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賴耶識無「法執」(下)

第070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

上集我們說到,由於不信受第八識實相心以外沒有真實常住法可得,所以就會產生誤計第八識實相心以外是有法真實而執著不捨,就會生起了「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就會成為了執著諸法有性的心外求法者。這樣執著「諸法有性」的心外求法者,佛說都是攝屬於愚夫異生類的;由於這樣的愚夫異生類都是心外求法者,所以他們都一定會誤計執著有外於第八識實相心而存在的真實法可得,於是「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就無法斷除了。由於法執無法斷除的緣故,就障礙了佛菩提智的發起,這個就是所知障。因此,古天竺的小乘行者安慧論師,造論妄言阿賴耶識有法執,這就是被所知障所障而作的妄說。然而這些心外求法者,由於所知障不破不斷的緣故,就會因為誤計第八識實相心外有一法或是多法是真實的見解,而生起了「諸法見」,並執著於這心外求法的「諸法見」而有了法執,因此心外求法者就會因為「諸法見」的法執生起了種種恐怖。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6:【或有菩薩,以諸法見而為恐怖,與所知障作依止故。】經中說有的新學菩薩,由於錯誤地計著第八識實相心外,有一法或多法是真實的見解,並對這個心外求法的見解生起了執著,所以就有了「諸法見」的法執;由於這個「諸法見」的法執,讓他對於自己所不知不證的第八識實相心生起了恐怖之想,所以就會想方設法來否定這個自己所不知不證的第八識實相心,而障礙了他自己親證第八識實相心,這就是「以諸法見而為恐怖」。

由上述經中 佛開示說:菩薩若有心外求法的「諸法見」的法執,這樣的菩薩必定因為這個「諸法見」的法執,生起了種種的恐怖,而有了「以諸法見」所生起的法執與恐怖;若是探究這個「以諸法見」而生起恐怖的原因,就是因為所知障作為依止的緣故。所以會生起心外求法的「諸法見」法執,導致「以諸法見」而生起種種恐怖,都是因為不知不證第八識實相心的所知障來障礙的緣故;因此,當心外求法者被所知障所障礙時,不僅心外求法的「諸法見」法執無法斷除,還會「以諸法見」而生起了種種的恐怖之想。

因此,凡是心外求法者,若是想要探究自己為何有「以諸法見而為恐怖」的原因,應當知道都是因為自己還有所知障未破、未斷的緣故,所以成為了心外求法的「諸法見」所生起的依止。若是心外求法者對於所知障是「諸法見生起的依止」這樣的佛語開示不知不信,那麼,當這些心外求法者還有無始無明的所知障未破、未斷之前,就會「以諸法見」而生起了種種的法執與恐怖。而這些「以諸法見而為恐怖」的心外求法者,為了消除自己不知不證第八識實相心的恐怖,就會如同古天竺的小乘行者安慧論師一樣,造論妄言阿賴耶識有法執—把這個離開一切法執的實相心第八阿賴耶識謗為有法執—這樣來暗示第八阿賴耶識心體是生滅的無常法;而不是如同 佛所開示的是實相心常住法,想要藉此來滅除自己心中:持六識論邪見而無法實證第八識實相心的恐怖。

但是,如安慧論師這樣子造論妄言第八識有法執,這樣作除了只是造下破壞佛法的大惡業外,也無法消除因為所知障的障礙——「以諸法見」所生起的種種法執與恐怖;是故應當信受佛語開示:所知障會使得心外求法的諸法見的法執與恐怖生起。因此應當破除所知障,才能夠真正滅除「以諸法見」而生起心外求法所生的法執與恐怖。所以,當自己的如來藏心中,還有所知障未破、未斷盡之前,除了先當尋求真正的善知識幫助外,找到自己的第八識如來藏心而破除所知障,還要勤求進斷一切的所知障,讓佛菩提智能夠具足地發起,這才能夠因為真正所知障被斷除盡淨的緣故,而滅盡一切因為「以諸法見」所生起的法執與恐怖。

但所知障的內容極為深廣,如聖 玄奘菩薩在《成唯識論》卷9中說到:【所知障者,謂執遍計所執實法薩迦耶見而為上首,見、疑、無明、愛、恚、慢等,覆所知境無顛倒性,能障菩提,名所知障。】平實導師在《識蘊真義》中,為我們語譯如下:「所知障的意思,是說執著有一個遍計所執的真實法上的我見作為基礎,以我見、疑見、無明、貪愛、瞋恚、我慢等心所法,覆蓋一切證悟後所應該知的境界以及無顛倒性,能夠障礙佛菩提智的發起,所以稱為所知障。」

