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受正法者是摩诃衍

第044集
由 正彝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观众朋友以及菩萨们: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继续来探讨:《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这个单元。针对这个主题,我们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胜鬘经讲记》第一辑的内容来为大家说明。

上一集我们在权教、实教、圆教的分辨上,作上一个结论:阿含诸经中所说的二乘教是权教,般若教是实教;别教也是实教,也就是方广唯识教;圆教就是在《无量义经》、《法华经》,《大般涅槃经》中,将整个佛法收摄圆满了,这样才能叫作收圆。所以并不是从初学、久学、久学圆满的差别,来分判权教、实教、别教、圆教等法。

从上一集的内容中,我们也了解到菩萨因为能够实证法界万法根源的如来藏,以及接下来悟后在别相智乃至道种智上的修学,因为能够现观法界实相而生起胜妙的智慧,当然就有能力可以分辨出其他人对于佛法所说是否正确,当然也就能够对于一些错误的说法,可以直接且正确地指出他的落处。相反地,如果在佛法上没有实证,那么就无法于真实法上现观,当然就无法了解与印证三乘诸经中 佛所说的胜妙法义。

同时我们也了解到菩萨们总是希望如来藏正法可以再一直延续下去而不会被破坏;由于这个想法,就必须要想办法尽量提升大众在佛法上的知见与修证。因此,必须不断地把一部又一部的大乘经典,将它们的真实义讲给大家,让大众对于佛法真实义的理解能够增加广度以及深度。这其实不仅是为大众而讲,也是为佛法的未来以及为未来世的我们而讲,若一直努力这样作下去,大家就能够得到佛法上的利益,这才是最好的。

现在我们从这段经文开始谈起:

佛告胜鬘:“汝今更说一切诸佛所说摄受正法。”胜鬘白佛:“善哉!世尊!唯然受教。”即白佛言:“世尊!摄受正法者是摩诃衍,何以故?摩诃衍者,出生一切声闻、缘觉世间出世间善法。世尊!如阿耨大池出八大河,如是,摩诃衍出生一切声闻、缘觉世间出世间善法。世尊!又如一切种子皆依于地而得生长,如是,一切声闻、缘觉世间出世间善法,依于大乘而得增长;是故,世尊!住于大乘、摄受大乘,即是住于二乘、摄受二乘一切世间出世间善法。(《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

前面的经文已经赞叹佛、归依、受戒、发愿护法,教导众生护持正法、摄受正法,接下来就是要赞叹大乘了。要大家发愿护法、摄受正法,而又说摄受正法就是摄受大乘;可是大乘究竟有什么功德,而要教大家都来发愿护持?当然要为大家说明白。前面,胜鬘夫人还没有谈到这个部分,所以 佛又提示她说:“妳现在还得要进一步把诸佛所说的摄受正法加以说明。”胜鬘夫人听了,向 佛禀白说:“非常好啊!世尊!我用很单纯的心来听受您的教导。”意思是说,她心中绝无怀疑。接着就向 佛禀白说:“世尊!摄受正法就是大乘。”摩诃衍就是大乘,摩诃是大。为什么 胜鬘夫人说摄受正法就是大乘法呢?她说:“大乘之所以称为大乘,是因为它出生了一切声闻教、缘觉教的世间出世间的一切善法。”这意思就是说大乘法才是实教,声闻、缘觉的法教只是权教,二乘法只是从大乘法中分析出来的一小部分,让畏惧生死的人可以迅速了断生死;由生死的了断,可以让二乘人对 佛具足信心,然后才能渐次引入真实教里面,所以才会说摩诃衍(也就是大乘)出生了一切声闻、缘觉的世间法和出世间的善法。

胜鬘夫人接着又说:“世尊!又譬如一切种子都依于土地而能够生长,就像是这个道理一般,一切声闻、缘觉的世间与出世间善法,都是依于大乘法才能够增长广大的。由于这个缘故,世尊啊!住于大乘法中摄受大乘的一切法,也同时是住于二乘法中在摄受二乘一切世间与出世间的善法。”胜鬘夫人有一句话说:“譬如阿耨大池,出八大河。”这个阿耨大池,讲的是无热池,也就是说,这个大池流水溢出来分为八大河流,八大河都是从这个大池流出来的。同样的道理,二乘法的世间善法和出世间善法,也都是从大乘法中摄取、分析而方便建立出来的。

