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始无明住地与四住地烦恼(四)

第068集
由 正墩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系列。

我们延续上一集的内容,说明《胜鬘经》所说四种住地烦恼与无明住地烦恼相关的法义,我们提到了这位误解《胜鬘经》的五种住地的法师。他说:“无知即无明的别名;习气,是极微细的无明,这与大乘的无明住地一致。”(《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55。)阿罗汉断尽四住地烦恼,对于所知障仍然是不知、不断的,这就是声闻学派所讲的不染污无知。因此这位法师说习气就是极微细的无明,然后当作是无始无明住地,而将这两者统一为同一个无明,这正是这位法师以声闻法统一佛菩提道的一贯立场。所以,从这位法师的注解来看,他对于《胜鬘经》的解释,都是刚好与经义是颠倒的。

二乘所不断的不染污无明,不是指这位法师说的习气种子,而是对法界实相的无明,即是无始无明。但习气只是觉知心相应的三界思惑起烦恼种子随眠而已,故极微细的大乘无始无明住地,是指法界实相的所知障无明,与这位法师所说大异。这位法师引用了 龙树菩萨所说:“声闻、辟支佛习气,于菩萨为烦恼。”(《大智度论》卷42)这话倒是没有错的,这叫作修断习气种子的随眠;既然有习气种子的随眠着,而这个随眠是很深细的,所以必须要经历三大阿僧祇劫历缘对境的进修才能够除尽。从 龙树菩萨所说的语意当中,也证实声闻及辟支佛都是不曾在习气的断除上用心的。其实佛菩提道中,有关于习气种子的修断,并不是只在初地的入地心才正式开始的;因为习气种子在三贤位中有时也会遇见,但主要还是从初地的入地心才开始特别注意习气种子的修断,所以大多是在菩萨修行的第二阿僧祇劫开始修断烦恼习气,直到成佛前才能断尽。

这位法师说:“声闻学者,以为习气是不染污的,无碍于生死的;”(《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55。)这个说法倒是正确的!声闻人所要断除的是生死苦,只是分段生死,而不断变易生死,只有成佛时才究竟断这两种生死。可是修道位的菩萨要断变易生死所要修证的对治内容,并不是单单只有习气种子的随眠而已,还包括了所知障的极微细的无明随眠。所知障只是随眠,而不能称为种子随眠,是因为所知障无功用,没有染污心性的功用,没有导致生死的功用,但却会障碍成佛;而习气种子会有功用,会使有情的心性产生改变,或者有不良的反应出现,所以叫作种子。可是所知障随眠只是无明,而不是分别习气,也不是我执习气,也不是有支习气,所以不会有引生造恶修善的功用,也没有引起生死轮回的功用,它只是障碍佛道的成就,所以不称为种子。

可是佛菩提道的成就,并不是单单习气种子的随眠要断尽,所知障的随眠也得要断尽。当所知障随眠还没有断尽之前,真如心如来藏中的习气种子就随着无法断尽:有很多极深细的习气种子都不会现行,要等到你对所知障随眠断除到某一个程度以后,才能发现到极深细烦恼障习气种子的存在。当菩萨于一切种智修学到一个深妙的阶段,因智慧增长,才能够发觉到极深细的习气种子存在,这时候才会跟这些习气种子相应到,而因为相应到了也才有办法断除它们。所以在大乘法中变易生死,并不是只有习气种子的随眠一种,还包括了所知障上的恒河沙等数的上烦恼也要全部断尽,才能说是变易生死已经断尽。因此,所知障固然不障碍出离三界生死,也没有任何世间法上的功用,但是它会障碍成佛,因为它会导致成佛之道中的无始无明上烦恼不能现行。假使上烦恼不能现行,就无法断除它;一定要上烦恼现行了之后,成为你觉知心上相应的起烦恼了,然后才有可能断除它。所以无始无明虽然只是随眠而不是种子,我们说“是现非种”——只是现行而不是种子,但是这个随眠会在成佛之道过程当中引生了上烦恼,而上烦恼出现了,你才能够断除它。

上烦恼的意思,简单地说,就是悟后去探究:我要如何成佛?但是诸地所断的上烦恼是很微细的、很广泛的,菩萨道要断的这个障碍,大部分的内容是属于上烦恼以及习气种子,相对地四住地烦恼的比例是极低的;而上烦恼与起烦恼是有互相关联的,起烦恼摄在上烦恼中,一狭一广,而上烦恼则会引生菩萨修道时相应的世间法中的起烦恼。当无始无明住地的上烦恼还没有现起,还没有与你相应之时,你不会有成佛之道中的修道上烦恼。当你到了初地、二地初心等,你都要探究每一个阶段要完成什么修断与实证,都必须一一去探究它。这时的上烦恼就一部分又一部分慢慢地出现,然后就跟觉知心相应了;但平常是绝对不会跟有情的心相应的,要等到它跟你相应时,它就成为你觉知心中的起烦恼了,由上烦恼就变成了起烦恼。

