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我与无我中入不二法门

第093集
由 正贤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弘法节目,今天我要讲的主题是“入不二法门之三——如何从我与无我中入不二法门”。

《维摩诘所说经》卷2:

普守菩萨曰:“我、无我为二。我尚不可得,非我何可得;见我实性者,不复起二,是为入不二法门。”

万善所持,众圣所护的菩萨就叫作“普守菩萨”,因为这样的菩萨能够在普遍所见的一切诸法中,现前观察到我与无我不二,是能够善持实相守护菩提的大菩萨,能证入不二法门而不退失正法的菩萨才能称为普守菩萨。

《菩萨璎珞本业经》卷1佛说:

佛子!若不值善知识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会众中,有八万人退。如净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欲入第七住,其中值恶因缘故,退入凡夫不善恶中,不名习种性人;退入外道若一劫、若十劫,乃至千劫,作大邪见及五逆,无恶不造……。

连人天至尊的 佛陀初会说法,都有那么多人退失,乃至如净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人都曾退转于佛菩提道,十劫之中流浪生死,造作无尽的恶业,更何况一般众生,能普守自己所证正法而不退失,当真是很困难的。

普守菩萨说:“‘我’与‘无我’是两个法,连‘我’都尚且不可能获得,‘非我’岂有可能找到?”这好比是“牛有角”都不是真实的,那“兔无角”岂有可能是真实的存在。普守菩萨接着说:“能看见‘我’的真实体性的人,就不会再执起我、无我二法,是入不二法门的人。”

一般众生所说的“我”,主要是在讲能见闻觉知的我,说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觉得很快乐或有够痛苦等等与自己意识心相应的一切法;不然就讲色身的我,说我胖了、瘦了、病了,或我很漂亮、我很丑;再不然就讲我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乃至说我想了什么什么。综观一般人所说的我,都不离色、受、想、行、识五阴的我。众生也就是为了这个五阴的我,在三界中造作无量无边的业,好一点的人作善业,死后到欲界天享福,或修净业,往生到色、无色界天,更多的人造作杀、盗、淫、妄等下堕三恶道的恶业,只是为了虚妄的五阴我,恣意地造作身口意恶行,恼害众生,害人不利己,死后也会遭受无量的因缘果报,轮回不已。

所以 佛才会在初转法轮时演说《阿含经》,让众生可以断我见,不认虚妄的五阴我去造作恶业,佛说只要断身见等三结,得须陀洹初果,七次人天往返就可以解脱生死。《别译杂阿含经》卷8:

世尊告诸比丘:“……断于三结,所谓身见、戒取、疑。断三结已,得须陀洹,不堕恶趣,于道决定,乃至七生人天,尽于苦际……。”

可见一般众生都被五阴我绑得死死的,这个结一打开,最多只要七次人天往返的修行,就不再被三界所系缚。重点是要离我、我所,了知真实无我,便能远离一切诸恶。如《别译杂阿含经》卷11,佛对婆罗门的开示:

佛告之曰:“……离我、我所,真实无我。若离如是三法相者,便能远离一切诸恶。此事若实,应懃精进,求离众恶,应如是住。”

正因为一般众生会被“众生我”所系缚,因此而造恶受苦报,佛才告诉修行者要离我、我所,如此才能远离诸恶;说到断我见,目的当然是不再以五阴我去造恶业,二乘人以此继续修行便可以远离生死不受后有;但对菩萨来说,众生我并不是一无是处,断我见也不等于要灭尽十八界入无余涅槃,从此灰飞烟灭,不再行菩萨道;如此是不能利乐有情的,因此菩萨种性的人,不会像定性声闻只顾自己了脱生死。菩萨不妨利用这个假我,继续在人间自度度人,因为只有人间的五蕴我十八界具足,有了完整的一切法,菩萨才能具足圆满修学一切种智,如此才能成就佛道。即使有天真的成佛了,也都还要以应化身来世间度化众生,要利用假我来作佛事。

已说众生我,而这个世间世俗的众生我,也就是蕴处界的我,它是生灭有为之法,没有常住的法性,念念都在断灭,终究会毁坏,不是真实不坏的我,所以二乘人努力地去观世俗的众生我是无常、苦、空,所以说无我。因为有众生我,又因为它不真实,所以才说无我,我与无我是相对的二法,不是不二。但是 佛在经教中所说的我与无我,皆是言语的方便善巧,当 佛说常、乐、我、净——真我之如来藏佛性,外道便妄执神我,遍十方界起于常见,对 佛所说的真我起于邪解。佛只好告诉众生:一切诸行无常、诸行是苦、诸行无我、涅槃寂静,二乘人不知诸佛秘旨,以离我、我所的方便法当究竟,便执意断我见、我执入无余涅槃去,完全错会 世尊所说的无我,因此凡夫与外道所执的我和二乘声闻所想的无我,都不是佛所说的我与无我,都是偏离佛的真实意旨的人。

