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心意識略說二乘涅槃與究竟地之真如

第113集
由 正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單元。今日我們以「離心意識」來略說二乘涅槃與究竟地之真如。

離心意識者,有兩種層次差別:一者、二乘無餘涅槃的修證,二者、大乘究竟轉依的修證——也就是究竟實證佛地真如。我們來分別述說如下:以《雜阿含部》第289經證明阿賴耶識心體—異熟識—也就是無餘涅槃的實際;大乘經中所說的「超心、意、識境界」、「離心、意、識境界」與此阿含部之二乘經中所說的「離心、意、識境界」的意義,大有不同的地方。至於阿含部的二乘經中所說「離心、意、識」的心意識者,都是指同一意識心,無關第七、第八識。二乘法中所謂的意識心有這三種名:「現在名識、過去名心、未來名意。」同樣是指稱第六意識心體,目的只是在開示學人:意識心體的過去、現在、未來,都屬於識蘊所攝,都不應該執著,故勸請學人應該捨離心意識境界——離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意識的執著。像這樣阿含部此經中所說心、意、識者,都是指同一個意識心體,與大乘法中所說「心、意、識」為八、七、六識心體者是不同的,不可混為一譚,否則便將嚴重誤會大乘佛法,乃至猶如某些等人今日之引據此經而否定三乘根本法體的阿賴耶識正法,而成為嚴重謗法的地獄罪也。

第八識心體若離阿賴耶識的集藏分段生死種子體性已,改名異熟識時,才是二乘無餘涅槃的實際。也就是說,「出世識」已生即是「緣滅識」已生,雖名為生,心體仍舊是舊體,並非新生,唯是滅除分段生死種子現行的煩惱,而方便說之為生;唯是因阿賴耶識於過去未斷煩惱時不能出生死苦,不能出三界而獨住故,今時能出三界生死苦而方便說之為生;不是因為第八識心體新生,而是有此解脫功德故方便說之為生。因為這個緣故,說阿賴耶識的識性應予滅除,名為「滅阿賴耶識、捨阿賴耶識」。阿賴耶識既名為心,其阿賴耶性也是三界生死的因緣,因此而說應「離心、意、識」而離真心阿賴耶識所執藏的意識我見與我執種子,也就是離心——離阿賴耶識性。

若有愚人就好像如某些等人,誤會以上所舉的《阿含經》中所說的應「離心、意、識」,誤解「離心、意、識」的真實意涵,不知阿含部經典中所說的心、意、識皆是意識心,而言說彼經所說心者即是阿賴耶識心體,而說阿賴耶識是生滅法者,就是誤會佛法者,這就是謗法者。這就是所謂阿賴耶識心體若是可滅法者,則二乘聖人所證的無餘涅槃即非真正的無餘涅槃;若真如一法就像經論所說的是第八識所顯示的清淨識性,而阿賴耶識又是可滅、應滅者,則二乘聖人所入的無餘涅槃境界即成斷滅法,也就是無異熟識滅除七轉識後獨存,也就是無根本論中當來下生 彌勒尊佛所說之「出世識、緣滅識」故,則令二乘涅槃成為斷滅法;由於這個緣故,說彼等愚人主張「阿賴耶識心體是生滅法」者,乃是毀謗佛教根本正法之一闡提人。

像他們這樣如是謗法已,會令二乘涅槃墮於斷滅空故,也令第三轉法輪一切種智諸經及第二轉法輪一切《般若經》皆成無意義的戲論。為何這樣說呢?因為真如既是識性所顯,又言識體無常,是可滅法,則真如也是成斷滅法,則三乘菩提俱成斷滅法;若是斷滅法而言之鑿鑿、似有本末者,非是戲論而何?因為這個緣故,某些人等否定識體,謗第八識阿賴耶識心體為生滅法者,乃是最嚴重謗法的行為。有智之人若不想要同其共業者,悉皆應依佛語而默摒之,不應再於法上而與其人繼續往來。

若人不能將意識及意根對自己的執著滅除者,則是未斷我見與我執的人;若像這樣的人不能滅除恆內執我—滅除內執阿賴耶識的無漏有為法之世間法上體性者—也就是未斷盡我執者,則不能取證無餘涅槃,也就是尚未斷盡意根我執的人,則不可能成就有餘、無餘涅槃的修證。乃至不能斷盡對於想像中才可能會有的真如修證者,亦是未斷盡恆內執我(內執想像中的真如純無為法),也就是未斷盡我見,何況能斷我執呢?而且則不能取證無餘涅槃,就是尚未斷盡意根我執的人,就是尚執阿賴耶識心性者,則不可能成就有餘、無餘涅槃的修證;因為這種想像中才可能有的真如,乃是我見與我執所生的法相故。

