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蘊

第036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來收看我們正覺教團所錄製的三乘菩提系列節目。接下來的這一系列節目的內容,主標題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副標題則是「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

這個部分的節目起因於是有一些人,他們對於佛教正覺同修會所弘揚的大乘了義正法的內涵產生了誤會,同時他們對於正覺同修會之中的一些事相以及法義上面,提出一些他們認為的質疑與批評,因此他們就寫作一些文章來張貼於網站上面流通。這當中在對於佛法的法義上面,他們乃是以他們自己對於佛法、佛經聖典的解讀認知作為基礎,這樣來評論正覺同修會所弘揚的三乘菩提之法義內涵。

因為他們這些文章都是張貼在網站上面,而這些文章當中有許多乃是以代號「琅琊閣」之名義為作者名居多,同時也有其他文章乃是以其他網路代號名義來發表。因此這些文章的作者群之中,大多乃是隱匿自己真實姓名的,而取一個網路名稱作為其代號,這樣來寫作發表一些文章,發布於一些網路論壇上面;當然這當中也有少數幾位,乃是以自己真實姓名來寫作發表他們的文章,而大多數都是以網路化名來貼文發表的。因此這當中真實的作者到底是多少人來寫?或者一人多名來寫?或者多人合寫一篇?我們都不得而知。其實這是網路發表文章的特質之一,就是隱匿真實身分而認為不必負文責。

這些人號稱自己曾在正覺同修會當中學習過的人,或者自稱現在仍然隱藏潛伏在正覺同修會當中,這些說法因為隱匿真實姓名,我們也不能得知其身分的真或假。因此,我們就單從他們對於法理、法義上面的錯解誤會而來說明,以期能夠讓許多觀眾菩薩們從這些法理、法義上面的分析而得到法上的進步。今天這一期我們要談的就是琅琊閣作者的一篇文章,名為:〈正覺佛法名相錯解:諸「行」無常的「行」指的是行蘊?〉我們將這篇文章當中的幾個錯誤的說法,簡略的舉出證據來辨正。

例如琅琊閣在這一篇文章當中有提到說:【對「行蘊」的定義,正覺都說是身口意行。】他是依據其所舉的《正覺電子報》72期第43到44頁當中「諸行即指五蘊中的行蘊,包含身行、口行及意行」,他是依據這兩句話來判斷的;同時他也摘錄一小段 平實導師在《識蘊真義》當中的開示。然後琅琊閣於此文中說:【從廣狹義來説,「諸行無常」的「行」是最廣義的「行」,「五蘊」的「行蘊」次之,「十二緣起」的「行」再次之,以「思心所」為「行」是最狹義的。對「行蘊」的定義,正覺都說是身口意行。】(〈正覺佛法名相錯解:諸「行」無常的「行」指的是行蘊?〉,琅琊閣。)之後他又舉出很多經論文字,想要顯示正覺同修會所說行蘊的定義乃是不如他所知道的多,因此以嘲諷的口氣說:【「諸行無常」和「行蘊」的正解,不單是小學生級數的佛法知識,而且網上隨處都可以搜尋到。】(〈正覺佛法名相錯解:諸「行」無常的「行」指的是行蘊?〉,琅琊閣。)

其實琅琊閣他是弄錯了,他這一篇文章所說的,正顯示他自己的錯解。我們先不談在網路上可以搜尋到的內容是否符合正確的事實與聖教的部分,但就在網路公開的電子佛典當中,其實就可以查詢得到的 佛陀聖教,為什麼琅琊閣他自己是不知道這一段聖教開示而以此來提出嘲諷呢?而琅琊閣沒有發現的一個事實,也就是對於行蘊(或者行陰)最簡單的定義就是身口意行,這是 佛陀在《阿含經》的聖教開示。我們來看 佛陀如何地開示,在《增壹阿含經》卷28〈聽法品 第36〉中的記載是這樣子的:【爾時世尊與數千萬眾前後圍遶而為說法,說五盛陰苦:「云何為五?所謂色、痛、想、行、識。云何為色陰?所謂此四大身,是四大所造色,是謂名為色陰也。彼云何名為痛陰?所謂苦痛、樂痛、不苦不樂痛,是謂名為痛陰。彼云何名想陰?所謂三世共會,是謂名為想陰。彼云何名為行陰?所謂身行、口行、意行,此名行陰。彼云何名為識陰?所謂眼、耳、鼻、口、身、意,此名識陰。」】從這裡所舉的聖教內涵,大家是否看到 佛陀開示就說明「身行、口行、意行,此名行陰」?這是 佛陀的聖教量,而琅琊閣其所舉出《正覺電子報》的文章所說的內涵乃是依據 佛陀聖教而說,但是卻被琅琊閣否定。

