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自性、真如、第八識(三)

第011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兼論八、九識並存之過失」。

前面兩個單元,我們已經簡單地依於《瑜伽師地論》、《大般涅槃經》、《解深密經》當中所談到了算數行相、稱量行相,而依於盡所有性而來實證說蘊處界三科生滅法之外,必定有一個具足真實功能體性的不生不滅法真實存在;而這一個不生不滅法,祂必定不落於次第、數目,這樣的文身、名身、時間、方位、空間當中,祂一定不是五位百法當中的「心不相應行法」所能夠去含括、去侷限祂。

那因為如此,不落於次第、不落於數目,那我們如果是講「你有你的如來藏,我有我的如來藏,一切眾生都有他自己的第八識阿賴耶識」,大家請記得,不要因為這樣子的詮說,而認為說:那如來藏應該有好多個,那一個阿賴耶識應該有好多個。雖然就凡夫的層次來講勉強可以這樣子說,因為你造作了善惡業,是你的如來藏儲存,我造作的善惡業,是我的如來藏、我的阿賴耶識儲存;所以如來藏出生你的五蘊、你的七轉識,你造作了善惡業,也是未來祂所出生的。同一個如來藏所出生的五蘊、七轉識,應該要去受這樣子的果報,所以你造的善因,該有的善報是您來受;我造的惡因,該有的惡報是我來受。

依於這樣現象界生滅五蘊、七轉識的道理,而好像是說「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所以你一個、我一個」,可是要請記得,這只是落於語言文字方便詮釋而來權宜而說,千萬不要因此而把這一個本來不在時間、空間當中的法,不落於次第、數目當中的不生不滅法,妄自加以想像,而以為祂可以有第七、可以有第八、第九、第十,乃至說同時在凡夫存在的這一個真如心,這個因地真如心阿賴耶識之外,還有一個佛地的真如心、無垢識同時存在,而來出生你、我現下的這個第八識,這樣的知見是完全錯誤的。

好!上面的兩個單元重點結束以後,已經證成了不生不滅法必定真實存在,又證成了不生不滅法不可以數目、次第、時間、空間而來侷限祂。所以不管是講阿賴耶識、阿陀那識,這個異熟識、這個無垢識、這個所知依,種種只要來指稱這一個不在蘊處界當中,卻是具足祂真實體性的這個法,那這個法名稱再多,都同樣只能是指向這一個不生不滅法。雖然你有你的、我有我的,可是別忘了這個「你的、我的」是依於五蘊而說,五蘊是如來藏所出生之法,怎麼可以依於祂所出生之法而要來含攝、而要來侷限,甚至於毀謗說:「這一個不生不滅法有一個、兩個、三個。」嚴格來講,您的如來藏跟我的如來藏一樣是不一不異,乃至一切眾生有情,不管您是十法界當中哪一界的有情眾生,一切眾生的不生不滅法第八識,不管用任何現象界當中被文身、名身、句身被名言所限的這些名相而來把祂貼上標籤,請記得都不要因為這樣的標籤,而錯誤地以為不生不滅的心體有一個、乃至兩個、乃至有多個,乃至可以讓你去編排說有第九、有第八,第八之上有第九,第九之上還有第十,請菩薩們要注意這一點。

好!到這裡的話,那我們就要進到另外一個主題、一個脈絡。換句話說就是所謂的因地真如心,還有佛地真如心,為什麼不可以謗為兩個?這個部分雖然有連接上面所說,可是這裡主要就要回到《成唯識論》裡面對於「真如」這兩個字的定義,再依這個真如,有另外一個名相跟真如滿相稱的就是「無為」,我們先來解釋「真如、無為」這兩個名相之後,再依這樣子名相的解釋、定義而來演說為什麼不可以毀謗因地真如、佛地真如是同時存在。這當然主要是針對於《識蘊真義》這一本書當中,有一些菩薩因為自己錯誤的邪見而產生這樣子的爭端。

好!那關於真如的定義,我們先來根據《成唯識論》當中所說,我們簡單唸一下《成唯識論》對於真如的定義,它說:【真謂真實,顯非虛妄;如謂如常,表無變易。】(《成唯識論》卷9)換句話說,「真如」這兩個字如果就祂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真實而也要如常」。那很簡單的,蘊處界三科法都是生滅、都是依他而起,大致上我們都可以現前觀察它的剎那生滅、不住,它不可以說是真實之法;嚴格講都是流轉、都是生滅之法。所以當然就不符合真如裡面的「真」。那如呢?所謂的「如謂如常,表無變易」。

