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根在灭尽定中仍然存在(四)

第024集
由 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识蕴真义》来加以说明。今天继续上一集的子题:“意根在灭尽定中仍然存在”。

前一集已说明安慧否定意根的存在,由一个过失可以衍生很多的过失出现,导致有无量无边的过失出现,使得自己无法自圆其说,必然为真善知识评论得一无是处。今天接下来谈安慧第二个过失,那就是反堕意识心为常住法。

由于安慧否定意根的存在,使得 佛所开示的八识论成为七识论,乃至将意识当作是常住法,使得 佛的八识论成为六识论。譬如,安慧在他的《大乘广五蕴论》卷1曾说:“意言者,谓是意识。”(《大乘广五蕴论》卷1)也就是曲解意根就是意识,认为意识是常住法。然而这样说法,是有很大的过失出现:

一者、意识是意识,意根是意根,祂们的体性完全不同,又如何是同一个法呢?譬如意识有审而非恒的体性,能对法尘作很详细的了别,所以了别慧非常好;意根有处处作主的体性,也就是意根有恒审思量的体性,仅能对法尘作很粗略的了别,所以了别慧不好。由此可知,这两者的体性完全不同,不可能是同一个法。

二者、意根尚且是意识的俱有依,也就是意识要依于意根的作意,才能从第八识现起及消灭,又如何是同一个法呢?譬如睡着了,意识断了,须待天快亮的时候,意根有所警觉,于是意根作主促使第八识流注意识的种子,意识就出现了;意识出现了,前五识也就跟着出现了,于是有情从睡眠的状态中醒来;所以唯识的增上慧学称意根为意识的俱有依。由此可知,意识尚且要有意根的作意,才能从第八识流注意识的种子出现,显然意根与意识是两个不同的法,又如何是安慧所说的同一个法呢?

三者、意根把往昔的种子抓得紧紧的,于因缘成熟时,就会作意促使第八识流注意识的种子出来。譬如,某甲遇到某乙时,某甲的意识分析这个人是今生从来没有遇见的人,可是意根就在意识触到某乙的那一剎那,意根作意——就把过去世与某乙相处结果的种子——促使第八识流注出来,使得某甲的意识知道某乙是往昔的眷属等等,因而有了贪染喜厌等行为出现。这已经很清楚证明:意识与意根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法,又如何会是同一个法呢?

为什么安慧会有这样的主张出现呢?最主要原因:他本身是六识论者,仅承认一心只有六个识,那就是眼等六个识;而六识当中的意识,认为那是一切有情的真心,认为意识就是常住法。可是他这样的说法,完全违背 世尊一心共有八个识的开示:那就是识阴六识、意根及第八识。他为了圆满他的六识论,只好睁眼说瞎话,一会儿说意根是假名施设有,因而否定意根的存在;一会儿曲解意根就是意识,显然他所说的法是前后颠倒的。如是说法前后颠倒的人,必然会衍生很多的过失出现,譬如他会主张意识是常住法等等。

又安慧认为意识是一切有情的真心,而他在书中又说意识是识蕴的一部分;而识蕴本身是生灭法,岂不是证明安慧所认为的真心不就是生灭法吗?安慧自己都已经证明了识蕴是生灭法,却将识蕴当中的意识当作是常住法,岂不是前后语颠倒吗?岂不是睁眼说瞎话吗?像这样的行为不是很愚痴吗?安慧连他自己的愚痴行都还不知道,还将自己的愚痴行写在书上,让今时、后世的大众知道他的愚痴行,世上还会有什么人比他更愚痴的呢?

如是,安慧的说法完全违背 世尊的开示,因而成为常见外道及造下谤佛的重罪。为什么安慧会成为常见外道呢?因为在《胜鬘经》卷1中,胜鬘夫人曾开示如下:【妄想见故,于心相续愚闇不解,不知剎那间意识境界,起于常见。】(《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卷1)就是说由于有妄想及愚昧的缘故,不知道妄想所行的境界,是意识剎那、剎那所行的境界,就会把意识心当作是实相法,把意识心当作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来看待;以此来证涅槃、入涅槃,就会成为胜鬘夫人所开示的常见外道。所以,安慧认为意识心是常住法,不仅不是正确的说法、而且也成为常见外道。