從 平實導師的開示中我們可以知道:對於某一個法上誤計它是真實法,並對這個誤計的真實法上生起了我見,因為執著這一個誤計為真實法而執為我的見解不捨,所以就有了遍計所執的真實法上的我見,就會有了遍計所執的法我見;以這個「法我見」作為基礎,就會被我見、疑見、無明、貪愛、瞋恚、我慢等心所法所覆蓋,讓一切證悟後所應該知道的境界,以及如實知第八識如來藏心及其一切種子的無顛倒性,由於這樣的緣故而無法顯發出來,這個就是所知障障礙了佛菩提智慧的發起。因此,誤計執著某一法為真實法而生起了我見,就是生起了遍計所執的法我見,就有了所知障的基礎;以遍計所執的法我見這個所知障作為基礎,就會被疑見、無明、貪愛……等心所法所遮障,使得菩薩悟後,隨著諸佛菩薩無顛倒的教導而應該如實了知的第八識如來藏心的體性,以及其心中的一切種子的智慧被障礙住了,也讓菩薩悟後所應該知道的一切境界被障礙了,由是障礙了佛菩提智慧的發起。

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知道,菩薩悟後應斷的所知障是很寬廣深細的,並不是一悟就能斷盡所知障的,除了最後身菩薩外,菩薩都是悟後於三大阿僧祇劫的歷緣對境中,在利樂有情的過程中,逐漸來斷除所知障的,這是因為所知障的範圍極為寬廣深細的緣故。如窺基菩薩在《成唯識論述記》卷9中說:【見、疑、無明、愛、恚、慢等者,此出體性。此之頭數亦與煩惱障同,若煩惱障俱,必有所知障故。然煩惱粗,有多品類可易了知,二乘所斷;唯是不善有覆性故,以數束顯。今此所知障細,下無多品類,極難了知,唯菩薩斷;亦是異熟無記所攝,故不顯數。其實法執,無離無明,故必有數;又顯法執,無明五住地中,唯一住攝;前障,四住地攝,故不顯數。】

平實導師在《識蘊真義》中為我們語譯如下:【見、疑、無明、愛、恚、慢等句,這是顯出這六種煩惱的體性。這些煩惱數目與名稱,其實是與煩惱障的內涵相同,因為如果是與煩惱障在一起的時候,必定同時會有所知障的緣故。但是煩惱障的煩惱粗重,有許多的品類容易了知,是二乘聖人所斷的煩惱;這些煩惱障的煩惱,純粹是不善性、有覆性的,所以就用六個數目束在一起而顯示之。如今這裡所說的所知障是很深細的,說不完的,所以在所知障的這個項目下,並沒有很多的品類可以詳細宣說,所以極難了知,這是唯有菩薩才能分分斷除的,不是二乘聖人所能斷除的;這些所知障中的極細煩惱,也是異熟性的無記性所含攝的,所以不以數目而顯示之。其實法執也是不曾離開無明的,所以必定也是可以有其數目名稱的,只因很繁雜、很深細而不細說之;而且也顯示這個法執在五住地煩惱中,只是其中的一住地煩惱所攝;前面的煩惱障,是四住地煩惱所攝,而所知障只是其中的一種住地煩惱所攝,所以不顯示這個所知障中的上煩惱的數目。】(《識蘊真義》,佛教正覺同修會,頁218-219。)

從 平實導師及窺基菩薩的開示,我們可以知道論中提到的有以下三種所知障是應知應斷的:

第一個、煩惱障與所知障是同時俱在的。論中說這個「見、疑、無明、愛、恚、慢」等六種煩惱體性的語句,除了顯示這六種根本煩惱的體性,以及煩惱的數目與名稱等語句外,這些煩惱障存在的同時,必定會有所知障同在。

第二個、煩惱障粗重,易了知容易斷,二乘人能斷;所知障深細,不容易了知斷除,唯菩薩能斷。論中舉說二乘聖人所斷的煩惱障粗重,有許多的品類容易了知,如論中舉說煩惱障是四種住地煩惱所攝。同時,論中也舉說所知障雖然只是五種住地煩惱中無明住地煩惱一地所攝,但是由於所知障雖然不曾離開無明,所以必定也是有其數目名稱可以說的,但是因為很繁雜、很深細的緣故,所以就不細說。

另外,這也是因為菩薩所斷的所知障是很深細的、說不完的,而且極難了知,所以所知障就不以數目而顯示之,只是以無明住地一種住地來說。由此可知,菩薩才能斷的所知障,由於無法分成很多的品類而可以詳細地宣說,所以所知障極難了知,難了知的緣故就很難斷除啊!因此唯有菩薩悟後才能分分斷除的,不是二乘聖人之所能斷。譬如第八識如來藏心中執藏我見、我執等一念無明的煩惱種,但是找到自心第八識如來藏,是打破無始無明的所知障,這個是只有菩薩才能作得到的;這與斷除一念無明的煩惱障,兩者並不是同一類。因此,就算是斷盡煩惱障的阿羅漢,也還是不知道自己的第八識如來藏心的所在,所知障還是不曾斷除一分。

第三個、煩惱障所攝純粹是不善性、有覆性的,唯斷分段生死,不斷變易生死;所知障所攝則包含無記性的異熟生死,唯有斷除所知障,才能斷變易生死。論中說到二乘聖人所斷的煩惱障上的煩惱,純粹是不善性的、有覆性的緣故,所以二乘聖人所斷的唯是分段生死;而菩薩所斷的所知障是很深細的,而且極難了知,這些所知障中的極細煩惱,含攝了無記性的異熟生死,所以菩薩斷除所知障,能斷除二乘的聖人所不能斷的變易生死。

