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实导师著作《识蕴真义》一书的缘起

第002集
由 正旭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这一集我们将为各位讲解 平实导师著作《识蕴真义》一书的缘起。那么在讲解这个缘起之前,因为上一集讲到真如的时候,后面还有一小段没有讲完,所以我们就在这一集的前面,稍微补充说明把那一段讲完。

我们再来看《瑜伽师地论》卷73:

云何圆成实自性?谓诸法真如。圣智所行,圣智境界,圣智所缘。

这个《瑜伽师地论》的论文当中说:什么是圆成实自性?就是第八识在诸法上面所显现的真如,称为圆成实自性;也就是说,真如就是圆满成就诸法的自性,简称圆成实自性,这个自性也就是第八识的自性。“圣智”跟“真如”这两法,就是五法中的正智跟如如。开悟的人有了正智,所以能缘于第八识所显的真如,因此真如是正智的所缘,也就是正智的境界;而开悟者又能依于正智转依真如而行,所以说真如是圣智所行、圣智境界、圣智所缘。

前面说真如是第八识在诸法上面所显现,那么我们要如何去证得真的有这个真如?我们先来看《成唯识论》卷10当中是这么说:“真如亦是识之实性。”意思是说,真如是第八识的真实自性,也就是依于第八识而有,祂就是圆成实自性;因此,如果不证得第八识,就无法证得圆成实自性。而真如又是于诸法上显现,那么想要证真如,当然需要依于世间诸法来证得第八识。那证得第八识以后,我们就可以现前观察第八识的真实体性,当然可以观察第八识的真如性。而当我们证得第八识的时候,《成唯识论》说叫作“证得唯识性”,“前真见道证唯识性,后相见道证唯识相。”(《成唯识论》卷9),它定义为真见道。那么既然是证得唯识性,而唯识性只有三种:遍计执性、依他起性跟圆成实性;证得唯识性当然是证得圆成实性,也就是证得真如。那么从以上的说明,我们就可以知道证得阿赖耶识在学佛过程当中是如何的重要了。那么“真如”的部分就补充到这里。

接下来,讲 平实导师写《识蕴真义》这一本书的缘起。由于古代小乘论师安慧冒充大乘菩萨,他用二乘法来曲解大乘法、毁谤大乘法而造的《大乘广五蕴论》当中将“阿赖耶识归为识蕴所摄”,在2003年正觉同修会当中有些人引用安慧的文句,来破坏 平实导师所弘传 世尊的第八识无垢识正法。无垢识在因地名为阿赖耶识,他们将能生一切法、能显佛地真如、永远不灭的无垢识因地心体——也就是性如金刚、恒而不坏的阿赖耶识,谤为有生可灭的识蕴所摄法;将佛菩萨经论当中所开示“真如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的所显性”,加以颠倒反说,妄谤阿赖耶识心体是从阿赖耶识所显示的“真如性”中出生;将 佛说的“本来而有、常住不坏”的阿赖耶识心体,妄谤为可灭之法;完全违背佛说,完全违背佛菩提的正义,他们这样的作为已经成就了破坏佛教根本大法的最大、最重戒罪。

而这些人在生起邪见而舍离同修会之后,更以安慧的《大乘广五蕴论》的全论的邪见作为教材,用来宣说错误的佛法,将安慧所说能生识蕴的阿赖耶识,是阿赖耶识所生的识蕴所摄,这样的邪论作为依据;将出生识蕴的阿赖耶识归类在阿赖耶识所生的识蕴当中,用以毁谤阿赖耶识为生灭法,严重误导跟随他们修学的法师跟居士,这样的邪论严重违背因明学,亦严重违背世间逻辑。因为这样的缘故,平实导师不得已将安慧所造的《大乘广五蕴论》细读一遍,发觉论中有许多地方违背佛意,有许多地方不符合唯识增上慧学的一切种智所说,完全不是大乘法,这本论的本质正是冠以大乘之名,而以误会后的小乘法来诽谤大乘法,藉此而破坏大乘法的根本——阿赖耶识,使得大乘学人信受其所说的人,从此永远无法亲证如来藏、永远无法见道;也因此使得二乘涅槃堕于断灭空。他们的这种作法,破坏大乘、二乘佛教的正法相当严重,因此应该予以辨正,让大众都能够知道。