因此,想要入我与无我不二,住于中道,那不是凡夫外道与二乘人所能办到的,唯有证得真我如来藏的菩萨才能成办,佛在《大般涅槃经》卷8有一则很好的譬喻:【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非圣凡夫有众生性,皆说有我。”】佛就用譬喻告诉迦叶菩萨,大概的内容如下:有一位王子和一个贫贱人是好友,两人常相往来。有一天这个贫人见到王子有一把好刀,净妙第一,心中很是喜爱。后来王子因事拿着刀逃到别国。至于这个贫人,后来有一次到别人的家寄宿,就在睡梦中说起王子有一把净妙刀的事;旁人听到之后,就把他带去见国王。国王就问他:“你说的那把刀,哪里可以拿到?”这个人就把他与王子友好的事,告诉国王:“大王!即使您拿刀子割开我的身体,把我的手脚切开,想要找到那把刀的话,也是不可能的事。我与王子虽然一直以来都非常的亲善,先前虽曾亲眼看见那把刀,但即使要用我手去碰触都不敢,何况还敢拿?”国王就问他说:“你看到的那把刀像什么样子?”这个贫人回答说:“大王!我看到的刀,就像公羊的角。”国王听了以后,不禁笑着说:“你如今可以到处看看,不用害怕,连我的宝库中都没有那样的刀,你怎么可能在王子的身边看到呢?”这时国王就问所有的大臣们说:“你们有谁曾经看过这样的刀?”说完没多久就驾崩了。

后来就由别的孩子绍继了王位,继位之后的国王就问辅佐的大臣们说:“爱卿们!你们可曾于库藏中看到这样的刀?”大臣们回答说:“我们都曾看见。”国王又问:“它长得像什么模样?”有大臣回答说:“大王!像公羊的角。”国王说:“我宫中的库藏中,哪个地方有像这样的刀?”就这样接连换了四位的国王,都想要找那样的刀,但都没办法。

经过一段时间后,起先逃到别国的那个王子,返国后登上王位,又问群臣们:“你们看见刀子了吗?”所有的大臣们都回答说:“大王!我们都看见了。”国王又问说:“它长什么样子?”有大臣回答说:“大王!它的颜色清净,就像优钵罗花。”另有大臣回答说:“形状就像羊角。”也有人说:“它的颜色红赤,就像火把一様。”更有人回答说:“就像是黑蛇一样。”这时国王不禁大笑:“众卿们!你们都不曾见过我刀的真实样子。”

《大般涅槃经》卷8佛说完譬喻,接着说:

善男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出现于世说我真相,说已舍去;喻如王子持净妙刀,逃至他国。凡夫愚人说言一切有我有我;如彼贫人止宿他舍,谄语刀刀。声闻、缘觉问诸众生:“我有何相?”答言:“我见我相,大如拇指;”或言如米,或如稗子。有言:“我相住在心中,炽然如日。”如是众生不知我相,喻如诸臣不知刀相;菩萨如是说于我法,凡夫不知,种种分别妄作我相;如问刀相,答似羊角。是诸凡夫,次第相续而起邪见,为断如是诸邪见故,如来示现说于无我;喻如王子语诸臣言,‘我库藏中无如是刀。’善男子!今日如来所说真我,名曰佛性;如是佛性,我佛法中喻如净刀。善男子!若有凡夫能善说者,即是随顺无上佛法;若有善能分别,随顺宣说是者,当知即是菩萨相貌。善男子!所有种种异论呪术、言语文字,皆是佛说,非外道说。

经文的大意如下:世尊告诉迦叶菩萨说:“善男子!大菩萨也像是这样,出兴于世间说‘我’的真实相貌,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就好比带着净妙刀跑到别的国家的那一位王子一样。愚痴的凡夫就执著我,说真的有我,就像那位贫贱人,到别人家住宿,睡梦中叨叨不停地说他看到王子的净妙刀。二乘的声闻与缘觉就问众生们说:‘你们说的我有什么相貌?’凡夫们回答说:‘我看到我相就像我的拇指那么大。’或是有人说:‘像米粒、或像稗子。’也有人说:‘我相安住在我的心中,光明火热如同太阳一样。’就像这些众生们不知我的真实相貌,如同譬喻中的群臣不知刀的相貌。菩萨就这样说明真我之法,凡夫不懂,生起了种种的虚妄分别,胡乱地说我的相貌;就好比问他们刀的相貌,回答说像羊的角。这些凡夫们一个个依次连续地生起邪谬的见解,为了断尽这些邪见的缘故,如来示现于人间说无我的深妙法,譬如王子告诉群臣们说:‘我库藏中没有这样的刀。’佛就告诉迦叶善男子说:‘今日我如来所说的真我,名字叫佛性。这样的佛性,在佛的法中比喻作净妙刀。如果有凡夫能善说佛法,就可以随顺于佛所说的无上佛法真我佛性,倘若有善于分别佛所说我与无我的菩萨,而且能随顺善于宣说者,应当知道这就是菩萨的真实相貌。所有种种的异论、呪术、言语、文字都是佛所说,不是外道说的。’”