從上述 平實導師為我們開示,窺基菩薩在《唯識述記》中,所舉出的所知障與煩惱障的比較裡,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知道,所知障的斷除是不會像煩惱障一樣,可以在短時間內就斷除盡淨的;反而是要在菩薩悟後,隨著諸佛菩薩的無倒教授教誡裡,在利樂眾生的歷緣對境過程中,以不顛倒的知見來觀察這個第八識如來藏心的體性,以及其心中所含藏的一切種子,才能夠真正地斷除所知障,並且發起悟後所應知的一切境界的現觀,讓佛菩提智可以顯發出來,成就了別相智、道種智以及一切種智。

菩薩由於佛菩提智的顯發,對於古天竺安慧論師造論妄言阿賴耶識有法執,這種愚於所知障而作的妄說、妄論,為了救護眾生,一定會來出面破斥的,如 窺基菩薩在《成唯識論述記》卷9中說:【述曰 三:八識分別因破外執。第八識名異熟識,何以不俱?彼異熟識是微細劣弱故,此法執望彼粗而强故;此是能熏,故彼非也。安惠等師執三性心皆有法執,此識唯異熟故,唯異熟性中破之。】

平實導師在《識蘊真義》中為我們語譯如下:「述曰 第三:以八識的分別因,來破外道的無明執著。第八識名為異熟識(又名阿賴耶識),為何這個第八識不與法執同時同處而相應之?因為第八異熟識是微心故,祂的了別性極為劣弱而不能了別萬法的緣故;這個六、七識分別心相應的法執,相對於第八識自性來說,是很粗重而強烈的,所以不是微心、細心的異熟識所能了別的緣故。這個法執並且是屬於能熏習的體性,而異熟識是屬於所熏習的體性,所以法執不是異熟識所相應的,所以安慧他們所說『第八識與法執相應』的說法是不對的。因為安慧等師徒都是執著不論善性、惡性、無記性的心都是有法執的,而這個異熟識純粹是異熟性而無善惡性的緣故。這一段《成唯識論》中的話,是單純地就異熟性面的意思來破斥安慧等人的邪說。」從上述 平實導師及窺基菩薩的開示裡面,我們可以瞭解到:由於古天竺的安慧論師愚於所知障,卻造論妄言阿賴耶識有法執,因此窺基菩薩依第八異熟識的正理而破之,顯示出安慧妄言阿賴耶識有法執,這樣的說法完全不符合第八識的體性,證明了安慧論師的說法是完全不正確的。

論中說這個第八識又名為異熟識(又名為阿賴耶識),祂有三個體性,使得第八異熟識不會與法執相應:

第一個體性就是第八異熟識的了別性極為劣弱,而且也不能了別萬法,所以祂是微心、細心。法執這個第六、第七識心所分別相應的法,相較於微心第八識異熟識來說,法執是很粗重而強烈的,不是這個微心、細心的異熟識所能了別的,所以安慧他們妄說「第八識與法執相應」的說法是不對的。

第二點、法執能夠熏習改變六、七識心,所以法執是能熏習的體性。如同安慧論師執著六識論的邪見不捨,而有了「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卻不自知,反而認定這個意識覺知心是真實我的法執,來熏習自己的意識及意根,讓安慧自己造論妄說「第八識與法執相應」。而第八異熟識卻是所熏習的體性,所以祂雖然是法執種子的所藏心體,卻不會被所藏的法執熏習而改變;如同水中的泥沙,只會讓水變得混濁不堪,卻不會改變水本身的清淨體性。是故,所熏性的第八異熟識,是不會與能熏性的法執同時同處而相應的,所以安慧他們妄言「第八識與法執相應」,這樣的說法是不對的。

第三點、第八異熟識純粹是異熟性而無善惡性的緣故。阿賴耶識斷盡煩惱障的現行與習氣種子後,改名為異熟識,此時第八異熟識中唯餘變異而熟的異熟性,已經沒有了善惡性的記別,所以是無記相應的心;因此安慧等人,執著不論是善性、惡性、無記性的心都是有法執的,這是因為會與法執相應的六、七識心,都是跟善惡性相應的心,所以主張無記性的第八異熟識也會跟法執相應,這樣的主張或說法是不如理的,因此安慧妄說「第八識與法執相應」,這樣的說法是不正確的。

以上論中,是從第八異熟識的異熟性,來破除安慧他們這類心外求法的無明邪說。從上所略述的所知障的內容,我們也可以知道所知障的內容是極為寬廣深細的,並不是沒有親證第八識如來藏,未破所知障的心外求法可以稍稍了知的;因此,天竺安慧論師等人,自己未破一分所知障,卻執六識論的邪見而生起了「諸法見」,並由這個六識論的諸法見法執,生起了恐怖,所以造論妄說「第八識有法執」。

有智慧的人從上述的窺基法師以及 平實導師為我們的解釋,可知這些都不過是安慧論師等人自身未破所知障,而妄執六識論邪見所生的「以諸法見而為恐怖」的邪思妄想之說啊!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