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法的根源实相才是平等法(下)

第087集
由 正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各位菩萨!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我们这一次的内容主要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写的《胜鬘经讲记》来作说明,此外还会辨正某位号称佛教界导师的法师的错误说法。

前一集我们讲到了《胜鬘经》的这一段经文:

法无优劣,故得涅槃;智慧等,故得涅槃;解脱等,故得涅槃;清净等,故得涅槃;是故涅槃一味、等味,谓解脱味。(《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

只说到第一句“法无优劣,故得涅槃”。意思是说,只有法界的实相才是平等平等的;三乘菩提的法义内涵与智慧、证境是有浅深、广狭、胜劣差别的,三乘法的证境都绝对不平等。而这个法界实相只有一个,没有三个;问题是同样的这一个实相,阿罗汉与辟支佛都没有证得。

辟支佛可以藉由推理,从十因缘去推究,推到最后时“名色从哪里来?”于是就知道一定是从另一个识中出生的。他们只能推到这里,无法再往上推究了,因为名色一定是从某一个识来出生的,只有心才能出生名色,不可能是由虚空出生名色,然而那个识在哪里?辟支佛并不知道。名色会出生一定是由另一个识来出生,不可能是由意识觉知心自己来出生名色,也不该是没有另一个入胎识,而会有名色、觉知心自己被出生;但辟支佛是藉由因缘观的推理而推究出来,问题是那个不同于意识的入胎识在哪里?他并不知道、他没有证得。如果知道了、实证了,那他就不会再是辟支佛了,一定会回心大乘而成为菩萨。

阿罗汉也是一样,只是听闻 佛陀说明“涅槃中有本际不灭,称为如、我、实际、本际”;由于相信涅槃中不是断灭空,而仍然有“如”继续存在,所以愿意把蕴处界自己断灭,灭尽自己以后成为“无余涅槃”,不再有三界生死的苦了。可是无余涅槃中的“本际、如”究竟在哪里?他仍然无所知。由于辟支佛和阿罗汉无所知的缘故,就无法生起般若智慧,因此三乘法的证境都绝对不平等。

可是刚刚提到的那位号称佛教界的导师,在他的书中却主张“之所以会有三乘菩提优劣差别的说法,都只是为了众生转迷成悟所作的施设,三乘菩提其实并无优劣可说。”然而他这样的说法却是错的。假使三乘法是平等的,那么 佛就不会说:“如果佛弟子们的菩萨根性未熟,或者缘还不具足,你们虽然证得了这个如来藏的妙义,也不可以为他们说。”那些不可以为他们解说如来藏妙义的佛弟子包括谁呢?当然包括阿罗汉、辟支佛,可见三乘法是不平等的,怎么会平等呢?真实平等的,是从法界实相来看三乘法时,才会是平等的,并且是绝对平等。但是三乘菩提绝对是有优劣、高下的差别,否则《金刚经》为何要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呢?因此,那位号称导师的出家法师的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三乘菩提的实证,不论是在法义上以及在实证上,三者的果德受用都不相等。但是那位号称导师的法师,惯会移花接木,你看他接得多么好!他在他的书中说:

一般说的大乘优,小乘劣,一乘优,三乘劣,浅深高下,都是为了众生转迷成悟所作的施设,如直论一切法性,法性是平等的,有什么优劣可说?此优彼劣就是相对法,非不二法。(《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72。)

你看他的最后一句“此优彼劣就是相对法,非不二法”,他把世俗谛“非不二法”,也就是蕴处界“有及生灭”等二法,套在般若的“不二法”上,主张说“二乘世俗谛也是第一义谛不二法”,要求大家不许分别三乘菩提的优劣,这是移花接木的手腕。如同银楼所卖的紫磨金,店家主张说:“紫磨金就是紫磨金,没有第二类金属可以说是紫磨金,所以紫磨金是不二法,没有别的金属可以取代紫磨金,而主张说那个金属是紫磨金。”当大家都了解及承认这个主张以后,却有另一个金属店出来主张说:“所有的金属都是一样的,没有优劣,此优彼劣就是相对法,非不二法。”表面上听起来也是不二法,但却是用铜来取代紫磨金,说是不二法,不许别人分别他所卖的是否为紫磨金,混淆了紫磨金与黄铜。假使你没有智慧辨别,听了他所说的:“你既然分别紫磨金与黄铜的差别,那就是‘有二,非不二’法了。”就只能信受他了。

