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应该是实证非是拿来研究的

第058集
由 正祺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单元。今天我们继续探讨意生身的问题,并藉此来说明“佛法应该是拿来实证的,而不是拿来研究的”。

有位提倡人间佛教的法师,在他所著《胜鬘经讲记》书中曾经说:

佛在世时,优陀夷与舍利弗,曾诤论意生身有色无色的问题,优陀夷硬说意生身是无色的,被佛呵斥。这样,阿那含果得有余涅槃,有意生身:……。(《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46。)

这位法师在讲记中说,优陀夷曾经在四阿含中主张意生身是无色的,并因此受到佛的斥责,只是这并没有任何的依据,优陀夷并没有这样的主张过,他从来没有谈过意生身是有色或无色的问题。优陀夷在凡夫位的时候曾经讲过的是:阿罗汉入涅槃后是空无、断灭。他未证声闻菩提以前跟焰摩迦一样,所以他也为这个问题被佛陀呵责过。优陀夷本来是佛教史中一个问题的人物,他不断地犯淫戒;佛陀施设声闻法比丘戒中的淫戒,大部分是为他施设的,因为他不断地变通去触犯淫戒;但是后来发起了勇猛心,净除了一切贪心而证得阿罗汉。可是优陀夷从来没有提过意生身有色、无色的问题。

至于这位法师说:“阿那含果得有余涅槃,有意生身。”阿那含果一定有意生身吗?且不说阿那含,只说四果阿罗汉:所有阿罗汉都有意生身吗?其实是只有三明六通的阿罗汉才有意生身,而这种意生身并不是大力菩萨所证的那三种意生身,而是藉神通由意所产生的,方便说为意生身。俱解脱的阿罗汉,譬如莲花色比丘尼已经四禅八定具足,已经证得灭尽定,是俱解脱的大阿罗汉。可是她没有修习神通,因为舍寿的时候就全部弃舍了,何必再辛苦地修习神通呢?由于她不修神通,又因为长得太美,被恶人抓去关,准备晚上要强暴她;当时她没有神足通,无法自行脱离。后来目犍连尊者以神足通飞进去教导她修习神足通,她是俱解脱者,能够现学现用,因此就从空中飞走了,所以没有被强暴。她在被目犍连尊者教导神足通以前,连普通的五通都没有,怎么可能有意生身?如果是慧解脱的阿罗汉,禅定不具足,那就更没有意生身了,怎么能说修证更低的三果阿那含就有意生身呢。而且,如果说阿那含果有意生身,是因为得有余涅槃的缘故,是由于慧障消灭而得。那是不是说:凡是证得有余涅槃的人都可以有意生身到处飞行了呢?那更应该所有的阿罗汉也都有意生身。可是事实上慧解脱阿罗汉还是有禅定的障碍,而神足通的意生身是由消灭定障作为基础才能够修得的,显然这是随意乱说的。

这位法师接着又说:“阿罗汉果得无余涅槃,意生身也没有了。”(《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46。)原来他认为:成为阿罗汉以后,因为全部都不执著了,所以原来三果时拥有的意生身也就跟着灭掉了,就没有意生身而没有变易生死了。但是这个道理实在是讲不通!因为意生身有三种,不论是否拥有意生身,都与变易生死的断除与否无关:诸佛都有三种意生身,却无碍于断除变易生死。这位法师的问题是:否定了自己所无法实证的如来藏以后,经文中所说的如来藏中种子变异生灭的问题,他无法如实地讲解,因此只好以扭曲的方式,将种子变异生灭的问题,移植到意生身的生灭题目上面来讲。这样子在佛法以及罗汉法的实证上,就再也无法正确实修了,全部都将落在意识思惟研究所得的错误见解当中,将继续落入意识境界当中而没办法断除我见,永远处在异生凡夫位当中。

