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我与无我的困扰(二)

第120集
由 正圜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单元,祈愿您能因听闻《阿含正义》之因缘,建立正确佛法知见,早日回归真正的成佛之道。今天我们要继续来探讨“真我与无我的困扰”,在上一集中,我们谈到佛世时的阐陀比丘,虽然听闻了比丘们转述、及阐释佛陀所说解脱道法义,但由于恐惧成为断灭的缘故,对于外法五阴的灭尽有恐怖,所以不乐意信受奉行,乃至三度宣称:已知无我而不乐意接受无我。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只有古人才如此吗?其实不然,现代的佛门大师们所说及所写的书中,不也都是如此吗?否则在熏习过蕴处界无常故无我、意识是因缘所生法以后,怎么会如同凡夫古人一样,沈坠于意识境界中,始终断不了我见、证不了初果呢!到底有没有方法可以使他们“于内无恐怖、于外无恐怖呢?”答案是:有的。菩萨们假使能够真正实证真我如来藏,或者绝对信受有真我如来藏常住不坏,就能对内法如来藏的不能实证无所恐怖,也能对外法五阴的灭尽无所恐怖,当然就不会再恐惧蕴处界灭尽后的无我空了;对于佛法就会转入真实、实际,而非想象的境界之中,解脱道及大乘佛菩提的见地也就可以随着生起了。

我们正觉教团多年来,一直鼓励大家学习亲证如来藏的妙法,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菩萨们,能够于内无恐怖、于外无恐怖啊!我们常常看见有一种人,自称是证悟的禅师或禅和子、自称已证真我,但却仍将生灭无常的意识心执取为常住的心体,然后以有我性的意识不执著自我的存在,而说为已证得无我,但这其实正是执我;当他们认定意识心是常住法时,其实就已经是执取自我为不灭法了,正是将无常故无我性的意识心误认为常住我,将生灭性的意识自我认定为常住不坏法,再故意不对意识觉知心的自己生起执著的念头。但若推究实际的情形,他们对觉知心意识的执著作意,其实一直都存在着,这就是古今同堕意识离念灵知的假禅和之堕处,都属于错悟的禅宗祖师,不免要常常被藏密外道的黄教应成派中观师所破斥。譬如研究西藏佛法的法国人戴密微在《土番僧诤记》中所描述的,当年和藏密莲花戒上师论诤的支那禅僧,正是这种错悟而沈坠于我见中的禅宗僧人,与莲花戒上师同样都是堕于离念灵知之中,但却不像莲花戒有系统的学过因明学,就想要与莲花戒诤论,这位支那禅僧,当然要被莲花戒所破斥而惨败了。凡是误堕于意识心中的禅宗祖师、或当代大法师们,常被某某法师等人指责为外道梵我、外道神我,或是自性见外道,主要原因正是与常见外道同样堕于神我、梵我之意识境界,乃至意识觉知心的变相境界中,当然不免要被责为未断我见之人;但是某某法师等应成派中观见者,从来都是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的真实存在,至于藏密外道中的自续派中观见者所谓的实证如来藏,其实也都是未知未证如来藏,都是不知涅槃本际的凡夫。这两大派的中观师,虽然都口口声声宣称无我,但心中却与阐陀比丘一样,都是恐惧堕于无我断灭见中;所以古今的一切应成派中观师,才会主张生灭法的意识心可以常住不灭,自续派中观师才会主张观想成功的中脉里的明点就是常住的如来藏,或者将离念灵知意识心认定为如来藏。由于恐惧坠落于断灭境界中,所以某某法师才会另外建立“意识细心常住不灭”的妄说,也有人新创“业果报系统常住”说,用来贯串三世因果,冀望能远离断灭境界。

