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何曾演变

第129集
由 正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单元。

上周讲到,有两个要点可以作为我们判断对方是否是“恶知识”的基本的准则。今天我们继续要来讲第二点,就是“凡是否定本识的人,都不可能是三果人”,因为那是违背阿含经典当中 佛的圣教。我们这么说,他如果是三果人,他或者能够取证中般涅槃、或者能够取证生般涅槃,乃至于能够取证上流般涅槃,那么他一定会去思索:“入涅槃之后难道会是断灭空吗?”当然不是断灭空!阿罗汉不就是信受佛语而入涅槃的吗?

事实上,如果否定了如来藏本识的人,那么他一定不可能是初果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假使他想要证入初果、想要断我见,他就一定会深入去探究阿含部经典的义理,那么他就会知道《阿含经》中确实有讲“本识常住不灭”。其次,也必须要如理地接受本识常住不灭的正理,才能够远离 佛所说的“凡夫比丘于外有恐怖、于内有恐怖”的这种情形。如果对于本识常住不灭的正理不知也不信,那么就一定会去执取种种境界当中的某一种意识心,而把这样的意识心当作是常住法,为的是避免自己堕入到断灭见之中;如果把意识心当作是常住的涅槃心,另外一方面又否定了本识常住法,而却自以为是已经断我见了。像这样子,我见是无法断除的,初果尚且无法证得,更何况说是已经证得三果?所以像这种人,我们就绝对不可以认他为善知识而跟着他学,否则不单单是会空过一世,甚至于跟随着他造作谤法的大恶业,那么未来的恶业果报真的是不堪受啊!

假使我们不想让自己在这一世以及未来世之中,会因为听闻到如来藏妙理反而生起烦恼,遮障了解脱道以及佛菩提道的亲证,那么我们就应该要赶快地灭除掉自己心中的邪见,全面回归到四阿含诸经当中处处有隐说八识论的正理上面,这样子才有可能断我见而实证初果;也才有可能进一步来亲证如来藏本识,而成为大乘七住位的位不退菩萨。如果仍然要坚持错误的六识论邪见,那么就永远都不可能断我见,也永远不可能亲证本识如来藏。

在佛世的时候,二乘的凡夫以及圣者他们都同时听闻到 佛所开示的大乘法。在他们所听闻到的大乘法被集结成为二乘的经典之中,就有一句 佛陀非常重要的开示,就是:“解名色本,即得应真。”这个意思是说,如果能够真实地理解名色是从根本心—本识—所出生的法,那么解脱道的修证就不会堕在常见外道的意识境界之中,也不会使得解脱道的果证以及灭尽了蕴处界自己之后成为断灭空。在二乘法中的修学者,能够在真善知识的指导下,有佛法正理的熏习,就能够现观蕴处界自我的缘起性空,能够断除我见,也能够确实地断尽对于自我的执著,而成为人天应供的阿罗汉;乃至于当他回心转进大乘法中来修学,那么未来也能够成为真实如来。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对于能够出生名色的本识,一定要有正确的认知,因为这是对于解脱道以及佛菩提道的亲证,有非常紧密的关联性。

在这里我们要呼吁,曾经有诽谤过如来藏妙法的人,应当要生起惭愧心,要勤修忏悔,如理而作;投入正法中来求证如来藏本识,并且以实证如来藏而发起的般若无分别智来利益众生,同时也要以证得如来藏而发起的菩萨智慧力以及功德力,来护助自己确实履践“实相忏”,来灭除自己曾经诽谤如来藏妙法的罪过,那么舍寿之后,才能够免除掉大恶业的果报。退一步来讲,即使是还无法证得如来藏,但是能够真实回心,而反转谤法之舌、谤法之笔来护持正法,这样做不但能够灭除掉以往所受邪教导的邪见,同时依教、依理深入观行,而能够断除我见、实证初果,这样子也能够广利人天啊!

我们要知道,大乘教是佛法前后三转法轮 佛所宣演的教义,当时 佛在宣演大乘教义的时候,也一直都有声闻人共同听闻,而声闻人他们在听闻了之后,结集成为二乘解脱道经典。譬如阿含部《佛说玉耶女经》卷1记载说:

汝今修行,可得至佛。佛道不可不学,经不可不听。吾今得佛称善,所致大乘教,无男无女,乐闻法者随愿所得。

从这里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大乘教、大乘法是佛世就已经存在的,只是被声闻人结集在阿含部的二乘经典当中。事实上,在声闻佛教分裂成为许多部派的时候,大乘佛教仍然是外于小乘声闻法,始终是前后不变,一脉继续在弘传,而且是和声闻法的部派佛教同时并存而弘扬,所以才会有 佛陀在世的时候,有童女迦叶菩萨率领五百比丘游行人间的这个事实,被阿罗汉们在五百结集的阿含部经文中记录下来。