因為眾生錯誤的知見,因為他本身的智慧所限,眾生經常會把色蘊、識蘊(這個五蘊當中)這兩蘊建立為常住法。很簡單,譬如說一個人,您看看我現在坐在這裡,這影像當中的這一個老師,五分鐘後、十分鐘後都是同一個啊!如常啊!所以色蘊可能是一個常住法。那當然大部分的眾生,其實他只是依於意識而執著這個五根身為常,嚴格講還不至於愚癡到認為我這個色身都不會改變,因為最簡單的,你的體重會改變啊,你的身高會長高啊,也會因為年老而變彎啦,所謂的駝背啦、減低啦。可是不管是在色蘊上面錯誤的建立,祂好像至少有五分鐘、十分鐘常住不變,或是說在識蘊上面建立我這個意識心從我出生到現在都常住不變,這當然都是ㄧ種錯誤的認知。這樣子的認知,最簡單的一個例子,就跟您現在在這個電視畫面上所看到這個影像,它實際上過了一分鐘、過了兩分鐘,同一個影像都已經不是同一個影像了,而是如同電影的膠卷、如同我們有一些幻象這樣子的一個把戲,如同旋火輪它已經是變化了不知道幾遍了。所以這樣的五蘊法,特別是當中的色身,特別是五蘊當中的識蘊,識蘊當中的五俱意識,乃至定中的獨頭意識,都不可以說為是不變異之法。

好!那簡單來說,「真如」這兩個字的定義,要符合祂的必定不是蘊處界,所謂的盡所有性當中、五蘊當中、十二處當中、十八界當中的這些生滅法所能夠冠上去;反過來講,我們又有說到了,生滅法之外,既然這個功德性的具足,必定是只能攝屬於這一個不生不滅法。這個不生不滅法的名稱有種種:阿賴耶識、阿陀那識、如來藏、所知依、取陰俱識、入胎識,依這樣子的雖然是同一心體,同一無漏無為性、無漏有為性,可是依於祂在這一個不同的階段,祂的相、祂的用有所不同,而依於生滅現象界當中的人為施設建立的文身、名身、句身,而我們施設了這種種不同的名稱。可是別忘了,這同樣都指向一個不生不滅法,而這個不生不滅法祂既然不是蘊處界法,祂當然就是真實之法,也是如常之法。只是要請菩薩們記得,這個「如常」千萬不要以蘊處界當中任何一蘊,或是十八界當中任何一界的功能,而來想像祂的如同不變。最簡單當中不可以色蘊當中的色邊色-所謂的虛空-而建立這樣的虛空無為就是這一個不生不滅法,有祂具足這樣的體性,那就變成一個錯誤的凡夫的臆想了。

好!那回來我們剛剛已經依於《成唯識論》簡單地說到了真如的定義,就是要真實、要如常,而三科蘊處界法都必定不真、也不如,不是真實,也必定是有所變異。這個也是符合於 龍樹菩薩八不中道裡面所說的「不一不異、不常不斷、不生不滅、不來不去」。換句話說,有來去、有常斷、有生滅的,可以分為「一、異」。這裡的「一、異」,當然一定是依於數目之法、次第之法、時間、空間而去講一、講異,譬如說識蘊有六個──一、二、三、四、五、六個,可是如來藏不能講一、二、三、四、五、六個。這個色身有來有去,今天在台北,明天在高雄,有來有去;這樣子的受蘊相應的苦受、樂受,有來有去,一下苦、一下樂、一下憂、一下喜,一下子又斷滅掉,這樣子的有常、有滅、有生;有滅、有常、有斷之法都不可以說是真如法,而真如法當然是只有不生不滅法。

