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种(三)

第015集
由 正娴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单元。

精进而日进千里,这个事情对悟者而言,可能会感觉到就算悟了,每天也只是一小步、一小步在往前走。可是你们要了解:悟者每一小步,对一般学佛人来讲,都是犹如千里之遥,这也是我们在二十几年来度众的过程中所深刻体会到的。因为我们在救护众生脱离邪见的过程中,始终觉得非常的困难,单只是一个断我见就很困难了。对于正学佛来说,断我见、断三缚结、取证初果,是可以了解何种方式去断除;可是这件事对于现在的一般学佛人,不论大师或居士,或者对于古时的大师与居士们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要谈进一步取证大乘法中所证的法界万法的根源、法界的实相——证如来藏,更是加倍、加倍的难。所以当您悟后在进修的过程中,可能都觉得自己似乎进步不很快速,可是等您悟后继续进修后,当以前指导您的师父或老师遇见您的时候,都会发觉您的成长真的深不可测;这就表示您的任何一小步,对他们来讲都不可思议,所以真的叫作日进千里。就好像有神足通的人,他走一步,别人都要走好几个月、好几年;可是他那一步,他自己并不觉得那一步很大,道理是一样的。所以在这里希望每年、每天都是进步千里,这个是如实语,也是我们至诚的祝福。

我们再略谈有关法种,“赖耶缘起”是说众生所造的一切善恶业,以及所熏的一切善染法、一切世出世间诸法,不论是什么法,都落在阿赖耶识中所集藏的法种。由于阿赖耶识集藏众生所造作熏习的一切业种,所以就有了三界的生死轮回,于三界生死轮回之中,往世所造业种以及所熏无漏法种,就会一一遇缘现行。这些无明种、业种及无漏法种、净业法种,都由各人的阿赖耶识集藏,随着各人的转生而带到未来世去,一世、一世递传不灭;除非遇缘现行受报,否则业种将会永远存在各人的阿赖耶识中,等着缘熟时现行受报。这种阿赖耶识集藏一切法种不灭、遇缘而起的现象,称为赖耶缘起。

换句话说,众生所造的一切善恶业种,以及八识心王的一一种子流注,因为会导致众生流转生死,都是因为众生不明实相、不知解脱之道,而熏习种种外道邪见和我见、我执所成的无明种,都集藏在阿赖耶识一切法种中,因缘成熟便会现行,现行受报之现象便是赖耶缘起。在此末法时期,已经无人能修、能证;虽然有人讲解唯识学时会说到赖耶缘起的道理,但却无有能力亲自实证祂。

业行完成而成就业种以后,如果不是由各人的第八识执持集藏,则业种如何可能存在而不灭失?若不是由各人的阿赖耶识自己集藏,那就表示他人所造的恶业、善业,有可能于未来世在自己身上现行受报,那就变成修福、修净业的人,一生劳苦所修的福德与功德都可能唐捐其功,对自己无利益、也无果报;可能别人前世所造恶业会在自己此世身中受恶报,也可能自己前世所修善业会在别人此世身中受福报,那就因果错乱、无因无果了。无因无果那就不是佛法了。

接着我们再谈,佛对 胜鬘夫人说:“其实我早就安立妳了,前世就已经开悟过妳了;今天因为妳父母的因缘,现在当然也要摄受妳,未来世还要再继续摄受妳。”胜鬘夫人听了就回答说:“我胜鬘已经作了种种的功德,现在又作了赞佛的功德。这一世如此,未来的无量世也将会是像这样不断地种植一切善法的根本,唯愿佛陀见怜摄受。”这样,胜鬘夫人的归依也就完成了。

可是这部经,从经名开始讲到这里,有没有哪个地方看得出来这些法是胜鬘夫人与她的眷属共同说出来的呢?都没有啊!就只看见 胜鬘夫人一个人在说。但是某某法师对于这一点是怎么说的呢:“本经虽称胜鬘夫人说,但实不限胜鬘一人,胜鬘是个领导的代表者。”(《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中华民国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31。)某某法师认为大乘经都是佛灭后的众菩萨弟子编造,认为这些菩萨也都是由声闻人经过很多世代演变出来的,在佛世是没有菩萨也没有般若中观及唯识增上慧学的,长期创造结集而成的。由此可见某某法师坚定认为“大乘法非佛说”,所以他是以大乘法的表相来包装他的小乘法。

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冤枉他,因为这部经明明是 胜鬘菩萨一个人讲出来的,白纸黑字记载得很清楚,他却说是胜鬘和她的眷属共同说出来的。他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同意他的看法:大乘经典及菩萨们都是从后来的声闻部派佛教中演变出来的,所以胜鬘夫人其实是一群人,而以胜鬘作代表。