上烦恼本身并不是剎那心剎那相应的,可是变成菩萨在佛菩提修道上的起烦恼,以及菩萨在学法上所衍生的种种事相的起烦恼之后,便开始成为剎那心剎那相应。然而,这是对于精勤于实证佛菩提的菩萨而言,若是二乘圣人以及凡夫大法师们,上烦恼(也就是无始无明住地烦恼)从来都是与心不曾相应的。对于菩萨而言,当上烦恼出现了,因而使悟后的菩萨起了一个烦恼,这时候的你,就有与心相应的烦恼,虽然这个烦恼没有染污,不会引起三界后有的我执烦恼,与你的生死轮回无关,而只与你能否成佛有关联,但是你的觉知心已与这烦恼相应了;也就是当你悟后想要探究成佛之道,就与上烦恼相应。

对于刚悟不久的菩萨而言,大多还处在禅悦之中,通常是不会与这个上烦恼相应。因为那时心中还没生起这样的念说:“我既已明心、已见性了,为何还不是佛呢?”当开悟一段时间之后,即便再怠惰的人,也终究会开始探究,这时与无始无明相应的上烦恼便首次出现了,接着这上烦恼就成为你心中的起烦恼,时时会与觉知心相应了。即使在忙别的事情的时候,觉知心也仍然会挂念着这个烦恼不曾舍弃;只要稍有闲暇,就会再度浮现心中,这就是变成了起烦恼。因为你将会为了解决上烦恼,而引发解决上烦恼相关的种种事务,此时上烦恼与起烦恼是同时存在的。

这种上烦恼与二乘圣者从来不相应,也与佛门中的凡夫大师从来不相应,所以这种上烦恼,正是声闻学派所说的不染污无明,但绝不是习气种子。因为习气种子,是与生死流转相关的烦恼障所摄,是属于贪瞋痴习气相应的微细起烦恼,是染污无明,不是不染污无明。而贪瞋痴习气是一直都与觉知心相应的,是时时刻刻与剎那心剎那相应的,有情的烦恼习气一旦历缘对境时便会现起,并不是与心不相应的烦恼,习气种子不是《胜鬘经》所说的心不相应无始无明住地。因此,心不相应无始无明住地讲的正是声闻学派所说的不染污无明,绝不等于习气烦恼,这位法师在有关起烦恼与上烦恼的说法,又是与事实完全颠倒。

这位法师依据他自己对于大乘经典的扭曲解释,包括这部《胜鬘经》,同时也扭曲了解释部派佛教中声闻学派的法义本质;一方面他把佛经的内容完全扭曲解释,而另一方面,再以一种全面摧毁佛法的手法主张说:佛陀时代的佛法流传到声闻部派佛教时,乃至流传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有在演变。这种的论述,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说法,而且更显示出这位法师在佛法上善根是极为浅薄的。因为身为出家法师,但内心的深处却对 如来无上的智慧、正遍知的功德是不接受的。他把有情尚未达究竟而显现出来的生灭流转现象,也套在已经无上正等正觉的 如来上,因此才会认为 如来所证并不是完美的,后代还会有人根据 如来所说法的基础,再度演变。他把世间人类依所局限的智慧境界发展出来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思想等,存在有不断改变的现象,因此也把佛法的修证内容,视作也会演变。

但其实佛法本身是从来没有演变过的,因为我们所说的佛法依 如来所开演的真实道理来说;若说有演变,都是历代不同的凡夫弘法者自身对佛法的认知有偏差,因此产生向上修正或者下堕于意识境界的各种演变。可是从 如来所说的诸法、诸经—四阿含、般若、方广种智等三乘经典—来看,佛法的本质一直都没有任何的演变,自古至今实证菩提的任何菩萨,都一直可以用三乘的经典来证实佛法从来都没有演变。主张佛法是随着时代有演变的说法,这样的人是将佛法当作是思想假说的研究,而不是依于实证的智慧来说的,因此才会有所说法内容有根本上的分歧。而大乘佛教在如来示现入灭后,实证佛法的菩萨在数百年间始终如一。若以观察到所谓的有差异,那只是错悟者说法与其他错悟者所说之间的差异,古今真悟的菩萨所说的法始终不曾有所演变,皆是法同一味,没有差异,更没有互相矛盾。

