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是識之實性

第063集
由 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單元。今天我們來說明 平實導師所著《真假開悟》書中所談的「真如是識之實性」這個重要的觀念;也就是說,真如是由阿賴耶識所顯現的真實性的這個問題。

眾生總共就是八個識,有屬於依他起性的前六識,有屬於遍計執性的第七識末那識,還有屬於圓成實性的第八識阿賴耶識;圓成實性其實是包含了依他起性與遍計執性的,所以這樣才能夠稱為圓成實性。圓成實性的阿賴耶識心體,祂藉著七識心王以及色身等等法,可以顯現出祂真實而且清淨無為的自體性,因此今天我們所說的真如,就是指無為法當中的真如無為。這其中第八識阿賴耶識,因為修行使得心體當中所含藏的煩惱障、所知障隨眠都究竟清淨了,這個心體就改名成為異熟識;成佛以後心體當中所含藏的種子不再變易了,就改名成為無垢識。但是從凡夫位到究竟成佛,總共就是八個識,這第八識心體是本來就存在的;從來無生,將來也不會消滅,所以是不生不滅,也就不會有任何一個法來出生這第八識的心體。

這阿賴耶識在《大乘起信論》當中說有心真如門、有心生滅門。心真如門是指阿賴耶識的心體,《大乘起信論》說:如果從境界的差別相或是從對祂觀察的智慧的差別相來看,祂是真實空,也是真實不空,也就是所謂的真空妙有;祂是有自體性的,祂的本性具足無量無邊的功德。所謂的真實空,是說阿賴耶識處在虛妄法之中,可是卻又遠離不真實的法相,就這樣子顯示出祂的真實體。眾生的五蘊、七轉識都是虛妄法,這些都是不真實的,可是阿賴耶識的心真如卻是真實存在的法,祂能夠出生萬法,但是祂無形無色,所以是真實空。說祂真實不空,是說這個自心真如祂本性具足無量無邊的功德,祂是真實的,具有不屬於三界六塵萬法的自性。這個真實不空最主要的有兩點:一是祂能夠出生一切的法,第二是祂能夠在祂所出生的一切法當中顯示出了無為法。無為法是依真如心體而顯現的,百法明門當中的六種無為不管是那一種無為,都是依真如自住的不同狀態而建立的,所以說祂確實有真實的自體性。

心生滅門則是指前七識,依他起的前六識配合了遍計執性的意根共同運作,這念念生滅的前七識必須與不生不滅的第八識心體和合運作,眾生才能夠在三界當中生活。所以經論上面提到真如的時候,真如可以是指阿賴耶識的心體,也可以是指祂能在祂所出生的一切法當中顯示出的真如無為性。這個心體若是沒有前七識的時候,我們在三界當中是找不到的,因此真如在般若系諸經當中,常常是藉前七識來顯示第八識心體的真實性,而不是指第八識的心體。所以在讀經的時候,沒有證悟的人很難知道經中的真實義;甚至是已經證悟的人,剛悟的時候也還無法知道,得要經過善知識的教導,然後才能夠清楚地知道。因此真如這一個法甚深極甚深,不是錯悟的人所能夠知道的,也不是未證悟阿賴耶識的人所能夠知道的,更不是作研究佛學的人所能夠知道的。

對阿賴耶識的體性,從古到今多有人誤會,譬如在梁朝武帝的時候,師承安慧的真諦三藏,他翻譯以及註釋的《決定藏論》說:【斷阿羅耶識即轉凡夫性,捨凡夫法阿羅耶識滅,此識滅故,一切煩惱滅。阿羅耶識對治故,證阿摩羅識。阿羅耶識是無常,是有漏法;阿摩羅識是常,是無漏法;得真如境道故證阿摩羅識。阿羅耶識為麁惡苦果之所追逐,阿摩羅識無有一切麁惡苦果。阿羅耶識而是一切煩惱根本,不為聖道而作根本。】(《決定藏論》卷1)

真諦三藏對阿羅耶識(也就是阿賴耶識)錯誤的認知,以為阿賴耶識是無常、是有漏、是煩惱的根本;他認為另外有一個阿摩羅識—也就是無垢識—是常、是無漏的,因此要斷除阿賴耶識,然後證得真如的境界,稱為證阿摩羅識。他這種說法,就是有一個第九識無垢識真如心,與第八識阿賴耶識同時存在,以真如為體,以阿賴耶識為用。阿賴耶識被麁惡苦果所追逐,是一切煩惱的根本,不能作為聖道的根本,因此要斷除阿賴耶識。