那《成唯識論》的「真如」這兩個字的定義,要注意的是:如果以《成唯識論》為一個範圍,《成唯識論》裡面講的「真如」,它很明顯地把祂界定叫作「唯識實性」。換句話說,是第八識如來藏,乃至祂所出生的萬法在運作當中、在生滅當中,背後所顯示出來的有一個真如心,祂如如不動,祂具足空性、有性,真實存在。可是《成唯識論》裡面的「真如」,祂所說的其實只是相對於《百法明門論》裡面所說的最後的「四所顯示故」。菩薩們如果沒有忘記的話,我們曾經有一個手勢,讓菩薩們能夠有一個體會。我們說《百法明門論》裡面的五位百法是「一切最勝故,與此相應故,二所現影故,三位差別故」,這個「三位差別故」所顯示出來的六種無為法,以《百法明門論》為一個範疇,這裡面的真如無為、虛空無為、想受滅無為、不動無為、擇滅無為、非擇滅無為,嚴格來講,都是依於這個如來藏祂的真如性,是具足空性、有性,而不是單純的無漏無為,而來說能夠在前面的心王的運作當中,心所有法的運作當中,乃至心王、心所有法運作而顯現的影像──色、色法,依於這前面的三位而來說;再加上後面的「心不相應行」這樣的時間、空間、語言、文字、聲音、次第、數目、有得失之法,然後再來「四所顯示故」,說有這樣的真如無為,有這樣子的虛空無為,這樣的種種無為。當你放開前面的這個四法的時候,五位百法的前面四法的時候,你很清楚地知道,這個無為法純粹只是「所顯示之法」,就如同刀子的銳利,如同一朵花的美麗,如同我們說一個金剛鑽的堅固,這樣的堅固、美麗、銳利,離開這個名義自性當中這一法的義,這個體性相用當中的體、性,特別是體來講,那絕對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以《成唯識論》裡面對於「真如」的定義,所謂的唯識實性,所謂的「真謂真實,顯非虛妄;如謂如常,表無變易」,這樣的真如、這樣的唯識性,祂是無為之法,祂是無用之法;祂跟《百法明門論》四所顯示故當中的這六種無為一樣,祂都只是所顯性;祂跟我們之前引用《瑜伽師地論》所說的「法有二種:謂有、非有。有為無為,名之為有;我及我所,名為非有。」(~《瑜伽師地論》卷45),這一段論文當中的「無為」並不相同。換句話說,這一個《成唯識論》裡面的「真如」或是說「無為」,祂純粹只是跟百法明門一樣,祂是所顯法。是所謂的銳利、所謂的堅固,所謂的美麗,依於花的本體、依於刀的體、依金剛石的本體,都沒有這樣的所顯示法可說;而這個刀可以來切,這個花可以來欣賞,或是說能夠烹調、煮食的功能,或是說這個金剛石有一個磨鑽的功能,都不是依於所顯示的這樣子的真如無為性而說祂具足這樣的功能。

我們以前曾經半開玩笑地說過了,如果這一個所顯性-這一個六種無為當中的真如無為-是真實具足功用之法,那麼您應該可以到賣刀的這刀具店裡面跟老闆說:「老闆!你這支刀很銳利,我很喜歡,我想要買回家來切菜之用,可是你這一把刀要一千塊,我這裡只有五百塊,那我能不能只買它這一支刀子的銳利回去,您就五百塊來賣我。」老闆如果是心懷不軌,他當然是可以騙說:「哎呀!你這個傻子。好!你既然要買銳利,那我就把銳利賣給你。」當然了,你不可以說我花五百塊,那你要把這一千塊的刀這個本體帶回去。因為真正具足能夠切削功能的是這個刀的本體,名、義、自性、差別當中的這個義,而且不是依於語言文字所說的義,是真實的離開語言文字的。就物質色法來講,這一個物質本體不帶語言文字的這個色蘊之法,依於這樣的理解,那我們要把它跟其他禪宗祖師公案裡頭有時候會以「真如」這兩個字來直接就指向於這個第八識如來藏,來等同這一個如來藏、第八識,要了知的是禪宗祖師的「真如」,跟《成唯識論》所說的「真如」並不完全相同。

禪宗祖師所說的「真如」,比較貼近於我們剛剛所唸的《瑜伽師地論》裡面說的法有二種,當中的「有法」,而有法就是指真實有之法。真實有之法包括三自性:圓成實性、依他起性、遍計執性。這三性法當中的前面兩者,就是圓成實性心,還有這圓成實性心具足一切功能、一切功德,能夠出生的蘊處界,乃至其他的法;這樣子的功能性、依他起性,這樣子的圓成實性心,不生不滅心體,合這兩者是所謂的有──真實有的法。圓成實性心是真實有,是不生不滅有,是恆常都有,無始劫來本來就存在,無始劫後永遠也不可能消滅。而這樣的這個生滅法,以功能性來講、以所謂的清淨分來講,撇除掉依他起當中有時候會用另外的說法,說依他起當中、生滅法當中有生滅相,而說祂也是因緣和合依他而起之法,可是祂是染分之法;我們不撇開這個染汙分的依他起法,所謂的遍計執性法,而來純粹說這個依他起法。這個依他起蘊處界法,它既是如來藏的功能,所以它只是一個局部之法,它是生滅之法,我們說它常,是因為它生滅而常、生生滅滅,可是因為它是圓成實性心的功能,圓成實性心心體永遠不滅,祂能夠出生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功能,當然也就永遠不滅。依於圓成實性心的恆常而說祂出生的這些功能,或有出現,或沒有而暫時消失;可是依功能來講,它是生滅法,它是依他而起之法,可是畢竟還可以說它是常。簡單來講,成佛之後報身佛一樣是生滅法,唯有三身佛當中的法身佛自始至終,從凡夫位到成佛,都還可以叫作是常住之法、自在之法、恆為真如之法。

