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八正道之正见与正思惟

第12集
由正纬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三乘菩提概说”。我们今天仍然要继续跟大家谈八正道。在上个讲次里面,我们为大家用世间法的角度,跟大家解释了世间八正道;那么今天我们要更进一步来看看所谓的出世间的八正道(或者说,佛法里面谈的八正道),应该怎么去看待。

首先我们要说,这个部分一般(正如同我们这个讲次里面)是接续着四圣谛,以四圣谛的内涵来谈八正道;那是因为在声闻人所修习的佛法里面〔编案:解脱道〕,四圣谛是一个根本的道理。我们前面跟大家谈到了,八正道它是什么样的一个法则呢?其实它是一套实践的方法。因为我们对于每一样事情,要先具备有正确的知见;并且,在有了正确的知见之后,再来要详细地思惟,内化成为自己的知见;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要常常练习,并且忆持不忘,乃至于最后,在任何的场合、任何的境界,都能够心得决定。这个反复练习、内化、念念不忘,到最后心得决定的过程,其实也函盖了所谓的正精进、正念跟正定;所以我们说,正见、正思惟、正念、正定、正精进,这些都是我们所谓的实践的方法,也可以说是实践的主要方法。而除了这些主要方法之外,我们也希望在学习的过程中,能够把我们周围的这些环境适当的安排好,避免对我们的学习产生遮障,所以我们同时也要注意到我们的身口意行,这就对应到我们所讲的正语、正业、正命。所以,如果从这个层面来看的话,八正道真的就是一套实践的方法。

但这些实践的方法,到底所谈的是不是真正的佛法的内涵,那还得要看在正见、正思惟里面谈到的是什么样的内容。比方说,我们现在如果在声闻菩提里面来跟大家谈八正道的话,我们就会优先采用四圣谛的方式来跟大家谈。那在四圣谛里面,关于它的正见跟正思惟应该是有哪些内涵呢?当然就是关于苦、集、灭、道这四个圣谛的道理。也就是我们先要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佛教中所说的苦?佛教所说的苦,并不只是我们吃到了苦涩的东西,说那个叫作苦;实际上,佛教说的“苦”是遍于一切境界中所能够见到的都是苦。那么这个“苦”是不是一味的消极、灰色呢?其实正好相反,菩萨如果能够真正掌握到佛教中“苦”的这个义理的话,反而这个人生会产生出更积极进取的一面。这个就是知苦的部分。

当然,在苦的部分后,接下来就要看看苦集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我们会有种种的苦?这个就牵涉到我们在累世里面,是如何自己自动自发地去累积了这些苦因跟苦果〔编案:因为众生有无明贪爱而造作种种业行,以是成就苦因而招致苦果〕。这个部分,我们在听闻之后(要能够谦虚而没有慢心地听闻正确的知见之后),然后自己要去思惟:为什么透过这样子的熏习、透过这样子的累积,我们会积集成现在所遭受的这些种种的苦?所以这个部分就是关于苦集部分的正见跟正思惟。

那么苦灭的部分,同样的我们必须要先熏习,特别是对于解脱道里面讲的无余涅槃的境界,要有正确的理解;那有了正确的理解之后,才能够跟前面所讲的苦圣谛和苦集圣谛这两个圣谛交互参照,并且形成一个稳固的佛法解脱知见的基础。所以这个正见的部分,一定是对于无余涅槃、对于解脱的道理有正确的认知。并且,还要经常思惟:这样子是不是符合佛经中 佛所开示的这些道理?要经常地加以思惟。这就是关于苦灭圣谛的正见跟正思惟。同样地,道谛的部分就是要实际去实行的部分,这个实际实行的部分,其实讲最通俗的说法,就是我们要用八正道当作实践的方法,这个也是我们刚才讲的。所以我们说,正见跟正思惟在声闻菩提里面,以四圣谛来解说的时候,就是针对苦、苦的集跟苦的灭〔和苦灭之道〕这些部分,要有正确的见解和思惟。