現在多有法師主張要破壞阿賴耶識,然後回歸清淨的本性,以為這就是還滅的因緣,這種說法多少都是來自真諦三藏《決定藏論》的錯誤引導。他們如果有正知見,找得到阿賴耶識的時候,就會發現阿賴耶識的心體猶如金剛不可破壞,即使集合一切諸佛的勢力,仍然無法破壞一隻螞蟻的阿賴耶識的心體。因為阿賴耶識心體這個自心真如猶如虛空,從來不生、永遠不滅,祂具有真實的、不屬於三界六塵萬法的自性,三界當中的任何一法是無法破壞有情眾生的阿賴耶識心體的。對於真如就是阿賴耶識的心體,而阿賴耶識藉由七轉識的和合運作可以顯示出祂真如無為的真實性,平實導師在《燈影》書中曾經作過詳細的辨正,後來在《真假開悟》書中再次舉出其他的教證為我們作詳細的說明。以下是補充說明:

首先在《佛地經論》當中,親光菩薩說:【乃至真如雖非識變,亦不離識,識實性故;識上二空無我共相所顯示故。】(《佛地經論》卷4)從這段經文的道理,可以證實真如是所顯法,不是所生法,因此說真如非識所變,是識所顯。識所變的法是指色身五根、七轉識、心所法等等,而這些識所變生的法,各有世間法上面的有為作用。而是「所顯法」的真如,則不是識所變生的法,而是識體所顯示出來的體性,不是識所變生的法,因此沒有作用;因為沒有作用的緣故,真如不能夠出生任何的一法,只能作為第八識心體性相上的顯示,因此說真如是阿賴耶識心體藉十八界等法而顯示之識性,而不是稱為「識所變生法」。這在《成唯識論》、《攝大乘論》、《顯揚聖教論》、《瑜伽師地論》當中,都是這麼說的。

既然真如是識的實性,是阿賴耶識本體所顯示出來識的所顯性,因此不是識所變生的法。真如尚且不能夠出生七識心與心法,怎麼可能出生根本識心體呢?猶如美麗是花體所顯示的法,只能看見,美麗本身是不會有作用的;花的本體才能有作用,譬如可以拿來作食用、或作堆肥、或作乾燥花、或提煉香精等等,也可以顯示花體的美麗。而花體所顯示的美麗,就只能顯示花體的美麗,只能被觀見而不能夠出生任何的作用,因此說美麗沒有作用,不是花所變。若是香精、乾燥花等等,則可以稱為花體所變,因此都有作用;只有美麗唯是花體所顯性,只能觀見而沒有其餘的作用,是花體所顯示的法而不是花體所生的法,因此美麗不能夠出生花上面的任何一個法。同樣的道理,阿賴耶識上面所顯示的真如並沒有作用,只是識體在三界有為法當中所顯示的真如性,因此說真如是「識性」。所以說真如真正是阿賴耶、異熟、無垢識心體所顯示的真實性,是識體自身的體性,我們不可以顛倒建立為識的所依體,不可以顛倒建立成為「能出生識體」的一個主體法。

還有 窺基菩薩的《唯識述記》卷2當中說:【述曰:「心性」者真如也,真如無為非心之因,亦非種子能有果法;如虛空等。】以上經文白話解釋的意思是:第八識心的自體性就是真如,真如無為不是第八識心體的因,也不像是心體所含藏的種子能有果上的法性;所以真如猶如虛空無為等法。

這段《述記》當中的論文已經說明,真如只是第八識心體的自性。真如這個名詞,只是為了顯示第八識心體的自性而假名言說,所以真如不是實體法,所以不能有三界果報上的任何法性,因此是無作用的法,所以稱為無為法。不是實體法的真如,全然沒有作用,只是所顯法,那又怎麼能夠出生實體法的第八識心體呢?

又在《入楞伽經》當中 如來說:「真如離心法,遠離於分別。」(《入楞伽經》卷9)意思是說,真如不是心體——不是心法。真如既然不是八識心王所攝的心體法性,所以不能夠成就心的了別作用,因此說離心法,也遠離心的分別功能,連第八識對身根、器世間、種子、業種的了別都沒有,怎麼可能是心?既然不是心,怎麼可能會有心體的作用?既然不是心體的作用,怎麼可能出生阿賴耶識的心體?他們怎麼能夠說真如可以出生阿賴耶識呢?