而安慧所造的《大乘广五蕴论》,其实不应该冠一个大乘的名字在上面,因为论中所说违背大乘法正理的缘故,已经不是大乘法的缘故;这本论的本质是以误会后的小乘法,来破坏大乘法的缘故。此外,自古以来已经有圣 玄奘菩萨曾经将安慧论师的《大乘广五蕴论》邪见加以分析破斥,辨正实义在《成唯识论》当中;然而在造《成唯识论》的时候,因为 窥基大师为求得佛教界的和谐而劝止 玄奘菩萨指名道姓加以破斥,所以《成论》中皆不指名道姓而辨正,皆以“有义”二字取代,乃至将 玄奘自己所主张的正义,也是用“有义”二字来说,导致正讹之间不能分明显示,唯有亲证种智者能够知道它们中间的差异所在,因此大大地失去了显正破邪的利益。也因为这样的缘故,使得当时及后世的学人仍然不能知道安慧《大乘广五蕴论》所说法义的邪谬,仍然不能知道《广五蕴论》其实已经在《成唯识论》当中被极力破斥,以致于历代皆有自作聪明之人,继续援引安慧的邪说,藉以否定实相心体阿赖耶识,无根毁谤阿赖耶识是有生可灭之法。

虽然《成论》流通之后,窥基大师发觉当年自己力劝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当中不指名道姓,导致辨正法义、破邪显正的功德无法彰显,以致于安慧的邪论仍然能够继续为害学人,都是因为自己乡愿的心态所产生的后果。因此窥基大师在造《成唯识论述记》的时候,在《述记》当中明指安慧的名字而破斥他,为当年力劝 玄奘菩萨隐覆姓名辨正的过失而作补救;然而因为《述记》的内涵,相对于现今一切大师来说,乃至相对于当时许多的大法师而言,确实陈义太高、深邃难解,以致于大师跟学人们即使读了,也难以理解。在《述记》当中名相很多,而且那些名相都是《述记》当中所不能不用的,这是为了要避免《述记》这一本书的篇幅扩大,因为古代排版印刷费用相当昂贵的缘故。又因为《述记》中所用的言辞十分简略,历经千年文辞使用的演变,如今《述记》所说的言义,虽有指名道姓而广破安慧邪谬的地方,然而想要知道、想要如实理解《述记》文字表相的义理都很困难,更何况能够知道《述记》当中破斥安慧邪说的实义?《述记》的实义既然难以知道,何况能知《成唯识论》的妙义?因此,如今想要寻觅一人真实理解《成论》、《述记》的文义,进而知道安慧所说的邪谬,已经很难找到。

而如果不能知道安慧的见解,乃是用以误会后小乘法的邪说,来破坏大乘法,未来世仍然会有人再引用安慧的邪说,用来破坏正法,藉以否定三乘菩提根本的阿赖耶识心体,将阿赖耶识心体谤为生灭法,那么将使得后世学人误信阿赖耶识是生灭法;误信之后就将永远没有证悟的时候,这样子将使得后世学人永远难以亲证三乘菩提,只能堕于纯想象、纯研究的佛法“假名修证”当中。

因为这样的缘故,平实导师认为应该要以较为浅显的口语化的文字,将窥基大师在《述记》当中指明安慧的名字而作破斥的地方,加以语译、注解、表显,这样才能将识蕴的真实义表显出来,令大众周知,使他们都远离错认识蕴为实相的境界;这样子才能够彰显 玄奘菩萨跟窥基大师古时造作《成论》、《述记》的护法大功德,才能使当年 玄奘菩萨破斥邪说、救护学人悉入正道的功德彰显,才能使四众学人了知正法不同于安慧邪见的地方,才能让今时、后世的学人了知《大乘广五蕴论》的邪谬事实,免于再追随安慧的邪见,才能救回今时、后世妄自毁谤阿赖耶识心体的人,才能救回跟随他们同入邪见而能够全部都回归正道。因此,平实导师乃将安慧《大乘广五蕴论》的内容详细审查阅读,发觉其中的过失很多,应当加以简择,书写成文,使今时、后世学人不再堕于安慧的邪见当中,免除后人再堕于“毁谤根本大法”的最重罪当中。因此而有这本书的写作,想要藉此成就护法的大业,希望因此能使深妙正法久住人间而不受破坏;也想要藉此救护那些步入邪见、破坏根本大法的破戒者。