看到這樣的情形,試想到底是琅琊閣他自己錯解而不知道 佛陀有此開示呢?還是他明知道 佛陀有此開示而故意反說呢?這當中真正的原因,我們是不得而知。而這一段 佛陀的聖教,其實 平實導師早就寫在《阿含正義》第二輯當中了,早就已經引用在書中作為教證來說明了。對於這樣明白而且容易查到的 佛陀聖教,不知道琅琊閣在寫作這篇文章的時候是否有看過呢?這樣對於行蘊(或者行陰)的定義,乃是最簡單地概略總說行陰;但是這樣基礎的佛法知見,為什麼琅琊閣錯解不知而來嘲諷正覺同修會依據 佛陀聖教而說的正確說法呢?

再者,琅琊閣在其文章後面所舉出的很多經教內容來說明行陰(行蘊)不同的別相定義,其實這些的內涵,平實導師在其他書中、或者在進階的如同增上班的課程當中,也是多有所開示的;有很多是分散在各本書籍當中(更有詳細地集中)而說,尤其是在《阿含正義》這一套書當中,更是有很多有關五陰的開示來說明,而且引用大量的經典開示來針對這些內涵有非常詳細的開示。光在《阿含正義》這一套書中,就用第三章綱目下的一個節來說明,使用總共六十三頁的文字來詳細說明五盛陰的法義內涵;也就是從各個層面來說明五陰(五蘊)的內涵等等法義,不是只有琅琊閣所說的那個樣子。

只是《阿含正義》這一套書,是專門針對以《阿含經》為引證基礎來說明開示的法義,其他的正覺同修會的書籍則是依據所說大乘佛菩提法義的時候,有相關談到五陰的地方才略說五陰(五蘊)的法義,但是卻是從各個層面來說。我們今天只是摘錄一些《阿含正義》書中的一小部分相關的內涵開示來說明,還有很多的內容就不在此處全部舉出;因為光是講五盛陰的部分,平實導師在書中就用了六十三頁的文字來說明五陰的內容、五陰的緣起、五陰(尤其是識陰)是不能去到後世、五陰以及五盛陰的差別。建議各位觀眾菩薩,如果您是有興趣瞭解這些部分的話,可以直接去閱讀《阿含正義》總共七輯的內容。

好,我們回到今天這裡所說的部分,在《阿含正義》當中有舉出 佛陀的開示聖教,證明行陰最簡單的定義就是身行、口行、意行。而琅琊閣所提到思心所,也是行陰所攝的法義,這個部分 平實導師早就於2006年出版的《阿含正義》當中,就把相關的聖教引用而寫在書中,而且還有作對於這一部分相關的開示說明。例如書中引用《中阿含經》卷7第30經的《象跡喻經》的開示,經中是這樣說的:【「諸賢!若內眼處壞者,外色便不為光明所照,則無有念,眼識不得生。諸賢!若內眼處不壞者,外色便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眼識得生。諸賢!內眼處及色、眼識,知外色,是屬色陰;若有覺,是覺陰;若有想,是想陰;若有思,是思陰;若有識,是識陰。如是觀陰合會。」】這樣類似的開示,其實在《頻婆娑羅王經》當中也有這些開示。

平實導師還針對這一段開示的 佛陀聖教,以白話文的方式來語譯說明:【「諸位賢者!假使內眼處(也就是眼的勝義根)毀壞了,身外的色塵便不被光明所照,就不會有想要見色的念頭出現,眼識就不能出生了。諸位賢者!若是內眼處(眼的勝義根)不毀壞的狀況下,外色便會被光明所照耀,意根心中就會有想要見到色塵的念頭出現,眼識就能出生了。諸位賢者!內眼處(眼的勝義根)及色、眼識,能夠了知外面的色塵,是屬於色陰;如果因為見到色塵而有覺受,這就是覺陰(受陰);如果有了想(也就是對於五塵境界的了知性,以及語言文字的思惟、思想),這就是想陰;如果有了決定(思就是決定)而生起了身口意的行為,這就是思陰或者行陰;如果有了六個了別六塵的識,這就是識陰。要像這樣來觀察五陰的和合聚會。」】(《阿含正義》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341-342。)