这位法师又说:【今《胜鬘经》略为不同:阿罗汉辟支佛是有余涅槃,有变易生死,名意生身;证得无上菩提,才是无余涅槃,无意生身。】(《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46。)阿罗汉、辟支佛明明是证得有余涅槃、无余涅槃具足的,虽然还有变易生死,但不一定都有意生身;这种说法实在是颠倒,胜鬘夫人的说法却是与二乘菩提相符合而没有错误的。二乘圣者回心大乘而证得如来藏以后,成为贤位七住菩萨,是实证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不只是二乘的有余、无余涅槃;然后进修而证得无上菩提的时候,仍然不是无余涅槃,而是无住处涅槃,这个时候断尽变易生死,才能具足四种涅槃。这位法师却认为:二乘无学圣人都是实证无余涅槃,所以是已断尽变易生死,等同于 佛陀的境界。他是刻意地把 佛陀给拉下来跟阿罗汉、辟支佛平等的,所以他处处都说三乘同入无余涅槃,因此才说三者同样都是证得无余涅槃,这样子就没有变易生死了。依照这种说法,说无余涅槃证得了,就是舍弃意生身而没有变易生死的人。依照这个逻辑,佛是不可能再出现变化身了,因为祂没有意生身了,所以是与阿罗汉一样断尽变易生死的,然后灰飞烟灭了。这真是现代人间佛教的荒唐法。

为什么会有这样子荒唐的事情发生呢?是因为不相信 佛所说的法,不能实证佛法,却要去研究佛法,把大乘佛法当作是思想的演变,那当然结果就是错误百出了。其实除了结果是错误的以外,这位法师在论证大乘佛法是思想演化的过程,也是漏洞百出。譬如他在《印度之佛教》书中说:

常、我论之根据,内本所见而外依佛说。佛说阿罗汉离欲,不复有变悔热恼之情,或者化之为“无烦无热,常住不变”,则有类凡心变异而圣心常住清凉矣。佛说心、意、识“须臾转变,异生异灭”,而长夜为施、戒所熏,则生善处。或者先明色身之“是灭尽之法,离欲之法”,次说“彼心意识常,为信所熏,因此缘此,自然升上”,则有似色身无常而心常矣。“是心长夜为贪瞋痴所污”,或即本之以立“心性本净,客尘所染”,则心净本然而尘染外铄矣。(《印度之佛教》,正闻出版社,1988年10月三版,页267~268。)

这位法师在推论大乘佛法是从原始佛教的苦、空、无常、无我的思想,演变成为大乘佛法的常、乐、我、净的过程,他认为他从《阿含经》中找到凡心变异而圣心常住清凉的蛛丝马迹,他认为这可以证明佛法是从小乘演变成大乘的过程。他说《阿含经》中佛先说心、意、识“须臾转变,异生异灭”,可是长夜为布施、持戒所熏习,因此会往生善处。或者先说明色身是会灭尽、会离欲的(其实经上是说离散,不是离欲),接着说“彼心意识常,为信所熏,因此缘此,自然升上”,他以这句话作为证据,认为这种说法是在说明色身无常,而心意识是常的一个演化的迹证。然后说心意识生死流转中被贪瞋痴所污染,就这样建立心性本来是清净的,只是被客尘在外所染污了。他就这样认为在经论中发现了佛法的心意识从无常演变为常、清净的演化过程。可是真正的《阿含经》经文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来看《阿含经》的经文。

在《中阿含经》卷3中圣教记载:

如是,伽弥尼!彼男女等,精进勤修而行妙法,成十善业道;离杀、断杀、不与取、邪淫、妄言乃至离邪见、断邪见,得正见。彼命终时,谓身麤色四大之种从父母生,衣食长养,坐卧按摩、澡浴强忍,是破坏法,是灭尽法、离散之法;彼命终后,或乌鸟啄、或虎狼食、或烧或埋,尽为粉尘;彼心、意、识常为信所熏,为精进、多闻、布施、智慧所熏,彼因此、缘此,自然升上,生于善处。

所谓的“心、意、识”,在《阿含经》中都是指我们的第六识意识。已过去的意识称为“心”,现在正在现行的意识称为“识”,尚未现起的意识称为“意”。心、意、识都是指意识心,只是依过去、现在、未来的方便施设名相。《中阿含经》中 佛开示说精勤修学十善业道的男女众人,得到正见在命终以后,那个藉父母之缘所得四大种所合成的粗重色身,是必须衣服、饮食长养,必须坐卧、按摩、保养,是必须洗澡沐浴,勉强忍耐种种不舒服的色身,它是会破坏的,是会消灭不见的,是会分离散坏的;不是那位法师所说离欲的,会离欲的是心意识,心法才会离欲,色法不能说离欲。在命终之后,色身被乌鸦、虎狼所食;或者被焚烧,或者被掩埋,最后全部变成粉尘。而意识心却是因为熏习正信,或者多闻,或者布施、智慧,就因为这个因缘,下一世的意识心自然增上,生在善处,譬如欲界天。