好!我們再引用《解深密經》的經文來解說真如,《解深密經》卷3:【如所有性者,謂即一切染淨法中所有真如,是名此中如所有性。此復七種:一者流轉真如,謂一切行無先後性;二者相真如,謂一切法補特伽羅無我性及法無我性;三者了別真如,謂一切行唯是識性;四者安立真如,謂我所說諸苦聖諦;五者邪行真如,謂我所說諸集聖諦;六者清淨真如,謂我所說諸滅聖諦;七者正行真如,謂我所說諸道聖諦。當知此中,由流轉真如、安立真如、邪行真如故,一切有情平等平等;由相真如、了別真如故,一切諸法平等平等;由清淨真如故,一切聲聞菩提、獨覺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平等平等;由正行真如故,聽聞正法緣總境界勝奢摩他、毘缽舍那所攝受慧平等平等。】

在這裡《解深密經》把這個真如,所謂的「如所有性」而來告訴我們,在一切的染淨法,這裡的染淨法嚴格講的,還是要以蘊處界流轉法、生滅法而來說祂的範疇。佛說在這個蘊處界法的運作當中,在生滅法這樣子的造作有為,有所造作當中,我們可以依於實證如來藏阿賴耶識,而了知祂的猶如虛空,可是卻真實存在。所謂的無漏無為性、無漏有為性這樣的具足之後,我們可以在眾生的流轉當中,蘊處界的流轉或說眾生在顯現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和合運作而產生的人、我、眾生、壽者相,而產生的四趣、六生、三界六道不同的相貌,乃至在這樣子建立的正報身,建立的這樣的器世間,這樣的依報之後,而種種不同之間的互動,這樣所謂的生滅相,不管是這樣子的生滅法的運作流轉,或是在流轉之上又產生的生滅相,這些種種的顯現,我們都可以看到如來藏祂的真實如如性,祂真實存在、祂永無變異。

可是這一個不生不滅、這個不垢不淨的如來藏,祂不管是眾生流轉於三界六道當中的三惡道,或是說依於這樣子的有漏福德而出生於三白道,如來藏、阿賴耶識祂都一樣不垢不淨、都一樣不增不減,不落數目、次第之法當中。祂不會因為眾生在三界六道,在惡趣流轉,而這一個不生不滅法如來藏,這個真如心就因為這樣子而染汙;也不會因為您造作了相應於布施、持戒,慈濟世間貧苦這樣的工作,祂含藏進去這樣的種子而能夠讓祂清淨,所謂的不淨不垢。當然更也不會因為您是在凡夫位,您如來藏就缺少一分,或是說您成就佛道之後,您的如來藏或是您的第八識就多增加一分,成為一個、兩個,落入於數目之法的有增有減。

那要瞭解《解深密經》裡面的七真如,依我們剛剛所說的,很清楚的,所謂的因地真如,還有佛地真如的建立,而把因地真如稱為一切凡夫未成佛之前的第八識,而說成佛之後才應該具足的這樣子的無垢識,是所謂佛地的真如心,而愚癡地說這兩個心是同時存在,而且由佛地的這個真如心─這個無垢識─來出生我們現下能夠出生五蘊、十二處、十八界能夠受熏持種的第八識阿賴耶識,而說這個佛地真如是在因地真如這個阿賴耶識之上,祂是第九識;而這第九識的佛地真如能夠出生第八識阿賴耶識,所以正覺同修會所說的阿賴耶識,是禪宗證真如的一個標的、指向。這樣的說法是錯誤的,而來毀謗 平實導師所教導的大乘三轉法輪的殊勝妙道是錯誤的,那這樣子的一個指責,當然是本身自己的過失。

好!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先演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431