又为什么安慧会成就谤佛的重罪呢?在佛世,凡是佛弟子们在外面说法,回来一定会向 佛胡跪、叉手及禀白:“今天在外遇到某某人而说法,其所说的法的内容如何、如何。”说完之后,佛弟子们还会向 佛禀白:“不知道这样说法,有没有谤佛?”佛就会依照佛弟子们所说的内容来判断,到底有没有成就谤佛的重罪。如果佛弟子们所说的内容完全符合 佛的开示,佛就会开示:“你所说的是如实语,没有谤佛。”如果所说的与 佛开示不同,佛就会开示:“你所说的是不如实语,已经成就谤佛的重罪。”也就是说,凡是依照 佛的开示如实而说,没有成就谤佛的重罪;凡是说法异于 佛的开示,因而成就谤佛的重罪。

以此缘故,佛在《增壹阿含经》卷9曾开示如下: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此二人,于如来众而兴诽谤。云何为二人?谓非法言是法,谓法是非法,是谓二人诽谤如来。复有二人不诽谤如来。云何为二?所谓非法即是非法,真法即是真法,是谓二人不诽谤如来。是故,诸比丘!非法当言非法,真法当言真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也就是说,凡是佛弟子们,应该依照 世尊所开示的法如实而说;正法就是正法、非法就是非法,不能将正法说是非法、非法说是正法。千万不要像安慧一样,将 世尊所开示的八识论正理说成为六识论的邪法,不仅成为常见外道,而且也成就谤佛的重罪。如果有人以修学佛法而修集福德在先,却成就毁谤佛的重罪于后,那不仅是一件很冤枉的事,而且也成为天下最大的冤屈啊!

然而,古时就有安慧这一类人存在,在学术界亦有一位被尊称为导师者,也跟着安慧的脚步,在他的书上主张意根就是意识、意根就是意识的细分等等;不仅如此,他还主张意识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是常住法,认为意识所摄的直觉心就是真心等等。以此缘故,这位学术界被尊称为导师者,才会在他的书中主张:意识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意识所摄的直觉心就是真心等等,乃至于错将解脱道当作是佛菩提道等等,也与安慧一样,成就谤佛的重罪,未来要受无量苦。

第三个过失,安慧必然否定真心第八识的存在。既然安慧连意根都会加以否定、曲解,他本身又是六识论者,遇到 佛所开示的真心第八识,要不要如意根一样加以否定及曲解呢?如果他不加以否定、曲解,他的六识论就无法成立了,所以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否定及曲解第八识的存在。正如他在《大乘广五蕴论》卷1曾说过:“如是六转识及染污意、阿赖耶识,此八名识蕴。”也就是说,安慧将第八识阿赖耶识摄归于识蕴的一部分,而识蕴是生灭法,理所当然将阿赖耶识认为是生灭法而加以否定掉。

然而这样的说法,是有大过失的,因为佛菩萨在经典都开示:阿赖耶识是一切有情的真心。譬如,佛在《大乘入楞伽经》卷2曾开示:“大慧!以此四缘,阿赖耶识如瀑流水,生转识浪。”佛开示:由于众生有四种缘的缘故,导致阿赖耶识所生的七转识,犹如瀑流水一样不断地出生,让众生不断地攀缘、执取及分别种种境界相,使得众生不断地生起种种烦恼的烦恼杂染;有了种种的烦恼杂染,就会导致众生不断地造作种种善恶业的业杂染;有了种种的业杂染,就会让众生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既然阿赖耶识能生七转识,使得众生有了烦恼杂染、业杂染、生杂染不断地出现,证明了阿赖耶识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无疑。

又譬如,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卷51曾开示:

云何建立阿赖耶识杂染还灭相?谓略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杂染根本。所以者何?由此识是有情世间生起根本,能生诸根、根所依处及转识等故,亦是器世间生起根本。

说明如下:“如何建立阿赖耶识杂染的还灭相?大略来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染法与净法的根本。为什么?因为阿赖耶识是有情五阴世间生起的根本,能出生五根及其所依止的色身、七转识等,也是共业有情共同变现山河大地器世间生起的根本。”弥勒菩萨已经很清楚开示:一切有情的五阴世间及共业有情共同生活的器世间,都是由有情的阿赖耶识所变现出来的,让有情的五阴世间能够在器世间里生活;所以阿赖耶识,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不能外于此心而有。如果外于此心而有,那是断见外道的说法。

为什么外于阿赖耶识而有的见解,就是断见外道见呢?胜鬘夫人在《胜鬘经》卷1曾开示:【妄想见故,作如是见:于身诸根,分别思惟,现法见坏,于“有”相续不见,起于断见。】(《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卷1)也就是说,断见外道在诸法当中思惟观察,认为没有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以为人死了以后,什么都没有了,因此认为人的五阴面临死亡时,什么都没有了。像这样说法有很大的过失出现:

一者、曲解阿赖耶识是生灭法。正如前面所说,安慧将阿赖耶识摄归于识蕴当中,而识阴本身是生灭法,安慧藉此机会来曲解阿赖耶识是生灭法,以此来否定、曲解阿赖耶识的存在。然而他否定、曲解的结果,有情的五阴世间及器世间仍然不断地生住异灭,并没有安慧否定、曲解的结果,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赖耶识就不存在。由此可知:安慧将 世尊所开示的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赖耶识加以损减,成为损减执外道;这样的过失不仅非常严重,而且也成就二说的重罪。

二者、由于安慧否定、曲解阿赖耶识的存在,必然不相信业力、因果轮回之事。为什么?因为有情无始劫以来,所造的善恶业都由阿赖耶识执藏着,于未来世因缘成熟时就要受可爱、不可爱的异熟果报;正如 佛在《大宝积经》卷57的开示:【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也就是说,众生所造的种种善恶业都由阿赖耶识执藏着,纵使经过一百个大劫没有受报,于因缘会遇时,还是要承受自己所造的异熟果报。所以,世间人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由于安慧否定、曲解阿赖耶识的存在,表示他对 世尊所开示的法语不相信,才会说出违背 世尊的开示,因此成就了谤佛的重罪。

三者、安慧否定、曲解第八识存在,必定会落在现象界上,才会将无因唯缘、且生灭不已的缘起法当作是真实法。由于安慧否定、曲解阿赖耶识能够出生一切法,当然无法实证法界实相的阿赖耶识;既然无法证得阿赖耶识,他所能观察的必然会落在现象界上,必然会将生灭不已的缘起法当作是真实法。然而他这样的观察是有很大的过失出现,因为那是“没有根本因,只有缘”而能出生一切法,证明了他就是“无因唯缘”的断见外道。佛在《杂阿含经》卷2曾开示:【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也就是说,凡事都要有因、有缘才能成就,有情的五阴世间及有情所依止的器世间既如是,众生所受用的一切法亦复如是,也要有根本因的阿赖耶识,也要有众缘的和合运作,才会有众生所领受的一切法而生住异灭,不能外于阿赖耶识而有。如果能够外于阿赖耶识而有,那一定是外道法,不是佛法。

既然安慧否定、曲解阿赖耶识的存在,他所说的种种法不仅是外道法,而且过失极重。如果当时有真善知识出兴于世,他一定会被评论得一无是处而无地自容。然而在世上不乏有这种人存在,譬如达赖喇嘛在他的书上公开否定阿赖耶识的存在,并且认为意识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又譬如在学术界被尊称为导师者,也如同安慧一样,在书上否定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赖耶识存在。像达赖喇嘛及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也如同安慧一样,将自己的愚痴行公告于世而让大家知道。所以,平实导师在课堂上曾开示:“如是之人,本身都有一些小聪明,可是这样的聪明人专干傻事啊!”

最后,针对这一个单元作个简单结论如下:既然安慧是六识论者,他仅承认有识阴六识,对于 佛所开示的意根及第八识必然会否定、曲解祂们的存在;所以,在他的《大乘广五蕴论》一书中处处可以看到他否定、曲解意根及第八识,以及反认意识心为常住法的说法出现。然而安慧这样的作为,不仅成为断、常二见者,而且也成就损减执、增益执的外道,更不用说成就谤佛重罪;不仅如此,他所说的种种法,必然为当时的真善知识评论得一无是处。

所以说,身为佛弟子们,一定要依照 佛世尊八识论的开示如实地闻、思、修、证,未来才有机会走上正确的佛菩提道,未来才有机会实证佛法因而列入菩萨僧数中,乃至于穷尽三大无量数劫以后,可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如果是依照安慧、达赖喇嘛及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这三人错误的说法而修行,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无量苦,那可不是一世、两世而已,而是无量世、无量劫在受苦;不仅延迟了自己的成佛时程,而且在未来修学佛菩提道中会有种种的障碍出现,使得佛弟子们在修学当中窒碍难行,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利了;像这样一出一入的差别,何止相差两倍,简直是无法想象了。所以说,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一定要依照世尊的开示来闻思修证佛法;不仅能够利益自己及利益他人,而且还有今世的利益及后世的利益,使得佛弟子们在修学佛菩提道中,不仅没有任何障碍,而且还可以快速成就自己的佛道,利乐有情无有穷尽。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