那么接下来,在知道了这个苦的集、苦的灭之后,我们应该要怎么样从现在所看到的苦和苦集的状态,然后慢慢地让我们自己能够渐次达到苦灭的状态呢?当然就是我们要依照 佛陀所开示的种种的解脱行门,一一去实践;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有所谓的正精进。正精进的内涵,就是要按照(比方说按照《阿含经》里面)佛陀所开示的道理,我们一步一步去实作;并且在实修的过程中,必须要持续维持解脱相应的正念,乃至于最后我们能够得正定。这个正定,虽然有许多人在声闻菩提里面讲的正定,包含了许多的禅定的内涵,但是我们其实要回归正定这个“定”,这个“定”字其实讲的主要是心得决定。我们说即便是修禅定,本来也是要让我们的心容易制心一处,那制心一处岂不也是要心得决定吗?所以其实我们应该要从它根本的道理来看,“定”这件事情其实讲的就是心得决定。所以,哪怕是我们或许禅定的功夫也不见得真的很好,可是我们如果有真正按照 佛陀所开示的方式去断我见、断我执的话,那么同样的,我们在正定方面的修习,是一样值得赞叹跟喝采的。

除了这些之外,既然我们有说要减少遮障,所以我们又希望有正语、正业跟正命。那正语跟正业的部分呢,一般在这方面的说法,都是归结到我们要尽量减少造口业;而正业的部分,当然我们谈到的就是要持五戒、要行十善业〔编案:佛法中讲的正业是要依相应于解脱的作意来持五戒行十善等净业〕。正命的部分呢,我们谈到的就是希望大家要选择正当的职业,比方说不要去开赌场这类职业;另外,除了一般的正当职业之外,我们更希望凡是有意要学佛、有意要从根本改造命运的朋友们,希望您在选择职业的时候,能够注意到尽量远离会对众生造成侵害的职业,比方说屠宰业这部分就应该要尽量的远离。

这些就是我们一般在声闻菩提里面谈四圣谛的时候会谈到的范围。不过这就是说我们希望正因为前面的讲次里,我们的亲教师已经针对四圣谛,给大家讲解得非常的详细了,所以我们现在可以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谈;我们不妨从完整佛法的角度来看看所谓的八正道,特别是今天所谈的正见跟正思惟的部分。我们说佛法不外乎就是解脱道佛菩提道。我们先来谈谈解脱道。解脱谈的当然就是:烦恼是什么?然后是:我们要怎么减轻烦恼?并且,我们最后是不是能够究竟解脱于烦恼?我们要为大家建立基础的观念、正确的观念(也就是正见这个部分),先谈的就是“解脱是学佛的入门必经之路”

我们给大家举个例子,就比方说我们如果要跑跳之前,我们应该要先学会走路;先学会走路之后,然后接下来才能够跑跑跳跳。可是在我们能够跑跑跳跳之后,接下来我们随着年岁的增长和知识的增进,我们会对我们的身体结构、健康等种种,具足更多的知识和具足更多的技能。所以,当我们具足了这一切之后,回过头再来看这最基础的走路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到说,的确,走路是我们迈向掌握身体结构的一个必经之路;可是它更根本的、关于身体结构和健康的这些道理,其实是完整的函盖了我们当时能够学会走路的这件事情。

又比方说,我们一般人在世间就学的时候,我们比方以学这个算术来讲,一开始的时候,当然老师要教我们“一加一等于二”这些简单的算术道理。我们要透过像“一加一等于二”这样子的一个算术的基本原理,我们才能够进一步去学更深的算术,甚至于接下来再学更深的数学;所以,如果没有学过基础的算术的话,我们根本就很难再学更深的算术或者更深的数学。可是我们学了算术跟数学之后,接下来我们还会接触到更多世间的学问知识,比方说我们会接触到会计学,又比方说我们会接触到经济学,甚至我们会接触到物理、化学等等既广又深的世间的学问知识。当我们学习到这些学问知识的时候,若回头再去看小学时老师教我们的一加一等于二那个基本算术的话,我们应该都能够同意,这些基本的算术是我们学习世间进阶学问的基础;你一定要先具备这些基础,才能够去学更高深的学问知识。可是反过来说,当你已经学到了那些高深的学问知识之后,你回过头再来看这些基础算术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这些基础算术都包含在所谓更高深的学问的道理里面。