阿賴耶識所含藏的七識心種,有如是令人不能取證涅槃之體性;正由於七識心體如是種子故,覆障第八識的真如性相,因此故令第八識心體名為阿賴耶識;由此體性應滅,而說阿賴耶識體性應滅,故說應捨離阿賴耶識,應滅除阿賴耶識性,這種是依二乘行者而言。若是菩薩者,則滅除阿賴耶識性,改名異熟識已,仍不取證無餘涅槃,繼續進修大波羅蜜多,進向佛地;這種也是滅除阿賴耶識,更要進前滅除異熟識,滅除異熟無記性而成為純善性的無垢識,將異熟識改名為無垢識,顯示佛地的真如法性,也就是證得佛地真如。

像這樣也名離心、意、識,有何根據而像這樣說呢?語譯像《大寶積經》〈毘利耶波羅蜜多品第9之4〉如下:【爾時長老舍利子向佛稟白說:「世尊!如何是大菩薩們行修行精進波羅蜜多時,精勤修行而獲得法身之行相?唯有世尊您才真正的知道這件事情,願世尊為大眾解說。」佛告舍利子:「大菩薩的法身之相沒有生、也沒有死,堅固而難以毀壞,體性猶如金剛,不可思議。而那些證得法身的大菩薩們,為了想要度化那些色身會壞的眾生,所以在人間示現了和眾生一樣會壞的色身;又因為想要度化那些天界色身長時間不壞的眾生,而示現永不壞滅之身。但是所示現的這種不壞的法身,是本來圓滿成就具足而不是修來的,不是火所能燒壞的,也不是刀所能割裂的,就好像是那金剛一樣的堅固難壞。舍利子!安住於這種法身的大菩薩們,修行精進波羅蜜多的緣故而不懈怠地精進,對自己的解脫道業的增進並沒有功用;怎麼說沒有功用呢?(因為自己已經出離分段生死了,再怎麼修行也是一樣是這種出離生死的解脫境界,所以在解脫道上而言,繼續這樣精進,所以對自己的解脫道業並沒有功用,名為無功用行);但是因為以如此示現之不壞法身,則能成熟無量的眾生,讓那些眾生不必再藉覺知心來思量分別,就能嚮往菩薩的金剛不壞法身;就在這位大菩薩身上,眾生自然能了知種種身相的變異無常,因此而隨此知見漸次得入自己身中所顯示的真如法性。」】

【「眾生接著可以用自身的真如法性來隨入諸法中的真如法性,以諸法中的真如法性再回頭來隨入自身的真如法性;然後再以自身真如來觀察諸佛的真如而隨入諸佛的真如法性,再回頭來隨入自身真如法性。像這樣,即可將自身真如法性隨入過去、未來、現在真如,再以過去、未來、現在真如來隨入自身真如。而且過去無量世中的真如法性並不違背未來無量世後的真如法性,也不是未來無量世中的真如法性會違背過去無量世以來的真如法性;而且過去的真如法性不違現在的真如法性,也不會是現在的真如法性違背過去的真如法性。而且未來的真如法性並不違背過去的真如法性,也不是過去的真如法性會違背未來的真如法性;又未來的真如法性不違背現在的真如法性,也不是現在的真如法性會違背未來的真如法性;又現在的真如法性不違背過去的真如法性,也不是過去的真如法性會違背現在的真如法性;又現在的真如法性不違背未來的真如法性,也不是未來的真如法性會違背現在的真如法性。又過去、未來及現在的真如就是蘊界處真如,又蘊界處的真如就是染汙及清淨真如;又染汙清淨真如就是流轉及寂滅真如,又流轉及寂滅真如就是加行位的真如;又加行位的真如就是一切行真如,而一切行本身就是真如,而此一切行中的真如就是一切行。」】

您看《楞伽經》卷3,佛也說:【自宗通者,謂修行者離自心現種種妄想,謂不墮一異、俱不俱品,超度一切心、意、意識,自覺聖境界,離因成見相。一切外道聲聞緣覺墮二邊者所不能知,我說是名自宗通法。】(《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3)這就是所謂的修行者親證自心阿賴耶識已,現觀阿賴耶識之本來自性清淨涅槃,也現觀阿賴耶識藉緣能生萬法,與蘊處界及一切萬法非一非異,與蘊處界及一切萬法非俱非不俱,現前領受阿賴耶心、意根末那及意識等體性,不墮一異、俱不俱等邪見中;又由親自現前領受自心阿賴耶之性淨涅槃,是故不只遠離未證者對「自心所現、所起」諸法的種種虛妄計度臆想,亦於所證心意識三性不生執著而超度之,住於自覺聖智境界之中;對於錯悟凡夫及諸外道所說種種成就蘊處界法之因,如是邪見相皆悉遠離。像這樣菩薩所住自覺聖智境界,乃是一切外道、一切聲聞、一切緣覺之未證入中道實相而墮於一異、俱不俱二邊之人所不能知,佛說是名自宗通法。換言之,一切外道、佛門凡夫、聲聞緣覺若未證得自心阿賴耶者,於自心阿賴耶必生種種虛妄想,於佛說「諸法皆唯自心所現」必生虛妄想,口說已離一異、俱不俱妄想,心欲離此妄想而不可得,不離凡夫及外道之「因成見相」,則必不能證入自覺聖智境界,不能超度心意識三性之法,不名已證宗通之人。