由此可见,这些都是具足我慢之人,然而这里所说的我慢,并不是因为对别人起慢而说为我慢,而是对自己的存在有所喜乐,或者认为应该有一个不执著自己的觉知心继续存在;认为这样的见解才是正确的,这其实全都是我慢相。我慢不断的人,必定会继续接受后有,再受生死之苦,乃至修至三果时,若不能断除我慢,即无可能取证第四果,有漏与无明漏将继续存在,舍寿后都难免舍阴以后再次取阴,不断的受生,所以永远不离生死。譬如《杂阿含经》卷5第105经,就是最好的证明:

佛告仙尼:“我诸弟子闻我所说,不悉解义而起慢无间等。非无间等故,慢则不断。慢不断故,舍此阴已,与阴相续生。是故,仙尼!我则记说:‘是诸弟子身坏命终,生彼彼处。’所以者何?以彼有余慢故。仙尼!我诸弟子于我所说能解义者,彼于诸慢,得无间等。得无间等故,诸慢则断。诸慢断故,身坏命终,更不相续。”

这段经文意思是说:由于所证是误会的解脱道,不是真实而寂灭的无间等法,所以我慢的作意就会无间等的存在不断,永远不可能灭除,死后也一定会再受后有。仅仅只是堕入永不间断的我慢中,就无法取证无间等法的无余涅槃;何况是执著有间等法的意识心为真实法呢!因此专修解脱道之人,一丝一毫的我慢相都不应该继续存在才对啊!又譬如《杂阿含经》卷10第270经中,也有这样的记载:

观察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如是思惟,断一切欲爱、色爱、无色爱、掉、慢、无明。所以者何?无常想者,能建立无我想。圣弟子住无我想,心离我慢,顺得涅槃。

各位菩萨!由以上经文圣教,可以知道我慢的断除是一切想要取证无余涅槃、出离三界生死的人,都必须要做的观行与决断。然而我慢的意涵却广被大师们所误解,当然是连他们自己都断不了我慢,又如何能教导学人断除我慢而取证第四果呢?因此我慢的如实理解,是阿含解脱道的学人必须确实认知的重要法义,但是到底什么是我慢呢?我慢就是因我起慢,是对自己五阴的存在有所喜乐,而不是面对他人所生起的慢。譬如《中阿含经》卷49中,世尊为我们作这样的开示;

复次,阿难!有五盛阴:色盛阴,觉、想、行、识盛阴。谓比丘如是观兴衰:是色,是色习,是色灭;是觉、想、行、识,是识,是识习,是识灭。若此五盛阴有我慢者,彼即灭也。阿难!若有比丘如是观时,则知五阴中我慢已灭,是谓正知。

这一段经文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了我慢的内容,就是对自己的存在仍有喜乐,也就是因我起慢的意思,并不是面对别人时由分别比较而产生的慢心;假使对自己的存在仍有喜乐的作意,不论这个自我多么微细,都是我慢相;有我慢相存在,就一定会生起中阴身,再度受生入胎或受生于欲界天、色界天,或者虽然没有中阴身,却一定会因无色界定的缘故而受生到无色界去,仍然无法脱离三界生死之苦。这都是由于喜乐有自己的存在的缘故,也是我慢相的具体表现。

各位菩萨!以上是从无我的角度来说,也就是说:举凡无我的法义,都是依本识如来藏所出生的蕴处界来说的,一定是所生法才会被说为无我法;若是真我一定是本住、常住的不坏法,不属于蕴处界所摄,而且一定是出生蕴处界的心,才能说是真我。凡是真我,即是真实之主,而真实之主一定是自在者,是自己可以单独存在,不必依靠任何一法就能独自存在,永不断灭,才是真实主、真实自在者;若不是真实之主,就不是万法之主,则不能自在,那当然就一定不是真实我啊!

