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來藏心體中含藏七識心等染汙種子(上)

第075集
由 正圜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單元。

公元2003年初,由楊先生、蔡先生、某蓮法師等人,結夥串聯而否定阿賴耶識心體,將 佛所說「本來而有、永不可壞」之金剛心阿賴耶識心體謗為生滅法,欲使大眾誤會三乘菩提根本法體之阿賴耶識心體是生滅法;並以私下結夥串聯之方式,迷惑近百人隨之退轉,以種種手段極力運作,欲使正覺同修會瓦解於一旦。由此因緣,而有 平實導師寫作《燈影》、《識蘊真義》、《真假開悟》、《略說第九識與第八識並存……之過失》等法義辨正書籍,摧邪顯正、力挽狂瀾,救護眾生。

今天,我們要從《真假開悟》第四章第二節開始說起。第四章主要是在闡述如來藏阿賴耶識非染亦非淨的特性,而第二節則是在敘明如來藏心體中含藏七識心等染汙種子的道理。

各位菩薩!您認為如來藏阿賴耶識是清淨、還是染汙呢?為何「自性清淨心而有染汙」?我們一起來看阿含部《央掘魔羅經》卷3,世尊是如何開示的:【我於無量阿僧祇劫恒河沙生,於燈光如來所、修菩薩行,聞自受記,隨順於如;不謗經故,生舍宅身。我於無量阿僧祇劫恒河沙生,聞如來藏:一切眾生斷諸煩惱便得成佛。因其信樂覆護眾生故,生覆護身。】這一段經文意思是說:「(佛言:)『我於無量阿僧祇劫恆河沙數的生死過程中,曾經在燃燈佛座下修菩薩行,親耳聽聞自己受燃燈佛的授記,於是開始隨順於第八識心體的如如自性;再加上不誹謗經典的緣故,而出生了今天殊勝的舍宅色身。我於無量阿僧祇劫如恆河沙數的生死中,修行佛法而得聽聞這樣的如來藏妙義:一切眾生斷除了如來藏所含藏的種種煩惱以後便可以成佛。因為聽聞如來藏而產生了信樂,所以開始覆護眾生,當聞者令其得聞如來藏法義,不當聞者則暫時隱覆不說,以俟未來緣熟,不在眾生尚未當聞時便胡亂為其說之,如是覆護眾生,所以今時成佛得到覆護身,沒有人能毀壞之。』」

由這一段經文,我們可以知道:如來藏並不是楊、蔡、蓮等人所妄說的絕對的清淨。而是心體現行時恆常清淨,於自體心行清淨之際,卻含藏著七轉識相應的染汙法種及業種;由於含藏七轉識相應的染汙法種及業種的緣故,使得如來藏不能安住於無餘涅槃境界之中,因此而被意根所牽、世世受生,流轉生死無量。在初轉法輪的原始佛教這部經典中已經如是明說,於二轉法輪的般若系經典中也是同樣的說法,至於第三轉法輪的唯識系增上慧學中,更是明白地說自性清淨心中含藏著七轉識的染汙種子。所以楊、蔡、蓮等人,否定了阿賴耶識心體,想要另外再尋找一個絕對清淨、絕對無為的如來藏、真如,乃是妄想之說。就好像有一個愚癡人,因為沒有鏡子可照而看不見自己的頭,不肯相信別人告訴他說「他身上本來已經有頭」的事實,於是就想要找一個死人的頭放在自己頭上;安上死人頭之後,歡喜地告訴大家說:「我已經得到自己的真頭了。」楊、蔡、蓮等人也如同這個愚癡人一樣,在自己阿賴耶識心體所顯之真如法性上,想要再另外尋找一個「純無為而又具有有為法性故能出生阿賴耶識之真如」,頭上安頭而否定他人原有之頭為非頭,也否定自己身上之頭非頭,這怎能叫作有智之人呢?

