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的根本核心—第八识如来藏

第130集
由 正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单元。

上周我们讲到,以五个方面来检视“大乘佛教并不是从声闻法演变出来”的事实。今天我们继续来讲第六点的事实,假使方广唯识种智的经典真的是后代声闻部派弟子所创造出来的,那么方广唯识种智的经典就应该会和四阿含以及般若经典会有所矛盾,会有所冲突;但是事实上并没有这种情形。事实上,方广唯识种智的经典是和四阿含以及般若经典完全是相符而契合的,而且还更是深妙,可见这全部都是 佛所说的法,而且是由同一批佛弟子在声闻人的五百结集之后,再由大乘菩萨千人结集出来的经典。假使说是在几百年之后才创造、才结集的,那么这一些过旧之人已经不在了,那就一定免不了会有记忆残缺的这种情形,而造成在法义上会有前后矛盾、相互抵触的情况产生。但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事实是阿含的解脱智、般若中道智以及方广唯识一切种智之间的次第是井然有序的,而且是含括了浅、深、渐进与圆满成佛之道的内涵。从这一些道理上,也可以证明七叶窟外的大乘菩萨千人大结集的历史事实,只是在结集的事相上没有被明确地记载下来而已!所以远胜于四大部阿含的般若经典以及方广唯识的大乘经典,绝对不是 佛入灭之后几百年以后,才由声闻部派的弟子所创造出来的,必定是在七叶窟外的大乘菩萨千人结集所完成,并且保存下来的大乘经典,这才是正确的佛教史实。

因此无论是声闻解脱道的小乘佛教,或者是佛菩提道的大乘佛教,在四阿含诸经以及大乘经典当中的法,确实全部都是可以实证的,而且从来就不曾演变过。从最初 世尊前后三转法轮时期所弘扬的法,一直到末法初期的今天,正觉同修会所弘扬的正确佛法,都是从来不曾演变过的;乃至于将来在末法最后的五十二年,月光菩萨降生人间的时候,佛法仍然不会有任何的演变。因为无论大、小乘佛法,都是以第八识如来藏本识为三乘菩提的根本核心。

在声闻法的小乘解脱道永远都只有一种,就是断我见以及灭尽我执、我所执,最后灭尽蕴处界的全部,成为本识独存而没有见闻觉知、没有十八界我的境界。因为声闻人相信《阿含经》中 佛说“确实有本识常住不灭”,所以他能够远离 佛所说的“凡夫比丘于外有恐怖、于内有恐怖”的情形,他就能够断尽蕴处界的全部而入涅槃,所以声闻人是不必亲证出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本识。而大乘法的佛菩提不可思议解脱道,那就必须要再进一步去亲证法界实相的本识,现观本识的中道性,以及祂所含藏一切种子功能。毕竟在大乘究竟解脱四种涅槃的实证上,永远都是以如来藏八识论为根本的核心,所以实证的佛法永远都不可能被演变。

回过来我们再来看,所谓佛法有所演变的这种说法,事实上那都只是未证二乘菩提、未悟般若实相的凡夫们之间的事,因为他们于“法”没有实证,所以就不断地会有许多的诤论,因此产生了许多演变的事相。当然他们之间的诤论以及弘法事相上的演变,那么这一些都跟大、小乘法当中实证的贤圣们是完全无关的;所以真是不应该把未证、未悟凡夫们所说“错误的佛法”,以及不断演变的凡夫弘法事相,拿来混淆而说成那是实证者的所证,说成那是佛法有所演变。像这样的错误,是一切学佛的人都应该要特别注意的部分,一定要避免被这一些不事修证的佛学研究者、佛经研究者,因为从错误的取材中作出的错误结论所误导。如果能够避开这些误导,而实事求是确实修证,那就不会再跟随着邪教导而盲修瞎练,导致于世世的修行都没有成绩;更甚至于被他们所留下来的一些著作当中的邪见所误导,而跟随着一起诽谤佛法,那么未来将会领受长劫的苦果。因此在佛法的修证上,首要之务就是要先把邪见种子从心中铲除净尽,千万不要把邪见的种子留下来而障碍自己未来无量世的道业。

声闻人既然没有亲证大乘法,当然永远都不可能创造新的大乘经典;即使是诸地菩萨已经完成了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修证,而进入第二、第三大阿僧祇劫,仍然是没有能力去创造新的经典,他们也只能够写作论著。相对于此,更何况是还没有入门的部派佛教声闻人,哪里有可能去创造出来他们完全都不懂的大乘经典?因此综合前面所讲的种种事实的举证,就可以明确地证明:四大部阿含诸经以及大乘经典是在佛入灭后两年间就已经完成的事实。