二乘法依此「未來心、過去意、現在識」,說明心意識日夜時刻須臾不停種種轉變、異生異滅,即是《金剛經》所云「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之妄知妄覺心也。此心所說明的,正是八識心體上種子前後流注之現象,即是見聞覺知心「前六識」的體性。因此,阿含所說的心意識正是此理,此處所說之心、意、識三者,尚是名色之「名」所含攝的六識心;既然是「名」所含攝,必是種種變易、異生異滅,不是說本際、實際之第八識心體。

世尊於二乘法中為了破一切常見外道,故說「蘊處界空」而偏顯解脫道,不說佛菩提道。世尊於五蘊法中廣說六識生滅心,說「心意識等六識心體,在日夜一切時中須臾不停轉變、異生異滅」,其目的乃是為了令眾生知五蘊苦,觀五蘊無常,而趣入空、無我。由此苦、空、無常、無我之慧觀,令離六識生滅心而出三界輪迴生死苦,而趣向解脫、趣向二乘涅槃之證得。然而,不應將此六識生滅心所說的心意識,引證為大乘法所說心意識的「心」——第八阿賴耶識心。

對於大乘法所說心意識的「心」,則指阿賴耶識心體,乃諸法產生的根本體,故亦稱集起心、集藏心、種子識,也就是阿賴耶識蓄積種子而能生起現行之意;「意」指阿賴耶識所流注出來的意根——恆審思量的第七末那識;「識」指阿賴耶識所流注出來的六識心,即是具有了別、認識作用的見聞覺知心。在二乘法的四阿含經中所說的心,既不是大乘法中所說的心,即不可混為一譚;就像 佛所說的「於心、意、識一切祕密善巧菩薩」,即是說八識心王具足證得之後,於八識均無所執著,不再「恆內執我」而執取阿賴耶識的體性為自內我。所以,從此以後這個執著斷了,從此以後不見阿賴耶識,從此以後不見意根,從此以後不見前六識,是名「於心、意、識祕密善巧菩薩」,這才是真正的離心、意、識之義理

再說,證得阿賴耶識以後,現觀祂的金剛常住的真如性,轉依祂的真如性,所以不再掛心祂會不會壞滅,不再掛心祂會不會被人所壞;也因為現觀祂是無法分割合併的,現觀祂的存在雖是眾生存在的根源,可是如果心中執著祂,就和眾生執著祂的功能差別等體性而不知道祂的存在一樣,就會成為我執了。菩薩這樣現觀以後,不再記掛祂、不再執著祂,所以不見心、不見意、不見識,即是 佛所說「於心意識祕密得到善巧的菩薩」,這才是真正的離心意識。然而,欲於心、意、識一切祕密究竟善巧,則必須滅除一切愚癡行,具足了知一切位之真如性、相,則是具足一切種智者;深觀而具足證知者,方是真實「離心、意、識性」者。是故菩薩親證阿賴耶識時,雖名親證真實心者,亦能現觀恆審思量之意根,亦能現觀意識等分別事識。

然而,若不進修諸地無生法忍者,不知不證種智者,則不能了知真正的「心、意、識」境界,則必定誤會真正的「心、意、識」境界,錯將二乘法中所說之心意識套用於大乘法中,產生種種邪見邪解,造成謗法大惡業,猶誤認為是在護持正法。為什麼這樣說?云何可以成佛呢?依同修會的教導來說,是要斷除阿賴耶識心體所含藏的阿賴耶識性,斷除異熟識性,轉成無垢識,究竟清淨名為成佛。是故,同修會所教導的,所謂要斷除心意識的「心」,也就是斷除阿賴耶識性,亦即斷除凡夫位的阿賴耶識的體性,並且是要斷除對於阿賴耶識心體的執著,成為「於心、意、識祕密善巧菩薩」;再進修一切福德與種智,進而轉成佛地的無垢識。也就是要斷除無明,斷除「五蘊有真實法」的錯誤熏習,像這樣方是真實的成佛之道,也是諸經論中所說的成佛之道。

眾生若欲親證此寂滅之法,應先證此本心阿賴耶,後依此心深入觀行而次第轉進,乃至後來之地地轉進;這樣如實了知五陰、十八界、六入、十二處等法皆如夢幻,如是能遠離阿賴耶識種子生滅體性的「心、意根、意識」之熏習,方是趣入寂滅之真實義理啊!

因為時間關係,留待下一集解說。

祝願福慧增長、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