《央掘魔羅經》卷4也有同樣的說法:【爾時文殊師利語央掘魔羅言:「如來藏者有何義?若一切眾生悉有如來藏者,一切眾生皆當作佛,一切眾生皆當殺、盜、邪婬、妄語、飲酒等不善業跡。何以故?一切眾生悉有佛性,當一時得度。若有佛性者,當作逆罪及一闡提。若有我者我界,當度一切有;是故世間無有『我』,無有『界』;一切法無我,是諸佛教。」佛告文殊師利:「一切眾生有如來藏,為無量煩惱覆,如瓶中燈。……」】這一段經文意思是說:「這時文殊師利菩薩向央掘魔羅說:『如來藏這個法有什麼真實義呢?如果一切眾生都有如來藏,而不必修行淨除如來藏中的不淨法種的話,一切眾生未來不必修行都應當作佛,那麼一切眾生都應當繼續造作殺、盜、邪淫、妄語、飲酒等不善的行為。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一切眾生都有如來藏這個成佛之性,所以一切眾生都不必修行,就應當可以一時之間全部得度成佛。假使因為眾生有如來藏而都有成佛之性的話,應當都可以去作五逆重罪及謗法等一闡提人,而不必修學佛法,不必淨除不淨法種。如果實有『眾生我』不壞不滅的話,眾生界是真實有的話,應當已經度盡一切眾生我、度盡一切三界有了;所以說,世間沒有真實不壞的眾生我,也沒有常住不壞的眾生界;因此說一切法無我,這就是諸佛的教誨。』佛告文殊菩薩說:『一切眾生都有如來藏,被無量的煩惱所遮覆,猶如陶瓶中的燈光無法顯露出來。……』」

在這一段阿含部的經文中,已經明白告訴我們:如來藏心體中含藏著染汙的種子,心體運作時固然是永遠保持其清淨性而不貪染,恆常顯示其真如法性,但是卻含藏著七識心王相應的染汙法種,必須經由悟後轉依心體的真如法性而修行斷除它,然後才能成佛。如果有人說:「因為眾生都有清淨的如來藏,所以不必修行斷除煩惱種子,就一定可以一悟成佛。」那麼眾生就不必修行佛法,也不必努力去淨除貪染的有漏法種,只要繼續造作殺盜淫妄等惡行,等時間到了就可以成佛。然而這不是正確的佛法,必須親證如來藏心體阿賴耶識以後,現觀祂自體運作時一向清淨無礙,卻含藏著七識心王相應的有漏煩惱種子,所以必須等悟後轉依第八識心體的清淨真如性,次第修除如來藏中所含藏的七識心王相應的煩惱等法種,然後才可以成佛。

所以 佛陀告訴文殊師利:「一切眾生有如來藏,為無量煩惱覆,如瓶中燈。……」也就是這個意思。從這裡就可以證實:真如是識之所顯性,如來藏是自性清淨心而含藏著七識心王相應的染汙法種,楊、蔡、蓮等人,想在因地就覓得佛地絕對清淨的真如、如來藏,乃是妄想之說。楊、蔡、蓮等人否定 平實導師幫助他們所證得的阿賴耶識心體,謗為生滅法,只因為心體中還含藏著七識心王相應的有漏法種,經文具證如是,為何他們總是不能信受呢?

又譬如《央掘魔羅經》卷4中,世尊又開示說:【此偈說煩惱義;意法惡者,為無量煩惱所覆,造作諸惡故名為惡。不知自性心如來藏,入無量煩惱義;如是躁濁不息故,若說若作,一切眾苦常隨不絕。如輪隨跡者,諸惡積聚生死輪迴,轉一切眾生於三惡趣中,如輪隨跡,是故說「於福遲緩者心樂於惡法」。】上面這一首偈是說煩惱的義理;意根等法之所以為惡,是因為被無量煩惱所障覆,而造作種種惡行,故名為「惡」。眾生由於不知道自性清淨心如來藏入於無量煩惱中的真實義理,所以就像這樣地躁濁夤緣而不停息的緣故,不論是所說的言語或所作的事業,都會使得眾苦常隨眾生不能斷絕。至於「如輪隨跡」這句話的意思,是說諸多惡業種子積聚而使得眾生常在生死中輪迴,運轉一切眾生墮在三惡道中,猶如車輪隨著前車的軌跡繼續輪迴,由於這樣的緣故而說:「對於修集福德一事,其心遲緩而不精進的人,其心總是愛樂於惡法。」

在這一段經文中,世尊已經明說:如來藏雖然自性清淨,卻是「入無量煩惱」中:因為自性清淨的如來藏心體中,含藏著七識心相應的種種無量煩惱種子。這正是阿賴耶識心體的體性,乃至楊、蔡、蓮等人在恭讀 平實導師所寫的《真假開悟》之後,自我檢驗 平實導師幫助他們所悟的身中阿賴耶識心體時,同樣也是無法推翻的。經中更說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而說阿賴耶識—如來藏—心體自性清淨,而含藏著七識心王相應的染汙法種,經文歷歷可查,這也是楊、蔡、蓮等人所無法推翻的。楊、蔡、蓮等人妄想跳過七住位後所應進修的相見道,跳過初地至十地的修行,就想在現在證得佛地才會有的絕對清淨、不含藏七識心相應的貪染法種的如來藏、真如,而公開倡言:「一悟即可證得佛地真如。」這實在是愚癡無智之人啊!