一般人若是读了那位法师这一段话,都会信他,你看他厉害不厉害?真的很厉害!要是没有兼具三乘菩提的实证智慧,还真破不了他,难免会因为他这一句话而相信他。就认为:“对嘛!法法平等嘛!你说三乘菩提有优劣,那显然就是不平等,那就不是不二法,你说的就跟不二法的法理相违背。”你看,他这样的主张,还真的是振振有辞呢!一般人还真的辨不了他。可是实际上,三乘菩提有没有差别呢?从实相来看诸法时,当然是法法平等;但那位法师是从二乘菩提来看、来讲,这与菩萨所证、所修的大乘菩提智慧,绝对是不平等的。理由很简单:二乘法不是不二法,因为二乘法讲的缘起性空、诸法无常,是依蕴处界及物质等世间法才能存在的,所以是二法;缘起性空、诸法无常与蕴处界等法互相对待,所以“缘起性空、诸法无常”并非绝待之法,所以是二法。

二法不能用来取代不二法,二法不等于不二法。而大乘法开悟时所证的实相如来藏,却不只是不二法,同时也是函盖二法,并且“不二法”自己却是不堕于二法中的。如来藏是出生了蕴处界、出生了缘起性空、出生了诸法无常,而祂自己不会落入蕴处界、缘起性空、诸法无常等法之中;也是在二乘圣人舍寿后,灭除了蕴处界、灭除了缘起性空、灭除了诸法无常,入涅槃以后,实相心仍然是继续存在的,是唯我独尊的恒住、常住。世间、出世间一切法中,没有一法可以与实相法界如来藏比拟或相待,而祂不对一切法起种种想,或任何一种想,祂也可以独自存在,不像二乘法缘起性空,必须相待于蕴处界等法才能存在,这样才是真正的不二法,如此才是第一义谛。

二乘法的缘起性空、诸法无常,从来都是二法所摄的世俗谛,是依生灭性的蕴处界等世间法才能存在的法。如果不依蕴处界等世间法,就不可能有缘起性空等二乘法存在,所以二乘法显然是二法,而非不二法。怎能用来取代不二的、与诸法不相待的,能单独存在于无余涅槃中的实相法如来藏呢?怎能用二乘的“相待法”来取代“第一义谛”大乘法,而要求大家不许分别三乘菩提的胜劣?

而那位法师竟然主张说:“大家都不要分别三乘菩提的胜劣,否则就是二法,非不二法。”这真是移花接木以后,再来颠倒黑白,学人若是没有智慧,不知道他的移花接木手腕,就会被他假借经中的“不二法”名相所瞒骗了。如今各大山头的法师们不正是这样被他瞒骗了几十年吗?这是一切学佛人都必须深入加以思惟的。唯有深入思惟并且确定以后,看穿了他的理论破绽及多层次的移花接木手法,才不会继续被他欺瞒,而久修之后全然无功亦无德。

我们再来看那位法师接着是怎么讲的,他说:

法法平等,是本来如此的。因为法法本来如此,所以能证得此无优劣的平等性,就能实现常住涅槃。如有优劣,即有无常变化,即不是涅槃了。(《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72。)

从字句上来看,他讲的好像都对。可是,请大家看 平实导师对他这段话的评断:

只有亲证如来藏者才能说法法平等、本来如此,因为涅槃是依如来藏独住境界而施设的境界相,由此无境界的境界相来看待一切法与如来藏之间、来看待一切有情之间,方可说一切法平等。二乘无学愚人不证如来藏,故不能现观常住性的涅槃本际,故不能如实现观一切法与如来藏平等,亦不能现观一切有情都平等,故彼所证涅槃并非常住涅槃,焉能与诸佛菩萨所证平等?(《胜鬘经讲记》第二辑,正智出版社,页323。)