某某法师又这样说:

见佛、礼佛、赞佛等,都是胜鬘和她底眷属所共作的。上来约事浅说。如约义深说,那么胜鬘是无始来蕴界处中的胜功德相;悲心为本称女;总为菩提心。(《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中华民国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31。)

那么我们就要提出问题了,如果说胜鬘夫人可以比喻为菩提心,那一定有两个过失:到底胜鬘夫人是胜义菩提心?还是能发心的世俗菩提心?若是要探究起来,问题还真不少呢!而且前段文字中暗示说胜鬘夫人是一群人的代表,显然是指人;在这一段文字中又说胜鬘夫人是暗喻菩萨心而不是一位或多位的人,显然是前后自相矛盾而无法并举的,所以这样说法是有很多、很大过失存在的。

再看看某某法师接下来的说法,再回到前面的内容来探讨。某某法师说:“这是由于善知识的般若(母)方便(父)所熏发,成习所成性,如父母所生。”(《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中华民国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31。)他这一段话,我们要来说明一下。由他这一段话来看,我们就知道某某法师所说的菩提心是所生法。既然是所生法,又说是约义深说的胜义菩提心,那么他这个说法就不能成立了,因为他所说的菩提心有两种。请看这一段的第一行,他说“如约义深说,那么胜鬘是无始来蕴界处中的胜功德相”,这是他所说菩提心的第一个内涵,然后又说“悲心为本称女”,这个悲心本称女,也是他所谓的菩提心,所以他所说的菩提心是这两个法,就是蕴处界中的胜功德相以及悲心。

但是这两个心、法都是所生法,因为蕴处界中的胜功德相是包括行来去止等表色与无表色的,也包括种种有漏有为法,而世俗人所修得的神通,也包括在这其中。所谓表色及无表色皆是行蕴,亦谓识蕴之种种心行皆是行蕴。人类皆有身根,不坏之身根即名有根身,有根身在人间之存在,必有行来去止、坐卧睡眠及饮食、大小便利等事,由此显示种种表色都是行蕴;乃至由表色而显示出来的气质、神韵等无表色,亦皆属于身根之行蕴所摄。身根的行蕴就是肢体动作等色蕴所显示的法,故行蕴中有一部分是由色蕴的行为所显现,就是色蕴的行来去止、肢体动作等事相的功能差别,也是众生所执著的自性,摄属于行蕴之一。若有人将色蕴所显示的行蕴执为实相者,就是错悟而堕于色蕴有为生灭法中者;像是这样自称为悟,以贤圣自居,其实是未断我见者,堕在行蕴我中,就是名为大妄语的人,成就地狱业。

但是无漏有为法种—如来藏的无漏有为法—某某法师是不知道的,所以他所知道的蕴处界中的胜功德相只包含有漏的有为法,加上他们自以为的无漏有为法——也就是为别人说法、利乐众生等等事情,但他们这些法其实还是属于有漏的有为法,但他们自以为是无漏的有为法。所以他所谓的菩提心的第一个部分(蕴界处中的胜功德相)就是这个部分。至于悲心,那更是意识相应法,所以为了利乐众生而发起的菩提心就是悲心,这也是意识相应的法。

既然是意识相应的法,显然这两个菩提心都是意识发心而造作出来的法。意识既然是所生法,意识所发的这两个菩提心当然也是所生法。然而某某法师把这两个所生法当作是约义深说的胜义菩提心,那就有过失了,这是不恰当的。因为在大乘法中的约义深说的胜义菩提心是指如来藏心,这个如来藏祂才是胜义菩提心,因为祂才是万法的根本——实相法界。而蕴处界所发起的种种殊胜功德相,不论是为自己或为众生而发起的愿心以及悲心,都是属于所生法,都是所生法的意识境界,不是本来就已经具足圆满的法;所以这两种菩提心不能说是约义深说,应该说是约世俗法而浅说的法,所以他讲的这个菩提心是不正确的。而且约义深说的菩提心必定是胜义菩提心,那就是第八识如来藏,这是某某法师这么聪明的人都无法领会的般若深义,才能说是约义而说,才能说是深说。而这个菩提心如来藏是绝对不会与爱见之心相应,并且也不会是与悲心相应的;但某某法师却把意识所发的悲心,说成是约义深说的胜义菩提心,这是与般若正理完全不符合的。