这段经文看不出 佛有任何的暗示说意识心是常,而是这位法师将“彼心、意、识常为信所熏,为精进、多闻、布施、智慧所熏,彼因此、缘此,自然升上,生于善处”的经文意思,故意断句为“彼心意识常,为信所熏,因此缘此,自然升上”,就这样认为是佛法演变的证据,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扭曲经典原意的作法真的是不可取。

《杂阿含经》中也有类似的经文,如《杂阿含经》卷33中圣教记载:

佛告摩诃男:“汝亦如是,若命终时,不生恶趣,终亦无恶。所以者何?汝已长夜修习念佛、念法、念僧,若命终时,此身若火烧,若弃冢间,风飘日曝,久成尘末,而心意识久远长夜正信所熏,戒、施、闻、慧所熏,神识上升,向安乐处,未来生天。”

经文中 佛告诉摩诃男说,你已经在漫漫长夜生死流转之中,修习念佛、念法、念僧,因此命终以后,这个色身或者被火焚烧,或者丢弃在坟墓间,经过风飘日晒,久了以后终归尘土;可是这个心意识因为久远长夜被正信、持戒、布施、多闻、智慧所熏习,因此神识(也就是七、八识)往上升,向着安乐处,将来往生天界。这段经文因为翻译成“心意识久远长夜正信所熏”,这位提倡大乘非佛说的法师就无法藉由断句来作为大乘佛法演变的证据了。两段经文的内容意义是相同的,可是一则拿来作证据,另一则不能作为证据,这不是很矛盾吗?更何况经文是从梵文翻译成汉文的,在这个过程,我们应该是探讨经文的真义,怎么可以在文字的表面上,以错误的断句来建立自己佛法研究的基础呢。这真是古人所说的刻舟求剑了。

其实更进一步探讨经文的法义,心意识若是常,那么必然是不会变异的;因为会被熏习改变、会上升下堕,必然不是常法。所以这位法师所断句的“彼心意识常,为信所熏,因此缘此,自然升上”,这句话其实是矛盾的一句话,因此这句话根本无法作为支持大乘佛法常、净演化的一个证据。熏习这件事情要能够成就,必须有能熏与所熏,依《成唯识论》说明,能熏之心必须是生灭变异,所熏之心必须是坚住不断的;能熏之心有作用,所熏之心必须是无记的;能熏之心的习气有所增减,所熏之心的习气是无增减的;能熏之心与所熏之心必须同时同处,这样子才能够成就熏习的道理。这熏习的道理,符合我们的基本常识,从熏习的道理就可以确定有第八识阿赖耶识;否定了八个识的主张,就会造成佛法的残缺不完整。

从前面所提“优陀夷与舍利弗,曾诤论意生身有色、无色的问题”、“阿那含果得有余涅槃,有意生身”,一直到“彼心意识常,为信所熏,因此缘此,自然升上”,这位主张大乘非佛亲口所说,一直在以成见研究佛法的法师,他所显现出来的是对佛法经论内容的错误认知,或许他不是故意的,但是这种研究的态度与质量却是令人匪夷所思。佛法是拿来实证的,如果不相信 佛所说的义理,就会想用研究的态度来研究佛法,就会在经文之中寻求蛛丝马迹,藉此来左证大乘佛法是思想演变的结果,可是仔细检查他的推论过程,其实荒谬至极。这样的研究过程以及结果却是漏洞百出,这对自己以及众生的法身慧命有任何帮助吗?

希望各位菩萨能够在修学佛法的时候,具足对三宝的信心,要能够真参实证,不要用研究的态度;佛法不是思想,佛法是 如来的教导,可以让我们到达成佛的宗旨。佛教是真正而且唯一可以实证的宗教,因此永嘉禅师在《证道歌》之中说:

吾早年来积学问,亦曾讨疏寻经论;分别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却被如来苦诃责:数他珍宝有何益?从来蹭蹬觉虚行,多年枉作风尘客。

研究佛法只是在作学问,以为可以探求到佛法的真实义,在经论字里行间不断地分别各种名相,就像是进入大海之中计算海沙的数量,只是徒劳无功,增加困扰而已。像这样踌躇光阴,浪费修行的生命,只是风尘仆仆的作客他乡,多走了多少年的冤枉路而不能回到佛法的正道。我们修学佛法的人,应该要谨慎思量永嘉禅师的劝导才是。

今天就为各位菩萨说明到这边。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