那么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议题也必须要去厘清,就是有关于原始佛法的说法。有某位大法师他把大乘法否定了,他认为四大部阿含才是 佛所说的原始佛法;而事实上,原始佛法应该是同样属于 佛亲自所说的最早期的佛法,那当然是包括了第二、第三转法轮般若系列的经典,以及方广唯识的经典。因为第二转法轮、第三转法轮的经典,都是在声闻人第一次五百结集完成的时候,菩萨们就已经当场提出了异议,并且宣示说:“吾等亦欲结集。”那么随后不久就由 文殊师利菩萨邀请阿难尊者,在七叶窟外开始了规模更大的大乘菩萨千人大结集,那是在佛入灭之后不超过两年的时间,就结集完成了。因此第二转法轮、第三转法轮同样都是 佛口亲说的正法,那怎么可以随意的去否定呢?所以所谓的原始佛法,如果是意谓着最早期 佛所说的法,那么本来就应该含括了初转法轮到第三转法轮的所有经典在内,而不应该只取一而舍弃二,不应该只取粗劣而舍弃胜妙,这才是符合事实的说法。那么这一点,也正是某大法师以及崇尚佛学学术研究的人,应该要改正的地方。

在佛门有一句名言说:“邪人说正法,正法亦成邪;正人说邪法,邪法即成正。”就像是 龙树菩萨在《回诤论》中说对方所讲的有质疑的偈,如果我们以八识论为宗旨来说,那么这个有质疑的偈,也会成为正说的偈,而且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得出正说当中一丝一毫的瑕疵;但是如果是以六识论来说,那么即使是 龙树菩萨的答偈正理,也会变成为邪说,而大多数真正证悟的三贤位菩萨,都是有能力能够破除这样的邪说、谬论。

像这样的事实跟正理,那是法界中的真相,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去推翻的。所以如果想要学法、想要出世弘法,首先必须要先建立正确的大前提,也就是要“先确定六识论或者八识论,究竟哪一个才是正确的?”当然是要对于八识论的正理要先确定,这是首要之务;然后再来求证声闻果或者是求悟大乘法,才有可能成就。其次,应该要在悟后进一步来求正经、正论的印证,以避免错把种种的意识变相误认为是第八识。同时也要避开未悟凡夫所造而被未悟凡夫编入到《大藏经》之中的凡夫论著(譬如安慧、清辨等人所造的论著所误导),否则难免就会错将外道法认作是佛法,错将破法认作是弘法,并且又坚持以六识论的邪见,将大量错说佛法的书籍广为流通,误导众生。更严重的是,把戕害众生的法身慧命,误认为是在利益众生。

在这里我们提出一个很容易就能够判断是否错悟的两项简择标准:第一个简择标准,未证得第八识而坚持六识论者,都是属于错悟的凡夫。因为他们否定了第八识常住法,那就会于“内有恐怖”,也必定会“于外法五阴有恐怖”,这样子连我见都断不了的凡夫,当然是无法实证第八识实相心。第二个简择的标准,如果有人在口头上或者在文字上虽然承认有第八识,但是他却是以意识心为人印证为第八识如来藏,这也是错悟的凡夫。这就是两个最基本的简择标准。

虽然在五浊恶世之中,正法的维护是很艰难的,但是正法的维护却是极为重要的。对于维护正法,佛陀有非常重要的吩咐,在《杂阿含经》卷32:

佛言:“如是,迦叶!命浊、烦恼浊、劫浊、众生浊、见浊,众生善法退减故,大师为诸声闻多制禁戒,少乐习学。迦叶!譬如劫欲坏时,真宝未灭,有诸相似伪宝出于世间;伪宝出已,真宝则没;如是,迦叶!如来正法欲灭之时,有相似像法生,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譬如大海中船,载多珍宝,则顿沉没;如来正法则不如是,渐渐消减;如来正法不为地界所坏,不为水、火、风界所坏,乃至恶众生出世,乐行诸恶、欲行诸恶、成就诸恶;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律言律、律言非律,以相似法,句味炽燃,如来正法于此则没。”

说到非法言法者,譬如把生灭的意识心说为是常住不灭的真心,宣称那是正法;法言非法者,譬如把第八识如来藏正法,诽谤说为是外道神我、梵我。非律言律者,譬如说把严重破戒的藏密双身法三昧耶戒,说成是能够使人成佛的金刚戒。律言非律者,譬如把清净的声闻戒、菩萨戒,说成是不究竟法,而教人要转受邪淫的藏密双身法三昧耶戒。又有以常见外道法冠上了佛法的名相,坐实成为相似佛法,那么以这样的相似佛法的法句大量的为人宣说、大量的印书流通,这就是“以相似法,句味炽燃”,像这样的现象,已经是普遍存在中国的佛教界之中;所以“相似佛法”是导致于未来佛教正法灭没的原因。因此对于相似佛法以假乱真—以意识境界取代第八识实相涅槃境界的谬说—都应该要加以举例辨正,使得佛门四众都能够如实地了解什么是相似佛法,而令佛门四众能够远离相似佛法,使相似佛法不再存在于佛门之中,这样子如来正法才能够继续存在这个世间广为弘传、利益众生。所以我们期盼佛门四众都能够支持法义辨正,藉此来显示正法与相似佛法的差异所在,那么佛门四众弟子才能够远离邪见、邪修,能够世世获得大利益,而不致于世世空来人间辛苦。由于这样的缘故,我们赞叹平实导师造《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的论著,欲令二十世纪流传了百年的相似佛法能够终止于二十一世纪。诚愿此举使得佛门法义从此渐得澄清,永无浊秽,常利人天。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到这一集已经圆满了,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