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天下无如佛(下)

第110集
由 正彝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以及菩萨们: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继续来探讨“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这个单元,我们仍然是依据平实导师所著《阿含正义》第七辑的内容来为大家说明。从上一集开始我们为大家说明“天上天下无如佛”的道理,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尚未讲完,我们今天继续来探讨这个主题。

我们都知道大乘佛法成佛内涵,必须已经圆满、具足、究竟亲证了才能成佛,而 佛所成就的佛地果证是无上正等正觉,那当然就不应该有成佛之后,尚有更高于佛地智慧境界可以让后代弟子们创造、演变出来;若真的是这样就应当改称诸佛为有上士、应当改称后代“创造”大乘经典的菩萨们为无上士,然而他们所谓的后人演变、创造的大乘经典妙义都非四阿含诸经所能比拟的。假使这些抱持错误知见的人放弃上来所说的错误说法,而重新回归到 释迦佛是无上正等正觉的正见来。那么,大乘经典假使不是菩萨们向五百结集的阿罗汉们提出修正四阿含中对大乘经典的修正,而不可得之后方才开始结集大乘经典的话,又要如何解释大乘经典法义比诸二乘四阿含法义深广、及胜妙的事实呢?假使大乘经典真如他们所说—他们说“大乘非佛说”—那就应该是单凭四阿含诸经所说的“解脱道修证就可以成佛了”;假使单凭修证四阿含所说的解脱道就可以使人成佛的话,佛教史上那么多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们应该都已经成佛了,然而从历史事实来看:佛陀入灭之后没有一位大阿罗汉敢继承佛位,就可了知实情了;而且现见一切阿罗汉面对菩萨时,也都不敢开口谈论佛菩提道的内涵。经过这样的分析与说明,大家就应该了解了,那些错误说法背后的目的所在了。

所以四阿含诸经固然也是 佛说,也有是弟子所说而被 佛所认可的;但是更胜妙的成佛之道法义大乘经典,更应该是 佛所说,因为集合六十亿亲证大乘法义的佛弟子们的智慧,纵使这六十亿佛弟子都是等觉菩萨,也仍然比不上佛陀一人的智慧!所以不可因为二乘圣凡等人没有参与结集大乘经典,就说大乘经典不是佛说。二乘阿罗汉们没有参与五百结集随后展开的菩萨们的大乘经典结集,其实只是因为他们不懂大乘佛法、也不曾亲证本识心,尚未发起般若实相智慧,没有根本无分别智、没有后得无分别智,更没有种智。当他们亲闻 世尊宣说大乘经典时,又如何能听得懂呢?在这种情况之下,期望他们参与结集般若及方等种智经典,他们一定没有能力;纵使参与了,最多也只能陪坐听闻而已。所以菩萨们随后在七叶窟外开始结集大乘经典时,他们又何尝敢来参与呢?那么他们又怎有可能主动地记载大乘经典结集的事相于声闻戒的律典中呢?

譬如菩萨们结集的《法华经》中,记录了五千声闻公然退席,当场向 佛作无言的抗议,可见声闻人一定不肯认同而记录大乘经典的结集,在声闻人一定不能、不肯的状况之下,怎有可能由他们来结集 佛陀所说的第二转法轮般若系列、及第三转法轮唯识系列方等诸经呢?又怎有可能主动地记录大乘经典结集的种种事相呢?这岂不是缘木而求鱼?当然得要经由菩萨们向声闻人商议修正四阿含中的大乘经典真义而不可得之后,才有可能由菩萨们在随后继续结集大乘经典,而声闻人绝对不会在声闻戒的律典中记录菩萨们的结集法事,以免显示他们智慧远不如菩萨。在此情况之下,大乘经典怎有可能会比二乘法四阿含诸经提早一年出现于人间呢?而且阿含部的经中已经说明一项事实:四大部阿含诸经已在第一次结集时就已完成了。当然一定会有随后不被声闻人记录下来的大乘经典结集,成为传说中的七叶窟外千人结集了。