最后,平实导师藉写这一本书顺便宣示识蕴的内涵,特别着墨在识蕴中的意识心,将离念灵知的体性,将识蕴真义是因缘所生的道理作深入的分析说明,让佛子在细读之后,能够详加思惟、确实观行,这样就可以断除我见,三缚结自然得以解开,成就解脱果的初分,得以预入圣流;并得以自我检验三缚结是否真断,自知自证初果而无疑惑。如果没有文字障,也不是无明深重的人,就得以因此而以四阿含诸经再作自我检查跟印证,证明自己确实能证初果,这是在这一世所能公开利益大众的地方;如果有智慧而且深具悲心的学人,应当将这本书广为推广,令那些修学南传佛法而缘熟的人能够共断我见而证初果,都得以成就自受用大功,都得以成就为人宣说解脱妙法的他受用大德。

这本书的内容,在辨正安慧《大乘广五蕴论》的部分,只有举出《成论》跟《述记》中所曾经指出安慧之名而列举辨正的安慧邪见过失,作为引证及辨正的依据,作为这本书辨正法义的内涵。至于《成论》跟《述记》当中,限于篇幅而未曾举证的安慧论文中其他的种种过失,仍然有许多尚待举述辨正的部分,但在这本书中没有办法一一加以辨正,一来因为这些错误并不是涉及根本大法的正义,而是属于枝节上的错误,不会因此而导致大众成就破坏根本大法的大恶业,所以就不列举辨正,以免往日在 平实导师座下受学而现在已经退转的这些人,又毁谤说:“萧平实真是胆大,现在连安慧‘菩萨’也敢破斥了。”因此这本书所引证破斥的地方,都是 玄奘菩萨、窥基大师所已经破斥过的,证明并不是唯有 平实导师自己说的。

古代天竺的安慧法师绝对不是菩萨,他本来就是二乘人,崇信小乘法的《俱舍论》。他所说的法,特别是以《大乘广五蕴论》中所说的“佛法”,以及他的弟子西域般若趜多所造的《破大乘论》中,都是以误会后的二乘解脱道,处处曲解大乘佛菩提正法;处处以误会后的小乘法义解释大乘法义,处心积虑诽破阿赖耶识为生灭法。又违背法界实相现观的事实,剥夺“阿赖耶识能生万法、能生识蕴”的体性,故意违背 佛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法界本源”的这个圣教,将出生识蕴的阿赖耶识,反谤为识蕴所摄的生灭法,他们的主要目的是要崇小贬大。还有安慧为了蒙骗世人,让人以为他的著作真的是大乘法义,所以将他的邪论《广五蕴论》冠以大乘之名;但是他所说的都不是大乘法,而且也不是正确的二乘法,而是以误会后的小乘法来解释大乘法。如果想要检验他的全部著作,依道种智一一讨论来评破的话,因为篇幅所限、时间所限,恐怕难以完成。

再者,由于安慧法师的故意破坏大乘法,导致后来他的徒弟写作《破大乘论》,正式而且公开地否定大乘法。他们师徒两人既然故意毁谤大乘法根本的第八阿赖耶识,将实相心阿赖耶识谤为生灭法、所生法,导致如今同修会中有一些人随从安慧师徒的邪说,用他的邪说而解释、而弘扬“大乘法”,全力毁谤阿赖耶识为生灭法,这种行为已经成就毁谤大乘方广法义根本的最重罪。而这些人会有这样的过失产生,虽然是因为他们的性障跟私心所导致,其实也是在于古代安慧师徒所造的过失,才会使这些人信以为真而得以引以为借口的缘故。因此,对安慧师徒实在不应该冠上菩萨的名义,也不应该冠上大乘法师的名称,因为他们师徒二人是小乘根性法师的缘故,实际上是以误会后的小乘法而故意破坏大乘法之恶人的缘故。所以 平实导师基于这些理由,对于一些比较小错误、枝节错误的地方,就不加以评破。

那么今天因为时间已经到了,所以我们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