在《成唯識論》當中 玄奘菩薩也說:「真如亦是識之實性。」(《成唯識論》卷10)真如就是識體所顯示的法性,而不是識所變生的有為法,因此是純無為法;因此說真如確實是第八識心體所顯示的識性,是依第八識心體在有為法的運作當中而顯示出的識性真如,所以說「真如亦是假施設名」。所以實際上應該要這麼說:「真如以第八識為其法體。」既然真如以第八識心體作為法體,而且只是第八識心體所顯示的真實性與清淨性,因此沒有作用,不像是色法能有作用,不像是種子能有作用,也不像是阿賴耶識所變生的七識心體與心所法能有作用,所以說真如是所顯法而不是所生法,是識的所顯性而非識所變。

譬如在《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49當中 佛說:【舍利子!是為菩薩摩訶薩為欲利樂諸有情故乘於大乘。若菩薩摩訶薩,以應一切智智心,大悲為上首,用無所得而為方便,如實觀察真如但有假名施設言說,真如不可得故。】以上經文白話的翻譯是這樣子:「舍利子啊!這就是菩薩摩訶薩為了想要利樂諸有情的緣故,而乘於大乘的諸法大船。如果菩薩摩訶薩,以相應於一切智智的心所生起的大悲作為最上首,再用『無所得』的佛法妙義作為方便,如實地觀察『真如只是假名施設的言說』,真如不是實體法所以不可得的緣故。」

這就是說,真如只是假名施設的法相,只是用來顯示第八識心體在世間法上所顯示出來的清淨性、不變異性,所以真如是識體的所顯性,真如是以第八識心為體的法相,只是以真如這個名相來顯示、來說明第八識心體的自性法相,讓證悟第八識的人可以現前觀察第八識心體自身的不可壞性跟如如不動性,因此說真如只是依識體自性而假名施設的法相,所以說真如為「識之實性」。如果另外有人尋求第八識心體以外的真如,或者想要另外尋求能生識體的真如,這都是不可能的事,到最後都是頭上安頭而已。

在《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57當中,佛說:【復次善現!若真如實有性者,則此大乘非尊非妙,不超一切世間天人阿素洛等;以真如非實有性故,此大乘是尊、是妙,超勝一切世間天人阿素洛等。】以上經文白話翻譯是這樣子:「復次,善現!如果說真如是實有自體性(所以能夠出生萬法)的話,那麼我所說的這個大乘法義,就不是尊貴的、不是勝妙的法,就不是超越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的勝妙法了。由於真如不是實有性的緣故,這個大乘法才是最尊貴、最勝妙的了義法,所以能夠超過及勝過一切世間的天、人、阿修羅等所說的法。」

在這一段經文當中,世尊說:「真如並不是實有法性的。」也就是說,如果真如是實有法性的話,那麼真如一定是會出生萬法的心體,一定是可以出生萬法的,那就不是假名施設的法;必須是實有法性的心體,才可能出生他法。然而《般若經》當中 佛說真如只是假名施設的法相,只是以此名相來顯示第八識心體的不變異性、如所有性,所以真如這個名稱,就是「識性」的方便解說的名相而已。

《般若經》當中有時候說「真如雖生萬法」,然而那是指第八識阿賴耶識,以「真如」一名來指稱阿賴耶識的心體,仍然是說第八阿賴耶識;如果辯稱這句經文中所說的真如是阿賴耶識以外—是如來藏以外—的另外一個心體,那就會成為實相心體有兩個的重大過失,也會變成變相指稱「佛說法不正確」的謗佛、謗法的一個大過失,也將成為下一集「八九識並存的過失」所破斥的一個對象。

所以真如若說是心體的話,就是第八阿賴耶識,若說是第八識所顯的真實性,又說真如是實有性所以能出生阿賴耶識心體的話,那麼大乘就不是最勝妙、最尊貴的法義;因為大乘法當中都說「阿賴耶識能夠出生萬法」,如果真如不是阿賴耶識,而且也是能夠出生阿賴耶識的實有法,那麼真如也應該能出生萬法。可是大乘法當中 世尊不曾這樣子開示過,如果是這樣子,佛就應該再補說「真如出生阿賴耶識心體,真如出生了萬法」等等的經典,才能夠使得大乘成為究竟了義之法,否則大乘法即是尚未具足函蓋法界萬法還有缺失的法義,那就不可能是最尊貴、最勝妙的法義了。然而大乘法確實是三界當中最勝妙的正法,所以說,若真如是實有性的話,大乘就不是最尊貴、最勝妙的法了。

今天為各位菩薩辨正說明「真如是識之實性」的這個問題,就為各位菩薩說明到這邊。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阿彌陀佛!


點擊數: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