最常见且最明显的说法是,这位法师主张所谓原始的佛法原来只有“性空唯名”的思想,而大乘佛法所显示殊胜的法,反而被他贬抑成是后世的人所创造的,因此说佛法在历史上有演变。这位法师及他的追随者常以“大乘非佛说”来掩饰他们这种说法背后的矛盾与心虚。假设说,大乘般若、唯识种智经典的殊胜法义是后人所编造,那么他要说的是这些能写出比性空唯名更殊胜法义的菩萨,所证的智慧更超胜于 如来?或者他的意思是要指责 如来在《阿含经》中所说的三世诸佛所证、所演说佛法内容都是相同的说法是错误的。请各位菩萨想想:他这种主张在指称 如来的不是啊!这样也未免太愚昧、也太大胆了!他一生用了许多的精力企图主张大乘佛法不是他心中认定的如来所说,但他又必须面对大乘佛法的法义比四阿含的声闻解脱道内容更为胜妙的事实,还得无法回应四阿含当中其实也证明了三乘菩提是佛说,以及大乘佛法的胜妙之处。而且,既然佛法有演变,那么过去如来所证与 释迦如来所证,是否也应当有演变啊?那么他为何不也说说这个演变与差异到底是什么?

而且,这位法师所坚持的原始佛教才是佛说,那么他如何能这么有把握,这也有可能是许多演变过程的某一个结果呢?更何况这位法师常引用外道思想的应成派中观思想,来支持他的主张,这不也是取许多的演变过后的其中一个变形的法,来支持他自己的主张;但应成派中观的思想与四阿含的解脱道却有严重的差异,在本质上是属于如来也破斥的外道思想。若真有智慧而实证的人,如何会颠倒的退回本来已被证明错误而否定的法,这究竟是进化的演变,还是退化的演变?所以这位法师说佛法有演变,是绝对不正确的,也突显他自己的矛盾。并且,假使佛法真有演变,那么便有大问题:两千五百年前 佛陀拈花微笑,金色头陀证得真心法身如来藏,若从那时演变到现在,岂不是现在开悟菩萨所证的真心如来藏,也应当与金色头陀所证的不同?那真心还能是真心吗?

真正佛法本质是没有演变过的,自古至今也永远都不会有所演变,因此不该说佛法有所演变。所有曾经演变的事相,全部都是因为没有实证佛法的凡夫,却强要解读及演说解脱道法、佛菩提道法,因此所留下来的种种不同的言论,各个之间便存在了与佛法真谛的差异,但这些无论是越来越偏离佛法的中心,或者修正而接近佛法真义的事相,都与历代实证者弘扬的佛法全然无关。这位法师的企图把佛法定位成一直在演变,目的就是要摧毁佛法实证的根本价值。如果所有的实证者都被他这样的乌贼战术给混淆视听了,那么佛法的果证便没有可以依循的一致标准可言。这个演变,就是这位法师可以不依照三乘十二部经教的经典作依据,不论四阿含、般若中观或者方广唯识都一样,这位法师可以依自己喜爱选择或者忽略,乃至窜改经文的本意,甚至直接否定;而且他还可以以拾取外道思想应成派中观来充作佛法的根本,没有择法眼的凡夫,等于就是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不敢置喙。

因为依他的理论,佛法要演变,而两千五百年后演变到这个年代,佛法内容的标准就应听从这位法师以权威的姿态来笼罩大家,而不是依 如来所说。因此,他可以合理化他所宣扬的外道邪见,包装成让人错认为就是佛法,甚至还可以以他的邪见来排挤真正的佛法。基于这样的立场,某些假冒为佛教人士的外道,竟然还敢自认已超越诸经,而且认为已经成佛,或者还妄说比佛还要高,这种群魔乱舞的现象,在今时也不足为奇!因此,任何佛弟子对于佛法是否演变的事,一定要以智慧来判断,要依实证佛法的精神来作为判断的最重要的依据,而不能被表相所蒙蔽;甚至,若以世间学术研究的角度,至少还有最基本的世间逻辑的理性,而这位法师以文献考证作为掩饰笼罩世人的手法,但实质上却完全欠缺考证的客观前提,在文献的引用标准以及文献的诠释,完全用一己之私偏执角度与标准,毫无学术价值。但由于佛教的学术(研究)长期以来,大家关注的并不多,对这位法师的主张,过去并没有太多人实际深入理解与一一验证,因此被这位法师以考证文献的方式,误以为是可信的证据,因此被他所说迷惑。

另外,有关于佛教学术的考证,还有一个重要的观念,就是文献考证研究的基础,也要建立在对于经句、名相要依实证的现量作为依据的根本,以及意涵共许的基础。但是许多类似这位法师及他的追随者,对于部派佛教以及现在仍然可以考证出来的经典句义,都误解而加以扭曲;现在也已经证实这位法师故意扭曲。像这样建筑在错误的基础上的研究,进行再多所谓的文献学考证又有什么意义呢?更何况这样的学术研究,完全与佛法修证无关,甚至背离佛法修证的精神,实在非一切佛弟子可取之处。

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所说的道理到此为止。

阿弥陀佛!


点击数: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