大乘佛法甚深、极甚深,难解、极难解,难证、极难证,所以二乘声闻圣僧望之生畏,尚不敢修学,何况能证?二乘法中的凡夫们更不必说了,既不能证,尚不能忆持,又焉能结集之?古时有一些二乘小法的弘传者,心中尚且不欲信受当来下生弥勒尊佛之所说,尚且将弥勒菩萨所说的如来藏胜法视为外道法,将当来下生弥勒尊佛传下来的《瑜伽师地论》谤为外道论,何况肯信受而修习之?佛在阿含中授记的等觉菩萨所说胜法,他们众人竟然都不肯信受,又怎有进入大乘法中见道的可能呢?乃至古天竺身披大乘法衣,而造《大乘广五蕴论》的小乘论师安慧法师,亦不承认 弥勒菩萨的大论,谤为外道论;其徒弟般若趜多法师承受安慧的教导,竟然也向圣玄奘菩萨当面谤言“弥勒菩萨所传的《瑜伽师地论》是外道论”,这也难怪后代之人在继承了安慧的六识论邪说以后,敢大胆毁谤如来藏胜法是外道法。然而若仔细来看安慧及彼等诸人所说、所写的内容,皆是堕于断见外道所言“无因而生的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的境界中。

假使不是有 佛在阿含期所言如来藏本识心体的圣教,若不是有弥勒菩萨所开示如来藏心体的圣教,并且直到今天都仍确实可以亲证;那些二乘圣人的缘起性空法都将不可避免地堕入断灭见境界中,不免要与断见外道同流合污、所言无异。所以说,单凭众缘是无法出生蕴处界的,也不可能有蕴处界的缘起性空法义,必须有另一个万法的根本因,才能成就万法的缘起性空,才能建立二乘菩提于不败之地,不会被外道所附丽或否定。是故四阿含诸经中所说之二乘菩提声闻解脱道,唯能令人成就解脱果、唯能使人取证阿罗汉果,绝无成就佛道之丝毫可能;四阿含声闻解脱道只须断除我见与我执即可成就解脱果故,不需亲证本识如来藏故,不需通达般若故、不需求证一切种智故。然而佛菩提道则必须亲证如来藏,悟后更须进修般若别相智;发起般若别相智而且通达以后,复须进修如来藏所含藏之一切种子,藉此而发起一切种智无量无边的智慧。现见一切阿罗汉、菩萨无能如是,唯 佛一人能之;现见唯有弥勒菩萨因为一切种智即将具足,是故次补佛位即将成就佛果;现见佛后一切菩萨智慧高超而显然都不及 佛陀;现见等觉菩萨弥勒比丘智慧胜妙,而仍然是 佛所言:三大无量数劫修集所成者,非如诸阿罗汉一生即可成办之解脱果智慧可以比拟。由是故说:“天上天下无如佛。”

由此正理,有些佛教研究者倡言“大乘的起源与开展”等说法,不论是在起源或开展上面,所说都不是正理。事实是,大乘法是在原始佛教时期就已经存在着的,具载于四阿含中童女迦叶菩萨率领五百比丘游化人间,即是现成的证据,所以大乘法是与二乘法同时宣扬的更胜妙正法;只是 佛陀把它放在第一转法轮以后才开始宣讲,当然是比声闻法要晚二十年以上才会开始有人承命弘扬出来的;但绝对不是如有些人所说的,声闻部派佛教以后才发展出来作为起源的,也不是以后才演变而发扬光大的。这可以从声闻圣人听闻了大乘法,而结集成小乘法的四阿含诸经中处处找到证据。所以这些人所说的“大乘起源与开展”,都是不符历史事实的妄说。

不但如此,佛教界不论古今都是由出家的声闻人作为主要的住持者;在阿含的弘扬期如是,在 佛陀入灭后的早期如是,到了现在末法时代也仍然如是。而佛教正法的住持表相也多数由声闻法中的出家人作为代表的,出家而示现声闻相的菩萨毕竟是少数,也不会与声闻修证者相诤。不但如此,人数众多的在家菩萨们也一直都无所争,除非大乘法义的弘扬被声闻法中的出家人败坏了,如同现在有些人一般刻意否定本识如来藏,并且也因此误导了许多人,此时菩萨就会出面来显扬圣教,以导正视听