所以,一切佛子都必須循規蹈矩地依循三賢十地的道次第,逐步修斷如來藏中所含藏的七識心相應的種種煩惱之後,才可能證得佛地究竟清淨的如來藏、真如,此外別無他途。所以楊、蔡、蓮等人今天所應急作者,乃是修除自我私心,這都屬於我所的貪著;接著應該修除高慢及卑慢,這也是我所;並且應該深入斷除我見,以免返墮離念靈知心意識境界之中;也應遠離見取見及對意根之執著,斷除我執;最後應該深入探究真見道與相見道之差別,以期早日通達見道位之功德,以免再如今時想要避過相見道之修行,就想一悟而入初地。如果能依 平實導師上述所說而行,才是懂得懺悔謗法重罪之人,方能如實公開懺悔而滅除重罪,方有進入初地之可能;若不如是如實而修,終將不免未來無量世尤重純苦長劫重報。至心期盼楊、蔡、蓮等人能誠心悔改,並且努力懺悔滅罪!

《大法鼓經》卷下,世尊也有這樣的開示:【如瓶中燈焰,其明不現,於眾生無用;若壞去瓶,其光普炤。如是諸煩惱瓶,覆如來藏燈,相好莊嚴則不明淨,於眾生無用。若離一切諸煩惱藏,彼如來性煩惱永盡,相好照明施作佛事,如破瓶燈,眾生受用。】(《大法鼓經》卷2)這一段經文意思是說:猶如覆藏在磁瓶中的燈焰,它的光明不能顯現於外,對於眾生並無照明的作用;如果能夠把那磁瓶給破壞捨棄,那燈焰的光明就可以普遍地照耀了。同樣的道理,眾生被這些煩惱瓶障覆了如來藏燈的光明,使得清淨法界、四智心品等一切種智的智慧無法出生,不能廣利眾生;佛地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的莊嚴,不能光明清淨、也不能顯發出來,則如來藏燈的光明,對於眾生就起不了照明的作用。如果能夠遠離一切煩惱種子的執藏,遮障如來性的煩惱永盡無餘,就能出現清淨法界、一切種智、三十二大人相及種種隨形好,而為眾生作無上布施、廣作佛事,就好像破壞磁瓶所顯現出來的燈焰一般,眾生便因此而可以得到種種受用。

因此,不可以如同楊、蔡、蓮等人一般無智地說:「因地時之如來藏已經完全清淨,不再含藏有漏有為法種。證得絕對清淨的如來藏、真如,才是真正的開悟。」言外之意,是說悟後不需淨除二障。如果楊、蔡、蓮等人的說法可以成立,則應一切人證悟之時即是已經成就究竟佛道。然而,我們要請問楊、蔡、蓮等人:「禪宗祖師究竟有沒有證悟?如果已經悟了,為何還沒有成佛?大迦葉尊者初見世尊拈花微笑而悟入時,有沒有證悟?如果已經證悟了,為何還沒有成佛?」這樣的提問,相信楊、蔡、蓮等人,無論如何都是無法回答的。我們接著要問:「文殊、普賢、觀音、勢至、彌勒、維摩詰、地藏、大精進、大慧、……等菩薩有沒有證悟?有沒有成佛?」楊、蔡、蓮等人想必依舊是回答不得。所以,證悟如來藏時,只是真見道位,還得要繼續進修相見道位的別相智,進入初地以後還得要淨除心體中所含藏的種種有漏法種以後,才能成佛。由此可見,自性清淨的如來藏心體中,確實含藏著不淨法種;必須悟後轉依心體的清淨自性真如,修除有漏法種以後才能成佛。

各位菩薩!由以上所說可以知道:禪宗祖師開悟後仍然不能成佛,也未能進入初地,更非悟得佛地真如,只是第七住位之真見道而已,還須悟後繼續進修相見道等法,才能進入初地;絕非楊、蔡、蓮等人後來改口所說:「一悟即入初地,證得初地真如。」其實,這仍是自我吹噓的不實言說而已!也就是說,成佛之道歧路很多,若非有真善知識攝受教導,很容易誤入歧途,得少為足、自以為是,學人們千萬要小心謹慎,以免自誤誤他!

因為時間的關係,就為您說到這裡。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