接下来某某法师又说:胜鬘夫人【远嫁阿踰阇国,即菩提心芽,为极难破除(不可克)的生死杂染所碍,未能还到故乡田地,如法华的穷子流浪一样。】(《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中华民国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31。)但这个说法是把佛教史上的事实加以意象化,成为譬喻类的说法,不是真正的有胜鬘夫人及阿踰阇国;其实目的就是要把大乘经典加以矮化、虚位化,让人觉得这一部大乘经典并不是真的由佛菩萨亲口所说的,是后来的佛弟子们把它创造出来的,所以都说成是意象性而非真实存在过的。所谓意象性,譬如说他所讲的:胜鬘夫人远嫁阿踰阇国成为阿踰阇国国王的夫人,而阿踰阇的意思叫作不可克;阿踰阇是不可克,所以这个阿踰阇实际上只是一个意象、一个象征,象征说如来藏法是不可克服的,没有办法否定的,是约义深说的象征性说法,实际上并没有胜鬘夫人与阿踰阇国存在过。

但是在当时阿踰阇国是真实存在的。阿踰阇的意思叫作不可克,不能被人家征服的,所以叫作阿踰阇。这个阿踰阇国实际上是存在过的,是历史上一个小国家,而不是象征性的一个说法。所以某某法师的遣词用字时他很用心,他就是要让您感觉到胜鬘夫人只是一个象征,阿踰阇国也只是一个象征,不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他的用意就是要让您不知不觉之间去感觉到这样的意思,那您对大乘经典的真实佛说就会在不知不觉之间产生了怀疑。他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暗示您,使您读久了以后就会感觉到大乘经典确实非佛说,他这一段文字的用意就是在这里。

如果读他的书,要懂得他那样遣词用字的目的是什么,从这里诸位就可以看出来他的用心极深。所以他说:胜鬘夫人远嫁阿踰阇国,这叫菩提心芽,就是发菩提心。说嫁去阿踰阇国就是象征发菩提心,所以阿踰阇国不见得是事实上存在过——让您读起来时会感觉是这样。但其实她远嫁阿踰阇国与发菩提心无关,因为真实发起菩提心是 释迦佛示现之后,她的智慧被加持而生长了,才是发菩提心芽,而当下就入于初地心中,才能说出三贤位菩萨所不知道的法。若说是象征发起菩提心芽,应该是前往 佛陀所在而深心亲近,怎么会反而是远嫁呢?而且,发起约义深说的胜义菩提心芽是要亲证如来藏才有可能的,这个胜义菩提心芽却是七住菩萨证得如来藏时才能发起的,说为胜义菩提心芽的缘故是因为甚深、极甚深的缘故;也是因为七住位菩萨的般若总相智,阿罗汉就已经不能知道了,而 胜鬘夫人所能说的法义是超过三贤位智慧的,包括十回向满心所不知道的法,她也知道,所以这段经文显然不是指称 胜鬘夫人发起菩提心芽。如果是说发菩提心芽,她应该是成为七住位的菩萨,而不该成为入地的菩萨;所以某某法师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因此圣 平实导师藉着他的错误说法,顺便把他的居心也为大家指点出来。

接着又说“未能还到故乡田地”。胜鬘夫人能讲出入地菩萨才能说的法,某某法师怎么能说她还没有还到故乡田地呢?还到故乡田地只是三贤位中的七住位菩萨的事情,已经证得蕴处界的本源,了知本地风光了,当然是已经还到故乡田地了;但这不是初地心的事情,而是远在很多劫之前的七住位时就已经还到故乡了。说这个故乡就是如来藏,无始劫以来您都是从如来藏中出生的,您找到了如来藏就是回到故乡了。所以某某法师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接下来这位某某法师又说:

但菩提心熏习成熟,展转增胜,名利根易悟。这由于善知识的外缘熏发,菩提心功德增长,以有漏修慧,趣向临入于真如,即诚求见佛。剎那第一义空智现前,如来藏出缠而法身显现,名佛于空现。(《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中华民国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31~32。)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他这一段话中有多少错误。他说:“菩提心熏习成熟,展转增胜,名为利根易悟。”请问:他所谓熏习成熟的菩提心是胜义菩提心,还是世俗菩提心啊?当然是世俗法的菩提心,因为他说的菩提心是熏发之后才成熟的,是本无后有的,当然是意识心的境界,所以他这个发菩提心根本不能讲是约义深说,应该是约俗浅谈的世俗菩提心。因为他的菩提心都是意识被熏习之后,才了解到自己有能够利他的功德性,那都是蕴处界中的法;至于愿意发起利他的心,这个悲心也是由意识熏习出来的法,都在菩萨性所函盖的范围之内,也都是蕴处界内的法;而菩萨性又是熏习得来的,不是人人本有的,因此他所说的菩提心法,仍然还是要定义在约俗浅谈上面,不能叫作约义深说的菩提心。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一集解说。

祝愿福慧增长、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