我们回过头来再看,某一位大法师认为,经过声闻部派佛教数百年的弘法演变以后,才有大乘佛法的出现以及开展,所以大乘经典非佛说。很显然地,他的这个看法是完全昧于事实。因为小乘佛教声闻法部派时期佛教的僧人,由于他们没有实证本识,因此对于本识就作了种种的猜测,而产生出来种种认知上的演变,而这一位大法师他却错认为是大乘佛教佛法的演变。这表示说,他对于大、小乘佛教史实的定位,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定位;同时他也对于大、小乘法义,从来不曾演变过的这个事实,也有很深的误解。所以在他四十多部著作当中所讲的“佛法演变思想史”的这个讲法,不仅完全不符合佛教史实,并且对于佛教法义也处处都有严重的错解、严重的扭曲。今天我们举证了四阿含部经文中的证据,证明大乘佛教是在佛世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就已经在弘扬,只是大乘佛法确实是难知、难解、难证、难弘。

那么我们从整体上再来检视,大乘佛教并不是从声闻法中所演变出来的,有几个事项:

第一点,有某位大法师他把《杂阿含经》当中的部分经典,以及《中阿含》、《长阿含》、《增壹阿含》等经典,定位成为声闻法后来部派佛教时期的产物。他认为,是经过前后几百年的时间才结集成四大部《阿含经》,所以一定会有产生各说各话互相之间会有矛盾的法义。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个样子,因为四大部《阿含经》始终都是相互契符而没有任何的矛盾。追根究柢,就是这位大法师他自己不如实了解四阿含经的义理,那么他是以错误的六识论的常见外道法来定义四大部《阿含经》,那当然就会产生出很多自相矛盾的问题出来。可是有道种智的菩萨,以八识论的正理来研读四阿含部经典的时候,所看到的全部法义都是相互呼应、完全契符,而没有任何抵触之处,可见这位大法师他的见解是有非常严重的错误。

第二点,如果说这些数量庞大的大乘经典,是 佛入灭之后几百年之间声闻部派佛教分裂之后的产品,那我们来看看,在那个年代物资跟人力都极为不足的情况之下,在部派分裂和力量分散之后,更是不可能结集出数量远远超过四阿含的大乘经典。

第三点,那么再说大乘佛教的法义,是本来就独立于声闻法之外而一直都在弘扬的,当然就不应该被列在由声闻法分裂而成为部派佛教之内。而且部派佛教其余的各派也都是声闻人,那么这一些声闻人他们对于本识也都没有亲证,所以他们是不懂得大乘法的,因此才会常常为了本识的法义而相互之间有所诤论,造成分裂。他们既然不懂本识妙法,而且也无法亲证本识,那么他们的智慧当然是愚劣的,那怎么可能会有智慧来结集或者创造更胜于四阿含声闻法的大乘本识的经典呢?难道他们全部都是回心向大乘了吗?难道他们全部都亲证了本识吗?难道他们全都具有地上菩萨的种智吗?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就不应该会有部派的分裂以及后来的南传佛法、锡兰佛法,那么今天的南传佛法、锡兰佛法不是也都应该是要属于大乘佛法吗?但是事实上却不是这个样子。

第四点,如果说大乘的般若经典,是在几百年之后由声闻各个部派的后人各自所创造、所编集的经典,那么各派的“经典”之间一定会有互相冲突、互相抵触;但是我们检视现存的大乘经典以及四阿含经典,就可以证实大、小乘诸经典的法义相互之间并没有矛盾,前后之间也没有矛盾、冲突之处,可见四阿含经典以及大乘经典绝对不是由声闻教分裂之后的各个部派所自行创造、结集的。从道理上来分析,只有在同一声闻法、同一大乘法而且是一时结集的情况之下,四阿含声闻法以及大乘法之间,才不会有前后矛盾,以及诸经相互抵触的情况产生。所以 佛入灭的当年,事实上就已经由五百声闻人结集完成四阿含,而在五百结集之后,再由菩萨立刻展开了七叶窟外的千人结集,而完成大乘般若、方广唯识等等经典。我们如实地来观察就可以知道,三转法轮诸经都只有浅、深、狭、广的差异而已,相互之间并没有矛盾之处;再由大乘般若以及方广唯识诸经来看,就可以知道法义纵横四通八达,既没有丝毫的演变,也没有丝毫相互矛盾之处。这个事实就可以证明,这是同一时间由同一批菩萨—千人七叶窟外结集—而完成的。

第五点,如果说方广部唯识学一切种智的经典不是 佛亲口所说,而是声闻部派佛教开始了几百年之后,才由佛弟子们逐渐去创造出来的,会这么说的人,显然他是认为后代佛弟子的智慧是超过 佛陀的。能有这样的说法吗?当然不可以这么说!因为方广唯识经典所讲的,那是成佛之道,能够成佛一切种智的智慧,那是远远超过般若诸经般若总相智、别相智,更是超过了四阿含诸经当中解脱道的智慧。怎么可以说成是后代弟子所创造的呢?那不就是意谓着 佛讲不出这种胜妙的法义吗?这不就是在诽谤佛吗?而且这样的说法,不也是在显示说 佛化缘还没有圆满,佛应该要继续弘法而不应该般涅槃。而事实上,佛明明已经开示说化缘已经圆满了,而且 佛也已经般涅槃了。我们想想看,以 佛的智慧力,难道没有办法安排时机来宣扬大乘成佛之道吗?更何况是浅显如四阿含的解脱道,难道 佛必须要以一世的时间来宣说,才能宣说得完吗?可见这位大法师他是多么严重地扭曲佛教的史实以及佛教的法义。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单元就为您讲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