也就是说,只有亲证如来藏的人,从如来藏自住的境界中来看待诸法时,才能主张说法法平等、本来如此。因为涅槃是依如来藏独住境界而施设的境界相,由这个无境界的境界相来看待一切法与如来藏之间、来看待一切有情之间,才可以说一切法平等。菩萨又从如来藏出生诸法以后,在与诸法同时存在,并支持诸法运作之时的无分别性,来说“诸法平等、无二无别”,这样才能说是不二法、平等法。二乘无学圣人虽然不是凡夫,在胜义谛中却仍然是愚人;他们因为不证如来藏,所以不能现观常住性的涅槃本际,所以没有能力如实现观“一切法互相平等、与如来藏平等”,也不能现观“一切有情都平等”,所以他们所证的“涅槃”只是理论上「常住”,并不是如同菩萨一样现前观察涅槃的“常住与不二”;二乘圣人无法如同菩萨一样地现观“法法平等”,已经分明显示二乘法并非不二法,也已经显示二乘法并非法法平等的。那位法师怎能主张说“二乘法与大乘法平等”呢?怎能主张说“二乘圣人所证境界与诸佛菩萨平等”呢?

所以“法法的本来如此”,是从转依如来藏的立场来看待的,不能从“现象界中的种种不平等法”硬要主张是平等的,那种说法是不能成立的。那位法师自己的问题就是:把从“如来藏境界中所看的法法平等”套用到“不平等的蕴处界及不平等的二乘法缘起性空”上,来说“法法平等”。但是众生不知道“实相界”与“现象界”是不能全面相互套用的,实相界如来藏的境界可以套用在现象界上面,现象界诸法却不能套用在实相界如来藏上面。众生不知道实相法界中的这个事实,只看到那位法师所写、所说的字句,在表面上似乎是合于《般若经》的,所以就信受了。这样就被他移花接木到二乘菩提去了,就跟着他把二乘菩提当作是成佛之道,可是不幸的是他的二乘菩提仍然是错误的,他讲的成佛之道就是二乘菩提法。但这不是由他首创,他只是把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抄一抄,把《广论》后半部双身法的止观丢弃;也参考了日本佛学界一小撮人批判佛教的思想,然后整理成比较现代化的文字,就取名为“成佛之道”。说穿了,他其实只是文抄公而已,跟宗喀巴一样是文抄公;宗喀巴是东抄西掠,然后集合起来编辑之后,就成为《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了,其实自己并没有实证,也都没有自己的见地,都只是抄来别人的文字而整理一下,然后就印出来流通了。那位法师何尝不然?他主要还是从宗喀巴的著作中,去复制宗喀巴的思想而写出来,于是他依六识论邪思所写的种种著作,就成为他所弘扬的“成佛之道”了。

可是,那其实不能使人成佛、成阿罗汉,连成为初果须陀洹都不可能,因为他把解脱之道都讲错了,所以他自己也不可能成为初果人。可是他死前却纵容他人把他的传记副书名题为《看见佛陀在人间》,意思不就是在说他已经成佛了?这是用暗示性的手法在说明:你们都应该信受我说的法义。那是不是也在暗示说:“佛说法错了”?因为佛说当来下生是 弥勒尊佛,怎么他倒先成佛了?而且他的书中所说法义,也与 世尊在经中所说相反,他是认定意识常住不灭的。

因此“法法平等”是从无余涅槃中的本际境界来看时,才能说是法法平等。而涅槃中的本际是如来藏,是意根及六识以外的另一个“识”,祂对一切法平等;祂对色阴是如此,对识阴也如此,对受、想、行三阴也是如此,对待一切心所法,对待一切种子,对待一切有情,对待山河大地,祂从来都是平等的。该怎么样时祂就怎么样,祂从来没有自己的主观;这样从祂的立场来看一切法时,才能说是法法平等。那位法师以及他的随学等人,由意识的立场来看待一切法时,不可能法法平等的;因为意识是分别性的心,所以不可能看见法法平等。

我们今天这个单元,就为各位说明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