在这里我们仍然要再举出一个对于三乘菩提的错误说法,希望可以增加大家在真实佛法上的抉择慧。有人在他自己所作的书中画了一个饼图,他的饼图是说:“由信而产生愿,由愿而有行,由行才成就佛国。”他的意思是说:“以声闻、缘觉的解脱道来修行就可以成佛了,不必亲证如来藏。而般若诸经所讲的中观就是一切法缘起性空,缘起性空以后诸法都灭尽了,灭尽后的灭相是一直存在的,以后不会再被灭坏了,所以是常;这灭相就叫作真如,真如是常,所以不断;当蕴处界都灭尽了,灭了所以不常;这样便能成就不断不常义,不断不常所以是中道。”这种说法完全是错解佛法!所以这样的说法是不可信的。

而关于前面我们引用的这一段经文,他在书中是这样注解的:

但一乘,是三乘中的大乘——即无二唯一大乘呢?还是于声闻、缘觉、菩萨——三乘之外另有一乘呢?这就有异说了。其实,对二说一,或对三说一,是一样的。如手中只有一颗荔枝,而对小孩说:我手里有三样果子,有梅有杏有荔枝。等到伸开手来,手中只有一颗荔枝,余二皆无。这即如《法华经》说的:‘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但也可以说,并无三果,唯有一果。以初说有三果,开手时只有一枚。如《法华经》说:‘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说法,无有余乘。若(第)二若(第)三’。由此看来,简三说一,与简二说一,根本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矛盾。(《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3。)

所以从以上这段文字,他就是要把三乘菩提压缩起来,打碎了再加上水,再将它们和一和,使它们成为一个法,就是声闻罗汉的解脱道;他认为成佛之道就是阿罗汉们所修、所证的解脱道,所以二乘、三乘其实就是声闻乘的解脱道,就是唯一佛乘。从他的文字解析出他的理路就是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呢?“这是因为真常唯心是禅宗的主干,禅宗那些证悟的祖师都是悟得如来藏心,而他们留下的公案,自己则一则都看不懂,那不就证明自己没有开悟了吗?这还得了!”如此对禅宗祖师便无法信受,心想:那些禅宗公案应该都只是野狐禅吧!所以他在书中说:“中国禅宗所传的野狐禅。”

然后他把经典再翻出来读一读,心里想着:“般若讲的是真妄二心和合的境界,六百卷《大般若经》浓缩成了《金刚经》,《金刚经》也是在讲真妄二心和合的境界;《金刚经》再浓缩以后变成《心经》,还是在讲真心与妄心和合;可是这个心,应该不是讲我现前了知、有觉有知的意识心吧?那么真心到底是什么呢?自己却始终都不知道。这样子,我还能怎么弘法呢?”所以干脆就把真心如来藏全面推翻掉。可是苦于没有数据可以推翻祂,直到后来读到了《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便如获至宝,而错误的认为原来不必证得如来藏,就可以算是亲证中观了,太棒了!那这样只要把蕴处界观空了,一切就解决了,这样就成佛了,太棒了!所以用应成派中观的法理作为根据,就把般若教、唯识教一竹篙打翻了。这样子他就可以振振有词地说:“中国禅宗所传的野狐禅。”别人就不能说他没有开悟,只要有人说他没有开悟、没有证得真心,他就说“禅宗的禅是野狐禅”,这样就解决了。

当代没有人比他更有世间智慧,当然不可能破他,所以就由着他长时纵横佛教界。而他的另一本书就是这样思惟想象而写成的,都是在蕴处界等生灭法中建立,都在蕴处界法中游了一辈子。结果这样错误的说法,当然会有菩萨因为不忍大众受到误导而出来破斥,然而面对依于在真实佛法上有所实证而发起胜妙智慧的菩萨的破斥,他是无法开口或写文章来反驳的;这就是因为开始学佛时无法证得如来藏,就干脆把祂否定掉,才会招来被菩萨们辨正而无法回应的后果。如果他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 佛在唯识教、般若教中讲心,岂不都是戏论!这样的意思就是要表明:般若与唯识教都是戏论。于是他就不敢明着讲,怕反击的力量会很强,所以他就说般若与唯识教,都是后来佛弟子们由于对 佛陀永恒的怀念,所以长期创造大乘佛法再编辑起来的。