现在请菩萨们和我们一起来观察,古今禅宗错悟者所证的离念灵知是如何出生的。我们不妨从最容易观察的地方入手,譬如当我们的五色根坏灭时、或是被打击而不能正常运作时,离念灵知心是否还能存在?又譬如,五色根极为困累而眠熟时,离念灵知心能否独自存在?或如观察离念灵知心能否离于五色根而独自存在?很显然的,离念灵知是必须藉缘而生、而住,藉缘而运作的虚妄法,不能自己单独存在,所以不是自在法;这样的观察方式,也是对禅宗错悟者、也是对藏密自续派中观见者,所证如来藏的最好检验方法。藏密自续派中观见者,是以观想所成的中脉里的明点、或是离念灵知心作为如来藏,若是离开意识心的观想作意时,明点就不能存在而消失了;既然是依意识的观想才能有明点的存在,那这个中脉明点当然就不是自在之法。密宗祖师们怎能说它是能出生五阴的自在法呢!显然他们都是无明深重之人啊!接着我们继续来观察应成派中观师所建立的意识细心,不论他们新建立的意识细心能细到何种程度,最细的意识绝对不会超过非想非非想定中的意识心——但却仍然是要假藉意根、五色根与非非想定中的法尘为缘,这个极细意识才能生存于人间,所以仍然是缘生的虚妄法——也是一定要藉意识拥有的非非想定定力为缘,才能出生在无色界的非非想天中;都是必须有他法为缘才能出生、才能存在的生灭心;假使离开所依的诸缘,就无法单独存在,那当然就不是常住的万法真实主,而是无常故无真我性的无我法,不是自在心。而禅宗真悟者所证的心却是如来藏——是出生离念灵知心的常住心,是出生意识粗心、细心、极细心的第八识,这才是本住的常住法,才能称为主;这个第八识如来藏,却是可以离开一切法而独自存在的,能独存于灭除十八界后一无所有的无余涅槃中;也是可以被亲证者现前证实祂是具有自在性的心,这才可以说是万法之主、真实之主,才可以说是真实我啊!但外道及佛门凡夫大师们,常将永远都不得自在的意识心误认为常住的真主,这在古时就已经是如此了,不是末法时代的今天才如此的。譬如《杂阿含经》卷5第110经中就有这样的记载:

萨遮尼犍子白佛言:“色实是我人。”佛告火种居士:“我今问汝,随意答我。譬如国王,于自国土有罪过者,若杀、若缚、若摈、若鞭、断绝手足;若有功者,赐其象马、车乘、城邑、财宝,悉能尔不?”答言:“能尔,瞿昙!”佛告火种居士:“凡是主者,悉得自在不?”答言:“如是,瞿昙!”佛告火种居士:“汝言色是我,受、想、行、识即是我。得随意自在、令彼如是,不令如是耶?”时萨遮尼犍子默然而住。

这段经文意思是说:不能自己单独存在,而必须依靠他法才能存在者,就是不能自在的缘生法,即名之为“无常故无我的假我、非我”。所以 世尊的意思是很清楚的:唯有本来自在常住而永不灭者,方可名之为我;这就是真我。

世尊所说的无我,从来不曾堕入断灭论、无因论、常见论中,因为缘生而无常,故无常住不坏我性的是蕴处界,而无我性的蕴处界背后,却有一个能生蕴处界的真我存在;当真我本识在出生蕴处界时,虽然也要依靠自己所生的众缘才能出生,但祂自己却不必依缘就能独自存在,而三界中的一切蕴处界,都是从这个本识中出生。人间任何蕴处界的出生,都是有助缘也有根本因的,助缘是无明、父精母血、山河大地、四大种子,根本因则是本识如来藏。而某派却说:只要有无明、父精母血、山河大地、四大种子,藉此众缘就能出生蕴处界,不必有如来藏作为根本因,只需众缘就够了;这正是无因论的外道见啊!假使只要众缘和合就能出生蕴处界,将会产生极多的过失。譬如请问他们:无明是住在何处,在虚空中、在物质中,在父精母血中,或是在山河大地、在四大中?仅仅只是这些粗浅的问题,他们就一定无法答覆了,因为不论怎么答都是违背法界实相的。然而某某学派一向所主张“缘起性空的无我”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过失呢?又会对实修者造成怎么样的影响,下一集我们再继续来探究。

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