等你悟了以后就知道了,那时就可以现观这个道理了。

因此异熟果识如果要在人间运作的话,必须有其俱有依的名与色;若无俱有依,就只能存在无余涅槃里面,不能在人间运作了。异熟果识的俱有依根,一者为“色”,就是身根、眼根等五根;二者为“等无间灭依根”叫作名,在这里是指意根。色身是异熟果识在人间运转时的俱有依,如果没有人间的完好色身,异熟识就不能在人间正常地运作。这是讲异熟识在人间的运作,必须有未坏的五色根作为俱有依,才能正常运转(未坏的五色根称为有根身);但不可以因此就解释为:“阿赖耶识必须有这种俱有依根才能存在,所以阿赖耶识是从俱有依根的六根出生的,是以他法为缘而出生的。”这样讲的话,就变成误解 弥勒尊佛的论意了,因为无色界有情没有“有根身”,但他们的阿赖耶识也是依旧在三界中运作得好好的,阿赖耶识心体也不曾有丝毫的受损,何况是坏灭。如果照他们的说法,应该这样认定:弥勒尊佛说阿赖耶识的俱有依根是五色根,由根生识,所以是从五色根出生的。那么无色界天人应当都不存在了,因为无色界天人都没有五色根。

所以,不应该因为“阿赖耶识在人间运转时一定要有俱有依的六根”,就说阿赖耶识是“依他起”的心体,因为阿赖耶识不是依任何一法才生起的心体故,离一切法时也能独自存在无余涅槃中的缘故,只是说祂如果要在三界中运转的话,必须有俱有依才能运转(色界以下都必须有名与色;无色界中必须有名,也就是意根与意识),不可像他们一样,因为文字障而误会了论意。

而且,说“阿赖耶识的俱有依为有根身以及意根”,这是指在人间境界中正常运转的时候必须有这两种俱有依,如果欠缺这两种俱有依,阿赖耶识的功能就不能在人间正常地运作。但这意思不等于说“有根身毁坏时阿赖耶识就会坏了”,也不等于说“阿赖耶识心体以有根身为缘而出生”,因为有根身以及所有的法,都是从阿赖耶识心体中出生的缘故,若无阿赖耶识心体,就没有一切法的缘故。而一切法灭掉成为无余涅槃的时候,阿赖耶识心体却是仍然存在不灭的,只是不再受生于三界中,不再现行于三界中罢了,并不是灭掉了;也不是从他法中出生的,因为是祂出生一切法的缘故。即使是真如性相,也是一切法所摄的缘故,也是依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而有的缘故。

依照那些错误的逻辑,就成为:阿赖耶识心体出生了五色根以及意根以后,阿赖耶识再从五色根及意根中出生;那就成为:能出生他法的主体,再从所出生的他法中出生。这不正是颠倒错乱的虚妄想吗?世间不应该有这种愚人啊!但却有人这样认为:阿赖耶识出生了万法以后,再从万法中的五色根出生,所以是依他起的法,所以是有生有灭的法。明明知道一切法都从阿赖耶识心体中出生,现在没有顾虑到这个法界事实而胡乱说法,却不知道自己这样讲出来以后,会发生“所生法再出生能生法”的严重违背逻辑,严重违背教证、理证的过失。所以对所缘、所依的道理,不可在未如实了知以前就妄自乱作解释,就取来作为否定阿赖耶识的理证或教证上的根据。

“等无间灭”就是讲“名”,“名”就是七转识,其种子流注不断,前后相等而且无间;前识自类种子不断地开避其位,而作后识自类种子的引导依。等无间灭的法通常是讲意根。

“随其所应,为六识所依”,等无间依(有的经文说为等无间灭依根)讲的就是意根;意根的种子流注,从过去无始劫以来一直都不曾间断过,到未来的无始劫祂还是不间断;只有一个时候会断,就是定性声闻圣人入无余涅槃时。不然的话,修菩萨道成佛永远不断,利益众生永无穷尽。祂跟阿赖耶识是相等无间并行运作的,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在三界中运转时的俱有依,而且是相等并行运作的所依根,所以叫作等无间依根。又因为意根的自类种子前后流注无间相等,也叫作等无间。而此一等无间灭之意根,也是前六识的等无间所依;当前六识现起时,祂与前六识并行运作而且相等永无间断地不断生灭。而异熟果识要依止色身,并且依止我们的意根才能在人间运作,所以说:“乃至命终,诸识流转。”(《瑜伽师地论》卷9)我们的见闻觉知—前六识—一直到命终为止,于人间常常现起而在运作,但不能去到下一世,所以说“乃至命终”。命终就永远结束了,下一世是另一个全新的前六识见闻觉知心,不是由这一世的见闻觉知心去到下一世,所以下一世不会记得这一世所造的善恶业行,以及无记业行等等。

以上是毁谤阿赖耶识为虚妄生灭法的人的种种过失,或者又有一些人主张:“第九识佛地真如,是与第八识阿赖耶同时并存的,所以开悟明心时所悟的心,应该是佛地的第九识真如心,不应是因地之第八阿赖耶识。”这样的说法,就会产生“八、九识并存”的无量过失。

譬如经中说“有情流转五趣四生”,如果因地阿赖耶识与果地真如同时同处,成为两个心并存,则应该有情都有二身:一者为佛身,佛地真如必现佛身故;二者为地狱、畜生、人天之身,阿赖耶识必现因地凡夫身或菩萨身等故。然而现见并非如此,由此可证唯有八识心王,实际上并没有第九识心,因地中实际上并没有佛地真如心与阿赖耶并存。