由此经文可以得知,凡夫之人皆以所见世俗表相当成是我,以眼睛所见、意识所想的,就说这就是我,乃至有很多佛门的修行者,就像国王的众臣们一样,不知净刀之相,胡乱说瞎话,这就是 佛所说的,对“我”起邪见的凡夫;如来为此示现说于无我,而二乘人便执无我的方便法门,因为现象界中无有真实之我,因此问众生说:“如果有我,那我究竟是长得什么模样?”就像是譬喻中的那位国王说:“我府库中无有如是之刀。”因此只有真正证悟的菩萨,找到如来藏,就像看见了那把净刀,就不再落入“凡夫我”,也不堕于二乘的无我,是同时通达我与无我无二无别的人。凡夫虽能善说佛法,也只是随顺于 佛所说的无上佛法真我佛性,必须是真正证得真我如来藏者,而能善于分别佛所说我与无我的真实意旨,这样的人才具有菩萨的真实相貌,也能够弄清楚 佛所说的异论、呪术、言语、文字背后的真实义,非是心外求法的外道所说的一般。

普守菩萨说:“见我实性者,不复起二,是为入不二法门。”(《维摩诘所说经》卷2)也就是说,证悟实相心的人,对真我的真实体性,已经了然于心,自然不会执取我与无我的境界,这样就是证入不二法门的人。《般若灯论释》卷11说:

由证解一切法真实无戏论故,无戏论已断我、无我执,我、无我执断已,起我、无我境界亦无。何以故?妄置色等为我、无我种,是执不起故。

论释的意思是说:由于证悟了解一切法真实无有戏论的缘故,没有戏论便断了我和无我的执著,断尽我与无我的执取以后,就不会再生起我与无我的境界。为何能如此呢?因为虚妄的安置色等五蕴为我的执取不再生起。

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72:

尔时,具寿善现复答舍利子言:“如尊者所云:‘何谓观诸法’者,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观色非我非无我,观受、想、行、识非我非无我。”

因此只有菩萨摩诃萨证悟明心,般若正观现在前,才能观见色、受、想、行、识五阴非我非无我,至于二乘人根本不修六波罗蜜多,于般若智慧是无缘证解的,所以 佛才会说二乘人是愚人,连无始无明都不曾打破,阿罗汉死后虽可以入涅槃,但却没有波罗蜜多;也就是说不能证得到彼岸,只能把自己十八界我给灭了,留下如来藏独存,方便说入无余涅槃;至于一般凡夫众生,则须努力修学六度,最后再加上参禅,方有可能入不二法门。

总之,要入不二法门,就得要像普守菩萨说的,要“见我实性”。请看《思益梵天所问经》卷3,思益梵天又问文殊师利言:

“若得我实性,即得实知见耶?”答言:“然!若见我实性,即是实知见。譬如国王典金藏人,因已出用,知余在者。如是,因知我实性,故得实知见。”又问:“云何得我实性?”答言:“若得无我法。所以者何?我毕竟无根本、无决定故。若能如是知者,是名得我实性。”

此将经文解说如下:思益梵天又问文殊师利菩萨说:“如果证得我的真实体性,就可以得到真实的知见吗?”文殊师利菩萨回答说:“是的!如果看到我的真实体性,就是如实地了知与看见。譬如在国王的库藏里典收金子的人,因为知道已经拿出多少的金子出去使用,便知剩余下来的。就像这样,因为知道我的真实体性,便能如实地了知与看见。”思益梵天又问:“那要如何才能证得我的真实体性?”文殊师利菩萨回答说:“如果能够证得无我法,就能证得无我的真实体性。为何这么说呢?‘我’究竟没有一个根本,也不是决定不变异的。如果能够这样如实地证知,就说这样的人得到我的真实体性。”

文殊师利菩萨用“典金藏人因已出故,知余在者。”来譬喻我及无我皆从自己的如来藏出,本是无生,而我本体曾无有动,能知无动之体即是如实知见。凡夫众生不知不证真实如来藏,便执言三界中有我及无我,但如果努力去推求我及无我从何而来,便知我究竟没有一个根本,也不是决定不变异的。因此证得我的真实体性如来藏的人,是得我实性的人。

普守菩萨说:“见我实性者,不复起二,是为入不二法门。”由此可知,只有证得如来藏的人,看到了我的真实体性,就不再执取现象界中的我与无我二法,便能离我与无我二边,入中道实相观,如是是为入不二法门的人。因为时间的关系,“从我与无我中入不二法门”就说到这里,谢谢诸位菩萨收看。

敬祝大家:色身康泰、学法无碍,阿弥陀佛!


点击数: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