假使他这个说法可以成立,那么即使仅“懂得”阿含而不懂般若,也不懂唯识,也就没有过失了;他的意思到底是说“阿含是比般若、唯识更高深的法”?或者说“后来创造般若经、唯识经的佛弟子们,智慧远比 佛陀还好”?是不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那怎么可以说大乘经典是后人创造编辑成的呢?因为般若与唯识经明明是比四阿含诸经胜妙多了,不可同日而语,显然这样的说法是有许多问题的,当面对菩萨们的破斥时,即使是他穷尽世智辩聪都无法解决的。所以这里面最大的过失就是把三乘菩提用阿含道来全面取代,所以就把般若的实相心否定,也把方广唯识诸经的如来藏妙义与实证全面否定,才会使今天的海峡两岸的佛教界都落入意识心中。

若是真的可以不必证得如来藏,那就太妙了,我们大家都可以说是开悟圣者了;因为只要坐到一念不生时就开悟了,这是意识离念灵知的境界。如果没有定力,那也没有关系,给你一个方便法:突然敲你一棒,你被惊吓而突然忘了前念在打妄想,这时后念也还没有生起,这被惊吓的前后念中间并没有妄念,那也可以算是开悟。那真是太棒了!大家都可以开悟了。或者大家正在静坐时,把木鱼在你耳边用力一敲——叩!一声,你被惊吓而使觉知心中的语言妄想突然断了,若这样算是开悟了,真的太棒了!所以若是认为这样真是开悟的人,当他遇到地上菩萨都是使不上力的;不但如此,遇到刚悟入的第七住位菩萨,也是说不上话的。所以,我们先前提到关于佛法的研讨会中,有菩萨们能够举出很多如此错误的说法,而且每一个人都是证据充分的列举出来,并且加以实质上的辨正。

所以说,学佛时还真的不能太自信;太自信的人可能都会走上这样一条路,不免要落入直觉之中;后来就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忏悔改过。除此以外,再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否则,就是每天要提心吊胆,不晓得哪一天又要被菩萨们写文章连载辨正,或是出书破斥,颜面丧尽。也许大家会说:“本来就没有面子啊,何需照顾什么面子!实相中无背、无面、无里、无外,顾虑面子干嘛呢?”可是当“我见”还没有断时,则仍然会有面子的问题,因为都落在五阴之中。若是对证得如来藏的菩萨而言,因为不是落在五阴中,所以没有面子可说。可是对未断我见的人来说,他们仍然都落在五阴中,当然要顾虑面子;因此可以说,他随时可能会担心菩萨们对于法义的辨正,而当一个人心中有所隐忧时,睡眠就不安稳,所以渐渐的脸上就没有什么光彩了;即使是当他们在说法的时候,仍然表现出理直气壮的模样,其实心虚的样子都已经显示出来了。

这样的人以前说法时都理直气壮的,可是后来说法时,为什么看起来都不一样了呢?所以我们要提醒所有的学佛人,在佛道的修学上千万不要仅凭自信,而在尚未有所实证前坚持并公开宣说一些自己无法真实理解的见解,一定要老老实实、脚踏实地的修习。在学佛的过程中,可以参考孔老夫子的一句话,那就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样才是真正的知道诸法的人。如今藉着这部经,也就是《胜鬘经》,把一些严重的错误说法列举出来给大家比对;如此,大家对于法义的正邪之间,对于相似佛法的错误所在,就可以了知更多;而对还没有悟入的人,在将来断了我见,进一步证得如来藏以后,就不容易被恶知识所转退了,因此才要选这一部经来讲解。既然这一部经是狮子吼经,我们就效法 胜鬘夫人的狮子吼,把这些正确与错误见解列举出来比对,让大家能够真实的了解正确与错误之间的差别,如此若能够有智慧地去分辨正确与错误的说法,这对大家未来在佛法上的修证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果说,我们能够在学法的过程当中,对于所谓的善知识他们所说的法能够很正确地去分辨出“这个是真实法、这个是虚相法”,因为菩萨所修学的法,一定是趣向真实法,要去悖离虚相法,那如果能够有这样的智慧来作分辨,那在佛法的修证上,在佛道的修学上,一定是会非常的顺遂的。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

也祝福大家烦恼远离、安乐自在!

阿弥陀佛!


点击数: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