给大家举这个例子,其实就是让大家知道说,对解脱道跟佛菩提道这两件事情,我们要说的是,不管是解脱道或佛菩提道,其实解脱烦恼的这个部分是一切学佛人的必经之路。正如同我们在学基础算术一样,你一定要先知道、先掌握正确的解脱义理跟行门,然后才能够学更高深的法;而更高深的法,其实谈的就是佛菩提。那么一旦学了佛菩提之后,再回来看解脱道的时候,其实你会了然于心:解脱道是一个必经之路,并且,解脱道的整个部分,其实都完完全全函盖在佛菩提的范围里面。这个其实也是呼应到 佛陀当年弘法的顺序,因为 佛陀开始正是先讲解脱道,然后再来跟弟子们讲解佛菩提道。佛陀这样子的弘法顺序,除了说是为了我们娑婆世界的众生,要先让大家快速地能够得解脱以建立信心,此外我相信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内涵,就是因应娑婆世界众生的心性,所以为我们建立这样子一个学法次第,作为佛菩提的基础,使佛弟子透过解脱道的修习,而能够建立适当的基础;让大家后来在修习佛菩提的时候,不会因为解脱的基础不稳固,而引生所谓的性障或者种种的遮障等等。这个我们是觉得说,佛陀弘法的顺序也正是呼应了这一点。

所以我们跟大家说的关于正见的部分是:学佛一定要有正确的解脱知见;并且我们说,得解脱这件事情,最少大家要具有初果向。初果讲的是有很清楚的界定,就是断了三缚结,而三缚结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所谓的我见。但这个我见并不是我们一般人所想的,不坚持自己的见解就是没有我见,或者是不执著我们自己就叫作没有我见〔编案:一般人以为自己是真实的但不应该执著,只要不执著自己所有的一切、不执著我的见解就是没有我见〕;其实我见的内涵是需要去深究的,深究关键的其中一部重要的典籍就是所说的《阿含经》。如果各位观众对于《阿含经》,觉得直接去念真的不容易下手的话,其实建议各位观众可以参考我们会里面 平实导师所写的《阿含正义》;在这套《阿含正义》里面,平实导师非常清楚、准确地描述了我见跟我执的内涵。

我们刚刚讲初果——初果已断三缚结,而三缚结中最重要的就是我见;可是我们刚才也跟大家讲说,学佛至少要先能够有初果向。也就是说,我们希望大家最好能够先断我见,能够证得初果,然后在继续学佛菩提的时候,这个路就会走得很稳、很顺;可是当然就是说,如果受限于修学环境等一些限制的话,至少我们应该鼓励大家:如果还没有得到初果的话,至少也要知道我们已经在朝向初果前进,这个就叫作初果向〔编案:初果向就是正在迈向初果而尚未实证初果的人,他已经了知我见的内涵,但是还必须要确实具足观行而且心得决定,并且要有未到地定,才能真正断除三缚结而实证初果〕。得初果向有一个重要的关键大家一定要知道,就是一定要了知我见的内涵;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够很快断了我见,但至少要知道我见到底指的是什么。

接下来我们说,正见的部分除了解脱道是如此的,佛菩提道更是如此。因为佛菩提谈到的“菩提” 这两个字,讲的就是我们每一个人本来具有的清净本心;既然是清净本心,自然祂是一定会具足解脱功德的。所以我们刚才给大家讲,我们说解脱是学佛的入门、入手的地方。没有错,我们要学佛菩提道,但同样的,我们希望大家要能够先具备初果向;最好是已经证了初果之后,然后继续再来求明心见性,所以我们常常跟我们的学员说:要学佛菩提道,也希望大家能够先断三缚结。并且,在我们明心见性之后,更能够明白解脱的道理;明心见性之后再回头来看四圣谛、看因缘法,那时对于每一项法的内涵,都会有截然不同的体会跟认知。明心见性之后我们也才会知道,其实一切的佛法,包含我们刚才讲的四圣谛、因缘法等这些所有的一切法,其实都是建构在如来藏上〔编案:诸法都依止于如来藏而存在,一切法皆由第八识如来藏所生显故〕。这个就是我们要跟大家谈的,关于对整个佛法应该具有的正见跟正思惟。