其次,应该一切有情同时有这样的现量境界:因地中的佛地真如心能宣说究竟佛法而无遗余,另一阿赖耶心则出生七转识而修学一切佛法。如果是这样,则三乘诸经应该全部改写,“法界实相”则应该与三乘诸经所说完全相异的缘故。由此可证唯有八识心王,实际上并没有第九识心,因地中实际上无佛地真如心与阿赖耶识并存。

再者,如来不属于趣生所摄,如来皆无异熟性故,如来也无异熟无记法故,若果地真如心位所出生的七识心王或八识心王,都还有因地阿赖耶识的趣生性、异熟性,那么这个果地真如心就不是果地真如心,仍有所生的八识心王的异熟性的缘故,因为果地真如不应含藏异熟性的八识心王。由此可证唯有八识心王,实际上并没有第九识心,因地中实际上并没有佛地真如心与阿赖耶并存。

再者,若言果地真如心不与因地赖耶心同时同处者,则不应倡言“因地阿赖耶识与果地真如心同时同处”,由此可证唯有八识心王,实际上并没有第九识心,因地中实际上并没有佛地真如心与阿赖耶并存。

再者,若言八识心王不是由第九识果地真如所生者,那么果地真如就不是实相心,不是果地真如了,就不是万法的主体识,不能出生万法了,就成为虚妄法;也应该第八识不是万法的根本,则佛说诸经也应全部重说改写,由此缘故,八、九识并存之说即成进退失据。由此可证唯有八识心王,实际上并没有第九识心,因地中实际上并没有佛地真如心与阿赖耶并存。

假使果真像他们所说的“确有佛地之第九识真如与因地之第八阿赖耶识并存者”,则 释迦世尊应该不能称为 世尊,还未证得同时同处的第九识佛地真如故,所说诸经中皆未曾宣说有佛地之真如与因地之第八识阿赖耶同时同处的缘故。那么应当要改口说“亲证因地中之佛地真如者,方应是佛”,则应该以往所有诸佛皆不是佛,佛地真如唯有修到究竟佛地时方能证得的缘故。可是我们并没有见到以往诸佛曾说因地时有第九识佛地真如并存,诸佛都未曾开示过确实有佛地真如可以在因地时证得。

不但如此,提出此种创见的人,既然主张因地时即可证得佛地真如,应该能令人“亲证”因地此时即已同时存在之第九识佛地真如心,不可托辞所有随学者皆悉无缘取证,或者托言唯有自己能取证第九识。创见者更不可托辞自己尚未取证,否则即成臆想所得、笼罩他人之词,他人不能随之亲证第九识佛地真如的缘故。

将来假设这些创见八、九识并存之人,能令人“亲证”因地此时即已同时存在的第九识佛地真如心,必将返堕于意识与意根之综合体境界中,或者堕于意识与意根的变相境界中,而自以为真能亲证现在因地所同时存在之第九识佛地真如。然而这些亲证者仍将无法通过一切种智、道种智之检验,仍将被证明为意识心或意根心之境界。因为十方法界一切有情,皆是最多只有八识心王并行,或者上生色界天后之唯有六识、三识并行,绝无超过八识心王者,永无第九识而可证得者。

禅宗内的破参者(这是指自己参究而破参者,不是指善知识一一为他明说而证知密意者)都不会这样主张,当然过牢关的人更不会作这种错误的主张,因为过牢关的人所亲见的无余涅槃的实际,乃是以第八识为体,乃是亲自体验第八异熟识独存时的境界,而不是以虚妄想所得的、实际并不存在的第九识佛地真如为体的。若有人自称已过牢关,他应当与 平实导师对面勘验,不可自己想象认定了就算数。若人自称已过牢关,却提出八、九识并存的主张,则已证明他所谓的过牢关,只是意识上的理解,只是意识层面的臆想罢了。因为当他真正过了牢关的时候,一定会坚定不移地认定:一切法界都以第八识为体,一切法的根源都是第八识。他也一定会相信经中所说“佛地真如是由第八识净除二障后转变而成”的开示,一定会这样认定:“诸佛的第八识真如,是经由因地净除烦恼障的现行与习气种子随眠,以及净除因地第八识的无始无明随眠而成就。”并不是在因地时另有一个第九识的佛地真如,与第八识如来藏同时存在。所以已经过牢关的人,绝不可能提出“另有第九识佛地真如在因地时与第八识如来藏并存”的说法。

因为当他提出这样的邪见时,已经同时推翻了佛教所有经典的真义,也就是说:所有佛教经典都因为他的这一个主张而必须全面翻新重写,三乘经典所说的佛法内涵也因此必须全面修正。但是从佛门证悟者的证量来作现量上的观察,所有的有情法界的实际情形,绝对是依第八识阿赖耶而出生、而有,绝对不是他们所主张的那样,所以大小乘经典中所说的八识心王的法,确实是正确无误的;所以他们所主张的“八、九识并存,确实有第九识存在”的说法,是有大过失的。

如果他们的说法可以成立,则非唯诸经以及《成唯识论》必须全面翻修,四阿含诸经以及般若系列诸经,第三转法轮诸方广唯识了义经典亦复如是,乃至小乘阿罗汉所造之种种论典,亦将必须全面修改乃至废除,都成违理无义之说的缘故。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为大家说明到此。

敬祝大家:身心康泰、福慧增长、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