所以其實 平實導師在書中,不只是用白話語譯而已,平實導師還在後面的開示有更詳細的說明,來說明這相關的法義。其實在《阿含正義》當中是有開示更詳細的五陰內涵,我們先把剛剛唸的這個經文和語譯當中,略過色陰、識陰、受陰、想陰的開示部分,我們只有摘錄 平實導師在書中的這一段聖教的一小段有關行陰的部分,讓各位菩薩瞭解當中的法義內涵。如同書中所說:【思陰者,又名行陰;謂六識面對六塵的時候之思心所繼續存在不斷,已對六塵有了決定性的繼續取或者繼續捨離,故名思陰;決定之後就有了心行,故又名心的行陰;乃至進一步有了口行與身行,也都是行陰。】(《阿含正義》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342。)平實導師這裡的開示,也說明行陰於此聖教當中為何說之為思陰的道理。

書中 平實導師又繼續開示說明對於五陰內涵觀行的重要性,讓學人瞭解這樣的知見而能夠繼續深入觀行,而斷除相關的惑障,進而可以得證解脫。我們摘錄一些開示讓大家瞭解,書中的開示是這樣說的:【如是,由於色、識二陰運作的緣故,即有受陰、想陰、行陰運作不斷。色陰是指十八界法中的五色根與五塵,都是入胎後才漸漸出生的緣生法,未來必定會滅,是故其性不實而虛妄;由色陰為緣而有人間的識陰六識生起,六識因虛妄性之色陰為緣而生起,故說識陰六識亦皆虛妄;受陰、想陰、行陰都由虛妄緣起的色陰與識陰而輾轉生起,故亦虛妄不實,是名五陰虛妄不實。如是略說五陰虛妄不實。】(《阿含正義》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342-343。)學人如果透過這樣的開示知見,有確實地去實踐觀行自己的五陰身心,這樣來建立未來斷我見的基礎,漸次斷除對於五陰自我的執著,進而朝向三果、四果的實證。

再舉一段 平實導師的開示:【所謂有餘依涅槃:五陰之執著已滅盡者,方能證得有餘依涅槃;若有一陰之常見未斷盡者,皆是未見道之凡夫,尚且不是斷我見的初果人,何況是阿羅漢果?若有一陰未滅盡者,即不得進入無餘依涅槃中。】(《阿含正義》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380-381。)平實導師這個說法當然是有根據的,他是寫在《阿含正義》後面第九章當中講到涅槃的時候會舉證說明,有興趣的觀眾菩薩可以參考書中第九章的開示。而我們再來看 平實導師在這一段書中繼續說:【此時且先來探究五陰的內容,因為五陰的內容,正是想要斷我見而入聲聞見道位的人必須先瞭解的;然後再舉證 世尊開示「五盛陰不能去到後世」的聖教,才能實斷我見而取證初果解脫功德;所以必須先了知五陰的內容,並且信受 世尊所說「五陰是生滅法」的開示,先斷了我見及三縛結以後,才有可能漸次修滅我執而取證無餘涅槃。】(《阿含正義》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381。)至於三果及四果的取證,這是在《阿含正義》第七章討論慧解脫法義的時候會說明的。

從我們前面摘錄的幾段《阿含正義》當中的 佛陀聖教,以及 平實導師對於這些聖教的開示內容,就知道琅琊閣此篇文章所說乃是錯誤地誤解。我們不瞭解琅琊閣寫作此文的時候,只有引用局部一小段《正覺電子報》及《識蘊真義》的內容,這樣就斷章取義而妄加評論依據 佛陀聖教開示的部分。姑且不論在正覺同修會其他書籍當中於五陰(五蘊)的內容開示與討論,光是這整套《阿含正義》當中就有甚多地方有相關的開示,乃至非常詳細的從最簡單對於五陰總相的定義,乃至各個層面去討論有關五陰、五盛陰的別相內涵,還有如何觀行次第的義理,這套書已經說明很多;但琅琊閣他卻不見,在寫文章而要評論別人,為何連這些知識都欠缺呢?真是匪夷所思!

從這裡就可以看得出來,琅琊閣這篇文章所說的是如此的草率,乃是斷章取義而成為以管窺豹的結果;那對於琅琊閣其他文章是否如其所說應同時也應該受到質疑呢?今天因為節目時間的關係,我們簡略地說明一些看法。謝謝大家的收看!

祈願正法久住、法輪常轉、人天安樂、眾生得利!

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點擊數: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