所以我们要提醒大家的就是这个正见的部分,我们说解脱道必定全部函盖于佛菩提道;希望大家知道,解脱是学佛必备的知见。我们希望大家了解,即便是学佛菩提道,也是应该要从断三缚结开始;并且,佛菩提道的关键是明心见性,只有明心见性之后,才能够正确的理解大乘经典。所以,这个意思就是说,初学佛的人在正见的这个部分,应该要先建立正确的解脱知见,也就是要知道三缚结,要知道我见;这是对每一个初学佛的人都很重要的基础。我们应该要先具体地知道三缚结里面的我见指的是什么,避免在初学佛的时候,就直接只用“不执著”这三个字去概括一切的佛法,因为这样子的话,对我们的学习来讲,都会产生障碍。

那听了正确的知见之后,接下来我们必须要透过思惟——正思惟,把我们刚才听到的知见内化成为我们自己的知见;因为我们如果没有经过思惟整理的话,老师不论怎么说,那永远是老师的知见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所以我们还必须要透过正思惟的方式。同样的,我们要跟大家说:正思惟一定要基于正见;而正见就包括我们刚才给大家讲的全部的内容。所以,如果就我们能够掌握正确的这些见解——正见——来说,当我们在思惟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正确;比方我们如果听到有人说:“我们思惟,可以思惟一切都是苦、空、无常、无我,因而对于名利、权势、恩怨这些事情,都能够一一放下而不执著。”如果我们面对这样子一句话的时候,我们应该要进一步思惟——用我们刚才给大家讲的正见来思惟、来理解,看看这句话是不是能够完整地传达解脱的这些义涵呢?〔编案:执著有我执与我所执的部分,名利、权势这些归属我所执,我见我执不能断,我所执是不可能断除的。〕比方我们刚才跟大家讲的,一般人谈到这一类的事情时,通常会关注在所谓的“不执著”这三个字,所以哪怕是讲《金刚经》里面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或者《心经》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一些道理,往往他们也都会直接倾向于用“不执著”这三个字去理解所有的经文。但是刚才我们在正见的部分已经跟大家说明了,就是《金刚经》、《心经》等这一些大乘的经典,实际上这些经典都是所有的菩萨们修习时所需要的经典,它们都是属于佛菩提道的范围;而对于佛菩提道的正确理解,也就是对于《金刚经》跟《心经》这些经文能正确的理解,这必须要有明心的基础,才能够对这些经典的义理有正确的掌握。而在还没有明心之前,其实我们应该是要请大家回到最基本的解脱的道理,这个就是我们在正见里跟大家说的,要先建立正确的解脱知见;也就是要正确的掌握什么是我见,才能够在作这些思惟时,不会因为“不执著”这三个字就走偏了。所以这个部分(在思惟的部分)跟大家举的例子,请大家要特别记住。

我们再一次的叮咛大家:如果还没有明心——还没有找到我们自己的清净本心——的话,请大家在面对佛法的时候,尽量先回到解脱的正理。你可以想想看,比丘们当年在听闻 佛陀的开示之后,是如何继续修习?是如何去成就解脱的呢?比丘们在闻 佛开示之后,是不是像我们刚才所举的例子一样,去思惟说对于名利、权势、恩怨都放下、不执著,就达到解脱了呢?所以,这个部分是一个很关键的地方,请大家要好好想想看。其次我们要再叮咛大家的就是:解脱的关键是三缚结,而三缚结里面最重要的是我见;然而我见,通常我们所看到的(现在常看到的)所谓“不执著”的讲法,往往都没有正确的掌握到我见。所以请大家先别用“不执著”三个字来概括一切的佛法修行,不如老老实实的阅读《阿含经》,或者阅读 平实导师所写的《阿含正义》,去掌握解脱的义理。这个就是我们在正思惟的部分所应该掌握的精神。

今天就先跟大家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