因此,在这种环境及前提下,想要期待声闻人先行结集他们听不懂的大乘经典,然后才结集他们所亲证而能理解的二乘四阿含诸经,决定是不可能的;一定是先结集他们所知道的二乘解脱道经典,当然也一定不会同意共同结集他们所不知不证的大乘法义诸经,因为结集时他们都将没有智慧及能力来表示任何意见。在此情况之下,菩萨们如何能邀徕他们共同结集不懂、不知、不证的大乘法义诸经呢?只有已经回心大乘而现声闻相的菩萨们才有可能会认同。不回心的二乘出家圣人对于大乘诸经中所说的法义,尚且不能理会,又如何有胆子敢为菩萨们证明大乘法确实是 佛陀亲口所说的呢?又哪能有胆子表示结集的内容正确或淆讹呢?所以大乘经典的结集,绝无可能会在声闻人的第一次五百结集之前先完成,所以大乘教与大乘法义是本来就存在的;因为声闻圣人也曾在座同时听闻,但是一定听不懂,所以结集以后就成为二乘解脱道的经典了。

所以大乘经典的结集一定会在第一次五百结集以后,但却不会延迟到第二次七百结集以后;因为第二次结集全属十事非法的声闻戒律,与法藏的结集无关,而且距离第一次结集已经是一百一十年之后的事了。可以确定的是:大乘经典结集一定是在第一次结集以后不久的事,因为在声闻人诵出四阿含,宣称已具足 佛陀所有教授时,菩萨们就已当场抗议,并且在沟通修正大乘法义而不成功时,就当场表示随即另外结集大乘经典了;绝无可能当场异议之后却无下文,都无结集的动作。由此看来,大乘经典一定是在第一次五百结集的小乘经典完成以后不久就随即展开了,所以不该认为大乘经典不是 佛陀亲说。否则将会成为主张“后人的智慧比 佛陀的智慧更高”的谤佛之言;也会如同有些人,一样以言外之意来毁谤 佛陀是有“上正等正觉”而有大过失了。

三界之中,凡有证得如来藏本识而能为人宣说者,只有三种人:如来、菩萨、菩萨声闻。所谓如来者,是说出于无佛法之时,纯粹经由自参自悟发起一切种智而成就佛道;而菩萨则是出生于尚有佛法之世,虽然如来藏妙法已经失传,但仍然能在乘愿再来时自参自悟,是名菩萨;所谓菩萨声闻者,则是出于有佛法之世,如来藏正法仍在代代弘传中,经由其余菩萨之开示或引导、明说,从声而闻、依闻而修方能证得如来藏,是名菩萨声闻;除此以外,别无二乘解脱道的声闻人能证如来藏而为人宣说的。如是三辈人,世尊在阿含部经典中已为我们开示过:

说如来藏者,或是如来,或是菩萨,或是声闻;能演说者,随其所堪,或有烦恼、或无烦恼。满愿当知:我说是人即是正觉。(《央掘魔罗经》卷2)

唯有此三辈人能为人宣说如来藏妙义,然而菩萨声闻要从自参自悟的菩萨闻熏而后能悟,自参自悟的菩萨于往世亦是从 佛所闻熏而证的,方始乘愿再来,不离胎昧而自参自悟,同样都是直接或间接从 佛而闻者,是故菩萨出于人间,仍须归命于一切佛尊。由是缘故,菩萨们定会高声唱言:“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佛本行集经》卷4)

再者,佛之智慧境界、解脱境界、无漏有为法境界,有极多是菩萨们久修无量数劫之后仍不能知者,何况是声闻人一世修证而能臆测?不但大乘经及菩萨论中都如此说,阿含部经典中亦已曾如此说也:

舍利弗当知,如来有四不可思议事,非小乘所能知,云何为四?世不可思议,众生不可思议,龙不可思议,佛土境界不可思议,是谓舍利弗:有四不可思议。(《增壹阿含经》卷18)

诸佛都有四种不可思议事,诸地菩萨都自知无法猜测,乃至等觉菩萨亦不能猜测,何况是不知初悟菩萨根本智的阿罗汉们?所以一切地上菩萨都会高唱:“世间所有我尽见,天上天下无如佛。”当菩萨们在不久的将来,终于亲证道种智时,也一定会如同地上菩萨们一样,大声向天下佛弟子高声唱言:“世间所有我尽见,天上天下无如佛。”

今天我们为大家介绍了“天上天下无如佛”这个单元,也就是说,佛道的修证是必须要历经三大无量数劫的修证,而解脱道只须要一世的修证;历经了三大无量数劫修证的佛菩提道,最终成佛。佛所成就的果证是无上正等正觉,这也是一切二乘圣人无法企及的。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

也祝福大家:烦恼远离、安乐自在。

阿弥陀佛!


点击数: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